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第四章,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第4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经过昨晚到现在,她彻底放松对他的警惕。
  
  相处下来,他对她没有任何攻击,虽然他失忆,但毕竟不是真的野人,骨子里和潜意识当中,都不存有野性。
  
  黑影站在她面前,虽然身材高大又壮实,但就像个孩子似的,眼底纯净,被她盯着,双手有些局促地垂在身侧,有点呆呆的。
  
  就是太脏太乱。
  
  余安安吃了点压缩饼干,黑影啃早上剩下的半只烤鸡。
  
  “你跟着我,是想跟我一起走吗?”她靠着大树,收拾背包里散乱的东西。
  
  黑影抬起手臂,蹭了蹭脸上的油,抹得哪哪都是,他可能自己也不舒服,一直紧锁着眉头,胡乱蹭着贴在脸上的头发。
  
  黑影不说话,却跟着她一路走到这,人和人气息相近,有共性。
  
  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但这样跟着她,想必是找到一丝安全感吧。
  
  因为,她也有同感。
  
  休息差不多,起身继续往前走。
  
  黑影跟在她身后,不近不远,始终保持在十米左右的距离。
  
  她停下,他也停下。
  
  她回头,他就杵在那不动。
  
  余安安无奈,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黑影停顿片刻,可能大脑在这片刻之中,运转着什么。然后才走向她。
  
  她拍了拍自己的背包,“可以帮我背一会吗,太重了。”
  
  负重在此时对她来讲,就是在消耗生命,体力不足是最大问题,越往后,体力不足越为明显,她还要努力走出这深山。
  
  东西能扔的已经扔了一些,但不能扔的,必须背着,这些是生存必备,保命用的。
  
  黑影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
  
  余安安卸下背包,黑影伸出黝黑粗壮的手臂接过去,非常顺手的直接挎在单肩上,动作行如流水,完全是本能反映。
  
  “你刚才的动作,是下意识的吧。”她有些吃惊。
  
  黑影背包的动作,是本能所为,根本没做多想,却被余安安的话问怔住了。
  
  见他又陷入沉思,她急忙摆手:“没事没事,你的潜意识里还是有本能的,这是好事,如果我们能走出去,我一定要帮你找到家人。”
  
  黑影眨了眨眸子,末了沉沉的恩了一声。
  
  卸下背包,瞬间感觉轻松多了,走起路来亦是健步如飞。
  
  两人走着,天色渐晚,要找可以休息的地方,最主要的是水源。
  
  走了这么久,黑影又背着包,完全感觉不到吃力,男人就是不一样,体力值up。
  
  在天色晚下来之前,终于找到一处水源,水不深不浅,清澈见底的小溪流。
  
  她决定在此处扎营,把东西放下,休息几分钟后,让黑影去找树枝生火。
  
  她去舀了盒清水,支起架子生火。
  
  黑影拣完树枝后又走了,不知道去哪,反正去哪她也管不着,首先要解决水的问题。
  
  煮沸水,晾凉倒进瓶子里,又舀了一盒,放到架子上。
  
  在小河边掬了一捧水洗脸,脸干的很,又全是灰,浑身都不舒服。
  
  再转回头,看到黑影回来,手里拎了一只兔子。
  
  余安安一双大眼睛,顿时放光,有黑影同行,着实是件顶顶好事,能负重,还有肉吃。
  
  虽然她不觉得这个东西好吃,而且没有什么佐料,兔肉的味道有点难以下咽。
  
  但此时有肉吃,填饱肚子,还挑拣个鬼啊。
  
  夜色正浓,余安安搭好帐篷,屈膝坐在边上,对面的黑影还是啃兔肉,吃得很香,食量很大,一块不落。
  
  她吃得差不多,喝着水烤火。
  
  “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余安安故意假装哭腔说道,调节气氛,让自己能在这片刻里,忘掉此时身处困境。
  
  黑影啃着兔腿的动作滞住,嘴里咬着兔肉,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余安安耸肩,“一个电影女二号就这样说的,不可以吃兔兔,我也是属兔兔的,嗲不嗲,是不是有种揍人的冲动。”
  
  黑影没说话,低下头继续吃的动作,但余安安好像依稀观察到他嘴角微抽的样子。
  
  水足肉饱之后,余安安就钻进帐篷准备睡觉。
  
  黑影背靠大树烤火,火很快就灭了,他又添些树枝。
  
  余安安拉开帐篷,看到黑影抱臂坐在火堆旁,身子缩成一团。
  
  转身从包里拿出披肩,冲他递了过去,“要不要?”
  
  黑影没接,也没动。
  
  她扬手把披肩扔了过去,便拉上帐篷。
  
  又是奔波的一天,手机依旧没有信号,充电宝只剩一格电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指望手机,已经没希望了。
  
  白天还好,奔波中一股子冲劲,到了晚上,心里就特别酸楚。
  
  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不知道牛牛有没有作妖,不知道二砂有没有去看牛牛,别把牛牛饿死,不知道妈妈是不是知道她坠崖的事儿,如果一时找不到,会不会以为她死了。
  
  哎,思来想去,鼻头泛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急忙抬手抹了把脸,哭个屁,老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以后一定能过上仙女般的生活。
  
  赶了一天的路,疲惫感袭来,很快便睡熟了。
  
  半梦半醒间,听到外面有砰砰碰撞的声音,但帐篷依然安稳,没有任何晃动。
  
  她觉得可能是黑影在外面做什么,迷迷糊糊的继续睡熟了。
  
  再次睁开眼睛,阳光从帐篷一角投射进来,在睡袋里挣扎再挣扎,才起身打开帐篷,天已经大亮,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清冷的空气里带了一丝温暖,脑袋贴着帐篷,冲黑影打招呼:“嗨,早上好。”
  
  黑影已经拣了新的枯枝的树叶,攒成一堆,正在生火。
  
  他抬眼看她,没任何表情。
  
  余安安拉开帐篷出来,伸了个懒腰,“浑身都疼,你穿那么少,不会感冒吗?”
  
  黑影没说话,有些笨拙的点了几下,才把火生起来。
  
  虽然什么都忘了,毕竟是成年人,重新开始接受生存本能,这些并不难。
  
  晨起第一件事,解决生理问题,绕过帐篷往后面是茂密的丛林深处,刚抬腿往那处走,脚还未待落下,便是一声彻谷的尖叫。
  
  “蛇……”
  
  她这一脚差点踩在蛇身上,本能反映,一个弹跳跳开两米左右,她上学时跳远成绩可并不好。
  
  余安安脸色难看,她顶怕这种冷血无骨生物。
  
  黑影见她害怕,起身走过去,弯腰就把软扒扒的蛇拎起来,还冲余安安伸了过来。
  
  余安安定了定神,佯装自己没那么害怕,其实着实是吓得不轻。
  
  “你弄死的?”
  
  黑影没说话,把蛇往火堆里扔,余安安急忙制止。
  
  “别,我不吃蛇肉。”
  
  黑影的动作停顿片刻,然后随手一扬,嗖的一下,软扒扒的蛇尸体就消失在丛林间。
  
  余安安嘴角一抽,这臂力,撇标枪成绩肯定不错。
  
  解决生理问题回来,黑影把昨天剩下的半只兔肉放在架子上烤。
  
  她唇角上扬,逗弄他:“行啊,现在不吃生肉,连冷的都知道热热再吃。”
  
  舀了一盒水回来,兔肉热好两人分摊,水煮沸后,喝了水,收拾东西,继续出发。
  
  这一天,走走停停,眼前依旧迷茫,杂草遍布的茂密丛林,巍峨陡峭的大山,一眼望不到尽头。
  
  黑影背着背包,两人一边走,余安安自顾自的说话,问他什么,他也不答。
  
  “明明会说话,为什么就是不说呢?”
  
  黑影没应答。
  
  “你在这段时间,都遇到什么野兽没,这深山老林,肯定有野兽出没吧。”
  
  黑影还是没应答。
  
  “我现在十分想念我家的床,想念楼下陈妈妈家的米粉,还想吃饭团,云吞面,辣子鸡,水煮鱼……”
  
  胃里产生饥饿感,脑子里就浮现食物,现在对她来讲,一碗平时不在意的白米饭,都是珍馐美味。
  
  两人走着,终于看到一条溪流,余安安决定在此处扎营。
  
  从早上吃了兔肉之后,两个人仅吃了一袋压缩饼干,具体走了多少路她也记算不出来,只觉得两眼冒金星,又累又饿头晕眼花。
  
  黑影很自觉的停下脚步后,便去觅食,余安安负责拣树枝生火,煮水。
  
  天色越来越晚,黑影却一直不见回来,余安安有些担忧和害怕,原本孤身一人,没胆子也要壮胆,有了黑影之后,心中有依靠便生出依赖,一个多小时过去,黑影还没回来,她隐隐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