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花月第2章 第 170 章,春江花月第2章 第 170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春江花月 > 第2章 第 170 章
久别重逢,爱妻有孕。路上所有的辛劳,一扫而空。李穆的喜悦难以言表。
  
  天很快黑了,两人一道用过饭,他牵了她手,正要到江畔散步消食,忽然看到远处,建康城北的那个方向,起了一片红光。
  
  城中仿佛失火了!
  
  没片刻,确切的消息,便传递到了两人的面前。
  
  是皇宫起火。最先着火的殿宇,便是高雍容所在的那处。
  
  “……高将军已调了人手紧急灭火,命小人来此通报大司马和夫人。火势太大,太后……已殒命于太初宫的后殿……”
  
  传讯人跪在那里,低头,停住了。
  
  李穆迅速看了眼洛神,问详情。
  
  那人说:“据逃出火场的宗室言,太后今夜秘召他几人入宫,去了之后,才知是要谋划对大司马的不利。同去的还有刘侍中。刘侍中态度不敬,惹太后不快,又遭刘侍中反讽,太后大怒,摸出一把预先藏起的匕首,胡乱刺倒了刘侍中,他们恐惧逃走,随后后殿便起了火……”
  
  “宫人先前被命不准靠近,待发现起火,听到里头传出太后呼救之声,但火势已是很大,进不去了……”
  
  那人还在说着,洛神望着远处夜色之中那簇仿佛跳动着的红光,呆住了。
  
  一只手从旁悄悄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洛神回过神,转脸看向李穆,见他望着自己,目光中隐含担忧,压下心中因这突然消息所致的震惊,定了定神:“我无事,你莫为我担心……”
  
  话虽如此,想起自小到大,曾经的姐妹相处,心底终还是涌出一缕难以言明的悲伤之感,沉默了下去。
  
  李穆将她拥入怀中,安抚般地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声道:“我先送你回房,我去城中看看。”说着打横抱起了她,入屋将她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命侍女在旁好生伴着,自己匆匆去了。
  
  洛神睡不着觉,也安不下心,睡睡醒醒,一直等着,次日清早,李穆终于回来。
  
  他昨日抵达,此前餐风露宿,本就辛苦,没怎么歇息,昨夜又出了这事,恐怕早已疲倦不堪,见他回了,忙起身,问他肚子是否饿了,叫人传饭。
  
  李穆双眸带着些血丝,摇头,扶她躺下,叫她再歇着。
  
  洛神鼓起勇气,问宫中失火的情况。
  
  昨夜那场起于太初宫后殿的大火,借助风力,火势很猛,烧了一夜,至五更,才终于灭了下去。
  
  大火不但将整座太初宫焚毁,连带也波及到了近旁的几座宫殿。
  
  这倒是其次。
  
  收拾太初宫后殿废墟之时,发现两具死死扭在一起的焦尸,从衣着不难判断,一为刘惠,另具便是高雍容。
  
  观姿势,显然在失火之后,高雍容想逃出去,被不甘独死的刘惠死死拖住了腿,两人最后一道殒命在了火场之中。
  
  李穆沉吟了下,终还是隐瞒了详情,只说大火已经灭了,高雍容也不幸殁了。
  
  洛神沉默了片刻,道:“我阿姊,死前想必有诸多不忿吧?”
  
  李穆安慰道:“你莫难过了。放心吧,我必照礼制,厚葬了她。”
  
  洛神向李穆道谢,又朝他微微一笑。
  
  “郎君,你也不必为我担心。阿姊忽然这般死去,我确实有些难过,但你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
  
  她叹了一声。
  
  “阿姊这般去了,倒是叫我想起了另一个人。”
  
  “慕容替当日占领建康,以我羞辱于你,后那般死去,与我的阿姊,何其相似。”
  
  “我的阿姊,一心固权,险些葬送了建康城和城中之人。慕容替偏执于复仇,为自己的痛苦和屈辱,要让全关中,乃至全天下的人陪葬。在他们自己看来,自己无论做了何事,哪怕天怒人怨,亦有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他们却不知,这世上有人遭受过的苦痛,应当有的仇恨,并不在他们之下。但那人,却不会因了自己的苦痛和仇恨,施加到别人的身上。”
  
  “心若是被恨或*填满,哪怕已经做了天下至高的帝皇,也是无法满足。他们落得这般下场,不是别人害的,而是咎由自取。”
  
  “我如此幸运。我的郎君,便是那个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人。”
  
  她抬眸,凝视着李穆,一字一字地道。
  
  李穆的心底,涌出了一阵暖流,将洛神拥入怀中,久久地抱着,不愿松手。
  
  ……
  
  洛神伴着李穆,睡了长长的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日头西斜,半室染金。
  
  耳畔是如此的宁静,只有枕边人发出的均匀的呼吸之声。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
  
  他太累了,终于能够放松下来,此刻依旧沉沉地睡着,还没有醒来。但一只手,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握得太久,两人手心相触之处,已是沁出一层潮热的汗意。
  
  洛神没有唤醒他,也没有抽出自己那只被他握在掌心中的手。
  
  带着些许睡足刚醒的慵懒,她静静地依在他的身边,感受着犹如带着他体温的暖暖气息的包围,恍惚之间,时光仿佛倒流,回到了那年在义成的那个黄昏。
  
  彼时她初到,便遇围城。也是如此一个斜照满屋的黄昏,她回屋,看到疲惫归来的他为了不弄脏她的床铺,卧在一张条几之上,便沉沉睡去。她几经犹豫,靠近替他盖被之时,被他握住了手,她便趴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已是过去很多年了,但那个被他握手不放的静静的黄昏,至今想起,依旧如在昨日。
  
  洛神情不自禁朝身畔的男子又靠了些过去,忽然感到一臂搭在了自己的腰上,将她身子揽着,轻轻带了过去。
  
  接着,一只带着火热温度的宽大手掌,小心翼翼地贴在了她隆起的小腹之上,轻轻地抚摸。
  
  他醒了。
  
  洛神伸出一条胳膊,搂住了他的脖颈。
  
  李穆吻她,温柔而缠绵,良久才松开,两人额面相贴,微微喘息,洛神听他在自己耳畔低语:“阿弥,多谢你了。”
  
  洛神睁眸,和他对望了片刻,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何事谢我?”
  
  “谢你知我。”
  
  “这些日,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你曾对我言,要做这天下的皇后。”
  
  “阿弥,你是为了成全于我,好叫我无所顾忌,是不是?”
  
  洛神笑了,凑过去轻轻亲了他一口,说:“是我想还是你想,又有什么关系?你已为我退让太多。我早知道了,这个天下,本就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君临。”
  
  “郎君,我等这一天已等了好久。如今终于到来,我很是高兴。”
  
  李穆凝视着她,慢慢地收紧了搂住她的臂膀。
  
  天渐渐黑了,李穆怕她饿,起身穿衣,两人一道用过晚饭后,李穆牵了她手,慢慢散步到了江畔。
  
  一轮皎洁明月,从江心冉冉升起,江畔春潮暗涨,花影朦胧。洛神倚在李穆身畔,坐于江畔亭中,听远处阵阵潮声,脑海之中,不觉浮现出了那日自己坠落水潭之时闪现而出的画面。
  
  很久以前,就在脚下的这个地方,也是这一片潮水,无情地吞噬了一个向它走去的女子。
  
  她是何等的不幸,却又何其的有幸。
  
  “阿弥,你在想什么?”
  
  李穆的手掌轻轻围着她的腰腹,亲了一口她耳垂,含含糊糊地问她。
  
  洛神转头,凝视着月色下的那人,微笑道:“我在想,我的郎君,他不但能平天下,日后,也一定会是一个能定天下的英明之君。”
  
  李穆一怔,随即笑了,道:“阿弥,有件事,我想叫你知道。”
  
  “国号定‘成’,我欲以长安为都,你以为如何?”
  
  这个即将到来的新的大一统皇朝,以“成”为国号,想来是为记取二人从前以义成为家的那段过往。
  
  比起建康,关中长安,也确实更宜为大国之都。
  
  她点头,说:“长治永安,是为长安。愿大成从此太平盛世,永无饥馁,如长安之名,长治永安。”
  
  李穆哈哈大笑,笑声里充满快意。
  
  他牵了她的手,立在江亭之中,面向江北道:“古往今来,能长存不废者,唯有这凛凛河山、春江秋月。蒙上天厚爱,叫我这辈子得偿所愿,往后竭尽所能,谋天下太平,便就无憾了。”
  
  洛神笑道:“是,是,大成开国之陛下,英明神武,说什么都是。不如妾身第一个拜见陛下,可好?”说着,盈盈欲真要下拜,被李穆一把抱起。
  
  “阿弥,方才我之所言,还要再加一条。”
  
  他凝视着怀中那张笑颜。
  
  “我李穆,对你之心,亦如江月,永世以继。倘若还有下辈子,再下辈子,生生世世,李穆都愿做回当日那个被你所救的少年。”
  
  “阿弥,你可愿意,下回在经过他面前之前,再救他一次?”
  
  洛神望着他,眼眶慢慢地酸胀。
  
  时光回溯,当年幼时,那不经意的回眸,结下了两世的不解之缘。
  
  而此刻,她的郎君,向她许下了他的生生世世——倘若这人世间,真的会有生生世世,轮回不止。
  
  她握住了他搭在自己腰身上的那只手,抬了起来,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摊平,然后带到自己的唇边。
  
  “不管多少回,我都愿意。”
  
  她说道,低头,在他带着伤痕印记的掌心之上,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