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第9章 八十五,小狼狗每天都在撩我第9章 85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余安安重重的咽下口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小风,这货到底什么物种,忒狠了。
  
  用刀剃下羊腿肉,串在树棍上,搭好了架子,开始烤羊肉。
  
  很快,肉香飘散出来,余安安看向小风,他此时正靠着大树闭目浅寐,目光落在缠着纱布的手臂上,纱布还有一点,仅够再换一两次药的,药水也不多了,消炎药还有一板。
  
  余安安抬眼望着无尽的崖顶,和星目琳琅的夜空。
  
  他们能不能走出去,在此之前,希望小风能够撑住,一定要撑住。
  
  羊肉烤熟后,她尝了一点,割下一大块,递过去。
  
  “先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小风睁开漆黑的眸子,眼底清明一片,目光落在美味上,伸手接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嚼着。
  
  吃相凶猛,不像人,反倒像野兽觅食之后的狠劲。
  
  “你以为遇到过狼吗?就是刚才那种动物,很凶猛,跟熊一样,会吃人的。”
  
  小风嚼着羊肉的动作未停,半晌过后,轻轻点了点头。
  
  余安安怔了下,“那次也是你赢了吗?”
  
  小风摇了摇头,没说话。
  
  余安安没搞明白他什么意思,也没继续追问。
  
  “对战黑熊和狼的时候,你的身手看起来非常了得,像是个练家子,有功夫底子吧。”
  
  小风听闻,啃肉的动作顿了顿,没摇头,也没点头。
  
  饱餐过后,由于一天没找到水源,瓶子里的水,还有一点留着保命,不敢多喝一口。
  
  小风吃完羊肉,用刀直接割开羊的颈动脉,刚死没多久的羊身还有温度,血从伤口处慢慢流出,小风伸手指了指。
  
  余安安惊恐的瞪着眸子不住摇头,可能是还未流落到非喝生血的地步吧,所以很难接受。
  
  见她拒绝,小风直接跪趴在地上,喝了一大口。余安安把头扭到一边,权当没瞧见,这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是太生性了,她暂时做不到。
  
  她看过一档综艺节目,在深山中没有水源,还喝尿生存,
  
  喝动物的血液又算得了什么。为了生存,“灰皮菜”都得吃。
  
  余安安躺在睡袋里,心一点也不踏实,小风的伤较比以往都严重,又睡在寒意深重的野外。
  翻平覆去睡不着,末了起身钻出帐篷,借着夜空的光线向小风走去。
  
  小风在野外生存的日子,练就的警觉性极高,微有响动,便睁开眼睛。
  
  黑眸在夜色里格外清冷,睁开眼睛那一刹那,似冷箭直射过来,余安安动作微滞,然后微哑着嗓子小声问他:“冷吗?”
  
  小风摇了摇头。
  余安安抬手,手背搭在他的额头上,温度比正常体温要高,但没有体温计,一时无法精准测量。
  
  她又仔细感觉一下温度,觉得还是比以往要高。
  这样下去,他定会受不住。
  
  “你进里面去睡,我在外面盯着。”她把冲锋衣拉链拉好,坐在火堆旁。
  小风没动,而是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听我的,你进去睡,你现在不能受凉。”
  小风依旧没动,末了把树枝攒成一堆,生起火来。
  
  火苗蹿起,在夜晚的深山里,格外明亮。
  有了些温度,小风盘腿坐着烤火,余安安睡意不浓,抱怀坐在火堆旁。
  
  “咱俩有一个要保存体力,特别是你,如果你病了,我们更没希望走出这深山。”连日来依旧不见出路,余安安心情低落,吸了吸鼻子,有点难过。
  
  小风始终低着头,一动不动。
  
  余安安曲膝坐着,下巴抵在膝盖上,登山鞋上满是灰尘和泥土,双脚磕了磕,磕掉一层浮灰。
  
  小风添了些树枝扔进火堆,余安安叹息一声:“如果身体不舒服,我们明天不用急着赶路。”。
  小风抬眼看她,末了,点点头。
  
  见他态度坚决不睡帐篷,余安安也没辙,他身上搭着披肩,她把冲锋衣脱下来,盖在他身上,起身的时候,手又拭了下他的额头,温度着实不低。
  
  担忧也无济于事,在这前后没人的深山老林,只能祈求老天,小风已经坚持这么久,给他留条活路。
  
  次日醒来时,余安安就发现小风精神不济,额头上的温度,比昨晚高了许多。
  
  她拿出药,把仅有的水递给他,让他吃下药。
  
  采集些露水,烤了肉,两人吃下。
  
  两人收整行囊,继续踏上行程,他虽然不知道该走向何处,但明白一点,停留,便不会有出路。
  
  余安安这次没让他背行季,而是自己背上背包,小风扛着剩下的大半只羊,一前一后,继续踏上寻家的路
  
  余安安几次回头,小风一直低着头,跟在她身后,她走,他就走,她停,他就停。
  
  她回身站在他面前,拭着他额头的温度,眉头紧紧的揪着,心里隐隐不安。
  
  “坚持下,我们找到水源就休息。”
  
  小风点头。
  
  两人继续前行,过了许久,余安安兴奋的叫着:“小风,我们找到水源了,我们找到水源了。”
  
  话落,就听身后,扑通一声,重物摔倒在地上的闷闷声。
  
  她一转身,就见小风栽倒在地上。
  
  “小风。”她叫着跑上前,他的身子滚烫,温度高得吓人,余安安拍着他的脸:“小风,小风你醒醒,睁开眼睛。”
  
  小风喷洒在她手臂上的呼吸滚烫,身上的温度烫得吓人。
  余安安急忙从背包里拿出充气垫,又把帐篷支开,一边翻着包,拿出瓶子,奔着河边跑去。
  
  灌满了一瓶水,也来不及煮,直接拿出药,掰开小风的嘴巴,“张张嘴,把药吃下去。”
  
  水顺着唇瓣流过,对水的渴望,本能的做着吞咽动作。
  
  她把药片塞进他嘴里,又缓缓的往小风嘴里倒水,几次下来,终于把药吃下。
  
  帐篷支好,充气垫放进去,余安安吃力的把小风拽进帐篷,盖上披肩和自己的冲锋衣。
  
  可以沾水的毛巾那天对战小狼的时候已经点燃,唯一能用的布料,只有她身上穿的T恤,余安安顾不上其它,站在帐篷外,直接把T恤脱了下来,用刀把两个袖子撕下来,T恤变成一个坎肩,套在身上,跑到河边把布料沾湿,回来给小风做物理降温。
  
  大约半个多小时过去,吃了药之后,加上物理降温,小风的温度渐褪下来。
  余安安提着的心,慢慢落下,跪坐在旁边,眼底溢出泪光。
  
  忍着不安和担忧,生火烧肉,一边煮水。
  水开了之后,把小风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温热的水顺着唇边流进嘴里,小风喝了几口,渐渐睁开眼睛。
  
  余安安见他醒了,吸了吸鼻子,露出一抹笑。
  
  “你醒了。”
  “感觉怎么样?”
  “好些了吗?”
  
  小风冲她点点头,喝了点热水,此时羊肉已经烤熟,香味飘散出来,余安安割下一点肉让他吃下,小风很快又睡着了。
  
  余安安一直在他旁边观察,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小风又开始发烧,这次温度依旧高得吓人,手贴上去,直觉热度灼伤手心。
  
  余安安依旧像之前那样,用布料给他擦着额头,颈窝,腋下,前胸,后背……
  
  这次高烧没那么快下来,几次三番,退一点又热起来。
  
  她真担心他挺不过去,野生动物都带有病菌,咬在人身上,血液感染,不用抗生素是不会彻底消下炎症。
  
  光做退烧,炎症不消,治标不治本。
  
  连着两日,小风都陷入昏迷状态,高烧持续不下,她只能给他灌药和物理降温。而且,药也马上要吃光了。
  
  她给小风的伤口重新消毒,伤口发炎流水,余安安替他处理时,他都没任何反映。
  
  小风已经昏睡两天,一直不见醒来,而此时的状况,让她越发的不安。
  
  不敢往坏处想,脑子里却越是浮现最坏的画面。
  
  余安安替他扎好绑带,纱布已经没有了,消炎药仅有四颗,她默默把应急包收好,跪坐在小风旁边,轻轻摇了下他的肩膀:“小风,你醒醒,我们该吃药了。”
  
  “小风,你醒醒,起来把药吃了就会好了。”说出的话,就像是在安慰自己。
  
  小风依旧没有任何反映,越是这样,她越害怕,越害怕心越慌,手微微有些颤抖,拍了拍小风的脸颊,“你醒醒,小风,醒醒啊。”
  
  “小风,小风你醒来啊。”手下飙高的温度,无论怎么摇晃小风始终紧闭着双眼,呼吸粗重,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手背上,心越来越慌。
  
  余安安拍着他的脸颊,她使了很大的力气,慌乱的心跳牙齿都跟着打颤,“我不是打你,我是叫醒你,小风你醒醒,睁开眼睛,我们吃药好不好,你醒醒,别睡了,小风……”
  
  可是,无论怎么拍打,怎么喊他,小风都没给她任何反映。
  
  “你不说话没关系,你摇摇头也成,你醒来,以后不说话我也不说你了成么,你睁开眼睛啊。”
  
  呼叫乞求的声音已经哽咽,眼底蕴起的水气越来越重,余安安喃喃着:“你别死。”
  “小风,你别死,求你,你别死。”
  
  她不敢想像,如果他死了,她要怎么生存下去。
  
  在这段路途中,她与他结伴为友,互助互益,可以说是同生共死的情感,她慌乱,害怕,眼泪就开始控制不住,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她不是一个爱哭的人,经历人生起伏家庭变故,她都坚强过来,此时,却是真的不管不顾的痛哭起来。
  
  “小风,你醒醒,你醒醒,你别死,你别抛下我,我求你了。”
  
  她用力摇晃着他的身子,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小风的身上,脸上,唇瓣上,眼睑上……
  
  “你醒醒,我求你了,你别睡了,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你别死,小风。”
  
  哭声在空寂的山林里格外明显,鸟儿被哭声惊得呼啦啦飞起,洒下片片落叶,飘散在他们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