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颜策第一百二十五章,花颜策第125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花颜策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安书离自然猜不到陆之凌是因为花颜要与他结拜之事儿高兴得心甘情愿为云迟日夜攻城卖命赶时间都不觉得累,他只知道让陆之凌每日心情愉悦的事儿一定是与花颜有关。
  
  从花颜来南疆夺蛊王到引乱了西南境地整体局势再到临安花家全面相助云迟收复西南再到万毒无回谷她帮云迟收拾了荆吉安和十万兵马,着实让他这个没亲眼见但也将这些事实清楚了个七七八八的人佩服。
  
  天下女子,没有一人能如她一般,可以算得上是素手乾坤了。
  
  云迟非她不娶,也是无可厚非,毕竟,普天之下,能让云迟死活拉着与他比肩的女子,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赵宰辅府的清溪小姐,要差了她不止一筹,其余芸芸女子,更是绝无再有。
  
  更何况临安花家的确让人惊骇。
  
  半个时辰后,南夷王递了降表。
  
  陆之凌接了降表后哈哈大笑,对安书离说,“这老东西果然能忍辱降顺,让我们省事儿不少。”
  
  安书离点头,笑着说,“是轻松不少,看来太子殿下在预期内能顺利平顺西南回南楚了。”
  
  陆之凌想着云迟的目的是为了尽快回去南楚大婚,他嘎嘎嘴,点头,笑着说,“他已经急不可耐要去临安花家求亲了!”
  
  安书离扬了扬眉,笑着说,“太子殿下娶妃,是亘古以来,储君里最难的一位了。”
  
  陆之凌又大笑,颇有些与有荣焉地说,“谁让他要娶的人是花颜呢,合该如此!能娶到人就不错了,中间波折些,磋磨些,也能让他以后更会爱重她些。没什么不好。”
  
  安书离好笑地看着他,“你对花颜处处向着,这心如此偏颇,以后是要向着中宫站队了?”
  
  陆之凌翻了个白眼,“什么中宫不中宫的?只要是她今日为太子妃,明日为皇后,我就向着她,别人都得靠边站。”
  
  安书离有些讶异,陆之凌不是个轻易会对谁好的人,可是他对花颜,听这言语,着实算得上好了。但看这模样,又不似男女之情,他有些费解。不过他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该知道的事儿,早晚会知道。
  
  南夷王递了降表后,陆之凌和安书离见了他一面,便将他安置了起来,同时收编了二十万南夷军。
  
  二人忙了三日,在第四日时,收编完了二十万大军后,将九十万大军交由安澈和几名副将驻军,二人轻装简行地进了灰雁城。
  
  云迟一早得到了二人要进城的消息,携着花颜站在城墙上迎二人。
  
  远远看到两匹马驶来,陆之凌一身蓝袍华服,容貌清隽,洒意风流,安书离一身白衣,端雅秀华,姿态清贵,二人纵马驰来,都未穿铠甲,穿的是寻常锦衣,踏进城门那一刻,路旁的百姓们都看呆了眼。
  
  花颜立在城墙上浅笑地说,“不愧是陆世子和书离公子,名不虚传。”
  
  云迟微笑,温声道,“德才兼备,且难得品行优良。”
  
  花颜抿着嘴笑,“应该说的是难得入世为你所用,有大才,且能曲能伸。收复西南境地,他们功不可没,回南楚后,你可是要重重封赏的。”
  
  云迟含笑点头。
  
  二人下了城墙,陆之凌和安书离已经勒住了马缰绳,驻足等待在城门口。
  
  二人先下马拜见了云迟,然后齐齐转向花颜,安书离微笑着称呼,“太子妃!”
  
  陆之凌上前一步,对花颜蹙眉,语气比安书离保持距离来说亲近极多,“养了这许多时日,为何你气色还这般差?不止毫无恢复,反而似更差了。”话落,她不待花颜说话,看向云迟。
  
  云迟淡笑,温和地说,“此事怪我,她本养得差不多了,但为了给我拔除毒素,白养了伤势,后来又养了些日子,因救梅舒毓从迷障林脱困,又加重了伤势,白养了。”
  
  陆之凌闻言瞪眼,对花颜说,“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好?”
  
  花颜笑着说,“会好的。”
  
  陆之凌不赞同地说,“再不能出差池了,铁打的身子也搁不住你这样折腾。”话落,又说,“太子殿下身边十二云卫各个有本事,哪用得着你冲锋陷阵,以后还是别逞强了。”
  
  花颜失笑,暗想着当哥哥的都爱训斥妹妹吗?他这还没与她真正结拜呢,便做起哥哥的模样来了,倒是极像模像样,句句关心,让人心暖,她笑着软声说,“好好,我以后再不逞强了,听陆世子的,好好养伤。”
  
  陆之凌听她软声软语,皱着眉头舒展开,不由失笑,想着当哥哥的感觉真好,如今虽然还没上任,但这当哥哥的权利可以提前行驶着,点头,“听话就好。”
  
  云迟含笑看了陆之凌一眼,没说什么,似对他与花颜这般说话没意见。
  
  安书离心下揣测,暗暗想着花颜昔日在京城时,将陆之凌害了个够呛,如今陆之凌这般毫无芥蒂地在云迟面前坦然与花颜说训,看来因祸得福,这情分不一般了。
  
  当日夜,总兵府为陆之凌和安书离再摆宴席,舒乾元此次十分小心翼翼,不敢再胡乱言辞半句,而舒堂娇并未参宴,是以,宴席在一片和谐中进行得很顺利。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花颜也饮了些许药酒。
  
  次日,云迟派人前往西郡招降西郡王,为今只剩西郡,西南境地便收复了。
  
  招降西郡王的人走到一半,便碰到了西郡王亲自带着降表,匆匆地赶赴灰雁城。
  
  西郡王很年轻,当初他暗中借兵给荆吉安,险些让梅舒毓死在迷障林,他得到荆吉安身死云迟收服了那十万兵马的消息后,着实忐忑难安脸色灰败了几日,再听闻陆之凌和安书离夺下了西蛮都城,西南王引颈自刎,西蛮覆灭的消息后,再也坐不住了,连夜起草了降表,拿着降表赶赴灰雁城。
  
  西郡王借兵给荆吉安,虽然致使梅舒毓折损了两万兵马,自己也险些葬身迷障林,但是同时也是因为他这十万兵马,被夺到了云迟手中,促进了后续功夺灰雁城顺利,使得云迟不费一兵一卒地让舒乾元举城投诚,也使得南夷王中计,不止没夺回灰雁城,反而折损在了陆之凌和安书离的大军下。
  
  所以,西郡王算是功过对折,大体相抵。
  
  云迟痛快地接了降表,也没为难他。
  
  自此,整个西南境地彻底地划归了南楚版图,史官们迫不及待地将这一日载入了《南楚国史》以及《南楚太子传》史册。
  
  整个西南彻底收服后,云迟坐镇灰雁城,以储君令,下了两道诏书,一道是西南境地各小国取消国号,昭告天下,正式划归南楚,统一称南楚国土;一道是对整个西南境地进行各州郡县划分,设八州三十六城七十二县,以及针对各州郡县颁布的利民政策。
  
  诏书下达后,云迟便忙了起来。
  
  先是安置了各小国皇室中人,然后委派任命西南境地各州郡县的官员,再然后是具体地监督官员们实施他颁布的利民政策。
  
  士农工商,各个方面,紧锣密鼓地进行起来。
  
  这时候,临安花家在西南的累世根基便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安十六秉持花灼所言全力助云迟平顺西南境地的命令,更是不遗余力地竭尽花家所能,在处理完战后平复事物后,开始相助云迟将他的政策推行深入到各个方面。
  
  安十六做的事情虽然是在暗中,但是依旧让知情者如陆之凌和安书离惊了又惊。
  
  天下传临安花家有吞天的胆子敢将太后的悔婚旨意拓印万张贴榜昭告天下,实在是大不敬,但是偏偏事情发生后,过去这么久,太后丝毫没找临安花家的麻烦。
  
  世人只知临安花家是偏安于临安一隅的小世家,却殊不知,一个家族的累世传承,堪比通天之能了。
  
  没见识过的人,体会不了这种震撼。
  
  就连云迟百忙之中抽空与花颜闲话时,都笑着感慨说,“能这么快地平顺西南,恢复西南经脉,使得西南民生步入轨迹,多亏了花家,我到临安后,不止求娶你,还要多谢你哥哥的相助之恩了。”
  
  花颜浅笑,“西南因我而大乱,临安花家做这些理所当然,哥哥是为我该做的,定不会受你的谢字。你与其想谢,不如替我想想办法,怎么能让哥哥不生我的气吧!”
  
  云迟失笑,“好,我想想办法,最多再半个月,西南事了,我们便启程回南楚。”
  
  ------题外话------
  
  第二卷结束,明天开启第三卷~
  
  新的篇章,不一样的精彩!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不敢写的~
  
  月票给力,你们想要啥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