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有病第七章,男主他有病第7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晨间空气新凉,日光暖黄,束束倾落在开满白莲的莲池里。
  
  池中白莲盛开,莲瓣清娆,晨间日光散在莲瓣上的露珠上,折射着莹润亮妍的光。莲叶湛绿,映衬着素雅的白莲,清新淡雅至极。池水清澈,隐约看得见有鱼儿在里面游梭。
  
  莲池四周玉石堆岸,杨柳垂丝,莲香沁鼻。
  
  紧挨着莲池不远处的亭子里,众位学子们围坐在亭边,悉心听着亭中央的山长讲席。
  
  每旬一日、八日,山长例行讲席。
  
  颜迟一边听着山长的讲话,一边时不时地誊写着笔记。
  
  山长乃当代文学大士,讲席的知识深奥难懂,且有些晦涩。她马不停蹄地蘸墨誊写,唯恐漏掉了半个字。
  
  讲完深奥晦涩的经略之后,山长复又开始讲史。
  
  历史要比经略轻松易懂,且有趣得多。颜迟端正坐姿,集中心神听着山长讲蕲阳简略史。
  
  她知道蕲阳历来是中原大国,却不知道它有多么强盛,以致于盛世不衰八百余年之久。
  
  当初她跟着大师兄下过几次山,稍稍领略了几番皇城中的市井繁荣景象,却也只窥探到其堪堪一角,如今听山长讲到蕲阳现世的辉煌时,也不免喟叹,蕲阳几乎在各个方面上都非常强盛,没有一块短板。能生在这盛世之中,也算是种福气。
  
  她正听得津津有味时,山长突然一转,讲起了当朝情况。
  
  她微微顿了一顿。
  
  摄政王爷……
  
  男人冷峻的面孔闪过脑海里。她心里颤了一记,旋即马上按住心口,镇定下去。
  
  山长像是顾忌着什么,只浅淡地提了几句当朝政况便不再多谈。
  
  日头越来越高时,山长讲话完毕,随即要求众位学子自行讨论一番。
  
  颜迟收了笔墨,周围学子声音或大或小或促或缓地纷纷讨论起来。
  
  她无心讨论,也没什么见解,她看了一眼盘坐在她身畔的赵小郭,发现他还在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东西。
  
  她凑过去看了看。
  
  “你全记下来了?”她瞧见那一页纸上密密麻麻的字,问道。
  
  赵小郭收好尾,放下笔,不好意思地道:“我娘说,夫子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一一记下来,我记性不太好,就全记在纸上,以后就不会忘记了。”
  
  颜迟默了默,浅笑道:“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蠢物。”
  
  忽地,她听见一声冷嗤。她抬眼,瞥见江修玺冰冷而厌恶地觑着赵小郭。与她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撞后,他抱着胳膊,冷冷地收回了视线。
  
  她眉心微扬,江修玺怎么看起来这么讨厌赵小郭?照理说,小郭也没得罪过他,他为什么会如此不喜他,以致于第一次见面就把赵小郭赶出了学舍?
  
  “小郭,当初江修玺为什么不让你跟他一间房?”颜迟低声问道。
  
  赵小郭没想到颜迟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稍稍怔了怔,然后垂下下巴,闷声道:“我也不知道。”
  
  颜迟动了动嘴唇,本来还想问是不是你以前哪里得罪过江修玺,但见他这副郁郁的模样,就没再问下去。其实她大概也能猜到,像江修玺这种大户人家的贵公子,娇生惯养又乖张霸道,不喜欢与别人住一间房就把别人赶出去,自己霸占整间房。完全地理直气壮,哪里会讲半分道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像江修玺这样品行的大户人家的少爷,竟然是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入书院的。她不由地轻轻摇头,这让她实在是很意外。
  
  学子讨论结束后,山长随意抽了几个学子问了问问题,探讨了一番,随后便结束讲席。
  
  众位学子纷纷散开。
  
  颜迟将纸笔放进小盒子里,从地上起来。她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等着赵小郭。赵小郭坐在地上,先将墨迹还没有干的纸页一张一张拿起来,小心翼翼地凑到嘴前吹了一吹,然后叠在一起,夹到一旁。
  
  颜迟看他速度缓慢,她也弯下来,帮他吹干。
  
  可是还没等到她拿到纸,就有人突然推了赵小郭一把,赵小郭往旁边一踉跄,这时正好有一阵风吹过来,赵小郭手里的纸页没抓住,被风一吹,飘到莲池里去了。
  
  赵小郭大惊,忙爬起来冲向莲池。他看着飘在水面上的笔记,心一横,就要跳下去,身后颜迟及时拉住了他。
  
  “你会水吗!”颜迟逮住他,厉声喝道。
  
  赵小郭摇头。
  
  颜迟无奈地叹了叹气,“不会水你往池里面跳什么?”送命么?
  
  “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现在还是春季,池子里面的水有些冷,跳进去浸一浸凉水,铁定会沾染上风寒。
  
  “可是,我的笔记……”赵小郭腮帮一瘪,眼圈儿红了起来。
  
  “不要紧,我记了的,你可以看一下我的。”她一面说着一面将他扯离莲池边。
  
  亭子那里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颜迟径直走向脸上还挂着来不及收回的坏笑的徐有途。
  
  “你为什么推赵小郭!”她指着徐有途大骂。
  
  徐有途鼻子哼了哼,说:“诶你可别诬陷我!我什么时候推他了!”
  
  看他那一副无赖的样子,颜迟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
  
  “我亲眼看见的!”
  
  徐有途轻蔑道:“你说看见了就看见了啊?你谁啊你!我看你跟赵小郭是一伙的,合起伙来陷害我是吧?”说完他又转向几个还没离开的学子,“大家伙来说说,谁看见我推赵小郭了?”
  
  没人应答。
  
  这时候,还未离开的山长走了过来,严肃道:“怎么回事?”
  
  颜迟向山长施了个礼,然后说:“山长,徐有途方才故意推赵小郭,害得赵小郭做的笔记掉进了莲池里。”
  
  徐有途一见山长来了,马上换了副模样,“山长,冤枉啊,学生怎会做那样的事!您断不可听信他的胡言乱语啊!”
  
  山长沉吟半响,看向徐有途身旁的人,指着颜迟,道:“他说的可是实话?”
  
  颜迟这才注意到站在徐有途旁边的江修玺。她目光殷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说出实话。
  
  “江兄,你可得证明证明我的清白!徐有途扯了扯江修玺的衣袖,神情有些紧张。
  
  江修玺沉默着,他的目光觑过赵小郭,幽深的眸子里有什么东西碎裂开,而后唇角缓缓地勾了起来。
  
  颜迟觉得不妙。
  
  果然。
  
  “山长,适才学生同徐有途一道走,未见他故意去推过什么人。”
  
  “你!”颜迟没想到江修玺竟然是这种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还要说话时,只见江修玺突地转向了她,道:“你曾说过你眼睛不大好,想必刚才约莫是看错了吧。”
  
  颜迟被他的话堵地一口气差点儿没噎出来,她没想到他竟然会提起她之前瞎掰的慌话来。她握着赵小郭的手,呼吸急促,她现在真是被自己挖的坑给害了!
  
  “山长,学生平白无故遭受如此诬陷,您可得为学生做做主啊!”
  
  “山长,不是的,他明明就————”
  
  “够了。”山长打断她。
  
  “你可知同窗之间应和睦相处,相互协助?”
  
  颜迟静了一静,回道:“学生知道。””
  
  “既然懂得此番道理,为何还会作出诬陷同窗之事来?”
  
  赵小郭急道:“夫子……”
  
  “行了,你同他午时不许用饭,午时过后去打扫膳堂。”
  
  颜迟闭了嘴,知道多说无用。
  
  她凉凉地看了一眼掩饰不住得意的徐有途,然后将目光滑过去,落在江修玺身上。不过半瞬又移开。
  
  她握住赵小郭的手,“我们走。”
  
  他们俩走后不久,徐有途笑眯眯地对江修玺道:“江兄,刚才多谢了!”
  
  江修玺俊脸微沉,漆黑的眸光深沉下去,他睨着徐有途,一语不发。
  
  “江……哎哟!”
  
  徐有途被江修玺一脚踹倒在地。他的腿骨剧烈地疼痛起来,他疼地皱起五官,“江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修玺俯视着他,眉眼森冷,“本公子生平最厌恶暗地里做小动作的人!”话音一落他就转身走开了。
  
  徐有途歪摊在地上,直叫着疼。这个江江修玺明明刚才还帮了他,怎么现在又这么对他!真是喜怒无常!
  
  ————
  
  “阿迟,是我连累你了。”
  
  赵小郭特别愧疚地绞着手指头。
  
  颜迟:“不是你的错。”
  
  颜迟让赵小郭不要觉得愧疚,只说这一切都是徐有途那个小人的错。赵小郭一直耷拉着脑袋,心情很差的样子。颜迟摸了摸他的头。
  
  差不多接近午食时,颜迟正好将夫子布置的作业做完,她打开书本,预备温习温习学过的知识。一刻钟过去后,她的肚子里蹿升起一股饥饿感,她按了按肚子。
  
  还得再熬半个时辰。
  
  长案另一边,赵小郭正在背书,背着背着,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立即搁下书,去了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
  
  “阿迟!”
  
  “怎么?”颜迟合上书,回头问道。
  
  “我娘给我的奶糕,都给你,你填填肚子。”赵小郭献宝似的将油纸包递给她。
  
  颜迟:“我不是很饿,你吃吧。”
  
  赵小郭固执地摇脑袋,“你吃。”
  
  颜迟展颜一笑,“我吃一半,你吃一半怎么样?再多我就吃不下去了。”
  
  赵小郭还要摇头,颜迟立马截住他,道:“快些吃,等会儿去打扫膳堂呢!”说着她拿出了几块奶糕,吃了起来。
  
  赵小郭最终妥协。
  
  三两下把奶糕吃完后,颜迟喝了一杯茶,擦了擦嘴。饥饿感被吃下去的奶糕压下去了。
  
  待到赵小郭吃完后,再等了一会儿,他们一齐去了膳堂。
  
  这个时候,按理说膳堂应该没有人用饭了。可是他们一进去,远远就看见了坐在里头翘着二郎腿的徐有途。
  
  颜迟眉峰一蹙,徐有途肯定是专门来这里等他们的,她心知徐有途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哟,来了啊。”
  
  徐有途见他们俩提着水桶进来后,晃了晃筷子。
  
  颜迟直接无视徐有途,她对赵小郭说:“我扫这边。”
  
  赵小郭点头,去了另一边。
  
  徐有途被彻底无视,他呼呼呼地喘出粗气,一双又小又细的吊角眼里划过一抹精光。
  
  他单手挑起汤碗,伸长脖子看了看颜迟,斜起嘴笑起来。接着他假装手滑,将汤碗摔在地上,同时大声惊呼出来,“哎哟,天哪!”那模样做的能有多浮夸就有多浮夸。
  
  瓷碗碎裂在地面,黏糊的汤汁全沾在了地板上,一坨一坨的,看着怪恶心的。
  
  颜迟拧着眉,看着地上的状况。
  
  “抱歉啊,等下可得麻烦你们好好打扫干净哪!”他口里道着歉意,可那表情觉没有丝毫歉意,完全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唉,我也不知怎么的,怎么就手滑了呢!”他尾调托得极为悠长。
  
  颜迟转回身,拿背对着徐有途,继续无视他。
  
  徐有途见颜迟无动于衷,没有得到他想要效果,小眼珠子转了一转。他把菜盘里所有的菜都倒在一起,搅和一番,把它们都搅烂之后,用勺子一小勺一小勺地舀起来,用力倒在地上。
  
  倒一勺,他就惊叫一下。
  
  颜迟咬着牙,狠狠地瞪着无耻至极的徐有途。
  
  “你干什么!”
  
  他耸了一耸肩,当做没听见的,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收敛,反而愈发过分了。他折腾完菜不说,又开始搅和着碗里的白饭了。
  
  颜迟登时跑了过去,“徐有途,你有完没完!”
  
  徐有途哼笑着,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他趾高气昂地抬起碗,当着她的面,说:“没完!”说完就将碗扣到了地上!
  
  “哗啦!”
  
  颜迟气得七窍生烟,她还没说话就被徐有途抢了先,“记住一定要好好打扫干净哦。”
  
  “不许欺负阿迟!”赵小郭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忙跑了过来。他张开胳膊,挡在她面前。
  
  颜迟扒开赵小郭,刚要开口就见徐有途换了一副惋惜心痛的神色,“唉,我这才打的饭还没吃上两口呢,我知道你因上午之事对我记恨在心,但你也不该打翻我的菜盘呐,真是白白糟蹋了这些粮食!”
  
  被突然反咬了一口的颜迟愣了一愣,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斜眼一看,原来身后竟然站了山长!怪不得徐有途突然就换了副模样呢!
  
  她被他的无耻卑劣给气笑了。她真想对此刻的徐有途说一句:你还上什么学啊,你应当去做那台上的戏子,你这功力那可真是了不得啊!
  
  她收敛了情绪,转身对山长作揖。山长应该是来检查他们打扫膳堂的情况的。
  
  “山长,是他自己把饭菜倒在地上的。”赵小郭大声道。
  
  “学生怎么会故意这么做呢!山长,您不要听信他们,学生还没用饭,还饿着呢,又怎么会故意糟蹋它!定是他们因为上午那事怀恨在心,他们用不了饭,也让学生用不了饭呐!”
  
  山长捏着长须,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似乎是在斟酌,过了半天,山长终于开口,“晚食继续打扫。”后又加了一句,“晚食时先去给其他人打饭。”
  
  “山长,不是这样的……”赵小郭急了。
  
  颜迟拽住赵小郭,平顺地对山长道:“是,山长。”
  
  山长背着手离开了。
  
  山长一走,徐有途马上得意洋洋地摇晃着身体起来,他吹了一声口哨,“那就劳烦你们打扫打扫了!”说完就拍了拍手,扬长而去。
  
  “阿迟……”
  
  赵小郭仿佛要哭出来了,“他是坏人,他是坏人……为什么不让我说啊……”
  
  颜迟深呼吸一口气,“先前山长就认定我们说谎诬赖徐有途,方才徐有途又演了那么一出戏,山长本身对我们印象就不好,我们再多说,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没有人能证明是徐有途他自己倒的这些饭菜。再多说的话,山长也会觉得我们在狡辩,这样只会让山长更加偏向于他。”
  
  赵小郭委屈地瘪瘪嘴,“可是我们明明就没有做那样的事……”
  
  颜迟拍了拍他的肩,说:“没事的,我们快些打扫吧。”
  
  “嗯。”赵小郭乖乖地蹲下来,要将瓷碗碎片捡起来。
  
  “小心一点!”颜迟道,“不用捡起来,一起扫进铲子里便是。”
  
  她拿了扫把和铲子,弯腰开始扫地板上的脏东西。
  
  颜迟看着扫帚上黏稠的混合物,眸光暗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