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借十二下,你肩膀借我借12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徐叶羽提前一个多小时回去,自然引起了向微的注意。
  
  向微从厚厚一摞表格当中扬起头:“怎么这么早回了?吓我一跳。”
  
  徐叶羽抱着包,有些狐疑:“你不会趁我不在家……”
  
  “我没有!我发展了,你能不能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向微抖了抖手里一堆纸张,“我在用功学习,你却用这样龌龊的心思来揣度我,你不觉得羞愧吗?”
  
  “不觉得,”徐叶羽撑在桌面上,“你看什么呢。”
  
  “充实自我,看一些公司的简介,”向微蹲在椅子上,“你咧,按理来说不该这么早回啊。”
  
  徐叶羽叹了口气,表情不算太好:“今天他看起来挺累的,可能最近在忙什么,等我做题的时候不自觉就睡着了,我为了给他腾点休息时间,就自己把题做完对完答案走了,还给他留了个言说今天早点放学。”
  如果她在,陆延白绝对会驳斥掉她早点放学的提议,并且还会说自己无碍,继续提起精神给她讲课。
  为了断绝这种可能,徐叶羽先斩后奏。
  
  “我先走的话,他就没机会再工作了,能休息一会是一会,”徐叶羽鼓着唇掰手指,“以后时间那么多,不在乎今天这一节课。”
  
  她又抱怨:“这人这么爱工作的吗,都不好好休息的。”
  
  意识到向微好半天没说话,徐叶羽抬起脸:“你怎么不说话?”
  
  向微表情复杂,朝她挤眉弄眼:“我说啥?你都善解人意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说啥?”
  “不是我说,自己主动做题主动对答案,你高考都没这么积极吧?”
  
  徐叶羽转了转眼睛:“我高考要这么积极早上北大了。”
  
  向微撑着脸,难以置信到扯脸颊:“哇——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徐作家关心起人来这么关怀备至啊,还给陆教授留了爱的小字条?你说他会不会被你的体贴关怀温暖啊……”
  
  “会吗,不会吧,”徐叶羽自言自语,“这个算很关心吗?也没有吧,我只是不想他那么累。”
  没有任何衡量和思索,她只是顺从于自己的第一想法。
  
  向微一霎间表情扭曲。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吗?”向微抖落身上的鸡皮疙瘩,“太酸了,太肉麻了!徐叶羽我要崩溃了!”
  
  徐叶羽:?
  “我干嘛了?”
  
  “你干嘛了你自己知道,你在对我进行精神上的凌迟,”向微翻了个白眼,“我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徐叶羽笑着揶揄她:“你想有吗?”
  
  向微摇头叹息:“我想啊,但是这个太不切实际了,我现在只想吹着空调搞钱。”
  
  “……”
  
  拿起遥控器开电视,向微自我说服:“看会电视冷静下。”
  
  电视机打开,最近热播的真人秀《急速燃烧时》正在放映,看到靠这个综艺一跃而起成为一线流量的聂江澜出现在屏幕里,徐叶羽本应该和万千少女一样花痴一下——
  但她竟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陆延白的脸。
  
  她怀着某种只有自己能明了的小小骄傲,声音轻亮:“没意思,还是我的陆教授比较有意思。”
  
  向微的手放在她脖子上:“我劝你讲话给我注意一点,否则小命难保。”
  
  徐叶羽:“你喜欢聂江澜?”
  
  向微低眉,眉眼含春地笑:“谁能不喜欢聂江澜呢?”
  
  “……”
  “我只喜欢陆教授。”
  
  “陆延白有陆延白的魅力,聂江澜有聂江澜的苏点,一个高情商一个高智商,”向微盯着屏幕里的男人,“聂江澜做任务太帅了。”
  
  徐叶羽不服:“陆教授双商都高好不好?”
  想了想又说:“我闺蜜沈彤是聂江澜跟拍摄影师,你要是喜欢,我下次帮你要张签名照。”
  
  “好啊!”
  
  后面进了广告,向微换了好几个台,电视屏幕里出现了不少明星脸,向微一边看一边说:“看,还记得吗,你当初夸这个好看,这个身材好,还有这个,你说他个人魅力浓厚。”
  
  徐叶羽哽了一下:“但我现在好像不觉得了。”
  她不自觉想到陆延白,想到他耐看的五官,夹杂温和的清冷嗓音,周身的气质和得体的品格。
  而这么一对比,竟觉得所有人都黯然失色了起来。
  
  她以前从来都不会这样的。
  明明知道其他人好在哪里,可就是过分固执又独裁地觉得,陆延白就是最好的。
  
  徐叶羽有些失神,朝向微喃喃了句:“我觉得我完了。”
  
  向微:“你咋了?”
  
  想到昨天下午他的无声保护,徐叶羽仍然感受到连通每一处的温暖与安定,又想到自己今早微微有些失常却又雀跃的心情,以及此刻……
  
  再不是一见钟情时简单的好感,也不是答应补课时那一点点少女的仰慕与被吸引。
  她清楚地区分开自己此时的心境与往常的不同。
  
  “我好像……真的对陆延白……”徐叶羽扯着枕头,话都说不清了,“我对陆延白好像是真的……怎么办?”
  
  向微:????
  “什么真的假的?什么完蛋了真的?合着你以前都是假的?”
  
  向微已经被她给说糊涂了,皱着眉:“你跟我这儿玩真假美猴王呢?”
  
  “……”
  
  电视机里嘈杂的背景音放了会儿,徐叶羽闭了闭眼,想摆脱一下这种感觉,闭上眼之后,却又在脑袋里浮现陆延白的睡颜。
  ……
  
  他甚至还没有进入她的生活,她的生活里却全都是他。
  
  她自己都没想到,原来这初次出现而又令她期待已久的喜欢,已经有几分深刻。
  
  ///
  
  周二的时候,徐叶羽刚好找沈彤有事,又惦记着自己要给向微要个聂江澜签名照,就拨通了沈彤的电话。
  
  响过几声,电话接通。
  
  沈彤那边人声熙攘,估计是在拍摄场地:“喂,徐作家找我有何贵干啊?”
  
  “你在拍摄呢?”徐叶羽问,“还顺利吗?”
  
  沈彤:“还可以吧,就是地方偏了点,其余的挺好的。你呢,文写出来了吗?”
  
  “……”
  “别提这个,我们友谊还能维持,”徐叶羽扶了扶额,岔开话题,“我有事找你噢,你那边有没有什么用不上的摄影参考书,入门的那种。”
  
  “有啊,你要学摄影吗?”沈彤答得大方,“还有入门级微单我也用不上了,都在家闲置,你要吗,要的话我下次回去喊助理给你寄过去。”
  
  “要要要,”徐叶羽来者不拒,“我不学,帮别人学一下。因为我没经验嘛,所以就来问问你,免得走弯路。”
  
  “嗯,你地址没变吧,有空回去我给你发。哪个朋友要学吗?有不会的可以问我,能教的我都告诉你。”
  
  “也……不算朋友吧,还没确定,确定下来我告诉你,”徐叶羽又想起自己的另一个任务,“对了,那个,你是认识聂江澜吧?”
  
  那边答得很快:“我是他跟拍摄影,怎么了?”
  
  “帮我要个签名照吧,我室友喜欢他。”
  向微打小跟徐叶羽就认识,而徐叶羽和沈彤是朋友介绍认识的,徐叶羽跟二人关系都好,但向微和沈彤并不认识。
  
  “你等等啊……”
  那边响了一阵,沈彤似乎是在拿什么东西,然后对身前的人说:“聂老师,签个名。”
  
  男音嗓底带着慵懒笑意:“电话没说几句就跑来找我,我还以为沈彤老师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沈彤:“……”
  
  “在你旁边吗?”徐叶羽笑,“那可以多给签个‘TO向微’吗?”
  
  沈彤:“嗯,刚拍摄完,他就坐我边上。”
  
  沈彤开了外放,下一秒,聂江澜懒懒散散的声音再响起:“你就拿格子纸给我签名?连个照片都没有的?”
  
  沈彤:“……”
  
  沈彤:“我没事儿去收集你的照片干嘛?”
  
  男人笑一声:“你找我要个签名还挺大腕儿。”
  
  那边又有一阵说话声音,窸窸窣窣响了一阵,咔嚓一声后,沈彤跟徐叶羽说:“你朋友运气好,照片是我找工作人员借拍立得现拍的,新鲜出炉,绝无曝光。”
  
  聂江澜:“是我借的。”
  
  “……”
  
  签名和摄影事项解决完毕,徐叶羽在备忘录上画了两笔,又给孤儿院打了个电话。
  
  ///
  
  到了周六该去陆延白办公室的时候,徐叶羽特意晚了十分钟,想看看他是不是还在忙。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她往内觑了眼,陆延白正背对着她写东西。
  
  没躺在沙发上,看来是休息好了。
  徐叶羽推开门走了进去,陆延白回身看了她一眼。
  
  “习题册在桌上,今天先看例题,然后做十道。”
  
  徐叶羽点点头,挪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以前讲题他都是直接坐在她身边,今天可能是得写什么东西,就坐在了她的对面。
  她摊开本子,偷偷看了他一眼。
  
  陆延白像是知道她欲言又止,又淡淡道:“这次不懂的错题,等下和上次不会的一起讲。”
  
  ……
  没想到他还记得上次。
  
  徐叶羽扒开笔盖,有些欲盖弥彰地说:“教授,我上次走,是因为家里有点事,加上看您也挺累了的……”
  言外之意:绝对不是学生僭越的礼节的过分关心。
  
  他轻微颔首,表示知道,再低下头的时候,眉梢却难得缓出一抹清淡笑意。
  
  办公室内安静下来,徐叶羽做了几题,正在纠结第五题的时候,眼神一晃,瞟到对面的陆延白在转笔。
  
  空荡的办公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连呼吸都同步频率,仿佛能互相融合,而这样的距离下,只有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他的学生,假借学生名义,才能和他有机会有这样的接触。
  他不知道她喜欢他,而她能用“学生”身份匿住自己的小心思,好不被他推远。
  
  隐秘羞耻又兴奋的情绪传上她神经末梢,感受到刺激的当下,她又庆幸闹出的这个乌龙能让她留下。
  既能完善专业知识为长篇做准备,还能欣赏自己的心上人,怎么想都是赚了。
  
  她小心翼翼又肆无忌惮地看过去,变本加厉,盯着他手腕。
  笔在他指尖灵活地翻越,而他的每一道掌骨都因此更加清晰地凸显,手腕内侧肌腱瘦长。
  那实在是一双太具有观赏性的手,从皮肤到骨骼都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徐叶羽看得出神,心旌摇漾。
  
  陆延白感受到她的目光,抬头,漆黑眼瞳对上她。
  
  她吞了吞口水,转开眼睛,颇为不舍地一寸寸挪开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