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他,恰是正好第5章 第 91 章,时光与他,恰是正好第5章 第 91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小÷说◎网】,♂小÷说◎网】,
  
  第九十一章
  
  “玩具,是玩具哎。”
  
  林惜本来正在跟江忆绵说话,谁知她牵着手的小家伙,一脸惊喜地望着不远处的店铺,从这里看过去,一个个精美的盒子摆在架子上,旁边还有一个极大的汽车跑道圈,应该是为了展览之用。
  
  这小人儿实在是眼睛太精怪,居然远远地瞧见那边的玩具。
  
  江忆绵顺着他的小手指望过去,开心地说:“那边有卖母婴用品的,咱们过去看看吧。”
  
  林惜见状,赶紧拉住她,低声道:“慢点儿。”
  
  “绵绵阿姨,你小心点儿。”季行周跟着说道。
  
  大概是林惜在他跟前说得多,连这么小孩子,都明白,现在江忆绵跟平常不一样。
  
  江忆绵如今已经怀孕九个多月。因为这几天在家待着闷,便喊林惜一道出来逛街。本来林惜不想带着季行周出来,不过江忆绵非说想她的小女婿。
  
  林惜没办法只好把季行周带出来。
  
  好在江忆绵还有两周预产期,她体态还算轻盈,逛街没什么问题。
  
  待他们到了店里,江忆绵开始看起孩子的衣服。林惜见她什么都想买,不由劝道:“小孩子长得很快的,我们家这个一个月长了七厘米,大家送的衣服连一半都没穿完。”
  
  因为江忆绵实在等不及到十月之后,才知道孩子的性别。
  
  上次她跟谢昂在香港的时候,顺便检测了一下。
  
  确定是个小公主。
  
  林惜之前给小姑娘送的衣服,都是粉色。江忆绵之前请人在家里装修婴儿房,都是粉嫩嫩的颜色,不管是婴儿床还是婴儿房的主色调,都粉嫩可爱到不得了。
  
  “可是这些小衣服,都好可爱。你看这个小袜子。”
  
  江忆绵拿起一双挂着的奶黄色小袜子,放在手掌心里,居然还没手掌大。母婴店里的东西一向可爱,林惜虽然嘴上劝着江忆绵,可是两个女人凑在一起,没一会,两人左拿一件右拿一件。
  
  至于季行周,刚开始还耐着性子在旁边看着,可是看了一会儿,挣脱开林惜的手,蹲在汽车赛道旁边,此时一辆辆小汽车,正沿着赛道稳定有序地往前飞驰。
  
  小家伙碰到玩具的时候,都会十分乖巧。
  
  林惜一边跟江忆绵讨论,一边望着那边安静赛道的小家伙。
  
  “我这个大女婿真乖。”江忆绵望过去,感慨道。
  
  林惜终于忍不住笑了,“你别再这么喊他了,前几天他还问我,女婿是什么意思呢。”
  
  “你怎么跟他解释的?”江忆绵笑嘻嘻。
  
  林惜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说,只好认真解释啊。”
  
  因为江忆绵总是女婿、女婿地叫他,小家伙大概是真的忍不住了,悄咪咪地问他,女婿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林惜只好跟他解释,爸爸是外公和外婆的女婿,就是说他以后会有个喜欢的小姑娘,然后跟她结婚生孩子,他就成了她的爸爸妈妈女婿。
  
  “那我是要喜欢绵绵阿姨的女儿咯。”他歪着小脑袋,认真地望向林惜。
  
  林惜:“……”他这个举一反三的,是怎么回事。
  
  江忆绵听完,哈哈大笑。
  
  等她们选完衣服,店员将衣服拿去包好时,江忆绵走到季行周身边,问道:“咱们家大女婿,是不是喜欢这个呀?”
  
  季行周听她这么问,小脑袋猛地转过来,眼巴巴地望着他。
  
  “我们班里的小男孩,都有玩具的。”季行周小声说。
  
  江忆绵眼睛微睁,是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于是她顺着他的话,开心地问道:“你们班小男孩都有玩具,那我们行周呢?妈妈没给你买玩具吗?”
  
  “妈妈买了。”季行周奶声奶气地给林惜澄清。
  
  江忆绵自然看出他眼睛里的渴望,故意说道:“既然妈妈给买了,绵绵阿姨是不是就不用买了。”
  
  小家伙一听有点儿急了,扭了下小身体,嘟嘟囔囔道:“想要,我想要玩具。”
  
  “季行周,你出门之前,答应过妈妈什么?”一旁的林惜出言阻止他。
  
  小人儿望向林惜,明明想要的要命,却又记得跟妈妈的约定,不敢随意再要玩具。于是他委屈巴巴地站在一旁,不再说话了。
  
  江忆绵这会儿母爱爆棚,哪里舍得让他失望。
  
  “不就是玩具,小孩子哪有不喜欢玩具的。他想要就给他买呗,况且我们女婿这么听话,应该奖励一下。”江忆绵笑着说道。
  
  其实林惜一直也很宠季行周,她望着这个巨大的跑道,轻声问:“行周想要吗?”
  
  他们没给季行周取小名,总是大名叫他。有时候他闹腾地厉害,不管是季君行还是林惜,都会连名带姓叫他。这会儿他便懂,爸爸妈妈是生气了。
  
  此时林惜柔声喊他行周,小家伙登时喜上眉梢,点了点小脑袋。
  
  本来江忆绵要付钱的,不过林惜没要。
  
  谁知林惜刚把信用卡递过去,店员还没刷卡,旁边江忆绵哎哟一声轻呼,林惜一转头,看见江忆绵手掌扶着收银台。
  
  “你怎么了?”林惜紧张地问道。
  
  江忆绵摆摆手,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没事,就是肚子突然痛了一下。我缓一下就好了。”
  
  “咱们回去吧,也逛得够久。”林惜握着她的手。
  
  江忆绵点点头。
  
  因为林惜一直到生孩子的前一周还在公司上班,所以江忆绵说要出来逛街,她也没拒绝。
  
  可是林惜付钱之后,江忆绵脸上的痛楚越来越浓。
  
  直到她实在忍不住,闷哼出声,连季行周都一脸担心地望着她:“绵绵阿姨你怎么,是不是肚子疼?”
  
  之前季行周因为贪吃冰激淋,有过一次肚子疼。
  
  此时他见江忆绵捂着肚子,便以为她跟自己一样,吃坏了肚子。
  
  一旁的店员见状,赶紧上前帮忙扶着江忆绵坐下。待她刚坐下,突然一脸惊讶,朝林惜望过去,半晌,她结结巴巴地说:“林惜,我,我好像羊水破了。”
  
  这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店员帮忙叫了救护车,林惜赶紧给谢昂打电话。
  
  等谢昂赶到医院的时候,林惜正带着季行周在外面等着。他刚到林惜面前,明明前面什么台阶都没有,他居然趔趄了一下。
  
  林惜赶紧说:“别着急,这才刚开始呢。没事。”
  
  因为孩子已经过了三十六周,所以并不算是早产。本来预产期就会提前或者推迟,刚才虽然手忙脚乱,但并不算特别反常的事情。
  
  此时见谢昂这么紧张,林惜立即安慰他。
  
  “林惜,谢谢你。”谢昂跟她道谢,他说:“幸亏你在她身边。”
  
  此时正好有护士喊家属过去签字。
  
  等江忆绵父母和谢昂父母都赶过来的时候,季行周靠在林惜怀里不停地打着哈欠。江忆绵母亲见状,让林惜先带孩子回去,毕竟这生孩子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
  
  林惜见两家父母都在,她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便告辞回去。
  
  谁知刚抱着孩子走到电梯,电梯门一开,季君行赫然出现在电梯内。
  
  “你怎么来了?”林惜惊喜地问道。
  
  季君行望着靠在她肩头,俨然睡熟的小人儿,低声道:“来接你们回家呀。”
  
  说完,他伸手要抱季行周。林惜轻轻摇头,她是怕这么抱来抱去,反倒把小孩子抱醒了。
  
  晚上十点的时候,谢昂突然打来电话,告诉他们,江忆绵生了,是个小姑娘。
  
  虽然早已经知道孩子性别,可是真正见到小家伙的时候,还是不一样。这会儿林惜听着季君行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简直是透着满满的得意。
  
  电话挂断,季君行望着电话,半晌,低声轻嗤道:“这小子,炫耀什么呢。”
  
  林惜听着他酸溜溜的话,抿嘴浅笑。
  
  谁知她一笑,季君行翻身将她扑倒在怀里,低声说:“谢昂跟我炫耀呢。”
  
  “炫耀什么?”林惜故意装作不知的模样,伸手在他眉眼上轻抚了一下。
  
  季君行低声说:“他跟我炫耀有个女儿。”
  
  这会儿林惜再装不得傻了。
  
  可是她没想到,季君行低头,将脸颊埋在她的肩膀处,声音极低地说:“我也想要。”
  
  林惜愣住。
  
  他,这是撒娇想要女儿?
  
  林惜终于被他幼稚的模样逗笑,或许如今只有跟她在一起,他才会露出这样的模样。
  
  “咱们给季行周生个妹妹吧。”他侧头亲吻她的脖颈。
  
  柔软的唇瓣贴着她的脖子,温热的鼻息喷在她的耳鬓,有点儿痒痒的,逗得林惜不停往后躲。很快,房间中响起娇柔的喘息声,不一会,声响越发地暧昧。
  
  江忆绵生了孩子,林惜带着季行周去看望她和小宝宝。
  
  等到了病房里,江忆绵气色不错,正坐在床上喝汤水。见他们进来,笑着说道:“我们大女婿来了,快来看看绵绵阿姨给你生的小媳妇。”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江忆绵母亲见状,低声数落她。
  
  江忆绵冲着林惜吐舌笑了起来。
  
  此时正好小宝宝醒了过来,林惜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小姑娘眼线长长的,一看未来必是个大眼睛的小姑娘。
  
  她见季行周踮着脚尖,要看她怀里抱着的孩子。
  
  于是林惜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叫季行周看个清楚。
  
  “妹妹漂亮吧。”林惜伸手逗了下小姑娘,谁知小姑娘懒洋洋地睁开一只眼睛,朝他们望了几眼,又开始继续睡觉。
  
  季行周凑过去,认真地看了半晌,也不见他说话。
  
  林惜以为他羞涩,忍不住笑着又问了一遍,“妈妈问你,妹妹好看吧。”
  
  谁知季行周抿着嘴角,死活都不愿意开口。
  
  等林惜探望过江忆绵,告辞离开,她牵着季行周的小手,一直走到楼下,突然小家伙低声说:“妈妈,小妹妹不好看。”
  
  林惜惊讶地低头看着他。
  
  她望着他,想起刚才他在里面抿着嘴,死活不开口的模样。
  
  终于她反应过来一般,低声问道:“你刚才在房间里面不说,是因为觉得妹妹不好看?”
  
  “不好看。”季行周低声说。
  
  林惜问道:“你是怕绵绵阿姨听到不高兴吗?”
  
  季行周不说话了。
  
  “因为小妹妹刚生下来,等她再长一个月,长大了,就会变漂亮的。”
  
  季行周一脸不相信地望着她。
  
  林惜弯腰跟他拉钩,“妈妈保证,妹妹肯定是个漂亮妹妹。”
  
  不管是江忆绵还是谢昂,两人长相都好,压根不可能生出不好看的孩子。
  
  晚上回去的时候,季行周非要游泳,正好家里的泳池放了一池干净的水。再加上天气又正好,林惜将他的游泳圈拿出来,让他在水池里扑腾玩个够。
  
  “妈妈,你也下来。”季行周藕节一样地小手臂,在水里扑腾,溅得水花四起。
  
  季君行到家的时候,见房间里没人,室内游泳池那里又亮着灯,一路过去。
  
  待他走进去的时候,池子里的小家伙还在撒娇喊:“妈妈,你快来啊。”
  
  “妈妈看你游就好了。”
  
  “爸爸。”林惜刚说完,看见小家伙小手一挥,冲着她身后开心地喊着。
  
  她一转头,他的脸颊已骤然靠近,她嘴角一软,他的吻已经落在她的唇上。
  
  “爸爸亲妈妈了。”身后的小家伙一声尖叫。
  
  林惜脸颊一红,伸手推开他。
  
  眼前的人被她推开后,满眼笑意。
  
  “爸爸,你下来陪我游泳啊。”季行周在水里扑腾,喊道。
  
  季君行低头望着林惜,突然伸手脱掉解开衬衫扣子,待他解开扣子,伸手准备解开皮带扣的时候,林惜突然急急喊住他,“你干嘛呀?”
  
  “儿子让我陪他游泳。”
  
  林惜这才知道是她想歪了,她轻哼了一声,指着旁边说:“到那边去换,那里也有你的泳裤。”
  
  好在这次季君行不逗弄她了。
  
  没一会,他换了泳裤过来,跳下水开始陪着季行周玩。他推着小家伙的游泳圈,不停地往前,本来季行周自己扑腾的时候,双腿打地飞快,结果都是在原地转圈。
  
  此时被他爸爸推着往前,小孩子开心地笑声,荡漾在室内。
  
  林惜坐在泳池边,望着这父子两人。
  
  忍不住露出笑。
  
  “爸爸,快点儿,再快点儿。”季行周仿佛还不满足似得,拼命让季君行快点儿。
  
  小孩子欢快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回荡着。
  
  这一生,所求,大抵便是如此吧。
  
  一个月后,谢昂和江忆绵给小宝宝办满月宴,季君行和林惜自然出席。季行周去的路上,居然还颇为紧张的模样。
  
  连季君行都瞧出他今天不同以往的开心活泼。
  
  他朝林惜看了一眼,似乎在问,他怎么了。
  
  林惜冲着他眨了下眼睛,轻轻摇头。
  
  等他们见了江忆绵,季行周紧紧地握着林惜的手掌。林惜望着满月的小姑娘,果然已经变得白嫩起来,连眼睛褪去了刚出生时的青芒之色,变得水亮乌黑。
  
  小姑娘这一个月,已经透着可爱漂亮的模样。
  
  林惜伸手将小姑娘抱在怀里,弯腰给季行周看,问道:“你觉得妹妹漂亮吗?”
  
  季行周眨眼望着她怀里的小宝宝,眼睛又眨巴眨巴。
  
  “这个妹妹怎么变了一个呀?”
  
  小家伙一句话说完,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哄然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