超品保安第214章 请问,你脑子有病吗,超品保安第214章 请问,你脑子有病吗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超品保安 > 第214章 请问,你脑子有病吗

      本来以为自己将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了他,他就能对自己好一辈子,然而她还是太天真了啊,张傲出轨了,出轨爱上了一个富家千金,去当了一个小白脸义无反顾的就将苏园园给抛弃了,苏园园怎么可能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呢?于是就想挽回,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听到了张傲对自己说的话,苏园园感觉自己被雷劈中了一般,身子都颤抖着说道:“张傲,你。,你怎么能这样,难道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些都是假的?那些海誓山盟,你全部都忘记了吗?”
  
      这话一出,不光是张傲噗嗤一声笑出声,就连躲在汽车后面的陈伟也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没想到现在这年头还有这么心思单纯的女孩子啊,那些甜言蜜语怎么能轻易的相信呢?
  
      张傲冷笑着摇头数道:“啧啧,苏园园啊苏园园,我承认我之前很爱你,之前说的那些话也不全是假的,但是那都是之前了,现在不一样了,我跟你在一起感觉看不到任何未来,所以我还是主动放你走吧,你也不要怪我,我是为你好,我也会离开苏氏集团,以后咱们不要来往了,哈。”
  
      “不要,我不要你走!”
  
      苏园园赶紧去拽住张傲的身体,张傲怒声说道:“给老子放开,不然老子就……”
  
      啪!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自己就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气很大,抽的他一个趔趄直接摔在了地上。
  
      扑通!
  
      “卧槽,谁,谁打老子!”
  
      |“是我打你。”
  
      陈伟出现了,出手的也正是他,他转头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苏园园,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美女,我很不想管闲事的,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都劈腿了,都这么绝情了你还这样求他,请问,你脑子有病吗?”
  
      王三十分认真的对李扬说了一句,如果说先前还有芥蒂的话那他现在就是一点芥蒂都没有了,彻底的服气李扬了,毕竟要不是靠李扬的话,这个麻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呢,再说人家刚才也保护了他,他除非是疯了才会再记恨自己的救命恩人。
  
      李扬根本就没放在心上,随意的笑说:“王老哥用不着这么客套,我这个人其实很好相处的,只要没人得罪我,我就跟个温柔的猫咪似,可是谁敢得罪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
  
      “牛,除了牛我没别的词送给你了,李老弟,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咱们以后就是好兄弟了,你看如何?”
  
      李扬拍拍他肩膀,说:“当然可以啊,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总比到处树敌要强的多了。”
  
      这是他的真心话,毕竟以后总要跟这个王三一起工作的,要是他真的对自己还提防着,那反而会让二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严重,李扬现在是处于逃婚的危险当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毕竟谁也不知道苏倾城什么时候会杀到自己面前来,他可不会天真到认为自己躲在这里就安全了,苏家的势力强大的狠哪,而且就算苏倾城不找自己麻烦,爸妈那关他也过不了啊。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去买两**酒,咱们兄弟喝两杯。”
  
      “神州行,我看行。”
  
      二人相识一笑,男人之间的友谊其实很简单,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打过骂过就是兄弟了,既然人家王三都不介意自己曾经揍过他了,自己要是再斤斤计较的话反倒显得十分小气了。
  
      市中心医院。
  
      张全泽看着躺在床上的自己的儿子,脸色阴沉的厉害,他接到电话后就赶了过来,万万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被打到住在重症监护室这么严重,事实上此刻张铭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是还是无比的虚弱。
  
      “你妈知道你出事,吓得魂飞魄散的,要不是我稳住她,真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昏迷过去,作为人子,你办事之前怎么就不会考虑下父母的感受?”
  
      张全泽的身上有着浓浓的上位者的威严,事实上对这个儿子他是又爱又恨的,因为他们老两口只有这一个孩子的关系,所以他的妻子那是十分的宠溺,可以说达到了娇生惯养的地步,这个儿子呢也一点都不给自己争气,不光如此,反而还经常时不时的惹出点事情来,一直都是他在背后给他擦屁股。
  
      虽然说儿子惹事比较头疼,但是毕竟是自己最宝贝的儿子,现在看到他被打成这样,你让他如何不痛心?
  
      张铭虚弱的说:“爸,给我报仇,我要报仇那个人,咳咳,报复。”
  
      张泽全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拍拍他的胸口,叹口气,说:“你都这样了就不要满身戾气了,先好好休息吧,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为父来做了,您放心,谁打的你,我保证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连他们张家的人都敢欺负,那个小子绝对是不想活了!
  
      “嗯,嗯。”张铭赶紧点头如捣蒜,眼里闪过一道掩饰不了的怒意。
  
      张泽全又跟自己的儿子说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走出了病房,他坐在了门外的一张长椅上,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正在校长室忙活着的陆媛媛,正好接到了这个电话,看见是张泽全打来的,她还有些不明所以呢,毕竟张泽全她也认识,在静安市也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他的儿子正好是在他们学校上学的,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还见过几次。
  
      只是她很费解,张泽全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给自己呢?
  
      “喂,张总,您有事吗?”陆媛媛的态度还是十分客气的。
  
      张泽全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冷冷的说:“陆校长,犬子在你们学校门口遭遇到歹徒袭击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什么?您是说您的孩子在我们学校门口遭遇到了歹徒的袭击?这怎么可能啊,我根本就没接到这个消息啊。要是真的发生这种事情,我早都接到消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