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你番外7,最好的你番外7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v章购买比例不足50%,补足可立刻阅读,否则需等待48小时虽然沈念深的信息都回得有点硬邦邦的,但孙恬恬今晚其实很高兴了。之前沈念深对她发的微信都是完全不搭理的,今晚能耐着性子回她几条,真是个不错的进步呀!
  
  至少他没有再拒她于千里之外了不是吗?
  
  想着,就在被窝里开心地笑起来,高高兴兴地给沈念深发了一句“晚安。”
  
  等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等到沈念深的回复,同样的一句:晚安。
  
  孙恬恬嘴角一弯,笑眯眯盯着沈念深发来的‘晚安’看了半天,最后终于一本满足,将手机关了机,带着美妙的心情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周四,上午两节课,下午是全校集体放假。
  
  每个星期四下午全校休息是学校多年以来的惯例,大学活动多,又赶上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平时老宅在宿舍的同学们也难得地出来放飞了。
  
  不过对于沈念深来说,学校放不放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下午两点半,午休起来,拿着书雷打不动地去图书馆上自习。
  
  因为是全校大休息,图书馆人也不少,门口断断续续不断有人进出。
  
  沈念深目不斜视,拿着书往大门口走。
  
  哪知刚走进门口,突然一只手拦在了他眼前。
  
  他低眸看了一眼,一只细白的小手,手里捏着两张红色的电影票。
  
  下一秒,孙恬恬就从电影票后面笑嘻嘻地探出头来,“沈念深,我们去看电影吧。”
  
  沈念深看她一眼,拒绝,“不去。”
  
  说完,就饶开她,准备往里面走。
  
  孙恬恬赶紧挽住他胳膊,“走啦走啦,你一天天学习,总要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嘛。”
  
  她一边说一边抱着沈念深胳膊,拖着他往外面走。
  
  然而沈念深有点重,跟个木桩似的钉在地上,她拖了半天也没能把他挪动一步。
  
  孙恬恬紧紧抱着他胳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垂着脑袋,嘴里还念念有词,“好重啊,你动一下嘛——”
  
  沈念深目光落在孙恬恬的头顶上,听见她小声抱怨,眼里几不可察地闪过一丝笑意,难得的不仅没有甩开孙恬恬,还配合她不动声色地迈了下步子。
  
  沈念深终于动了,孙恬恬还以为是自己把他给拖动的,心里还暗暗想,看来沈念深是吃硬不吃软啊?那是不是把他给强行扑倒,他就彻底投降了?
  
  孙恬恬脑补得正欢,想到把沈念深强行扑倒的画面,捂着嘴嗤嗤地笑出了声音。
  
  这笑声听起来……嗯,像做了什么坏事。
  
  沈念深眼睛眯了眯,看着她,“在想什么?”
  
  孙恬恬回神,仰头笑眯眯望着他,“你猜?”
  
  沈念深:“……”
  
  犯得着猜吗,笑得跟只小狐狸的似的,能有什么好事。
  
  孙恬恬把沈念深从图书馆里拖出来了,嗯,不对,也不该说是她拖出来的,毕竟沈念深要是不愿意,十个孙恬恬也觉得不可能把他给拖出来。
  
  就像许厉说的,他要是不给她开了一扇门,一般女生压根近不了他三米之内。
  
  孙恬恬来找沈念深的时候还以为估计会很难才能把他从图书馆里给拐出来,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和他一块儿泡图书馆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还挺顺利的。
  
  去电影院的路上,忍不住开心地问了沈念深一句,说:“沈念深,你是不是也挺想和我一起看电影的啊?”
  
  沈念深听言,表情淡淡地扫她一眼,说:“正好我也好久没看电影了而已。”
  
  孙恬恬:“…………”
  
  电影票是孙恬恬今天上午刚买的,买的下午三点十分那一场。因为电影院就在学校外面,到的时候也才三点钟而已。
  
  票提前就换好了,一进了电影院,孙恬恬就拉着沈念深往零食区走,“我们买两桶爆米花吧,这家爆米花还挺好吃的。”
  
  沈念深淡淡地说:“我不吃。”
  
  孙恬恬说:“那你陪我吃嘛。”
  
  沈念深:“……”
  
  学校外面的电影院人特别多,尤其今天又是周四学校全体放假的日子,零食区排了好长的队伍。
  
  孙恬恬和沈念深排在队伍最后面,他们前面是一男一女的情侣,两个人瞧着十分甜蜜,女生挽着男生的胳膊,脑袋靠在男生的肩膀上。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男生突然低头,在女朋友嘴唇上亲了一下。
  
  因为就在他们前面,孙恬恬看得特别清楚,不免有点羡慕。她活到现在,还没有男生亲过她呢。
  
  想着,忽然抬头,看向了旁边的沈念深。
  
  刚刚那男生亲他女朋友的时候,沈念深在后面也看见了。这会儿见孙恬恬忽然抬头看他,眼睛微眯了下,看着她。
  
  孙恬恬眼睛微微弯着,忽然往沈念深身边靠了靠,小声问他,“沈念深,你真的没有谈过恋爱吗?”
  
  沈念深看她一眼,随后便移开视线,拒绝回答她这种问题。
  
  孙恬恬当然知道他没有谈过,毕竟他之前一直很抵触女生的触碰啊。
  
  但是……
  
  孙恬恬忽然想到这几次她碰他,他好像都不像之前那么抵触了,尤其是今天,她抱住他胳膊的时候,他好像完全没有要将她扔开的意思。
  
  她眼睛忽然亮了亮,像想到了什么,有些兴奋,试着拉了下沈念深的手腕。
  
  沈念深双手闲闲地插在裤兜里,手腕刚好露在外面。柔软的小手覆上来的瞬间,他不由愣了瞬,低头,视线落在孙恬恬的手上。
  
  半晌,手腕微微用力,将手从孙恬恬手心里抽出来,跟着重新揣进了裤袋里。
  
  他目光平视着前方,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不过孙恬恬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脸上露出十分期待的表情,问:“沈念深,你现在怎么不甩开我了啊?你是不是……”
  
  她微顿了下,随后难得有点害羞的,厚着脸皮,小声补充了下面的话,“……也有点喜欢我啊?”
  
  沈念深皱了皱眉,看向她,“你昨晚的酒还没醒?”
  
  孙恬恬:“……”
  
  沈念深下巴点下她还吊着绷带的胳膊,忍耐着解释,“怕又把你摔了,还得继续没完没了地每天给你打饭。”
  
  所以……是因为怕又把她给摔了,被她赖上不放???
  
  原本还以为沈念很对她多少有点喜欢呢,万万没想到居然只是为了尽快摆脱她!
  
  孙恬恬顿时郁闷了。
  
  算了,她觉得自己再继续跟沈念深讨论下去,可能要被他给活活气死。
  
  零食区排队的人多,但大家买东西的速度都很快,没一会儿就排到了孙恬恬。
  
  孙恬恬一看见吃的,刚刚被沈念深气到的那点郁闷瞬间烟消云散,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指着柜台里的爆米花,“我要这个,要两份,还要两杯可乐。”
  
  点完便伸手去包包里拿钱包,结果还没来得及把钱包摸出来,就见沈念深递出去一张一百的。
  
  孙恬恬一愣,下意识说:“我来嘛。”
  
  沈念深语气淡淡:“你买了票,零食我买。”
  
  孙恬恬也没跟沈念深争,由着沈念深付了钱。
  
  孙恬恬手不方便,沈念深帮她端着两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两个人从零食区出来。
  
  买好零食已经三点十三了,电影已经开始了三分钟。
  
  “走吧走吧,电影已经开始了。”孙恬恬着急去看电影,急忙拉着沈念深往放映厅去。
  
  电影已经开始了,放映厅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人已经坐得满满的了。
  
  好在孙恬恬他们的位置就在最后一排,很快就找到了。
  
  两人安安静静地坐下,沈念深将两桶爆米花塞给她。
  
  孙恬恬小声道:“你不要吗?”
  
  沈念深嗯了一声。
  
  孙恬恬小声嘀咕,“很好吃的。”
  
  她一边说一边自己卡滋卡滋地吃了起来,吃了几颗,拿起一颗喂到沈念深嘴角,“尝尝?”
  
  细白柔软的手指忽然挨着他唇边,沈念深呼吸发紧,头往后靠了靠,“别闹。”
  
  孙恬恬声音软软的,“尝一下嘛。”
  
  沈念深别开脸,不吃。
  
  孙恬恬扁扁嘴,“傲娇。”
  
  沈念深:“……”
  
  她又将可乐打开,递给沈念深一杯,“喝这个嘛。”
  
  沈念深低眸瞥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字,“不。”
  
  孙恬恬:“……”
  
  沈念深什么也不吃,孙恬恬只好自己一个人全部吃了。然而两桶爆米花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整场电影,她都在咔滋咔滋
  
  地忙着吃爆米花。
  
  刚开始还是以边看电影一边吃爆米花,结果看到中间发现电影实在是太无聊了,索性低着脑袋,专心致志地吃爆米花。
  
  咔滋咔滋、咔滋咔滋……
  
  沈念深也觉得无聊,背靠着椅子,有点百无聊赖的意思。
  
  他微低了下眼,视线忽然落到孙恬恬的头上。
  
  她低着脑袋,抱着两桶爆米花,正不停地将爆米花往嘴里塞。
  
  吃东西的样子像只小老鼠似的,很可爱。
  
  沈念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里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意。
  
  一场电影终于放完了,从放映厅出来的时候,大伙儿议论纷纷各自发表观后感。
  
  “一场电影全特么是尿点,不瞒你们说,老子起码跑了四趟厕所。”
  
  “哎哟我操,你肾虚吧。”
  
  “去你丫的。”
  
  “不过的确很无聊,我特么差点都睡着了。”
  
  孙恬恬听见旁边几个男生讨论,抬头问沈念深,“你觉得好看吗?”
  
  沈念深右手揉了下后颈,仰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听见孙恬恬问,看她一眼,反问:“你觉得呢?”
  
  孙恬恬嘿嘿笑,“我也觉得好无聊啊,我都快睡着了。”
  
  快睡着?
  
  沈念深眼角抽搐了两下,所以全程像只小老鼠一样在那儿很欢乐地吃着东西的人是谁??
  
  孙恬恬将两桶爆米花吃得干干净净,出电影院的时候,手里就还剩一杯可乐,她嫌拿着碍事,索性一口气喝了将杯子扔掉。
  
  沈念深看她喝可乐的时候就有点担心,说:“你会不会吃得太多了?这可乐很凉,不会胃疼吧?”
  
  孙恬恬很自信地说:“不会,我胃好着呢。”
  
  她一口气将可乐喝光了,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然后抬头,笑眯眯问沈念深,“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才五点过点,时间还早。
  
  沈念深面无表情,说:“我去图书馆。”
  
  孙恬恬小脸皱起来,“图书馆好无聊啊。”
  
  “嗯,你自己去玩吧,我走了。”
  
  说话间,绿灯正好亮起,沈念深抬脚就往马路对面走。
  
  刚走了几步,一只小手突然拉住他胳膊,声音从身后欢快地传来,“我陪你呀。”
  
  孙恬恬第一次和沈念森看电影,心情特别好,去图书馆的路上,一直倒退着走路,笑容灿烂地面对着沈念深。
  
  “我们下周四还去看电影吧,下次选一部好看的。”
  
  “你会骑自行车吗?我们什么时候去骑自行车吧。不过我不会骑,你得载我。”
  
  “沈念深你玩过抓娃娃机吗,明悦广场有一家嘉年华,我们什么时候去玩好不好?”
  
  孙恬恬话很多,但是沈念深居然不觉得烦,夕阳的余晖洒在她身上,在她头顶照出一圈橙色的光,他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竟然不知不觉地着了迷。
  
  两个人到了图书馆,孙恬恬压着声音,小声跟沈念深说:“我其实很讨厌来图书馆。”
  
  突然又笑了,“但是为了你,我可以天天来,怎么样,是不是有点感动。”
  
  沈念深坐在对面,将书打开,听言,淡淡回她,“要是再安静点,我会更感动。”
  
  孙恬恬:“……”
  
  好吧,她闭嘴。
  
  孙恬恬无聊,去书架上找了几本小说。
  
  但她的注意力最多也只能保持二十分钟,然而抬头,某学霸注意力那叫一个集中,非常认真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东西。
  
  孙恬恬好奇,从椅子上站起来,坐到沈念深旁边的位置上。
  
  图书馆的椅子是长条凳,正好可以坐两个人。
  
  她坐在沈念深身边,探着头往他本子上看。
  
  结果只看了一眼就傻了,整个本子上写的全是英文。
  
  “沈念深……你是英语系的吗?”
  
  沈念深:“……”
  
  “不对啊,你不是学的金融吗?”
  
  “……”
  
  孙恬恬对沈念深的崇拜顿时又蹭蹭蹭地往上冒了好几个层次,突然抓住他胳膊,激动地说:“沈念深,你给我补下英语吧,我英语四级还没过呢。”
  
  沈念深仍旧做着自己的事情,头也没抬,声音淡淡的,“四级很简单,你自己多做两套题就行了。”
  
  孙恬恬是艺术生,学习很渣,语文、政治、历史好一点,数学和英语简直是苦大难。
  
  “反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把四级卷子拿来,你帮我辅导。”
  
  孙恬恬自行给沈念深做了决定。
  
  沈念深眼角抽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我答应了?”
  
  孙恬恬嘿然一笑,双手合十,朝着沈念深做了个拜托拜托的表情。
  
  沈念深:“……”
  
  沈念深学习认真,一旦进入状态可以保持几个小时都不动一下。
  
  可是孙恬恬就难了,坐了几个小时,浑身都不对劲儿了。
  
  最重要的是,她好像肚子疼。
  
  她中途去了几次厕所,可是也不拉肚子,但是肚子却好像疼得越来越严重了。
  
  半个小时内去了三趟厕所,沈念深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抬头,就见孙恬恬趴在桌子上,脸埋在胳膊里。
  
  他有点担心,伸手碰了她一下,“孙恬恬,你没事吧?”
  
  孙恬恬好半天没动,然而当她从胳膊里抬起头来的时候,脸色却苍白得吓人。
  
  沈念深眉心一紧,立刻问:“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白?哪里不舒服吗?”
  
  孙恬恬声音虚弱,手捂着肚子,“我好像……好像肚子疼。”
  
  她脸色白得厉害,沈念深顿时皱紧了眉头,将笔一扔,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孙恬恬身边,才发现她手捂着的地方是阑尾的位置。
  
  “能走路吗?”他扶着她手,担心问。
  
  孙恬恬尝试着想自己站起来,可是太疼了,立刻又坐了回去。
  
  沈念深见状,眉心拧得更紧,立刻蹲到她面前,“上来,我背你去医院。”
  
  沈念深背着孙恬恬,飞快往医院赶。
  
  孙恬恬趴在他背上,肚子疼得不行,心里却又种说不出的喜悦。
  
  她搂着他脖子,脸靠在他肩膀上。
  
  真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下去,真希望沈念深一直一直这么背着她,真希望沈念深也能像她喜欢他一样,喜欢上她。
  
  半个小时后。
  
  医院。
  
  孙恬恬在门诊部挂水,沈念深坐在旁边陪她,但是脸很臭。
  
  孙恬恬轻轻碰了碰他肩膀,声音小小的,“沈念深,你不要生气嘛,我以后不吃那么多东西,也不喝冰可乐了。”
  
  沈念深看她一眼,“我气什么,受罪的又不是我。”
  
  嘴上这样说着,但是脸还是很臭。
  
  孙恬恬看着他,心里却有点开心,她凑到他身边,小声问他,“沈念深,你是在担心我吗?”
  
  沈念深皱眉,看着她,“想多了,我只是觉得麻烦。”
  
  孙恬恬:“……”
  
  孙恬恬又被打击到了,气呼呼瞪他一眼。
  
  沈念深也没理她,侧着头,看着窗外,目光幽深,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会儿,孙恬恬气消了,又主动找沈念深说话。
  
  “沈念深,你帮我接杯热水嘛。”
  
  沈念深顿了下,回过头。
  
  孙恬恬眼睛弯弯,声音软软的,“谢谢你哦。”
  
  沈念深微拧着眉,盯着孙恬恬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认命地站了起来,别扭地说了一句,“麻烦。”
  
  孙恬恬:“那个刀太快了,不小心就……划了一下。
  
  沈念深目光很深地看着她,孙恬恬被他看得有点心虚,下意识蜷缩着手指,小声说:“其实……也不是很深……”
  
  沈念深看她一眼,无奈又透着点责备的意思,“等着,我给找创口贴。”
  
  说完就松开她的手,转身往外去了。
  
  孙恬恬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睛盯着自己还冒着血的手指,指尖残留着沈念深手指的温度,温温热热的,烫进了她心里。
  
  她悄悄弯了弯唇,心情格外好。
  
  沈念深又从厨房出来,外婆奇怪,问他:“又怎么了?”
  
  沈念深道:“恬恬手指切伤了,我给她找创口贴。”
  
  一边说一边蹲在电视机前,拉出抽屉翻找。
  
  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外婆想起来,说:“家里好像没有创口贴,你去外面买吧。”
  
  沈念深将抽屉都翻遍了,听见外婆的话,将抽屉放回去,站起来道:“那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说着,就转身快速往外走。
  
  “阿念,等等,我陪你去。”
  
  沈念深前脚刚走,林莉就立刻就跟了上去。
  
  巷子口就有一家小药房,沈念深走得很快,林莉在后面追了半天,都追出巷子,到沈念深进了药房才终于跟上他。
  
  “你走好快啊。”林莉喘着气。
  
  沈念深没应她,对柜台里的人说:“给我两张创口贴。”
  
  “两张一块钱。”
  
  沈念深迅速从裤兜里摸出一个硬币,拿了创口贴就转身往外走。
  
  林莉跟着他,“阿念,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
  
  沈念深刚走到巷子口,林莉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他脚步微微一顿。
  
  林莉三两步走到他跟前,眼睛直直盯着他,“阿念,你不会真的喜欢她吧?”
  
  沈念深面无表情,“跟你没关系。”
  
  话落,又径直往前走。
  
  林莉拦住他,看着他,说:“你知道她穿的那双鞋多少钱吗?”
  
  沈念深皱了皱眉,看着她。
  
  林莉说:“那是奢侈牌,一双鞋子四千多,还有她背的那个包,香奈儿最新款,要两万多,一身的行头比你和外婆一年的开销都多。”
  
  沈念深听着,好半晌没说话,胸口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闷得有点透不过气。
  
  他盯着林莉看了很久,终于开口,“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林莉有些激动,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她跟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俩完全不合适!”
  
  沈念深突然烦躁,“这跟你没关系。”
  
  他大步往前走,仿佛这样就能把残忍的现实抛在脑后。
  
  林莉追上他,激动道:“她就是看你长得好看,想和你玩玩而已,等她玩够了就会甩了你,这种千金大小姐我见多了,今天交个男朋友,不喜欢了马上就能换下一个。”
  
  又道:“退一万步说,就算她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就算她真的喜欢你,那你问问她,她能陪你吃苦吗?”
  
  沈念深终于停下脚步,喉咙好像被火烧着了似的,又胀又痛,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林莉见他终于停下来,想伸手拉拉他,又想起他不让人碰,便也没敢碰他,语重心长道:“阿念,你别怪我多事,我只是觉得,那样的女孩儿不适合你,你养不起她,等她厌倦了,嫌弃你了,到头来受伤的还是你。”
  
  沈念深喉咙胀痛得厉害,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沈念深回去的时候,孙恬恬还在那儿很认真地继续切剩下的土豆。
  
  沈念深皱了皱眉,伸手将刀拿走,“别弄了。”
  
  “你回来了。”孙恬恬等了他半天,见他回来,抬头,笑着望向他。
  
  沈念深嗯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将创口贴给她,“自己贴上。”
  
  孙恬恬没发现沈念深情绪不对,接过创口贴还笑眯眯凑上去,拉着他衣袖撒娇,“你帮我贴嘛,我自己贴不是很方便。”
  
  沈念深不动声色地避开她,往旁边挪了两步,和她保持距离,一边低头切土豆一边说:“自己贴,去外面坐会儿吧,吃完饭,我送你回学校。”
  
  孙恬恬愣了愣,这会儿才发现沈念深有点不对,脸色很差。她轻轻靠过去,担心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又看她一眼,道:“出去吧,厨房挤。”
  
  说完,又继续低头切土豆,没有看孙恬恬一眼。
  
  孙恬恬见他似乎不愿意聊,犹豫了会儿,虽然不太愿意,但最后还是听他话,乖乖出去了。
  
  沈念深很快就把晚饭做好端出来,孙恬恬第一次在沈念深家里吃饭,外婆又喜欢她,不停招呼她多吃点。
  
  因为是沈念深做的,她忍不住真的吃了很多,一顿饭下来,吃了整整两大碗米饭,撑得不行。
  
  老太太在边上瞧着,特别高兴,拉着孙恬恬说:“甜甜你以后可要常常来家里玩啊,来之前先跟外婆打个电话,我提前把菜买好,然后让阿念做给你吃。”
  
  “好啊,谢谢外婆。”难得外婆这么喜欢她,孙恬恬也很开心。
  
  沈念深将碗筷收拾好,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孙恬恬还坐在沙发上陪外婆聊天。
  
  他回屋换了件衣服,出来就说:“走吧。”
  
  外婆和孙恬恬聊得正开心呢,突然听见沈念深说走,抬头道:“这么快呀?才刚八点呢。”
  
  沈念深:“回学校还要坐会儿车,到了差不多就九点半了。”
  
  说着,就去拉孙恬恬。
  
  孙恬恬站起来,依依不舍地拉着外婆的手,“外婆您平时一个人在家一定要好好照顾身体,过阵子我再来看您。”
  
  老太太和孙恬恬聊得很投机,抬头对沈念深说:“阿念,你平时多带甜甜回来玩,知道吗?”
  
  沈念深含糊地嗯了一声,说:“我们走了外婆,周末我再回来看您。”
  
  “诶,行。”
  
  沈念深和外婆打了招呼,带着孙恬恬出门了。
  
  从沈念深家里出来,孙恬恬一路都很高兴,背着双手,脚步轻快地跟在沈念深边上。
  
  “沈念深,看不出来你做的菜还挺好吃的。”
  
  沈念深没应她。
  
  孙恬恬眼睛滴溜溜转,突然凑到沈念深跟前,抬头笑眯眯望着他,“外婆说我以后可以经常来你们家玩,可以吗?”
  
  孙恬恬靠得很近,嘴唇几乎快贴到沈念深下巴上。巷子里的风吹拂而过,能闻到她发间淡淡的香味儿。
  
  沈念深下意识偏了下头,心情很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