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二十三,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23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如果看到此防盗章内容,表示您订阅全文不足50%,订够即可“别急,我们回津宁,再去公安局试试。”
  
  小风眸子微微动了下,转身往里走。
  
  “你怎么了?说话,别闷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小风背对着她,高大的身影,不合体的破布衣衫,垂着脑袋,一脸深沉。
  
  她走到他面前,抬头看他:“生我气了?”
  
  “昨晚跟我妈聊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才睡,不然肯定会来看你的。别生气了,你去洗洗脸刷牙,我带你去吃早饭好不好?”
  
  小风垂着头,没任何反映。
  
  她拉着他的胳膊,摇了摇,嘟着小嘴,冲他扬了扬下巴:“我们去吃饭,然后回津宁,我再帮你去买衣服好不好?”
  
  小风垂着眸子,还是不应声。
  
  余安安凑近他身前,弯腰扬脸看着他:“小风风要乖乖听话哦。”
  
  虽然小风还是不开口,但她却看出他脸颊微抽,这声小风风,还是很有效的。
  
  余安安把小风从房间拽出来,她想这小风还是挺好哄的,末了咂了咂舌,转头看他:“一个大男人,还得让人哄。”
  
  小风定定看着她,末了,慢吞吞的移开对视的目光。
  
  “嘿,还不好意思,那还让我哄,我告诉你,男人得哄女孩子,不能让女孩子哄,那样看一点也不man。”
  
  小风心里琢磨半晌,觉得余安安的话很有道理。
  
  吃过早饭,看着白粥馒头煎菜小菜,这么简单的一顿早餐,美得余安安差一点声泪俱下。
  
  吃过早饭,一行人,返回津宁。
  
  到达津宁,是下午四点钟,没来得及回家,第一站,就是到她家管辖区域的派出所。
  
  查询结果与之前领安相同,暂未找到任何相符报案信息,余安安虽然失望,但也做过心理准备。
  
  余母看出她的失落,拍拍她的肩膀:“回头让你莫叔想想办法。”
  
  余安安点头,眼下,派出所找不到,只能把希望落在莫叔身上,“帮我感谢莫叔,等我回头去看他。”
  
  “客气什么,安安,我们是一家人。”
  
  余安安撇撇嘴,“你们是一家人。”
  
  余母叹了口气:“我把这事告诉你爸了,他也很着急。”
  
  余安安一听,满脸怒意:“告诉他干嘛,我是死是活,都不关他事。”
  
  “毕竟他是你爸。”余母轻叹一声。
  
  “我没有爸,如果非要有,那也是莫叔。”余安安冷着脸。
  
  余母搭在她肩上的手轻轻捏了捏,“别让大人的事,碍着你的感情。”
  
  “我跟他没感情,最多就是他跟你生了我。”提起余正卫,想到的就是恶心,抛妻弃子,找小三,养人家孩子,把自己老婆孩子踢出家门。
  
  奶奶被他气死了,爷爷卧病在床,都是拜他所赐,她活了二十几年,从没见过比他还渣的男人,徐岩跟他比,都算是好人。
  
  呸,她没有这样的爸,简直不是人。
  
  “别生气了,莫辰得知你跌落山岸时也是担心的不得了,回头也要记得说声感谢。”
  
  莫辰是莫玉成的长子,也算是她哥哥,虽然是后哥,两人交流不多,他这人面冷话少,航天工程师。
  
  “知道了,以后我的事,别跟余家说。”余安安说完,径直向警员办公室走去。
  
  警员见她回来,就开口问她:“他怎么办?”
  
  余安安看了眼杵在一旁的小风,又看向警员,“如果按正常程序,应该怎么办?”
  
  “我们有失踪人口收容所,像他这种又失忆又找不到家人的,确实不好办。”
  
  “是不是应该看看医生?主要是他现在也不开口说话。”
  
  “收容所里有咨询师,但并不是高级医师,我建议,还是去找更好的心理医生。”
  
  余安安听到开门声,是母亲走了进来。
  
  警员说:“你们看怎么办,是送到收容所,还是你带走?”
  
  余安安看向小风,而后者,正好目光紧盯着她在看。
  
  她又看向母亲,母亲冲她招招手,“我们出来说。”
  
  余安安点头,跟着母亲走了出去。
  
  “你帮不了他什么,收容所其实也有好处,有专门负责照顾他的人,还是心理医生。”
  
  “妈,我知道我帮不了他,但是……”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让我想想吧。”她跟小风的情感,不是单纯的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考虑,而是设身处地的站在小风的立场,他们相依为命走出大山,她不忍心把他扔在这儿。
  
  余母此时电话响起,是莫玉成打来的,她走到一旁,接了起来。
  
  “安安回来了?”电话一接通,莫玉成在便开口问她。
  
  “回来了,正在派出所,安安带回来那个孩子,失忆,又一时找不到家人,这边正想着该怎么办呢。”
  
  “让安安晚上回家吃饭,回来再谈。”
  
  “好。”
  
  挂断电话,“安安,你莫叔让你晚上回去吃饭,小风的事,我们晚上再谈。”
  
  余安安点头,有莫叔帮忙那是最好的,但是莫叔帮忙,也不见得就能找到小风的家人。
  
  “那小风?”余安安指向里面。
  
  “让他一起来吧,商量出对策之后再定,你觉得行吗?毕竟这个孩子跟你相依为命,妈很感激他。”
  
  余安安抿着唇笑着点头:“妈,谢谢您。”
  
  余母笑笑,自从她再婚后,就像有了一层隔阂,孩子总跟她客气,用钱也客气,做事也客气,就连来家里吃顿饭,也客气。
  
  余安安心系着小风,跟母亲说:“妈,您先回去,我要带小风去买身衣服,晚上直接去您那。”
  
  “那也好。”那孩子一身不合体的破旧衣衫,是该换一身,这天这么冷,别冻坏了。
  
  “那我先送你出去。”
  
  余安安挽着母亲的胳膊下楼,派出所院里有车有行人,三三俩俩路过,都侧头看向余安安,余安安虽然收拾还算个样子,但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不像正常人穿着。
  
  两人走到车门旁,余母停下,从包里拿出一打钱,递给余安安:“拿着,给那孩子买衣服,剩下的,够你花一段时间。”
  
  余安安想客气,但也客气不来,她确实没有太多存款,大学毕业刚刚工作,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接了过来:“谢谢妈。”
  
  “安安,我是你妈,不是外人。”
  
  余安安小脸黑了不少,吐着小舌头,让余母无奈摇头,伸手拢了拢她的发,“回去收拾一下再过来,不急。”
  
  她点头,刚欲开口,就听身后一个急刹车声,余安安闻声转头,瞠目结舌。
  
  就见小风一手正抵在车前盖上,一个跃起,高大的身子瞬间跳过车身,向她大步跑来。
  
  “小风,你在干什么。”余安安被吓得不轻,惊叫出口。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正冲着这边大吼,“操,特么的不要命了,橫冲直撞,警局里还敢撒野。”
  
  身后,之前在楼上办事的警察也跟着跑了出来,见小风没事,也长抒一口气。
  
  余安安迎上前,伸手就是一拳,打在小风结实的腹肌上,“你干什么,玩跑酷啊?你身手了得就肆意妄为是吧?这是车,撞上你就没命了。”
  
  小风漆黑的眸子冰冷一片,站在余安安面前,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
  
  “我告诉你,这是市区,到处都是车,你失忆,生活常识不会都忘了吧,车撞人,会出大事的,你身手好,连车子都不怕,你行啊,你还想怎么着……”
  
  余安安又惊又气,霹雳啦啪训斥着小风。
  
  小风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手劲之大,捏得她胳膊生疼。
  
  “嘶,你……”
  
  “余安安。”小风突然开口,叫她的名字。
  
  小风已经有两天没开口说过话,余安安也被他突然开口弄得怔住,她看向他,他眼底漆黑,眼白通红,紧抿的唇,周身的气息又冷又孤寂。
  
  余安安突然好像懂了,卡在喉咙的话瞬间哽住,她心口一酸,微微勾起嘴角冲他笑了笑。
  
  “我来送我妈回去,然后带你去买衣服,小风,我不会丢下你的。”
  
  什么?被莫辰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怔住,余安安轻咳一声,有些尴尬,“让莫叔和辰哥担心了。”
  
  “这不重要,平安就好。”
  
  莫辰总是这样把天儿聊死,余安安只好讪讪点头。
  
  车子到达莫家楼下,莫辰去停车,余安安带着小风进了莫家门。
  
  余母已经迎了出来,“怎么没打电话?”
  
  “打电话您没听到,碰到辰哥了。”
  
  余安安换鞋进来,就看到莫玉成从楼上下来,她上前打招呼,“莫叔。”
  
  “安安来了,这些日子吃苦了,哎,瘦了不少,明儿个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
  
  她点了点头,莫叔对她一直很关心,她感激。
  
  莫玉成看向余安安身边高大威猛的男孩子,“这是小风。”
  
  余安安点头:“莫叔,我妈把事情都跟您说了吧。”
  
  “说了,进来吧,别在门口站着,马上开饭,一边吃饭一边聊。”
  
  餐厅里一张长方型的檀木餐桌,莫玉成坐在最首,余母坐在左侧,余安安坐在母亲身边,旁边是小风。
  
  莫辰坐在她对面,旁边是他妹妹莫欣。
  
  莫欣从她进来,没跟她说过一句话,对她一直如此冷淡。
  
  一顿饭,聊的最多的就是近来的关心,以及小风的事。
  
  小风的事情莫玉成说他会想办法,但失踪人口,又是失忆,着实难办。
  
  她十分感激,因为有莫叔帮忙,要比单纯的警力更有效,虽然莫叔也说,尽力,不代表一定有结果。
  
  最后的问题关键,是小风住哪儿。
  
  “妈,莫叔,小风对我来讲,是救命之恩,没有他,我自己肯定走不出那深山,我不想把他扔在收容所。”
  
  余母明白安安的想法,“那他怎么办?”
  
  余安安眨了眨眸子,欲言又止。
  
  知女莫若母,余母摇头:“你那不方便。”
  
  “离安安那不远,我们不是有套房子空着吗,让小风住那吧。”莫玉成见这母女俩意见相左,便提出来。
  
  “那,也成。”余母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莫叔,我……”
  
  看出她有些不好意思接受,这孩子一直如此,这么多年,对他还是生疏,莫玉成叹了口气,“一家人,别总跟我见外。”
  
  “爸,你不是说那房子给我吗?”莫欣在整个饭桌上,第一次开口说话。
  
  “你是急着要嫁出去,还是急着搬出去?”莫玉成声调压低,了解他的人一听,便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悦。
  
  “我不想那有外人住。”
  
  余母急忙开口,“那个,要不,给小风租个房子吧,在安安那附近,他们也有个照应。”
  
  “珊姨,我那还有套空着的房子。”莫辰开口。
  
  毕竟不是亲儿子,而且莫辰的性子,不喜外人,还未开口拒绝他的好意,莫玉成就定了下来:“就让小风先住林园那。”
  
  虽然余安安也想拒绝,但最终还是说了感谢。
  
  吃过晚饭,莫辰说开车送他们回去,先把小风送到林园,余安安简单收拾了下,告诉小风,她明天会来找他。
  
  之后由莫辰送她回自己的家。
  
  车上,余安安坐在后座,“辰哥,刚才谢谢你,小风的事,你和莫叔都帮忙,我真的很感谢。”
  
  “他住你那不合适,住在林园也方便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