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十九章,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19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余安安翻了个身,脚边好像碰到什么东西,微微睁开眼,从眼睑缝隙里就看到一个高大的一堵肉墙。
  
      入眼便是客厅位置,知道自己是睡在了哪儿。
  
      抬手搭在脑门上,盖住眼睛,闷闷道:“小风。”
  
      小风听到声音,便睁开眼睛,“醒了?”
  
      余安安拿开胳膊,一巴掌拍在小风的脑袋上,“离我那么近干嘛。”
  
      小风被拍的有点委屈,两人的距离,不近啊,还挺远的,她睡他的地铺,他睡地板。
  
      他盘腿坐在她旁边,就这样看着她。
  
      余安安歪了个身子,抬腿就是一脚,“不许这样看我。”
  
      小风被一脚踢来,坐姿纹丝不动,可见力道并不重,他嘟嘴,不能离太近,还不让看。
  
      不看,就不看吧。头扭到一边,余光还在往这边瞟,想看看她的反映。
  
      余安安踢开被子,靠着沙发坐着,“昨晚怎么睡着了呢。”
  
      小风偷偷转头看她,见她看到自己偷看他,急忙双转过去,小心翼翼的动作,弄得余安安想笑。
  
      “好了,不怪你。”
  
      小风一听,急忙转过来,冲她傻乐。
  
      洗漱,收拾屋子,今天周五,还能浪两天就要回去上班了,她好不容易找的工作,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为了一个人渣,不值得。
  
      余安安教小风煮早餐,“你看,要先洗米,洗干净后,放到电饭煲里,插上电,然后按这个键子,再按这个,就可以自动煮饭了。”
  
      “煮干饭和粥的水,比例不一样,我到时再教你。”
  
      小风点头,很认真的学。
  
      “我周一要回去上班,你自己在家,看看书,看电视,还有电脑可以查电影看,你对电脑熟悉,应该记得吧。药别忘了吃,还有最重要是,一定要尽快适应都市的生活环境,还要,开口说话。”
  
      “知道。”小风又是俩字。
  
      余安安也是没辙,不爱说话这事,真得一点点教。
  
      “我教你煎鸡蛋,这个你知道的,在深山里,你捡到的鸡蛋,那个是野鸡蛋,我们这边买的都是肉鸡蛋,但吃起来也没什么区别。”
  
      “洗干净后,锅烧热,放油,油烧热后,敲开一个放在油上。”余安安一边做,一边嘴上教学。
  
      余安安让小风试,小风很简单的就做对了。
  
      “面包机在这,想吃几片自己放上去,按下键子就行。”
  
      小风很聪明,一教就会,基本的生活常识,他都没问题,余安安也放心把他自己扔家。
  
      吃过早餐,小风再次主动洗碗,现在家里的洗碗工作,已经被小风承包,她觉得这样也挺好,多个人干活。
  
      收拾完,余安安指着牛牛:“我们要下楼带牛牛遛弯。”
  
      栓上狗链,余安安让小风牵着牛牛,两人一狗,愉快下楼。
  
      余安安指着街上,“超市里都是生活必须品,缺什么可以去这买,往左拐直走不远处,就是菜市大厅,吃的菜啊,鸡蛋,米之类的,这里的新鲜又便宜。”
  
      余安安拿出一张百元红票,“这是多少钱?”
  
      小风拿在手里,看了看,“一百。”
  
      余安安点头,又抽出一张,“这个?”
  
      小风看到后,摇了摇头。
  
      “笨蛋,这是一元钱,虽然一元钱现在买不了什么东西了,物价越来越高,钱越来越贬值,但一元钱也能难倒一个人,比如,你。”
  
      “为什么?”
  
      “如果你现在只有一元钱,去超市,你想买一**二元钱的水,因为没有这一元钱,就没有人会卖给你。而且现在市面上,饮用的**水,基本都两元起价了。”
  
      小风明白,缺水,会死人。
  
      余安安把所有钱摊开,“这是五十,十元,还有五元。我现在给你一百块钱,你去对面的超市,买一**二块钱的水,把剩下的钱再拿回来。”
  
      小风抿了抿唇,知道她是担心他,但这,“安安,我不傻。”
  
      “不傻你都不认识一元钱,快去,找错钱晚上没饭吃。”
  
      小风手里攥着一张百元钞票,向对街的小超市走去,到门口时,转回头看向余安安,余安安冲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进去。
  
      余安安在原地陪牛牛玩,牛牛可能是很久没出来玩,刚一下来就要撒欢跑,她手里紧抓着狗链,被牛牛大力扽得直往前冲。
  
      过了会儿,小风从超市出来,她望过去,看出他拿的是昨天在超市,她告诉他的矿泉水,心下很是满意。
  
      小风快速冲她跑来,笑着把手里的一百块钱递给她。
  
      “你没花钱?”
  
      小风把钱塞给她,又把水递向她。
  
      余安安抬手拍开他递来的水,“怎么回事,快说,小风,不能白拿东西知道吗?进超市买东西是要付钱的。”
  
      小风急忙摇头:“不是,不是。”
  
      余安安把狗链塞到小风手里,拿着水往超市跑去。
  
      超市结帐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她把水放到收款台处,“不好意思,刚才我一个朋友进来,拿的水,忘了给钱。”
  
      小伙没明白,又看到身后跟的人,开口道:“我让他拿零钱,或是手机支付,他都摇头,非要给一百,后来一个美女替他付的水钱。”
  
      “……”
  
      走出超市,余安安冷眼瞥向小风,“行啊,刚走出大山就有美女替你付款。”
  
      小风傻笑,“给你喝。”
  
      “美女的钱也不能要,虽然是两块钱,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你被人骗了怎么办?”
  
      余安安越想越气,伸手照着小风身上打去,小风被打,也不躲,就任她打。
  
      打了几下,她负气扭头往回走,小风手里攥着狗链,大步向余安安追去,牛牛被狗链抻得,四条小短腿都快不够用,哼哼唧唧,汪汪直叫,连滚带爬,才勉强不被勒死。
  
      小风追上余安安,抓住她的胳膊,“别生气。”
  
      “小风,不能随便用别人的钱。”
  
      “下次不会了。”看出余安安真的生气,而且很失望的样子,小风很认真的承认错误。
  
      见他陈恳认错,余安安才抒一口气,觉得自己刚才的情绪有些过激,“虽然只是一**水,万一以后有别的,我担心你会被表面看到的善意欺骗,小风,抱歉,我刚才也不对,不应该动手。”
  
      小风摇头,冲着她笑,“安安最好。”
  
      余安安无奈,抬手在她刚才打过的地方摩挲几下,“疼不?”
  
      小风摇头,“不疼。”
  
      她那点小劲,一点也不疼,只要她不生气,即使真的疼,他也不觉得疼。
  
      “你啊,拿你没办法。”
  
      “你说什么,我听你的。”
  
      这是小风迄今为止,说过的最长一句话,八个字。
  
      余安安觉得,在都市生活,沟通越多,对他越有帮助。
  
      “前面是公园,我带你过去,让牛牛玩一会,然后再回家。”
  
      一边走,余安安一边给小风讲着都市里所有的一切,车子,房子,人,心,善良,险恶。
  
      讲了她的生活,她的过去,她儿时家庭条件还是挺优越的,后来在她十三岁那年,爸爸出轨,小三上门逼迫,父亲和母亲离婚,母亲只拿了一些钱,带着她离开。
  
      那个女人也带着孩子,比她只小两岁,当时站在屋子里,看起来可乖了,显得她特别跋扈,爸爸说她不懂事。
  
      操,她不懂事?
  
      跟母亲相依为命,过了好几年,母亲才遇到莫叔,有了另一个家。
  
      她高中就住校,所以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她也很看得开,让人渣恶心到自己的生活,那是惩罚自己,这种傻b事,她不会做。
  
      进入冬季,公园里人遛弯的人不多,稀稀松松的落叶散落在过道,枯黄的草坪上,牛牛和一只白色小波美一起撒着欢。
  
      余安安跟他说着这些话时,明明那么悲伤的事,却完全感受不到哀伤,让他想起在山里时,无论多么困难的环境,她都始终保持着高涨的情绪。
  
      他很心疼安安,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余安安走着,双手随着步伐来回摆动。
  
      影子里,小风摆动着手臂,在某一个时间点,手臂会在影子里交汇,他伸着手,很喜欢这种,每一次,不经意间的交汇。
  
      余安安无意间看到影子动态,余光瞟向小风,把他的小动作都收进眼底,她继续装做莫不经心的走着,然后突然猛然转身,“干嘛呢?”
  
      小风被她突然吼声吓了一跳,然后像个做了错事被抓包的孩子,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频频眸着眸子。
  
      余安安剜了他一眼,末了,又上扬着眉眼,“傻。”
  
      小风也笑了,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显得人特别清爽。
  
      就是肤色暂时还处于古铜色阶段,估计过不了多久,小风应该会变得很白,因为她发现,他的腿上没被晒过的地方,真的很白,比她还白,看了几次,她都觉得自己很羞愧,怎么会不如一个男人白。
  
      手机嗡嗡的在上衣兜里响起,余安安拿出来一看,是二砂。
  
      二砂最近人在外地出差,跟黄世仁老板去参加一个漫画展,不然早杀过来了抱着她哭。
  
      她接起电话,还没等开口,就听那边二砂疯狂大笑,“安安,大仇得报,真是天道轮回,坏人遭天谴,出门遭雷劈。”
  
      “说重点。”余安安淡淡撇出三个字。
  
      “徐岩手机和电脑以及整个他的互联网全中毒了,还有,你们公司好多人也被殃及,现在你们公司都快瘫痪了,电脑打不开,片子,稿子全没了,已经找了几十个专业人士,都解不开。”
  
      余安安一听,咬牙骂道:“特么的,让你们欺负老娘,让你们合伙欺负人,活该,孟淋这个眼瞎的鬼,让她挑我男朋友下手,让她家公司瘫痪,让徐岩去死。”
  
      “你们公司都快疯了,朋友圈都在各种求助,晒图。”
  
      余安安咂舌道:“这事儿,冲谁来的?”
  
      “我听黄世仁说,好像是冲徐岩,你们公司以及同事是被殃及的,好像是他被黑,病毒牵连到你们公司近日来有过网络链接的客户端,听说是个超级黑客,超牛逼的神秘大神。”
  
      “徐岩被黑?你确定吗?徐岩好像没什么对家吧,而且也不值得这么大动作。”
  
      “我好像听到,是个什么超级牛逼的却又很逗逼的病毒,叫“不见”。”
  
      “不见?”余安安一口唾沫差点把自己噎着,让多人束手无策的病毒,叫不见。
  
      不过,好像也可以说得通,总比什么毒蜂啊,黑藻啊之类的要好玩。而且,被黑后,彻底找不回来,真的是不见。
  
      “那怎么办?真的没办法吗?多亏我这一个多月没有跟公司有过网络联络,不然也得被黑。”
  
      “眼下是没辙,你想啊,几十个专业人士都束手无策,我看这事,药丸。”
  
      “我周一回公司报道,现在什么情况都跟我没关系,不是我幸灾乐祸,但这事真的就是报应,谁让孟淋专挑有缝的臭鸡蛋徐岩下手,活该。”
  
      “大仇得报,我得知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让你开心开心。”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黄世仁说还要去开会,安安宝贝,我都想死你了,日思夜想,哭得差一点断了气,我当时想咋没哭死,直接去找你。”
  
      “呸,你丫才翘辫子呢。”
  
      “我给你买了好吃的,对了,你带回来那个野汉子,发个相片给我,让我替你相个面。”
  
      “野你妹啊,他叫小风。”
  
      “我回来第一时间去看你,乖乖,亲一个。”
  
      “不亲。”
  
      两人皮了几句,挂断电话,旁边的小风正拽着牛牛的狗链玩,牛牛往前跑几步,小风就把它扽回来,然后链子松了,牛牛又跑,小风又扽……
  
      余安安走了过去,蹲在小风身边:“我觉得,你跟牛牛能成为好朋友,但是牛牛可能不会太喜欢你。”
  
      小风转头看她:“为什么?”
  
      “有一句老话叫,七八岁的孩子讨狗嫌。”
  
      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