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五十一,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51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如果看到此防盗章内容,表示您订阅全文不足50%,订够即可母亲在得知她失足跌落悬崖时,差一点晕死过去。
  
      队长赵新,在第一时间报警,警力出动,进行搜山,连日下来,却没找到任何痕迹。
  
      包括按她掉下去的方向搜索,也一无所获。
  
      母亲此时人在领安,只要没找到尸体,她就坚信女儿还活着,可一天天过去,警员也说,这深山老林,常年没人踏入,肯定有野兽出没,估计没希望了。
  
      但她不相信,只要一天没找到,就要继续找下去。
  
      可是,要怎么找,跟着进了山,跟着返回领安市区,这一晃,近一个月过去了。
  
      电话聊了好久,最多的就是哭声,胆战心惊的日子挺过来了,只要安安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母亲说连夜往这赶,约定在派出所见,才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又借了充电器把手机充上电。
  
      李大哥说此处信号不好,除了靠坐机,手机基本不通。
  
      她又打了电话给队长赵新。
  
      电话拨通后,赵哥一个大老爷们,遇到野兽都不见得这样,此时喉咙哽咽,激动得手里的杯子都捏碎了。
  
      这处地界太过偏僻,她看记录片的时候,确实有这样荒僻地界,那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是手机,不知道电脑,不知道什么是电,对外界一无所知。
  
      手机没什么作用,也就翻翻上面,看看过去的相片和视频。
  
      鼻头有些发酸,吸了吸鼻子,抬眼,就见小风正盯着她看。
  
      她点开相机,冲着小风,咔擦一声,拍了张相片。
  
      她要给他留着,让他以后记着,当初是什么个野人形象。
  
      蓬头垢面,胡子拉碴,还不让剪。
  
      小风感觉到光亮一闪,急忙闭上眼睛,转开头。
  
      余安安把手机相片递到他眼前:“看看,现在的你。”
  
      小风睁开眼睛,看着手机上的自己,对,这是自己,头发乱糟糟的,胡子又长出来,确实,不太好看,不像安安那样,好看。
  
      “明天我们就能到领安,那里的警力会帮助你。”
  
      小风没说话,眼神有些暗淡,余安安想着事情,没留意到。
  
      这一夜,注意是个难眠的夜晚。
  
      余安安浅睡了两三个小时,便起来。
  
      小风看到她起了,也跟着坐起来。
  
      她准备翻身下床,小风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余安安抬眼看过去,盘腿坐好,跟他说话:“别担心,有我在。”
  
      听到这样的答复,小风紧攥着的手指,慢慢松开,最后又紧握了下,才彻底放开她。
  
      感觉到他心里的担忧,理解他对外界甚至自身的迷茫,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一起出走这里,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小风笑了,虽然还是乱糟糟的不太好看,但眼底的明亮,像山林里的夜空,那样干净。
  
      外面的天,蒙蒙亮起,路上有行人的声音,冯大哥说,这是赶早集的。
  
      仨人一起到集市转转,余安安用仅有的钱,按照冯叔和叔婶的尺寸,买了几身衣服,交给冯大哥,让他带回去,表示感谢。
  
      她出来,钱带的少,现在都用手机支付,所以现金,只做应急做用。
  
      冯大哥驾着牛车返回山里,余安安和小风目送他离开。
  
      她和小风跟收猎人家道了谢,走到派出所,此时派出所已经上班,见他们俩过来,便询问什么情况。
  
      余安安说明情况,派出所的人让他俩在里面休息,还倒了热水。
  
      她一直盯着时间,太阳高高挂起,耳尖的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声音,握着杯子的手一顿,急忙放下,冲了出去。
  
      就见不远处,一辆警车和一辆私家车,向这边驶来。
  
      余安安奔了过去,很快,车子停下,母亲瘦弱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直接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妈。”
  
      母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声泪俱下,小风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劫后重逢的一幕,他替她开心,她找到家人了。
  
      双方警员简单沟通,便带着他们回领安市。
  
      车子一路行驶,小风就坐在她旁边,她跟母亲说话,聊上几句,母亲就掉眼泪,余安安心疼又自责,“妈,您可别哭了,再哭,我也要跟着哭。”
  
      “安安,让妈看看,黑了,瘦了,受苦了。”母亲李云姗今年刚四十七,长得很漂亮,曾经历家庭变故,带着孩子,经历困苦,受尽欺压,却也十分坚强的走到今天。
  
      她从未见过母亲这样憔悴,这样瘦弱。紧紧抱着母亲的手臂,“妈,对不起,我不该进山。”
  
      前面坐在副驾驶上的赵新转头道:“安安,要不是李姨拦着,莫叔现在都能劈了我。”
  
      赵新口中的莫叔,是余安安的后爸莫玉成,对她很好,她很感激,也庆幸母亲二婚也能得到幸福。
  
      “你莫叔急坏了,他跟我一起来的领安,后来有事不得不走。”
  
      “回去好好谢谢莫叔。”关于改口,她叫不出来,她也不想叫爸,爸这个词,最多的就是恨意,和无耻。
  
      小风在她旁边,看起来很不舒服,他又高又大,头已经顶到车顶,双腿也伸不开,她想让他跟赵新换位置,结果提出来,小风就抓着她,说什么也不动。
  
      母亲见小风一直不说话,就小声问余安安:“他一直这样吗?”
  
      余安安看了眼小风,轻叹一声:“可能是大脑中的语言版块也出了问题,得看医生。”
  
      母亲对于这个又黑又壮的男人,有怜悯,也有感激,如果余安安不是遇到他,两人结伴同行,她自己根本走不出这深山。
  
      “回头去医院看看。”
  
      余安安点点头,转头看向小风,冲他笑了下。
  
      小风看到她的笑脸,心里感觉到一丝安定。
  
      “他叫小风?”母亲见安安一直这样叫。
  
      余安安点头,“我给取的,小风,像风一样的蓝孩纸。”
  
      “我第一次见到他,黑漆马虎的晚上,就见一个黑影出现在身后,当时把我吓的。”她凑近母亲小声说,“差点吓尿了。”
  
      母亲无奈摇头:“你啊,一个女孩子,说话要有分寸。”
  
      余安安猛点着头,嘿嘿笑着:“妈说的对。”
  
      车子一路颠簸,转高速,上省道,大半天,才到达领安市区。
  
      小风看着窗外匆匆掠过的街景,陌生的都市,陌生的一切,漆黑的眸子,越来越暗。
  
      到达领安派出所,民警直接进去做笔录,余安安找到,这个案子就结了,但凭空又多出一个失踪案,那就是那个穿着破布衣料,头发乱乱,一声不吭的小风。
  
      民警坐在办公桌对面,看着小风。
  
      “能记得什么吗?脑海中浮现过什么场景吗?比如,桥,车,建筑,房子,姓氏或是家人的名字。”
  
      小风脑海中尽量搜索他所说的那些画面,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民警见他摇头,继续问道:“失忆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一点之前的记忆吗?或是,你在哪里跌落,哪里醒来,有什么是随身带着的东西?”
  
      小风陷入沉思,末了,又是摇头。
  
      民警看向余安安:“他不能说话吗?”
  
      “不是不说,是很少很少,我们俩这一路来,好像十句话都没超过。”
  
      “哟,惜字如金。”民警说完,也是无奈摇头:“这就难办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余安安急忙说道:“从他的着装判断,可能是春天或是夏天跌落山里,但他失忆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他家人肯定会报警的。”
  
      民警起身:“跟我来量下身高体重。”
  
      小风不动,余安安见他这样,就拽着他起来,“我陪你去。”
  
      见她这样说,他才慢慢站起来,跟着民警进了里间。
  
      身高体重测量,余安安啧啧两声,这丫真高,身高187体重78公斤,又高又壮实。
  
      根据身高,相貌,体重,以及人脸识别,忙乎好一会儿,却未找到相附的信息,民警失望的冲着余安安摇头。
  
      “没有相应报案信息?”余安安不明白,人都失踪了,怎么会不报案。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一年有八百万起失踪案,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也有可能是报案区域不同,暂时查不到信息,留下dna,做备案吧。”
  
      余安安被这个数字惊到,“八百万失踪案?”
  
      民警点头,这个数字惊人,但确实是属实。
  
      “现在不是全国联网吗?那也查不到?”
  
      “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们这边登记备案,会尽力核实,请你们放心,我们会认真对待每一起案件。”
  
      “那怎么办?”她有些着急。
  
      “不是急的事,很多情况下,是失忆的人自己脑海中浮现出一些零碎片段,提供给我们参考,再进行核查,像他这种什么也记不得,希望渺茫。”
  
      从派出所出来,小风跟在她身后,她走一步,他跟一步,她只要转身,他必在她身后,一双漆黑的眼,就这样,盯着她看。
  
      “别着急,我之前也看到过许多失踪人口案,我们可以发网上,让大家帮忙一起寻找。我带你回津宁,那里办案效率更高。”
  
      从派出所出来,天色已晚,余安安带着小风,直接去了医院。
  
      他身上的伤口还未痊愈,却也好得差不多,医生看着这样一个人,一时没搞清楚状况。
  
      余安安没多解释,只说被狼咬的。由于时间太晚,只能回津宁再去给小风体检。
  
      医生处理伤口,又开了一些药。
  
      其实按小风的身体机能,即使不来医院,过不了多久,也会自愈。
  
      她拍了下他的胳膊,真结实,这肌肉,都硌手。
  
      车子直接开往母亲所住的酒店,用她的**登记,给小风单独开了一间房。
  
      小风进了房间之后,就站在那不动了,他对这里太过陌生,余安安教他如何使用淋浴洗澡,和灯的开关位置,以及电视。
  
      她把电视打开,教他如何调台。
  
      她走后,小风就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电视,却完全看不进去里面的内容。
  
      搞笑的,他笑不出来,悲伤的,他哭不出来。
  
      他就这样面无表情的呆坐一整夜,直到第二天余安安过来找他,发觉他双眼通红,一看就是一晚没睡。
  
      “你怎么了?说话,别闷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小风背对着她,高大的身影,不合体的破布衣衫,垂着脑袋,一脸深沉。
  
      她走到他面前,抬头看他:“生我气了?”
  
      “昨晚跟我妈聊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才睡,不然肯定会来看你的。别生气了,你去洗洗脸刷牙,我带你去吃早饭好不好?”
  
      小风垂着头,没任何反映。
  
      她拉着他的胳膊,摇了摇,嘟着小嘴,冲他扬了扬下巴:“我们去吃饭,然后回津宁,我再帮你去买衣服好不好?”
  
      小风垂着眸子,还是不应声。
  
      余安安凑近他身前,弯腰扬脸看着他:“小风风要乖乖听话哦。”
  
      虽然小风还是不开口,但她却看出他脸颊微抽,这声小风风,还是很有效的。
  
      余安安把小风从房间拽出来,她想这小风还是挺好哄的,末了咂了咂舌,转头看他:“一个大男人,还得让人哄。”
  
      小风定定看着她,末了,慢吞吞的移开对视的目光。
  
      “嘿,还不好意思,那还让我哄,我告诉你,男人得哄女孩子,不能让女孩子哄,那样看一点也不man。”
  
      小风心里琢磨半晌,觉得余安安的话很有道理。
  
      吃过早饭,看着白粥馒头煎菜小菜,这么简单的一顿早餐,美得余安安差一点声泪俱下。
  
      吃过早饭,一行人,返回津宁。
  
      到达津宁,是下午四点钟,没来得及回家,第一站,就是到她家管辖区域的派出所。
  
      查询结果与之前领安相同,暂未找到任何相符报案信息,余安安虽然失望,但也做过心理准备。
  
      余母看出她的失落,拍拍她的肩膀:“回头让你莫叔想想办法。”
  
      余安安点头,眼下,派出所找不到,只能把希望落在莫叔身上,“帮我感谢莫叔,等我回头去看他。”
  
      “客气什么,安安,我们是一家人。”
  
      余安安撇撇嘴,“你们是一家人。”
  
      余母叹了口气:“我把这事告诉你爸了,他也很着急。”
  
      余安安一听,满脸怒意:“告诉他干嘛,我是死是活,都不关他事。”
  
      “毕竟他是你爸。”余母轻叹一声。
  
      “我没有爸,如果非要有,那也是莫叔。”余安安冷着脸。
  
      余母搭在她肩上的手轻轻捏了捏,“别让大人的事,碍着你的感情。”
  
      “我跟他没感情,最多就是他跟你生了我。”提起余正卫,想到的就是恶心,抛妻弃子,找小三,养人家孩子,把自己老婆孩子踢出家门。
  
      奶奶被他气死了,爷爷卧病在床,都是拜他所赐,她活了二十几年,从没见过比他还渣的男人,徐岩跟他比,都算是好人。
  
      呸,她没有这样的爸,简直不是人。
  
      “别生气了,莫辰得知你跌落山岸时也是担心的不得了,回头也要记得说声感谢。”
  
      莫辰是莫玉成的长子,也算是她哥哥,虽然是后哥,两人交流不多,他这人面冷话少,航天工程师。
  
      “知道了,以后我的事,别跟余家说。”余安安说完,径直向警员办公室走去。
  
      警员见她回来,就开口问她:“他怎么办?”
  
      余安安看了眼杵在一旁的小风,又看向警员,“如果按正常程序,应该怎么办?”
  
      “我们有失踪人口收容所,像他这种又失忆又找不到家人的,确实不好办。”
  
      “是不是应该看看医生?主要是他现在也不开口说话。”
  
      “收容所里有咨询师,但并不是高级医师,我建议,还是去找更好的心理医生。”
  
      余安安听到开门声,是母亲走了进来。
  
      警员说:“你们看怎么办,是送到收容所,还是你带走?”
  
      余安安看向小风,而后者,正好目光紧盯着她在看。
  
      她又看向母亲,母亲冲她招招手,“我们出来说。”
  
      余安安点头,跟着母亲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