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六十七,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67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如果看到此防盗章内容,表示您订阅全文不足50%,订够即可
  
      女人是带孩子来修电脑的,说电脑中了病毒,好像是被黑了,老板拿过电脑,坐下试。
  
      “中病毒了,你个小孩子,还能被黑?”
  
      叫小白的男孩子说:“我被黑客攻击了,因为我黑了他的网站。”
  
      “哟,小朋友还很厉害吗?”
  
      “那是,我以后要更厉害。”小男孩子有些得意。
  
      “怎么,敢挑战黑客,胃口不小。”
  
      “他们也被我黑了,不过我也被黑了。”小男生说完,感觉很没面子的撇开眼,正看向小风。
  
      两人互相看着,后来小男孩又看向老板,“能解吗?”
  
      老板没说话,一边打电话,又是拍视频和照片,向专业人士救助,他又不是专业解病毒的,连重启都重启不了,电脑被黑的挺惨,基本是挂了。
  
      “换新的吧,我问了几个这行的,都说你这个解不了。”老板把电脑转回给小男生。
  
      女人无奈的数落着:“学什么不好,非学这些猫三狗四的,能有什么出息。”
  
      小风看向女人,又看被说得很可怜的男孩子,但却很有志气的仰着头颅,“妈,这不是一般人能学的,需要很高的智商。”
  
      “高智商,我看就是搞破坏。”
  
      “我找的这几个,都是很厉害的,一般病毒都不在话下,你这个,扔了吧。找更牛逼的,出场费比你这电脑还贵。”
  
      “扔了,我这里面好多程序,我自己写的,怎么这么笨,我就说这里不行,我回魔者吧,有人能解。”
  
      女人一听电脑不能用,修还更贵,也挺着急,买一个孩子要求的配置,要几万块钱,不是几千块。
  
      看出他们犯难,小风指了指电脑,“我试试。”
  
      小男孩看着小风行如流水的操作,输入代码时有条不紊,有些代码是他根本看不懂的,且没见过的,大概过了几分钟,电脑进入程序,再过一会,启动了。
  
      老板处于震惊当中,这个看起来笨笨傻傻的男人,居然比他认识那几个厉害,而且仅用短短几分钟。
  
      小男孩更是兴奋,一脸崇拜的看着小风,“大神,你教教我好不好,你那代码,太牛逼了,我想学,我拜你为师,大神师傅,收了这个徒弟吧。”
  
      小男孩子终究是个孩子,兴奋的满眼晶亮,就差跪地拜师。
  
      余安安排着队,等了会儿,把手机送到里边,特意交待说,视频和相片一定要保留,办完手续,再出来,就发现小风不见了。
  
      惊慌失措的看着四周,目光不住搜寻,可一无所获。
  
      也顾不上公众场所,人来人来,急得大喊:“小风,小风,小风你在哪?”
  
      小风听到声音,急忙跑出来,余安安看到他,跑上前,照着他胸口就是狠狠一拳,“你瞎跑什么,走丢了怎么办,你要急死我呀。”
  
      小风抿了抿唇,闷闷道:“对不起。”
  
      那个小男孩子也跑了出来,兴奋的看着小风:“大神,收我做徒弟吧。”
  
      余安安一脸懵逼,到底是小风脑子不好使,还是这孩子有问题。
  
      女人也跟出来,见小风并不想理自己的孩子,抓住孩子的胳膊,冲小风说道:“孩子不懂事,刚才真是谢谢你。”
  
      “怎么了?”见那女人走了,余安安问小风。
  
      小风有些焦虑,神情严肃,他记得电脑,还能写那么多代码,但对其它,却毫无收获。
  
      “回家。”他说。
  
      见他脸色不好,余安安点头:“再等一会,手机修好就走。”
  
      小风点头,面色凝重。
  
      拿回手机,又去商场给小风买了冬被和休闲家居服,余安安走在前面,小风拎着东西跟在身后,一起回了家。
  
      家里地暖生得好,一进门,热气迎面扑来。
  
      余安安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再一回头,就见小风脱得只剩一件工字背心和短裤。
  
      洗完澡后,身上白了许多,脸上的伤痕,在慢慢恢复,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好看。这身高,这身材,这腹肌,这肱二头肌,这股四头肌,这翘臀……
  
      特么的,想歪歪了,狠狠瞪向小风,都怪他。
  
      拿过衣服裤子扔给他,小风老大不情愿的穿上。
  
      余安安煮面,家里也没其它吃的,她平时又不开火。
  
      烧上水,给牛牛的狗狼倒了些,牛牛一边吃,时不时扭头看向小风,而小风,也正巧看着它,牛牛拱了拱,把狗狼往里推,整个身子挡住,只留一个屁股给他。
  
      小风见状,哼了一声。
  
      二袋面,好像煮少了,她自己少吃一些,把一大半都给了小风。
  
      小风对这个有印象,在深山里余安安给他吃过,很香,这个味道,比生肉好吃多了,他记忆深刻。
  
      看着小风狼吞虎咽,余安安草草扒完去晾衣服。
  
      小风吃面,热得出汗,在嘟嘴,卖萌,委屈巴巴之下,余安安同意,他把上衣脱掉,只穿黑色工字背心。那一身的腱子肉,俩字,狂野。
  
      她去洗碗,把小风叫上:“我教你啊,你在家,要做家务,比如洗碗,收拾屋子,还要下楼遛狗。”
  
      “明天我全部教会你,好不好?”余安安一脸坏笑,她太机智了。
  
      小风双手赞同,眼角弯弯的,特别可爱。
  
      余安安在洗手间擦手,敲门声响起,这都八点了,谁能来。
  
      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去,刚要开门,猛然间想到小风,急忙转回身,在小风懵逼状态下,火速把人塞到阳台,“我妈来了,你就在这儿站着,我不让你出来,就不能离开这里,知道吗?”
  
      小风见她很急,便重重点头。
  
      余安安拍了拍他胸口,“乖乖的。”
  
      趿着鞋跑过去,在门口长抒一口气,打开门,“妈,您怎么来了。”
  
      余母穿着黑色大衣,手里拎着两个袋子,“你啊,一天就知道糊弄自己,那煎饼果子能有什么营养,你……”
  
      余母说着,鼻子一闻,“你又吃方便面。”
  
      余安安嘿嘿一笑:“偶尔,偶尔。”
  
      她接过袋子,放到餐桌上,打开一看,四个菜,还有一个汤。
  
      之前母亲在电话里问她检查结果,问她吃没吃东西,却不想,母亲却来给她送晚餐。
  
      心里暖暖的,嘟着嘴,看向妈妈:“您这么爱我,我都不好意思爱别人了。”
  
      “你还是赶紧找个人爱,我也省心。”
  
      “世上只有妈妈好。”
  
      余母抿唇笑着,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小嘴专拣好听的说。”
  
      一边吃饭,一边跟母亲聊天,聊到小风,余安安心里咯噔一下,好紧张。
  
      小心翼翼瞟向阳台方向,外面的小风还挺乖,一点声响都没有。
  
      余母从包里拿出两个整捆的现金,“这是你莫叔给的。”
  
      余安安摇头,伸手去推,母亲按住她的手,“这是他的心意,我替你谢过了,收下吧,我给你的钱,去医院估计也剩不了多少,你现在还多了个小风,这是给你俩的。”
  
      余安安咬着唇,心里特别难受,后爹都能想到她没钱,她的亲爹呢,连通电话都没有。
  
      “小风在那住的还习惯吗?你得多教他一些生活常识。”
  
      “知道了,慢慢教吧。妈,您再帮我谢谢莫叔。”
  
      余母点头,突然听到阳台外面有噼啪的声音:“呀,下雨了,你阳台晒的衣服吧,我去拿进来。”
  
      下雨?阳台?余安安霍地起身,按住母亲:“妈,还是我去吧,您别淋了雨。”
  
      “好好吃你的饭,我去拿。”
  
      余安安把母亲使劲按到椅子上,“我自己去,自己去哈。”
  
      她急忙跑到阳台,果然,外面已经稀稀拉拉下起雨来。
  
      她一边收衣服,一边看向小风,小风靠在墙垛处,有挡檐遮挡。
  
      “小可怜,委屈你一下。”
  
      小风摇头,还冲她笑。
  
      余安安心里一暖,待会一定要犒劳犒劳小风风。
  
      外面雨声越来越大,母亲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余安安越来越担心,时不时往外面看去。
  
      “你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就是看看外面这雨,越来越大,我怕莫叔担心您嘛。”
  
      余母无奈一笑:“不急,等雨小一点再走。”
  
      “看这情况,一时半会小不了?”余安安喃喃道。
  
      余母看向余安安,“你今天怎么回事?以前巴不得我能住一晚。”
  
      “您睡床,我打地铺。”她佯装乖巧。
  
      “算了,看这情况一时也停不了,我还是走吧,小刘还在下面等着呢。”
  
      余安安虽然想挽留,但是小风还在风雨中凌乱,她不能留啊。
  
      “妈,我给您找把伞。”
  
      余母站起身,照着余安安肩膀拍了下,“还说不急着让我走,就差把我送楼下去了。”
  
      “怕您淋生病吗,莫叔该觉得我不懂事。”
  
      余母突然正色,“你是不是要去看小风?”
  
      余安安急忙摇头:“不去。”
  
      “那我去替你看看他。”
  
      “不用不用,我刚回来没多久,他慢慢就习惯了,您别麻烦特别拐过去看他。”
  
      余安安笑着站在楼梯口,“妈,您到家打个电话给我。”
  
      “楼道里冷,快进去。”
  
      “妈妈再见。”
  
      母亲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楼道里的高根鞋声渐行渐远,余安安才彻底放心,甩上门,冲着阳台跑去。
  
      “小风小风,快进来。”
  
      外面雨势越来越大,雨水潲一身,小风全身湿了个透。脸上挂着水,高挺笔直的站在那,像个受气包。
  
      把他拽进屋子里,跑去洗手间,拿出浴巾,给他裹在身上擦。
  
      “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很冷。”
  
      小风点点头,头发上,身上,全是雨水,滴着落在地板上。
  
      “把衣服脱了。”她说。
  
      小风把背心脱了下来,还有已经湿透的裤子。
  
      余安安也管不了他穿成什么样,用浴巾给他擦干头发和身上的水,再跑进卧室,把小风的被子抱出来,给他裹紧。
  
      眼急手快的倒了热水,“喝点热水,驱驱寒,等缓一缓,再洗个热水澡。”
  
      小风捧着水杯,看着她一脸担忧和关心,好看的眼角弯弯的,眼底晶亮,薄唇上扬,开心得很。
  
      “好点没?”她伸手,在他脸上搓了搓,捧着他的脸颊,“很凉。”
  
      小风点头,委屈巴巴的说了一个字:“冷。”
  
      余安安弯着身子在他面前,看着冻得他可怜兮兮,像个孩子讨糖吃。
  
      她脑抽的做了一个动作,捧着他的脸,在他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
  
      亲完,两人都怔住了。
  
      她凌乱了,小风眨了眨眸子,“再亲一下。”
  
      余安安:“……”
  
      小风背对着她,高大的身影,不合体的破布衣衫,垂着脑袋,一脸深沉。
  
      她走到他面前,抬头看他:“生我气了?”
  
      “昨晚跟我妈聊到后半夜,实在撑不住才睡,不然肯定会来看你的。别生气了,你去洗洗脸刷牙,我带你去吃早饭好不好?”
  
      小风垂着头,没任何反映。
  
      她拉着他的胳膊,摇了摇,嘟着小嘴,冲他扬了扬下巴:“我们去吃饭,然后回津宁,我再帮你去买衣服好不好?”
  
      小风垂着眸子,还是不应声。
  
      余安安凑近他身前,弯腰扬脸看着他:“小风风要乖乖听话哦。”
  
      虽然小风还是不开口,但她却看出他脸颊微抽,这声小风风,还是很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