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三十八,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38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如果看到此防盗章内容,表示您订阅全文不足50%,订够即可越走越远,天色已经擦黑,耳边传来一阵吼声,这声音,不是黑影的,却像是……
  
      她仔细辨别这个声音的位置来源,好像是,熊?
  
      心下猛的一惊,脊背瞬间发凉,双手不自觉紧了紧手中的匕首。
  
      紧接着“呯呯”的打斗声传来,她握紧手中的不足十厘米长的军工刀,心想着以后再进山,一定要带把五十厘米大砍刀。
  
      此时上前等于送人头,不上前,黑影肯定逃不出熊掌。
  
      她拼命的想,如何逃脱熊爪方法。
  
      躺下装死,屁,这应该是最不明智之举。
  
      火,她摸着冲锋衣,有打火机,急忙脱下外套,把里边的棉衫脱下来,找到根又粗又长的树枝,把衣服系紧。
  
      待她跑过去时,果真看到黑影面对有一只黑熊,黑熊体态壮硕,起码有三百多斤,此时张着大嘴,嘶吼着做攻击状。
  
      黑影紧攥着拳头,左右脚前后错开站立,绷紧的脊背弓着,似处于战斗状态中的凶猛猎豹,夜色中,好似能辨出他眸光中的狠戾。
  
      黑熊扑了上来,黑影脚尖点地,瞬间发力,一跃而起,铁拳照着黑熊面门狠狠砸去,动作回转,一个漂亮回旋踢,黑熊闪躲不及,正中黑熊脑袋,黑熊嘶吼着身子晃荡几下向后退出半步。
  
      人与熊的体力相差悬殊,黑影的身手以及标准的动作,绝不似普通人能做到的,他这身子完全是练家子,且功底深厚。
  
      黑熊愤怒的张着血盆大口怒吼,余安安急忙点着衣服,火瞬间燃起含有化纤成分的棉布衣料,拔腿冲着黑熊跑去。
  
      熊怕火,很多动物都怕火,这是深山生存常识。
  
      黑熊看到一团火冲了过来,攻击的身子一歪,笨重的身子趔趄几下才勉强站稳。
  
      余安安壮着胆子,用粗长的火棍狠戳向黑熊,黑熊慌乱,频频闪躲。
  
      几番下来,因天性对火的畏惧,让黑熊败退下来,慌乱逃蹿。
  
      当黑熊跑远,余安安早已双腿发软,转头看向黑影,他已负伤,手臂上有几道血痕。
  
      两人走回扎营地,余安安拿出急救包,黑影看出她担忧的眼神,突然说出一句话,“不会死。”
  
      这是继,你是谁,余安安,我,之后最多的一句话。
  
      虽然只是个陌路人,但这两天一路下来,互相依赖,互相帮助,她也生出些情感,当然,最主要的,黑影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同行伙伴,能觅食,能抗包,还能抓蛇,能打野兽。
  
      黑影的手臂上有三条爪痕,好在没有被抓得太深,消毒后用纱布包扎。
  
      余安安看着他如铁的粗壮手臂,又黑又脏,目光瞟向不远处的溪流,说道:“那个,除了伤处不能沾水,你真应该洗个澡。”
  
      黑影怔了半晌,然后低下头没开口。
  
      没了食物,只能喝水,吃饼干。
  
      照这样下去,饼干最多能维持到明天日落。
  
      她拿了两粒消炎药和布洛芬,让黑影吃下,虽然不见得对伤口有最大帮助,也一定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次日一早,余安安是被扑通扑通的水声吵醒,钻出睡袋,就看到黑影正在不远处的河里。
  
      她急忙趿着鞋跑过去,“你手臂有伤,不能沾水。”
  
      黑影置若罔闻,依旧在不及腰深的河水里摸索着,而且浑身湿透,像是洗澡,但姿势又不太像。
  
      “你快上来,伤口不能沾水。”
  
      黑影猛的从河里直起身来,两只手掌紧紧的抓着正扑腾,奋力想要挣脱的大鱼。
  
      余安安眸光晶亮,开心道:“你在抓鱼,太好了,我们有鱼吃喽!”
  
      除了清水煮和烤,没有其它选择,但最好的烹饪方法,还是烤着吃。
  
      余安安生火,而黑影已经在河里洗了好半天,待出来时,身上湿哒哒的,水流顺着精壮的身子往下滴。
  
      黑影除了裸露在外的地方,破碎的衣衫下,隐约能看到细白的肤色,而洗干净后,虽然头发散乱,胡子拉碴,但眉眼立马分明起来。
  
      “你的头发,应该好好洗一下,打结了。”
  
      黑影一顿,末了,转身直接跳进河里。
  
      余安安嘴角一抽,她怎么这么多嘴。
  
      再回来时,黑影湿哒哒的站在她面前,漆黑的眸子盯着她,像是在期待评价的孩子。
  
      余安安睫毛闪了闪,内心不禁啧啧称赞,这黑影,高大威猛,一身腱子肉,破布条下撑起的肌肉轮廓,加上长久风吹日晒的古铜色肌肤,简直野性十足,man到爆。
  
      头发洗净之后,乖顺的贴在刚毅的脸颊两侧,眼底黝黑却又似闪着一丝光亮。
  
      她清咳一声:“那个,你身上都湿了,要不要把……”她说着,指了指他的裤子,衣服基本没必要,但裤子湿的厉害,这样穿,不生病也会不舒服。
  
      黑影杵在那一动不动,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余安安想了想,把自己的大披肩拿出来递给他。
  
      “你先擦擦身上,火已经生起来了,你钻进帐篷里躲着,我帮你把裤子烤干,怎样?”
  
      黑影思忖下,抬手接过披肩。
  
      余安安背对着帐篷,面对着火烤鱼,帐篷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过了会儿,就听身后黑影的声音,“余安安。”
  
      她这是第二次听他叫自己的名字,有一些不适应,下意识转头,就见黑影伸出一只手,手上拿着裤子。
  
      她接了过来,“你啊,以后就该多说说话,又不是不会说,你越不说,越容易丧失语言功能。”
  
      她突然想到:“欸,你那手臂,得重新消毒包扎一下。”
  
      里没一时没声,余安安继续道:“你知道我那个应急包吧,你拿出来,我给你伤口重新消毒包扎,虽然不见得有多大作用,但是你现在这样,真容易得破伤风,我们再找不到出路,你就惨了。”
  
      洗澡这茬儿是她提的,如果她不提,也许黑影潜意识里没有这个概念,他命大的活了这么久,可别因为破伤风而一命呜呼,她可就难持其咎了。
  
      里面传来一些声音,被风声鸟叫声覆盖,余安安翻着烤鱼,用刀划了几道,让鱼肉熟得更透一些。
  
      “你以前遇到过熊吗?”
  
      “欸,你知道你刚才抓的是鱼吗?”
  
      “我昨天还想着吃鱼,馋得直流口水,你太棒了,居然还能抓鱼。”
  
      “应急包找到没,找不到我自己找。”余安安说着,身子向后转去,正好看到黑影从里面钻出来,半蹲的姿势,一点点站起来。
  
      “你……”
  
      “你怎么能……”
  
      余安安瞠目结舌,因为黑影精壮的高大身子就站在她跟前,上面裸露,肌肤由于衣衫的遮挡,黑白分明。
  
      最最重要的是,他下半身,正用她的披肩围在腰间,遮挡重要的部位,那是她披在身上的,他,他围在那个地方了。
  
      她抬手,猛的拍在脑门上,一脸无语状。
  
      她咂舌,看向黑影,而黑影双手紧攥着围在腰间的披肩两角,局促不安的站在当下,甚至,她好像依稀分辨出,他古铜色的肌肤上,泛着窘态和赧然。
  
      一个大男人,害羞。
  
      余安安噗哧一声乐了出来。
  
      上下瞟了他一眼,“没事没事,你这样做是对的。”
  
      她说着,抬手伸向他,“把应急包给我吧。”
  
      黑影有些忐忑的看着她,双手还是紧紧的攥着蔽体的披肩,委屈巴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余安安睨了她一眼,道:“瞧你,我能对你做什么?”
  
      黑影没动,好像更窘迫了。
  
      现今社会,见到一个男人害羞,顶顶新鲜。
  
      余安安生起恶趣味,抬手摸着下巴,一脸坏笑,逗弄他,“没看出来,你身材这么有料,要不,让我摸一下……”
  
      她一边说着,小手坏心地慢慢伸向他,黑影抓着披肩两角的手,越收越紧,感觉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
  
      余安安见他这样窘迫,便不再逗他,黑影毕竟不记得所有事,心地纯净的像个孩子,她可别教坏他。虽然,她也没多坏。
  
      “应急包给我啊,傻站着干嘛。”她说着,冲他翻个白眼,果断伸手,抢下他手指勾着的应急包扣环。
  
      余安安已经从应急包里拿出碘伏和纱布,“过来,胳膊伸出来。”
  
      黑影慢吞吞的蹲在她身侧,听话的把手臂伸到她面前,手臂上三条怵目惊心的爪痕是最新的伤,其余伤痕遍布,可想而知,他在这无名深山里都经历些什么。
  
      轻叹一声,拧开碘伏,夹了一团棉球沾上药水,“会有一点疼,不过你这自愈力也太强了,要是不沾水,伤口很快就能愈合。”
  
      她擦拭完碘伏,冲伤口吹了吹,抬眼看他:“疼吗?”
  
      黑影眨了眨黑眸,摇摇头。
  
      “说话,疼,或是不疼。”她语气强硬,似命令般,她要让黑影渐渐学会适应开口,这是对他恢复语言功能最好的助力。
  
      黑影紧抿着嘴巴,余安安就盯着他看,不说话,我就这样看着你。
  
      黑影被她凶戾的目光盯着,最终,张了张嘴,吐出俩字:“不疼。”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甚至,听起来很空旷,可能是久未开口的原因,吐出的字,有一点嘶哑。
  
      得到回应,她满意的替他包扎,最后还系了个蝴蝶结,“漂亮吧,姐姐我第一次给别人包扎。”
  
      突然鼻子嗅到一股味道,急忙转头:“靠,鱼烤糊了。”
  
      手忙脚乱的去翻转烤鱼,应急包里的东西七散八落,黑影看着她的背影,默默的拾起消毒水**和棉球,以及散落的药盒,很有秩序的装进应急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