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第三章,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第3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余安安不太明白他想说什么,她在想,他是不是想问,或是表达,他是谁?
  看出他眼底的迷茫,心头漾出一丝怜悯。
  
  初秋的深山,黄绿相间铺满整个山林。
  清晨的阳光穿过稀松的枝叶,清冷中洒下一丝温暖。
  
  晨起深山露重,草叶上布满露水,草木铮铮仰起头颅,做着光合作用。
  
  凉意侵入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她搓了搓手,原本白色的冲锋衣,此时已经变成黑白相间,膝盖和裤角划破长长一条,走路灌风。
  
  看着黑影走开,背影写满孤寂与落寞。披肩和打火机,还放在原处,他根本没动过。
  
  余安安拿回来,把饭盒放到岩壁缝隙处接水,又拣了些树枝生火。
  
  把仅有的半袋面煮上,香味飘出来,她舔了舔发干的唇瓣,胃已经咕咕叫嚣。
  
  听到脚步声,抬眼便看到黑影走近,停在她对面。
  
  黑影很黑,准确的说很脏很乱,衣衫勉强蔽体,蓬头垢面,只有黑眸清澈似琉璃,眼底的纯净,像个未染世事的孩子。
  
  而此时却跟她一样,紧盯着热腾腾的面条。
  
  好像有感应似的,两个人目光相交,余安安噗哧一声乐了出来。
  
  莫名多了一个野人似的命友,在这深山之中,不是件坏事。
  
  但只有半袋面,她都不够吃,对面还一个看似凶猛,眼神却那么清澈的大男人,而这男人,好像对这个面,格外感兴趣。
  
  面煮好,余安安戴上手套垫着把饭盒端下来,每一个动作,黑影的眼睛都一瞬不瞬的紧跟着。
  
  眼底有未知,好像更多的是期待。
  
  余安安把饭盒凑到面前,吸了一口面的香气。
  
  黑影并没有动,而是一直蹲在她面前,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
  
  她轻轻吹开面条的热气,虽然只是半包方便面,却似饕餮盛宴。
  
  喝了一口汤,长睫闪了闪,眼睛从饭盒上方,偷瞄着黑影,只见黑影吞了吞口水,极力忍耐着想要伸手抢下的冲动。
  
  虽然黑影失去记忆,又在深山里不知迷失多久,但从他即使想要也不伸手去抢的作风,在没失记忆前应该是个很有涵养的人。
  
  出于怜悯,也是同命相怜的原因,她喝了两口汤,在他期待眼神中,把饭盒递了过去。
  
  黑影目光始终停留在面上,她扬了扬手,他看向她。
  
  余安安冲他挑了挑眉,示意他拿着。又拿出仅有的一双一次性筷子,“筷子你会用吗?”
  
  她说着,撕下透明塑料皮,示范给他怎么使用筷子。
  
  黑影很顺利的学会使用筷子,但手法十分笨拙,连扒再吞,几口就解决了热面,余安安看他的吃相,鼓了鼓腮,盯着面条一脸无奈:“你吃了我仅有的一顿饕餮盛宴。”
  
  黑影怔了怔,没说话,放下饭盒起身径直走开。
  
  余安安接满水,把饭盒煮沸,洗干净,又烧了开水。
  
  然后钻进帐篷,把睡袋折好,她要继续找出口,她没失忆,不可能只停留在这里。她得回家,想她的床,想妈妈,想牛牛。
  
  突然想到黑影,他要怎么办?
  
  但黑影现在的状况,不是很乐观,沟通就是一大障碍。
  
  过了会儿,听到外面有声音,应该是黑影回来,一转头,就见黑影蹲在帐篷口,脏乱的脸上散乱的发,一双黝黑的眼盯着她看。
  
  余安安爬起来,走出帐篷,“我要走了,你怎么办?”
  
  黑影伸手指向已经灭了的火堆旁边。
  
  余安安定睛一看,彩色毛,细长的尾巴,一只又肥又大的野鸡。
  
  肉,瞬间眸光放亮,兴奋的跳脚,“大吉大利,我们来吃鸡。”
  
  她再一看黑影,咳,这是他抓的?徒手抓鸡,这身手也不差哩。
  
  她走过去蹲下,捏着野鸡的毛看向黑影,“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源吗?”
  
  黑影没说话,好像很难回答她的问题。
  
  “如果想吃鸡,必须拔毛洗干净。”她扬了扬下巴,指着旁边的小水流,“要比这更多的水流,你知道哪里能找到水吗?”
  
  黑影还是不说话,末了,摇了摇头。
  
  应该是不知道附近哪有水源。
  
  余安安放弃跟他沟通,拿出已经洗好的饭盒,到岩壁缝隙处接水。
  
  “你去拣些树枝来吧,我要生火,咱们烤鸡吃。”余安安兴奋道,这是经历坠山之后,第一件令她如此兴奋的事。
  
  哪里还有比劫难过后,找到保命的水和肉,更让人兴奋的事。
  
  很快,黑影拣了枯枝和叶子回来,余安安看出他其实很聪明,拣的都是可以生火的叶子和树枝,她攒成一堆,一边说一边做:“我教你生火,这是打火机,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她拿着打火机,举在他面前,“这个可以生火,生火这后可以煮东西,也可以烤鸡肉。”
  
  黑影伸手接过打手机,拿在手里端详。
  
  余安安冲他道:“你点火试试。”
  
  黑影记得早上她煮面时点火的样子,就把手伸到火堆旁,按了个打火石的位置,“啪”的一声,火苗蹿了出来,虽然不大,但黑影好像被吓到,手缩了回来。
  
  她没有伸手去帮忙,用鼓励眼神的看着他。
  
  黑影想了下,拣起打火机,重新试了一次,这次,顺利的点着了火。
  
  此时,黑影探寻的眸光里,多了一丝明亮。
  
  余安安笑了下,把架子支好,美滋滋的想着肉。然后顿了顿,一脸恐怖的转头看向黑影,“你以前,是不是都生吃?”
  
  过了好久,黑影才点点头。
  
  几次下来,她摸到些头绪,黑影有些话是能听得懂,但可能大脑里存储的语言板块,让他不知如何表达词汇。或是,有些词汇他有些陌生。
  
  吃生肉,怪不得他身上的血腥味那么重,架子上烧着水,一边让黑影把鸡身上的毛拔掉。
  
  水接了几次,把鸡身上的毛和血冲干净,她拿了一根粗木枝,让黑影把野鸡串起来。
  
  黑影的动作麻利,肥硕的野鸡,木枝“噗呲噗呲”两下便穿透鸡身。
  
  余安安在旁边看的直瘆得慌:“欸,你这身手练得,徒手撕鬼子都不成问题。”
  
  黑影一时没动,过了半晌,才抬头看她,一脸懵逼。
  
  她尴尬的笑笑,“电视里演的,手撕鬼子,哦,忘了,你不记得。”
  
  方便面调料还有半包,她每次煮面只放一点,余下的正好派上用场。
  
  自备军工刀,刀长近十厘米,刀锋划开烤得已经有些焦嫩的肥美鸡肉上,鸡油滴在火堆里,噼里啪啦作响。
  
  黑影盯着烤得半熟的野鸡,看得出想吃的欲望十分迫切。
  
  “别急,要烤熟了再吃。你是不是忘了所有的东西,包括一些生活常识?”
  
  黑影基本不说话,最多的,就是摇头。
  
  这个摇头,是确认她的话,还是否认她的话,她不太懂。
  
  “我要去找出口,或是找一个可以通手机信号的地方,我不能坐以待毙,干等着救援,你呢?”
  
  黑影还是不说话,开始极其安静的坐在那看着余安安烤野鸡,过了会儿,不知怎么,渐渐有些狂躁。
  
  他紧紧的攥着拳头,霍地起身走开。
  
  余安安不想多事,万一他真发起狂来,打人怎么办,就他那徒手撕鬼子的技能,她哪打得过他。
  
  鸡肉的香气飘了出来,让她忍不住流口水,割下一小片鸡肉,放在嘴里,虽然调料差强人意,毕竟这深山老林,不能要求那么多。而且她也饿了一天一夜,此时吃上一片热乎乎的烤肉,绝对是饕餮盛宴。
  
  鸡肉一边烤着,她一边割小片吃,转头冲着洞口喊道:“喂,肉熟了,出来吃吧。”
  
  岩洞里没有反映,余安安掰下一块鸡大腿,放在饭盒盖上,端到岩洞门口,倚着洞沿壁冲里面喊话:“真不吃吗?可香了,你闻闻。”
  
  她说着,把盒子往里伸去,很快,便听到脚步声,然后鸡腿瞬间被夺去,黑影张口就咬,一口咬掉半个鸡腿。
  
  “你慢着点,烫。”
  
  余安安走回火堆旁,慢慢吃着鸡肉,上面吃掉一些,就再撒些调料包,黑影吃了一个鸡腿,就走过来,在她对面盘腿坐下。
  
  她吃得慢,他吃得快,狼吞虎咽,一只鸡,吃掉大半个,余安安吃不下了,剩下的,就留给黑影吧。
  
  水足肉饱,四下搜索个隐蔽地儿解决生理问题。
  
  再回来时,黑影已经不见了,她收拾东西打包好,一边冲着岩洞说:“我走了,打火机我带了几个,给你留二个吧,也许你能用得上。”
  
  岩洞里没有回应,余安安装了一瓶煮开的水,手里拿着饭盒,有半盒水,留着路上饮用。
  
  她按着指南针的方向往前走,早上吃得很饱,一直没有饿感,这一走,就是大半天。
  
  深山里没有路,每踩一步,都是穿过树木丛林,踩下足迹。
  
  余安安走得吃力,脚下磕绊,几次被树枝或是石头绊倒,摔滚下去,求生欲望迫切,咬牙也要坚持。
  
  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二点钟,她才在一个开阔的地方坐下休息。
  
  头枕着背包,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要跟就光明正大的跟,用不着偷偷摸摸的,这深山老林就咱俩人,还跟我玩心眼,你现在还有多余的心眼吗?”
  
  大概几十秒后,就见一个身影,从一棵几人粗的古树后面,慢吞吞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