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借二十九下,你肩膀借我借29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陆教授的腰跟自己想得差不多,标准的宽肩窄腰,应该有腰窝,也应该有腹肌,甚至再往下一点,可以摸到隐约的、延伸的人鱼线。
  
      徐叶羽眨了眨眼,强迫自己收回神游的思绪,集中注意力到当下这个场景里来。
  
      她笑笑,随口搭讪:“好巧啊教授,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嗯。”
  
      男人沉沉应了声,继而,嗓音温温淡淡,低沉地钻进她耳朵里:“站稳了?”
  
      “啊?”徐叶羽不知道他在问什么,抬头看了他一眼,说,“站稳了,怎么了?”
  
      他敛了敛眉:“那可以松开我了?”
  
      徐叶羽会过意来,松开自己还环着人家腰的手,乖乖往后退了几步。
  
      她特意拍了拍掌示意:“松开了、松开了……”
  
      陆延白:“……”
  
      半晌,他觑了她一眼:“来这边做什么?”
  
      “我……来逛一逛,”徐叶羽晃了晃身子,“你呢?随便走走吗?”
  
      他的回答照例言简意赅:“来看看。”
  
      徐叶羽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接口道:“这附近最近是新种了不少树和花,多看看也好,容易让人心情愉悦。”
  
      没想到教授也不是那么书呆子嘛,至少还知道这附近的新鲜事物,还会挑时间四处看看。
  
      “教授,你知道附近有酒庄吗?”徐叶羽问他。
  
      陆延白点了点头:“知道,怎么?”
  
      “没怎么,就随口问问,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徐叶羽说,“酒庄还挺好玩儿的,有空我请你去呀。就是里面管控比较严格,地下室什么的都不给人进,被发现了就会把你轰出来……”
  
      陆延白勾唇:“地窖里都是酒和贵重器皿,当然要防止误触。”
  
      “好像还没有监控,所以才不让人去吧……”她小声说。
  
      “什么?”他没听清。
  
      “没什么,”徐叶羽摇头,“我随便讲讲啦。”
  
      徐叶羽又往自己身后看了看,问他:“你现在是准备回去了吗?”
  
      陆延白点头,又望了望她,略作思忖,道:“……想让我送你?”
  
      这次倒不是。
  
      “没有,我就是问问,”徐叶羽说,“我自己还想再走一会儿呢。”
  
      他颔首:“注意安全。”
  
      “知道了,教授拜拜。”
  
      徐叶羽转头跟他招手作别,男人点了头,算是应下。
  
      只身又去了一趟酒庄,徐叶羽站在门口思索的时候,向微一个电话打来了。
  
      向微:“你在哪儿呢?回来了吗?”
  
      “回来了,马上回去,怎么了吗?”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问问你,等你回来再讲。”
  
      徐叶羽收起神思,想着向微在公寓等着自己,便叫了个车快速到了公寓。
  
      她开门的时候,向微正在房间里上蹿下跳。
  
      徐叶羽:“你跳大神呢?”
  
      “回来啦?!”向微猛地一转头,给了她一个温暖又热烈的拥抱,“我好想你!叶总!”
  
      徐叶羽拉开向微,凝视了她一会儿。
  
      而后道:“说吧,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向微:?
  
      徐叶羽逐条列举。
  
      “把我房间花**打碎了?”
  
      “还是把我手稿扔了?”
  
      “在我床上吃饼干结果像帕金森患者洒了我一床?”
  
      “穿了我的衣服结果把我的衣服撑破了?”
  
      “还不是……那是把我电脑用烂了?”
  
      “……”
  
      向微皱眉:“徐叶羽,在你心里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弱智,才能干出这些事来?”
  
      “啧,”徐叶羽摇头,“刚刚还热烈的叶总前叶总后,这时候被我拆穿就本性暴露,凶神恶煞地喊我名字。”
  
      向微:“那不是你逼我的吗?是我想骂你吗,是你欠骂。”
  
      “你觉得这个逻辑通顺吗?”徐叶羽把包扔在椅子上,“既然你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刚刚为什么这么反常地来讨好我?”
  
      向微吞了吞嗓子,咬了咬下唇软肉,而后缓缓道:“这个……”
  
      “那个……”
  
      “等你说完,三年怀胎的哪吒都横空出世了,”徐叶羽敲桌子,“快讲,向微女士。”
  
      “刚刚班长又找我了。”
  
      “找你干嘛?要跟你谈恋爱吗?”
  
      “谈个屁,肯定是找我说我们大学同学聚会的事儿啊,”向微忽又话锋一转,“再说了,他想追的人是谁,你不清楚吗……”
  
      徐叶羽扬手做了个停止手势:“得,打住,说正事。”
  
      向微耸耸肩:“我说我们没空之后,他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发消息,说大家都集齐了,就差我们俩。还说什么好不容易聚一次,难道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人不齐吗,我们以后相聚的机会也少,难道要把这唯一一次也剥夺掉吗?”
  
      “反正跟我说了一大堆,我就说我们搬到l市了,实在回不去,不好意思,结果他跟我说,他们愿意到l市来。”
  
      徐叶羽:“……”
  
      “这么狂野的吗?”
  
      向微朝她挤眼色:“我估计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l市叶羽之间。”
  
      徐叶羽倒也懂她:“所以你为了成全他,答应了?”
  
      “人家都说到那个地步了,我哪好意思不答应啊,”向微也有点为难,“全班就我们俩去不了,说自己忙也就算了,再忙吃个饭的功夫总是有的吧?更何况全班都为我们到这边来诶,我怎么推辞,再推辞就真的太过了吧。”
  
      徐叶羽想了想:“也是。”
  
      班长李峰都说到那个地步了,卖了她们俩这么大一个面子,兴师动众就为了一顿饭,她们应该领情。
  
      向微:“所以我就说,如果大家真的不嫌麻烦愿意过来的话,我们肯定欢迎嘛。”
  
      徐叶羽点头:“对。”
  
      向微看她这么通情达理,也松了口气,正要说话,只见徐叶羽盘腿坐好。
  
      “反正答应人家的是你,跟我没关系嘛。”
  
      向微:?
  
      “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李峰到底为什么这么想来,你肯定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哦还有,我跟你说这个不是询问你的意见,是通知你一声,让你腾个时间,”向微扬起一个虚情假意的笑,“毕竟我是代替你一起答应的。”
  
      徐叶羽语重心长地叹息,非常心疼自己:“最毒不过妇人心,行吧,我算是知道了,我们俩之间就是没有真情的塑料姐妹花,都不用风吹,走两步路就散了。”
  
      “不是的。”向微说。
  
      徐叶羽:?
  
      向微:“我们俩不是塑料花,是垃圾花,塑料花太贵了,你不配。”
  
      徐叶羽:“……”
  
      “不过……”向微拉长音调,“李峰刚跟我说已经确定大家什么时候可以来了,我很好奇,就问她们别的人为什么会答应来这边,阿江说,李峰不仅报销所有人的路费,还请大家酒庄二日游。”
  
      “试问谁面对这样的条件不动心呢?”
  
      向微拱啊拱,拱到徐叶羽旁边:“富二代追人真肯花钱啊。”
  
      众所周知,从大学开始,李峰就对徐叶羽展开了非常狂热的追求攻势,简直是天上地下无所不用其极,就差把整个学校翻开给她找乐子了。
  
      奈何徐叶羽对他实在是没感觉,本以为毕业了他就不会再执迷于自己,没成想逮到个同学聚会机会,他还是用尽各种法子要见她。
  
      徐叶羽看了向微一眼,宁可自己不是当事人:“那要不你跟他谈恋爱去?”
  
      “他喜欢的是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向微揶揄她,“你要是答应了他,搞不好我也可以沾光,经常被请客什么的。”
  
      徐叶羽想了想,也很认真道:“我要是跟陆延白在一起,你也有很多好处啊。”
  
      向微:“是吗,比如什么?”
  
      徐叶羽:“作为单身狗,每天吃我和延白的黄金狗粮,还可以做他布置的课堂作业,岂不快哉?”
  
      向微:“快个屁,滚蛋。”
  
      ///
  
      接收到向微的“饭局讯息”之后,徐叶羽本以为李峰他们还有一阵子才来,没想到一周后就收到了李峰的消息,说大部队下周末来。
  
      大部队浩浩荡荡来的那天,为表诚意,向微和徐叶羽亲自去迎接。
  
      徐叶羽本来以为大家是坐火车或者高铁来,没想到李峰直接包了几辆车,大家都是坐小轿车来的。
  
      李峰的豪车开在最前面,派头很足,向微不由得小声跟徐叶羽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迎亲的,这可都是为了你啊,叶羽公主。”
  
      “一边儿去,”徐叶羽推她,“我们俩私下开玩笑可以啊,等下别说了,免得李峰真以为我对他有意思。”
  
      向微:“不管你对他有没有意思,他不都对你有意思么?这都四年了,真是痴情啊,要是放在小说里,妥妥的男二,你觉得呢?”
  
      “那不一定,主要看脸。”
  
      “……”
  
      李峰率先下车,大家也都陆陆续续跟着走了出来。
  
      徐叶羽笑着跟朋友们打招呼,有人嗔着问她:“怎么跑这里来了?”
  
      “换个地方呼吸空气嘛,”徐叶羽说,“辛苦你们了,跟着绕这么大一圈。”
  
      “不辛苦不辛苦,峰哥辛苦,找车什么的都是他全权负责的,一路花了不少心思。”有人挤眉弄眼。
  
      李峰看提到了自己,也迈步上前,朝徐叶羽露出了一个笑:“嗨,好久不见。”
  
      虽是富二代,李峰却并没有太多纨绔气息,在朋友面前玩得开,面对着徐叶羽的时候,那点心思全从眼睛里透了出来。
  
      徐叶羽倒也不讨厌他,只是对他没什么感觉,所以一直把二人的关系拿捏在普通朋友的份上。
  
      两个人不痛不痒地寒暄了几句,向微看出情况僵住,拍拍徐叶羽:“对了,你今天下午是不是还要去补课?”
  
      徐叶羽好不容易能逃脱,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就往上爬。
  
      “是的,要补课。”
  
      “补课?什么补课?不是都毕业了吗?”
  
      “就……发生了一点事,我每个周末下午要去上心理课,”徐叶羽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说词,“大家先去唱会歌吧,我和向微已经订好房间了,等六点我上完课就来找大家,我们再一起吃晚饭。”
  
      大家也没打算深究下去,纷纷点头。
  
      李峰问:“在哪里补课?”
  
      “l大。”
  
      他晃晃钥匙,说:“我送你吧。”
  
      “……”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就可以的。”
  
      “诶,徐叶羽,这儿都有车了你还坐车,是不是不给班长面子啊?”
  
      “就是,让班长送一趟呗,也算了了他一桩夙愿。”
  
      众人起哄下,徐叶羽拗不过,还是点了头。
  
      李峰把她送到l大门口,沿路都在有的没的跟她聊天。
  
      到了门口,徐叶羽准备解安全带:“好了,就在这边停吧,我自己走过去。”
  
      “不用,”李峰说,“你给我指路,我开进去,走路太累了。”
  
      到了教学楼下,车子总算停了下来,徐叶羽松了口气,心道终于能走了,谁知道李峰和她一起下了车。
  
      起先,徐叶羽以为他只是下来上个厕所,直到李峰跟着她走到了办公室门口,她才回过神来,看着他。
  
      李峰笑笑:“我等你。”
  
      徐叶羽愣了一下,旋即道:“不用了,我等下自己叫车去找你们就好。”
  
      “我还是等着你吧,”他意有所指,探着身往办公室里看,“你们老师是男的?”
  
      徐叶羽随着他的目光往里看,陆延白正坐在他们对面,徐叶羽惯坐的位置旁边,抬眼看着李峰。
  
      徐叶羽朝李峰笑笑:“真的没问题,我不是第一次来了,你先回去吧,我没事儿的。”
  
      “有很多教授很禽兽的,”李峰皱了眉,“你们又是在一个办公室里,门关上了,小心他非礼你。”
  
      徐叶羽:“……”
  
      我倒是希望他非礼我啊。
  
      李峰说:“我不放心你,还是就把门开着吧。我在外面看着你们,你不用怕。”
  
      徐叶羽:“我真的不……”
  
      话没说完,办公室内的男人看了外头许久,见徐叶羽还在侧头跟别的男生说话,禁不住皱了皱眉,开口唤她:“徐叶羽。”
  
      徐叶羽骤然回过头:“来了来了……”
  
      她走到陆延白旁边坐下,从包里拿出书和习题册,小声说:“那我们开始吧,上次布置的题我写完了,先检查吗?”
  
      陆延白点了头,徐叶羽递上一支笔。
  
      从她手里接过红笔的时候,陆延白发现外面的人一直在盯着他,甚至看到他的手和徐叶羽手靠近的时候,眼神危险,还咬了咬牙。
  
      陆延白揭开笔帽:“外面是谁?”
  
      “我同学,”徐叶羽从实招来,“他非要在外面站着等我,不用管他也可以。”
  
      李峰一直往里看,她也不可能走过去关门。
  
      一贯不怎么爱管闲事的陆延白,倒头一遭继续发问:“等你?”
  
      徐叶羽点点头:“是的,我们等会儿要一起吃一顿晚饭。”
  
      男人眉间几不可见蹙了蹙:“约会?”
  
      徐叶羽看着他,茫然眨了眨眼,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陆延白继续沉着声道。
  
      “不要随便跟男生约会。”
  
      末了,又补了句:“尤其是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