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叔第149章 完结 下,世叔第149章 完结 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世叔 > 第149章 完结 下

第149章 完结 下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姜清婉原本以为崔季陵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震惊,但没想到他平静的很。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就算是应了。
  
      姜清婉难掩心中失望。
  
      看着崔季陵跟大夫说话,细听大夫交代下来的一系列事项。
  
      怀的月份不大,才一个多月,正是不稳的时候。因为刚刚吃了螃蟹,又喝了酒,所以腹中作痛。
  
      好在大夫说暂且无妨。不过往后一定要注意不能再吃这些性冷的东西。
  
      崔季陵仔细的听着,送大夫到外面的明间落座,看着他开了安胎药的药方。然后送大夫出门,叫陈平拿着药方立刻去药铺抓药。
  
      自始至终,他脸上一直都是很平淡的样子,好像对这件事一点都不震惊激动。不过在转身回卧房的时候,他竟然被门槛给绊到了。
  
      好在崔季陵下意识的抓住了门框,这才避免摔倒地上。
  
      不过姜清婉还是吓了一大跳。
  
      同时心中也明白过来,崔季陵也只是面上看着镇静平淡罢了,其实心里这会儿还不知如何的紧张呢。
  
      就忍着笑,要下床来。
  
      却被崔季陵一个箭步赶过来将她按坐在床上:“你不要起来,躺着。”
  
      虽然是急切间,但他手上的力道还是控制的很轻柔。怕伤到姜清婉。
  
      “但我现在肚子已经不痛了。”姜清婉解释着,“这样一直躺着也不好。而且方才大夫也说了,孩子没事。”
  
      说到孩子的时候,她脸上自然而然的泛起笑意,手也轻抚上自己的小腹。
  
      盼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有孩子了。
  
      崔季陵没说话,只垂眸看着姜清婉的小腹。双唇轻抿着,脸上的表情甚至都能说得上严肃了。
  
      不过垂在身侧的手却是紧紧的攥了起来。
  
      姜清婉就知道他这会儿肯定很紧张。想必也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这件事。
  
      就笑着,倾身过来握住他的手,打开他紧攥着的拳头,柔柔的问他:“你不高兴?”
  
      崔季陵闻言抬头看她。
  
      她脸上依然苍白,不过一双乌黑的眼眸中满是笑意。
  
      这是他的婉婉。她的腹中,现在怀了他的孩子。
  
      这个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血脉延续。
  
      他和婉婉的孩子。
  
      崔季陵心中忽然而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高兴?感慨?兴奋?紧张?也许都有。
  
      他伸臂,轻轻的将姜清婉揽入怀中。
  
      “没有。”亲吻着怀中人的秀发,他低语,“婉婉,我没有不高兴。我很高兴。真的,我很高兴。”
  
      孩子没有来的时候,他曾自私的想过不这么早要孩子也好,他就能多单独的霸占婉婉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孩子来了,他发现自己还是很激动的。
  
      他和婉婉的孩子。
  
      他们终于有孩子了。
  
      不过他也知道生孩子是件很凶险的事,所以激动的同时又开始担心起来。
  
      他素来便信任钱大夫的医术,于是在知道姜清婉怀有身孕之后就立刻遣人上京请了钱大夫过来。就住在府里,早晚给姜清婉诊脉看视。
  
      听说妇人生产的时候有个好的稳婆能少吃很多苦,就开始遣人在甘州城内四处找寻经验丰富的稳婆。
  
      还开始采买各种珍贵的补药,恨不能让姜清婉将这些补药当饭吃。
  
      多亏钱大夫阻止住,说孕妇吃了太多补药反倒不好,饮食还是清淡些的好。
  
      于是崔季陵就授意钱大夫,以后姜清婉的饮食都由他来负责。每日都要拟个菜单出来,荤素搭配得当,再交给厨房。
  
      钱大夫:......
  
      可怜他一个医术高明的杏林大夫,现在还要兼任拟菜单。
  
      姜清婉见了崔季陵做的这一连番事,只笑他太小题大做。但崔季陵却觉得一点都不小题大做。
  
      钱大夫到达甘州的那日,给姜清婉诊完脉,就说她腹中怀的是个双生子。
  
      怀了双生子固然是很可喜的一件事,但是相应的,母亲肯定会较其他人受更多的苦。
  
      月份小的时候尚且还好,一等怀的月份大了,肚腹隆起,身子也要较其他人更加沉重。
  
      眼见姜清婉腹中的孩子已经有七个多月了,肚大如箩不说,腿脚也肿了起来。白日行动要人扶,晚上睡觉的时候都难侧身。
  
      崔季陵见了心疼不已。早就将军中的事都交由周辉去负责,自己则全心全意的陪伴着姜清婉。
  
      钱大夫已经私下对他说过,双生子极易早产。虽然夫人现在才七个多月,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生产,还是要多注意些。
  
      而且,双生子生产的时候肯定是要更凶险些的。
  
      崔季陵听了,更是一步都不敢离开姜清婉。日常她到哪里去他肯定都是要陪着的。
  
      不过怀的月份这样的大,也不会出门,只会在府里面走一走。
  
      正是二月早春的时候,天气刚刚回暖,府里那些他们亲手栽种下的花木枝干上都渐渐的有了绿意。
  
      如迎春花这些,绿色的叶片间已经有了小花苞。甚至还有零星的鹅黄色小花开着,花瓣迎着早春的风颤巍巍的摆动着。
  
      玉兰树枝头的花苞也较冬天大了很多。只待天气再回暖一些,定然一树繁花。
  
      姜清婉被崔季陵扶着,慢慢的在园子里面各处走动,看着这些花木。
  
      他们刚来甘州的时候,这府里被叛军侵占过,到都处断壁残垣的。有的地方还有火烧过的痕迹。他们入住这里之后,慢慢的修葺各处,才有了现在的样子。
  
      姜清婉这时伸手指着前面一处地势较为平缓的小山坡。离得远看,能看到一层绿意。山坡上有一棵香樟树。
  
      这棵树应该很有些年头了,树身一个人都合抱不过来。枝叶葳蕤如盖。
  
      而山坡下面有一方小湖泊,水色清亮。里面有锦鲤在悠闲的游来游去。
  
      “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大一些,我们就带他们到这里来玩。春天的时候在这里放纸鸢,夏天坐在树荫底下乘凉,秋天在这里喂锦鲤。冬天要做什么呢?”
  
      甘州冬天很冷,北风吹在脸上跟刀子割一样。而这里四面无遮挡,想必在这里只站一会儿就会冻的整个人毫无知觉。
  
      姜清婉想不出来冬天要在这里做什么,就笑道:“算了。天冷的时候我们还是带着孩子在屋里围着火炉说话吧。若是男孩子,到时你可以教他读书习字。若是女孩子,我就教她剪花样子,辨别各种花木。”
  
      说完,她侧过头看崔季陵:“你说这样好不好?”
  
      她清丽的脸上带着笑,眉眼都弯了起来,看着极喜悦,也极憧憬的样子。
  
      崔季陵心中触动,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好。”
  
      只要她在他身边,那怎么样都好。
  
      但是,她一定要好好的。他不能再让她出任何事。
  
      提心吊胆中,终于迎来了姜清婉发动的时候。
  
      果然是早产。而且就是在他们游园之后的第二天晚上。
  
      崔季陵很自责,不该昨日婉婉说想出去走一走的时候他就答应的。结果一出去,她就走了那么远的路。
  
      若是让她待在屋里,也许就不会这样快的就发动。
  
      姜清婉见他自责的恨不能打自己,就安慰他:“这不怪你。昨日也是我自己不听你的话,一定要出去走动的。而且钱大夫也说了,每日多走一走对生产好。你,你别这样自责。”
  
      而且她担心的是:“才七个多月,我的孩子,他们会不会,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孩子总是足月生产更好一些。
  
      崔季陵忙安抚她:“不会有事的。你忘了稳婆说过,她接生过很多才七个月就生下来的孩子,不都活的好好的?你放心,我们的孩子肯定会没事的。”
  
      姜清婉没办法放心。
  
      她已经失去过一次孩子了,这一双孩子她不想再失去。
  
      不过阵痛断断续续的,她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的握紧崔季陵的手。
  
      钱大夫和三个稳婆得了姜清婉发动的消息都已经赶了过来。钱大夫在明间开催产的方子,三个稳婆有条不紊的指挥丫鬟们烧水,拿干净的盆,布巾,剪刀,草纸之类的东西来。
  
      好在这些东西崔季陵一早就细心的都准备好了,这会儿就叫绿罗将这些都拿了出来。
  
      三个稳婆这时互相望了一眼,有个胆子大的就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对崔季陵说道:“国公爷,这妇人生产最是污秽,男人是不能在这里的。您身份高贵,还是请您先出去罢。”
  
      “我哪里都不去。”崔季陵没有回头看稳婆,一手紧紧的握着姜清婉的手,一手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沉声的说着,“我就在这里寸步不离的守着。你们好好的给她接生。母子平安,你们每个人都能得一百两黄金的赏钱。但若是稍有差池,”
  
      说到这里,崔季陵猛然回头,目光一一的扫过这三个稳婆:“你们三个,休想活着走出我这定国公府。”
  
      他目光锐利冰冷,只吓的这三个稳婆都跪了下来。
  
      姜清婉看见,想要劝说崔季陵不要这样冷厉的对她们。也想要劝说他不要待在屋里,让他到外面去等候。
  
      但是又一阵阵痛开始,痛的她哪里还说的出话来?只能用力的握紧崔季陵的手。
  
      待疼痛稍缓,她就断断续续的叫崔季陵:“你,你待在这里也,也没用。出,出去,在,在外面侯,侯着。”
  
      崔季陵摇头,眼尾泛红:“我不走。婉婉,我哪里都不去。你在哪,我就在哪,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姜清婉没有办法,也只得由着他了。
  
      头一胎生产总是很痛的,而且生产的时间也长。不过好在姜清婉每日都会走动,孩子因着是早产,体型也不是很大,所以姜清婉相较其他人而言倒没有吃太多的苦。
  
      头天晚上戌时发作的,到次日辰时孩子就生了下来。
  
      是一对龙凤胎。
  
      孩子被红绫小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送过来。稳婆笑着说道:“这个大些的是小公子,是哥哥,这位小一些的是小姐,是妹妹。恭喜国公爷,恭喜夫人。公子小姐都健健康康的,看着比足月的孩子都要健康呢。”
  
      稳婆说的这些话自然加了讨好的意思,不过两个孩子看起来确实很健康,并没有意思孱弱。
  
      姜清婉心中欢喜,叫稳婆将两个孩子都放到床上来。
  
      她刚生产完,全身脱力,想要抱一抱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没有力气。就颤着声音叫崔季陵:“你看,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
  
      说完就哭了。
  
      喜极而泣。
  
      上辈子的那个孩子一直都是她心里的痛。有时午夜梦回,都泪流满面。但现在她终于又有了自己的孩子。
  
      她拉着崔季陵的手,哭的哽哽咽咽的:“我们的那个孩子,你看,他来找我们了。这里面一定有一个是他,你说是不是?”
  
      崔季陵陪了她一晚上,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看着她痛也心疼了一个晚上,这会儿他一双眼都是红的。
  
      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只伸托住脱力的姜清婉,一直亲吻着她汗湿的脸颊,叫她婉婉。
  
      而现在,看到姜清婉哭成这个样子,他才看了孩子一眼。
  
      刚生下来的孩子,其实都是皱巴巴的。也很小。小猫咪一般,躺在小被子里面。一个睡着,另一个打着哈欠,想来也要睡了。
  
      这是他的孩子,他和婉婉的孩子。
  
      心中忽然就升起一股柔软之极的感觉。
  
      又听到姜清婉哭着说的这番话,他忍不住的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这两个孩子的脸颊。
  
      柔柔的,软软,。仿佛稍一用力就会弄痛他们一般。
  
      眼眶不由的就湿润起来。
  
      他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各自亲吻了这两个孩子的脸颊一下,然后亲吻住姜清婉的脸颊。
  
      “是的,婉婉。”他轻声低语,但眼泪水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我们的那个孩子,他来找我们来了。你看,我们现在都好好的。往后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也都会好好的。生生世世,他们都会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一家人也会永远在一起,你说好不好?”
  
      姜清婉已经泪流满面,但还是哽咽着点头:“好。”
  
      她伸手揽住崔季陵的脖颈,仰头轻吻他的双唇。
  
      幸得上苍垂怜。兜兜转转,他们一家人,终得圆满。
  
      窗外玉兰花已灿然绽放在枝头,海棠树上的花苞也日渐的大了起来。稍后杏花,桃花,樱花也将次第开放。
  
      繁花正盛,韶光正好。愿时光不老,愿岁月安稳。166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