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河第155章 孩子,镇河第155章 孩子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镇河 > 第155章 孩子
“当然啦,我们早就”冯褚这边想也不想就开口,下一秒她的嘴就被裴琛给捂住了。
  
  “呜呜”
  
  感觉到小姑娘的不解,裴琛面上闪过些许的不自然,他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然后拖着她走了。
  
  这进展可真够快的。
  
  转个弯上楼,颜歆的目光终于消失,裴琛手上松懈,被冯褚挣脱开来。
  
  “觉得丢脸了”她笑嘻嘻的问。
  
  裴琛看了她一眼,“还不都是你。”
  
  估计在他妈眼中,自己就是一个把二十岁出头小姑娘吃干抹净的禽兽,天知道,每次累死累活的都是他。
  
  见自己的男人不满了,冯褚赶忙陪着小心,又是捏肩又是捶腿。
  
  就这样,两人勾勾缠缠来到二楼这里,裴琛非但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准备继续往上走。
  
  “你要干嘛”冯褚跟在他屁股后面,忙不迭的问。
  
  “我买了烟花,我们去天台放。”因为是背对着她的缘故,所以在这一刻冯褚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
  
  “咦,我就随口那么一说。”
  
  没想到裴琛还真就记住了。
  
  不过,帝都这里因为要治理空气污染,所以不让燃放烟花爆竹吧
  
  很快,到了三楼天台那里,冯褚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小小的烟花棒,点燃的时候还没有打火机的火苗亮。
  
  “你可真敷衍。”冯褚撇嘴。
  
  敲了敲小姑娘的脑袋,裴琛无奈,“你在想什么呢,这大过年的,万一我们心中违规燃放烟花进局子了,得多丢人。”
  
  估计能承包全国人民这一年的笑点。
  
  微光闪星的烟花照亮了冯褚的脸,犹豫了一下,她把手盖了上去。
  
  两秒钟后再摊开,上面漆黑一片。
  
  “热的。”冯褚眨眼。
  
  烟花当然是热的,不然还能是凉的
  
  裴琛差点没被她气笑,正常人这么玩儿,手上早就被烫得起燎泡了,也就她不走寻常路,什么都想摸,什么都想吃。
  
  裴琛现在早已经习惯了,他轻车熟路的拿出口袋里放的湿巾,撕开一包,一点一点将冯褚的手擦干净。
  
  “等会儿,再递给我一根,要灭了。”看到烟花即将燃尽,冯褚小声嚷嚷。
  
  顿了一下,裴琛又抽出一根给她。
  
  刚刚嫌幼稚的人不知道是谁。
  
  一包烟花二十根,但后来冯褚一伸手,裴琛就给她拿一根。
  
  你来我往,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直到后来,有白色的花片出现在冯褚的视野里。愣了愣,把烟花棒往地上一扔,她开始死命的揉眼睛,“完了完了,裴琛,我盯着这东西的时间太长,可能要瞎了”
  
  烟花居然能对精怪起作用
  
  看着小姑娘着急的直跺脚,裴琛大脑里的神经抽搐了一瞬,“你想多了。”
  
  “这是下雪。”
  
  新年的第一场雪啊。
  
  “咦”冯褚停下动作,然后迅速抬头。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漆黑的夜幕里飘摇而下。先是稀稀落落的几点,没过多久就漫天飞舞。
  
  冯褚后知后觉的看向裴琛,果然,他的嘴唇已经有些发紫了。
  
  人类可真是脆弱的生物。
  
  呼出了一口热气,冯褚接着窝到了裴琛怀中,“暖和不”
  
  小姑娘像个小暖炉,因为她的衣服很单薄,所以裴琛能感觉到她绵软的皮肤。
  
  伸出手来环住冯褚的腰,裴琛把头搁在她颈窝那里,“暖和。”
  
  只要她在,自己一直都是暖和的。
  
  最后一根烟花,最后一束光点熄灭,周围的环境重新变暗。
  
  又看了一会儿雪景,冯褚轻声道“我们该下楼睡觉了。”
  
  她可以通宵,裴琛不行。
  
  “嗯。”低低的回应了一声,裴琛牵着她的手下楼。
  
  这里是裴宅,所以冯褚想了想,到底没有跟裴琛一起打响新年第一炮。
  
  她要矜持,要矜持。
  
  见小姑娘一直跟自己盖着被子纯聊天,裴琛尽管浑身热气上涌,但还是没有做多余的动作。
  
  如此,两人一夜好眠。
  
  次日清晨,裴琛刚醒来,就感觉到身边空空如也。抱着被子,他深深的嗅闻着小姑娘身上残留的味道。
  
  等冯褚洗漱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
  
  “我说裴大总裁,你能不能有点追求”
  
  怎么越看越像痴汉
  
  听到这个声音,裴琛的表情瞬间变化,由傻笑变成了一本正经,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看着笔直坐在床沿的男人,冯褚清了清嗓子,然后从带过来的背包里摸出了一个红包,“给你的。”
  
  “压岁钱。”
  
  虽然最后三个字她说的很轻,但裴琛还是听到了。
  
  “你是我女朋友,凭什么给我发这个”裴琛神情郁郁。
  
  “凭我比你大两千多岁。”冯褚耸肩。
  
  从小到大只收过长辈压岁钱的裴琛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
  
  一直等小姑娘出去,他盯着红包看了半晌,犹豫了很久,才像做贼似的摸了过去。
  
  自己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做好心里建设以后,裴琛打开红包。除了一叠崭新的钞票以外,里面还夹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纸条。
  
  “执指之手,与子偕老。”
  
  抚摸过上面浓重的墨痕,还有粗犷的字体,裴琛眼中的闪过微光。
  
  下一秒,仿佛被烫到一般,他目露嫌弃的将纸条夹在了自己的钱包里,“精怪就是精怪,真俗气。”
  
  这句话,都被人用烂了,一点新意都没有。
  
  如果能忽略他翘起的嘴角的话,那这句话还是有那么点可信度的。
  
  出了房门,冯褚下楼去吃饭。
  
  期间遇到了裴钦,她没有犹豫就将手中的东西塞过去。
  
  若是裴琛在场,他一定能够认得出这是什么。因为这跟刚刚冯褚给的红包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更鼓一些。
  
  “大侄子,压岁钱。”
  
  看着外表充其量不超过十八岁的二婶,裴钦接的时候,手都在抖。
  
  她有种族优势,自己比不了。
  
  两人站在那里,怎么看都是裴钦要老一些。
  
  抖了抖手中的报纸,裴震青掏出了两张银行卡,给这冯褚和裴钦两个一人一张。
  
  一旁的裴肃锋舔着脸要,被裴震青毫不客气的驳回了。
  
  “一脸褶子,好意思要压岁钱么”
  
  噎了一下,裴肃锋悻悻的坐了回去。
  
  正巧,裴琛此时从楼上下来。
  
  这个三十多了,老了,也不用给。
  
  瞥了自己二儿子一眼,裴震青顿时失去了兴趣,又重新看起报纸来。
  
  今天是大年初一,来拜年的人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上午十点,乔老爷子同乔严登门拜访。原本裴震青以为和往年一样,说说闲话,吃吃午饭也就过去了。谁知道老友这次来带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嗯,严格来说,对方还只是一个小婴儿而已。
  
  “裴老头,这次我可是领先了你一步,来来来,你看看我大孙女长得俊不俊”
  
  “连路都不会走呢,你现在夸还太早。”虽然语气是满不在乎,但裴震青目光就没离开过那个流着口水的小女孩。
  
  不就是孩子嘛,他们老裴家也会有的。
  
  不由得,裴震青看了自己二儿子和二儿媳一眼又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