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借八下,你肩膀借我借8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徐叶羽拉开密封条,拆开看里面的东西。
  
  向微也对这个奇奇怪怪、没有在快递单上写明的东西保持了好奇心,咚咚咚地踩着拖鞋跑来看。
  
  从袋子里扯出那一沓纸张,肌理摩挲过徐叶羽指腹的时候,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再仔细一看,确认了。
  “果然是。”
  
  “是什么啊?”向微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宋体五号字,“你的故事梗概?”
  
  徐叶羽摇头:“不是,别人的故事。你还记得不记得你之前整理我的书柜,问我那一沓厚厚的稿件还要不要,我说那是个很有潜力的新人写的。”
  
  “记得啊,怎么了,这就是那个人的?”
  
  “嗯。”
  徐叶羽翻了一下近十页的稿件,抿抿唇:“我签约的出版公司不是办了个活动嘛,大概类似于读者树洞一样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匿名写出来投递给我们,而那些信件会随机分配给签约作者,所以我每隔几个月,都能收到一批信件。”
  
  “你会看吗?”
  
  “会啊,我隔一段时间会整理一下大家遇到比较多的问题,做一些解答和建议放在微博里,”徐叶羽朝向微眨了眨眼,“而且也有很多信件是对我表白的,大意是‘大大真的是太好了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呢好烦哦我太喜欢她了!’”
  
  向微:“……”
  
  徐叶羽逐字逐句道:“这是他们抒发的方式,也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一点小事,所以都会看,即使很负能量的也不会觉得困扰,毕竟我自愈能力比较强。”
  
  “我知道了,所以信件里写什么的都有,也会有一些读者把自己写的故事给你看。”向微说。
  
  “聪明,”徐叶羽打了个响指,“给我发故事的比较少,偶尔有也是一些短故事,多数写得都不是非常完美,只是想有一个发送渠道。但是……从一年半之前,我会定时收到这个人的连载稿件。”
  
  故事是长篇,每次投递过来都有一万字左右的内容。
  那会儿粗粗扫了一眼故事的构架和节奏,徐叶羽就觉得非常奇怪——写的这么好,为什么不投稿让更多人看到,而选择单向发给她?
  
  “因为不想看好文被埋没,我当时还特意发了条微博寻找这个故事的作者,说我可以帮作者联络杂志和出版社发表出书,还把微博置顶了好一阵子,但是没人联络我。”说到这里,虽是陈年旧事,她还是有些遗憾。
  
  “是不是没看到?”向微说着,自发从徐叶羽购物袋里扒拉零食。
  
  “肯定会看到的,因为投递了信的读者都是想知道我的回复的,所以会关注我微博,”徐叶羽说,“而且我有次在微博里给作者指出了问题,下一次的连载作者立刻就改了。”
  
  向微捏着小面包出神:“所以,这个人只是想给你,而不愿意发表?这太奇怪了。”
  
  徐叶羽点头:“你也觉得奇怪吧。”
  作者写东西基本都是希望被更多人看到的,这个人却不。
  
  “真的奇怪,”向微猛点头,“有钱都不赚,这样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徐叶羽:“……”
  
  ///
  
  匿名信找不到主人,徐叶羽只能在看过之后把它重新收了起来,等待着有一天作者能和她联系,告诉她自己愿意发表这篇作品。
  信件的事暂时翻篇,徐叶羽还要别的事要做。
  
  第二天去陆延白办公室的时候,她发现他靠在沙发上打电话。
  
  男人衬衫袖口扣子解开,挽上手肘,皱着眉朝电话那边说了什么,然后抬手捏了捏眉心。
  似乎在处理什么有些焦灼的事。
  
  她怕妨碍他办公,就在门口站着,打算等他讲完电话再进去。
  
  陆延白阖着眸讲了两句,抬眼就看到徐叶羽站在门口。
  他抬手,示意她进来坐。
  
  徐叶羽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小包乖巧地放在腿上,手搁在膝盖,静静等他聊完这通棘手的电话。
  
  那边又说了很多。
  
  男人沉沉叹一声:“我知道了,你们先别着急,我下午过去一趟。”
  
  “嗯,先挂了,有事再通知我。”
  
  挂断电话,陆延白扣上扣子,准备起身。
  
  徐叶羽怕他太累,忙不迭打断道:“刚走过来还有点热,我还不想写题,我们休息一下再讲吧?”
  
  他扫了她一眼,眼底虽仍是模糊不清的一片,但她却有种顷刻间被看穿的感觉。
  旋即,他往外瞥了瞥正起着风的户外。
  
  徐叶羽:“……”
  感觉自己只是想让他休息一下的小心思被看穿,徐叶羽脸颊腾地一热,咬咬唇:“您、您要是觉得不热,我也可以开始……”
  
  他淡淡摇头:“是挺热的,坐会吧。”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会儿,陆延白侧了侧眸,忽而道:“下周……我可能有点事要忙,周末就不上课了。”
  
  她愣了一下。
  “啊好,您忙吧。”
  
  过了会儿,又小心翼翼道:“那以后还上吗?”
  
  她有点紧张,双手不自觉地搅在一起,生怕补课因此告吹了。
  
  他勾了勾唇:“还会上的。”
  “最近发生了点事,我得去处理一下,所以时间会调不开,忙完这阵就好了。”
  
  徐叶羽点点头,一颗心放下来:“好的,那我等您。”
  
  她声音本就脆,这会儿掺了点淡淡的糯,清清软软,说着“等您”两个字。
  有种矜持又尽致的期盼。
  
  陆延白怔了怔,侧头将外套穿好。
  
  这周的课讲完,因为下周不上课,陆延白还特意给她布置了熟悉又陌生的——课外作业。
  
  末了,他还补充道:“好好写,下次课我会检查。”
  
  仿佛回到了小学时代的徐叶羽抱着练习册:“……”
  
  ///
  
  当天回去,徐叶羽就被编辑弯弯再度狂轰乱炸:【不交稿就算了吧!为了维持露脸,我这边有个栏目互动还没交,给我做个访谈啊!!】
  再加上徐叶羽有一定的影响力,一般当期有她的杂志都会卖的很好。
  杂志已经好几个月没出现她了,为了拔一拔销量,也是时候做个专访了。
  
  徐叶羽:【行行行,专访问答我还是可以写出来的。】
  
  专访做的比较快,没过两天弯弯就来敲她:【杂志大概还有两三周就可以上市了,你到时候别忘记宣传啊!】
  
  徐叶羽说好,消息正发完,搁在外面的手机就响了。
  
  她走到客厅里拿手机,接起来:“喂?”
  
  “喂,您好,我们这边是祈佑孤儿院,上次您预约了这边,您还记得吗?”
  
  “记得的。”
  上次她去预约,那边让她留了电话号码,说协调完时间再给她回电话。
  
  “您之前留的备注是除了周末都可以来,所以本周除了周末,您都是可以来看望孩子们的。您看看您具体是什么有空呢?”
  
  “可以去看了是吗?”徐叶羽抿唇,“我明天就可以去的,上午十点左右,可以吗?”
  
  “可以的,那我这边就先帮您登记了。”
  
  “好的。”
  
  协调完时间,徐叶羽挂了电话。
  在隔壁桌上涂指甲油的向微敛着呼吸问:“我刚听错了嘛?孤儿院?”
  
  徐叶羽点头:“怎么了,还不准我去献个爱心啊?”
  
  “准啊,毕竟我们徐作家心怀大爱,”向微竖着把甲油刷到底,“但是怎么忽然想到去那边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有啊,我早就去预约了,还搜了不少信息。”徐叶羽扯了扯唇,“你就是不关注我。”
  
  “没人比我更懂你了。”
  向微俯身靠近,一脸志得意满:“下本写孤儿……是不是?”
  按照她的经验,徐叶羽一般忽然去干点什么,都是因为写作需要素材。
  
  徐叶羽从柜子里找出自己之前买好的礼物,腾出空回她:“还真不是。”
  她需要去了解一些事实,还有……寻找一个真相。
  
  ///
  
  去过孤儿院,接下来的一周,除了和陆延白周五晚自习的会面,徐叶羽再没什么重要行程。
  于是接下来的日常就是——看心理学专业书,继续卡文。
  她自己都知道,只有把困顿自己的那件事好好地解决掉,她才能恢复之前顺畅的写文状态,继续写出好看的长短篇,回归那个效率与品质同在的自己。
  
  写文这东西也不能着急在一时片刻,写不出来就先缓缓,总会克服瓶颈。
  反正前面几本书卖的都挺好,自己也有一座小金库,不用为生计发愁。
  
  向微哼哼唧唧地羡慕她:“有代表作真好,每天写不出东西敲几个字也还是有钱拿。”
  
  “也不对。”徐叶羽严词纠正她。
  
  “哪儿不对?”
  
  徐叶羽偏头,挤了个wink给她:“我不码字,躺在家睡觉都有钱拿。”
  
  向微恼羞成怒:“滚啊!”
  
  “行,那我滚去书店看看有我专访的杂志到货没,听说全国铺货了。”徐叶羽站起身,伸出手,“陪我滚滚?”
  
  “……”
  
  离公寓稍远的地方有个大书店,需要搭车去,听说跟L大还有合作,是L大指定的一家书店,学生去可以打折。
  
  徐叶羽刚到书店门口,看见门口挂的大立牌——【《零风》十月刊火爆到货,附是夜习习独家访谈!】
  
  “纸媒虽然萧条了,但是还是有人正红火啊。”向微啧啧感慨。
  
  正中央摆着厚厚一叠《零风》,买的人不少,光是她们进来就卖掉了几本。
  徐叶羽抽了本拿在手上,又转去了外国名著区,打算买点书回去读。
  
  书架前有层透明纸片隔着,选好书之后拉开纸片隔窗就可以把书拿走了。
  
  徐叶羽低头选了会儿书,走着走着,头一抬,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东西。
  她伸手招呼向微来看:“这里好像有陆延白的照片。”
  
  因为一路走来看到了不少L大老师的照片,又加上在透明纸片的阻隔下,看什么都像是纸片,所以徐叶羽想都没想就觉得这是贴的大照片。
  
  只是隔着透明纸片,总是有点看不太清,而且徐叶羽有点近视,今天没戴眼镜。
  她把纸片拉开,踮起脚,准备伸手去感受一下照片的手感。
  
  一边伸手往前探的时候,徐叶羽一边转头准备跟向微讲话。
  
  话还没讲出来,预料的冰凉手感却并未如期而至。
  ……
  
  她感觉到不对劲,缓缓转过头,每转一个角度,仿佛都能听到脖子咯咯的扭动声。
  
  “照片”的目光与她对上,然后,那双好看的眼睛,轻阖了一下眼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