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八十二,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82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如果看到此防盗章内容,表示您订阅全文不足50%,订够即可余安安抓住他的胳膊,把人扯了回来。
  
      “看着挺凶,还会撒娇。”
  
      撒娇?小风摇头,不住摇头,他才没有。
  
      余安安扬着下巴,一脸蛮横相。
  
      小风瘪了瘪嘴,想反驳,又没了气焰,反正,你说什么是什么。
  
      洗好上半身,下半身就让他自己洗,余安安出去跟冯婶聊了几句,冯婶还特别热心的拿了衣服给她和小风穿。
  
      小风的衣服是冯叔的,老旧的布料,小风穿上,胳膊腿都短很多,简直没眼看。
  
      见她这副笑意,小风就知道不是好事,他扯了扯袖子,闷闷的坐在一边,哼了哼。
  
      余安安凑上前,歪着脑袋逗他:“哼什么哼,还学会顶嘴了?”
  
      明明没开口,哪有顶嘴,不过这话小风也就自己想想,扭头,又哼了一声。
  
      冯叔回来,手里拿着一堆草药,碾出药泥,给他敷在伤口处。
  
      冯叔说草药能缓解,但并不一定能让伤口痊愈,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明天冯叔说让他儿子送他们去集市,那边就有大夫了。
  
      到了集市,她就能找到回家的路,那里有医院,有医生,而且小风免疫力爆表,真真的快要百毒不侵了。
  
      睡觉的时候,两个人就睡在一铺火坑上,余安安指着火坑最边的位置,“你睡那边,我睡这边,不许过来。”
  
      小风抱着被子站在地上,看着余安安指的方向,火坑最边上放着兽皮,吊梁上挂着刚打回来不久的猎物。
  
      他慢慢挪动脚步,把被子放在火坑上,离兽皮隔了一点距离,余安安已经铺好被子,合衣而卧,侧着头看他。
  
      “磨蹭什么,快点睡觉。”
  
      小风被呲儿了句,也不顶嘴,把被子放好,腿一抬就迈上矮炕。
  
      见他动作利落,余安安咂舌,“大长腿就是好,百米跨栏都能拿冠军。”
  
      小风没明白她说的什么,但大长腿,知道是说他。
  
      他再看向余安安,身材纤细,相比他确实又矮又小,脑袋刚到他下巴位置,但他觉得,余安安,也是大长腿。
  
      还挺长的。
  
      小风躺下,火坑很短,他只能斜躺着,脚露在被子外,身下暖暖的,脚上凉凉的。
  
      他毫无睡意,明天就能去集市,他走出这深山,对未知却更加迷茫。
  
      他是谁,他从哪来,他怎么会在这深山?
  
      他家也有火炕吗?身下热乎乎的,很舒服。
  
      余安安脑子里全是明天可以到集市,可以找回家,可以找妈妈,兴奋劲上来,也是睡意全无。
  
      “欸,你在想什么?”她问。
  
      小风听到她说话,转头看过来。
  
      余安安歪着脑袋,眼睛里有笑意。
  
      他摇了摇头,没说话。
  
      “是不是想走出这深山之后,该何去何从。”她理解小风,对过去一无所知,即使走出这深山,也依旧看不见光明。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小风看着她真诚的笑眼,点点头。
  
      “给你讲个段子吧。”
  
      小风漆黑的眸子一脸认真的等待她的下文。
  
      余安安清了清嗓,开始讲:“从前有个猎人上山狩猎,抓了几只羊,带回家的路上,碰到一只狼。”
  
      “猎人的猎/枪里已经没了子弹,慌乱中,心生一计。”
  
      “他对狼说,我们做个交易,我把羊都给你,你让我走。”
  
      “狼答应了,猎人说,那这一排的羊,我给你数数。”
  
      “猎人开始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正常人都会想,是不是数羊,让狼睡着?”她讲到一半,侧着身子,一手拄着脑袋,眼底晶亮的看着他。
  
      小风黑眸毫无波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对,你不记得了。”
  
      她继续讲:“猎人轻声细语的正等着狼睡着,却不想,肚子一叫,便偏离羊群,灰太狼,红太狼,麻酱,啤酒,金针菇,小肥羊……”
  
      “狼嗷的一声嚎叫,一边跑一边跑喊着,火锅,火锅。”
  
      小风依旧没半点动容,眸子直直的看着余安安。
  
      余安安嘴角抽搐了下,“是有点不太搞笑,我讲笑话水平有限,还是自个儿数羊吧。”
  
      躺平身子,望着简陋的棚顶,上面挂着吊灰,这屋子是仓房,很少打扫。
  
      刚才那个段子,好像是不太好笑,二砂讲给她的时候,她觉得很好笑啊,果真是她笑点低。
  
      小风似在沉思,回味余安安的话,半晌,唇角微微勾起,脑海中浮现俩字,火锅!
  
      身下热热的,被子暖暖的,这一晚,睡的出奇的踏实,连梦都没做。
  
      次日早早起来,小风已经下了床,穿着不合体的衣服,站在她头顶那处,盯着她看。
  
      见她终于睁开眼睛,伸手指了指外面。
  
      “能别老这么盯着我看吗,怪瘆人的。”小风总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睁开眼睛就是他那张有点小帅的脸,和黑漆漆的一双眼。
  
      有时冷不丁被他那双眼盯着,吓她一跳。
  
      小风被没她没好气的训词,慢慢退开位置,乖乖的站在一边等她。
  
      余安安几经挣扎,才从暖被里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一鼓作气,翻身下炕。
  
      冯婶已经煮了早饭,小米粥,麦子馍,腌制的咸菜,和一大盆的羊肉。
  
      两人火速吃完饭,说了无数的感谢,与冯叔冯婶道别,坐上冯叔儿子驾着的牛车,往集市方向出发。
  
      山路难行,地面坑坑洼洼,牛车行驶缓慢,摇晃又颠簸,余安安坐在草垫上,屁股颠得生疼。
  
      她欠着屁股,时不时揉几下。
  
      小风看到她的动作,把自己垫着的草抽了出来,递给她。
  
      余安安摇了摇头,“不用,你垫着吧。”
  
      小风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不费力气就把她拽了起来,然后把草铺得厚厚的,才按她坐下。
  
      屁股下面厚厚的草,牛车再颠簸,屁股也不疼。
  
      再看小风屁股下面,什么也没有的硬木板,撞上他漆黑的眸子,余安安心里想着,小风真好。
  
      她后背垫着背包,屈膝坐着,目光盯着远方,时不时与小风四目相对,她上扬着眸光,开心的说道:“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小风点头,家,他有吗?
  
      他其实有些畏惧,因为迷茫,所以畏惧,他有意识便生存在这大山里,草木为席,天空为被,野味为食,虽然凶险,几次险些丧命,但他,已经习惯这里的一切。
  
      冯叔的儿子今年二十五,只比余安安大二岁,人家孩子都俩了,虽说生活环境清苦,但却能感觉到他们精神里的满足与幸福。
  
      颠簸大半天,终于走出这山林,前方是弯曲却平稳的沙石路面。
  
      中途停下一次,喂牛吃草喝水,几个人啃着馒头就着咸菜和羊肉,休息大约半个多小时,便继续赶路。
  
      真真是一天的路程,早上七点多出发,直到天擦黑,才赶到冯叔所说的集市。
  
      集市是一个小的乡镇,最高的建筑,也仅有一座二层楼,其它都是矮草砖瓦房。
  
      车辆不多,一眼望去,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农用三轮车。
  
      余安安让冯大哥送他们到当地的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这个时间已经下班,只有一人在门口看着。
  
      余安安上前说话,很难沟通,根本就是鸡对鸭讲,完全听不懂。
  
      冯大哥上前沟通,那人说都下班了,明天再来。
  
      这地儿不像繁华都市,即使乡所里也有人值班,冯大哥也没辙,说认识一个收猎的人家,带他们过去问问。
  
      眼下,她特别着急,能找到手机能充电的地方。
  
      到了收猎人家,家里亮着灯,她就有了希望。
  
      但收猎人家没有电话,沟通之后,带着她,去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院子。
  
      院子里正亮着灯,里面传来电器的声音。
  
      余安安激动得,狂奔过去。
  
      这是乡镇上唯数不多的可以做通讯的地方,很多人家都没有电话,要打电话就到这里来。
  
      这家主人年纪不大,三十多岁,姓李。
  
      “我能打个电话吗?”
  
      李大哥掀起门帘进了里面,两人跟在身后进去,果真,看到一部老式座机电话。
  
      余安安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妈妈。
  
      她紧攥着电话,心突突的如打鼓,电话响了好一会,终于接通,一个听起来沧桑又憔悴的熟悉声音响起。
  
      简单的一个喂字,让余安安瞬间泪流满面。
  
      她哑着嗓子,开口喊了一声:“妈。”
  
      余安安哭得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干脆把着小风的头搂在怀里,一边摇晃一边痛哭起来:“小风,小风,你醒醒,不要死,不要死啊。”
  
      小风被巨大的摇晃,晃得本就昏涨的头更晕了,好像被什么堵住,呼吸不畅,猛然间惊醒过来。
  
      意识回流,耳边就听到余安安在哭,叫他,之类的话。
  
      他勉强睁开眼睛,手臂很重很沉,但还是抬起,拍了拍余安安。
  
      余安安猛然一惊,急忙退开一些,低头看向小风。
  
      小风睁开眼睛,就见余安安的脸上,布满泪水,鼻涕都流了出来,脸上蹭得灰头土脸,平日很爱干净的,这时怎么跟他一样,又脏又乱。
  
      他勉强张了张嘴,嘶哑着嗓子吐出一句话:“不会死。”
  
      余安安见他醒了,破涕为笑,然后又“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
  
      余安安哭了好一会儿,小风靠在她怀里,虚弱无力,见她哭得厉害,又没停止的意思,他不得不开口叫住她,“余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