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借三十二下,你肩膀借我借32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徐叶羽仰着脖子等了好久“他帮她”,手指轻轻绞着衣摆。
  
      她半侧面的面部线条很漂亮,沿着柔和精致的唇线落下,延伸到细长的颈。
  
      她不小心划伤的那一块就在颈中央,往下浅浅一带,延伸到颈窝的部分。
  
      而此时此刻,那一块柔软的肌肤正完全袒露,等着他……
  
      想到这里,他及时止住了。
  
      “……”
  
      “你不愿意吗?”她装不懂地鼓了鼓嘴,最终还是垂下头,“不愿意就算了。”
  
      陆延白:“……”
  
      “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他沉着声,“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呀,不就是消个毒嘛,”她敛敛眼睫,眼尾似挑非挑,“那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咯?”
  
      “……”
  
      他拢起眉头,好像还是觉得她没听懂:“用什么消毒。”
  
      徐叶羽启唇正要说话,舔了舔唇,还没来得及讲,被人打断。
  
      “算了,”陆延白摇摇头,“不用说了。”
  
      “……”
  
      话题如此中断,二人沿着街往前走。
  
      灯火清明,林立的高楼上投放巨大广告牌,把脚下的夜路照出朦胧绰约的明亮感。
  
      一边的百货店在放歌,音箱里女歌手细细软软的声音,连同着嘈杂又安静的人群音一起揉散在夜空。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
  
      ///
  
      当晚徐叶羽一回家,就迎面接来了一个向微的拥抱。
  
      她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扶着门把手:“怎么了?”
  
      向微:“我过初试啦!!”
  
      “什么初试?”徐叶羽侧头去关门,“公司的吗?”
  
      “博嘉的!”向微美滋滋,“四舍五入,我也是半只脚要踏进梦想的人了。”
  
      徐叶羽眉一挑,她知道最近向微在准备博嘉的初试,没想到这么快就过了。
  
      “这么厉害?恭喜恭喜,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庆祝一下?”
  
      向微:“不应该是你请我吗?庆祝无业游民终于找到了工作。”
  
      徐叶羽点头,想了想:“不是复试还没过吗?这就算找到工作了吗?”
  
      向微:“滚。”
  
      “你都能无缘无故四舍五入,怎么还不准我合理畅想了?”向微非常有底气,“你就连跟教授拉个手都可以约等于他爱你一万年,我怎么就……”
  
      徐叶羽摇摇手指:“非也,这句话说的不对。”
  
      向微:“哪儿不对了?”
  
      “按照我和教授现在的关系,基本可以约等于睡过了。”
  
      “……”
  
      向微微笑:“做徐叶羽真好,每天都可以做梦。”
  
      “你还是不懂我。”
  
      徐叶羽叹息一声,摇着头往房间走。
  
      刚坐下,打开电脑,向微就跟着坐到了她床上。
  
      徐叶羽问:“复试什么时候?”
  
      “下周五,”向微颇有信心,“我觉得还不错,应该能过。”
  
      徐叶羽点点头:“行,庆祝一下,我今晚多写20个字。”
  
      向微摸了摸下巴,嘶了声:“听说博嘉的段二公子很帅。”
  
      徐叶羽笑了声:“怎么,想泡?”
  
      “那倒没有,我就是说说,毕竟听说他脾气不好,而且……富二代呢,估摸着也看不上我们这种普通小职员。”
  
      “那他要是想泡你呢?”
  
      “我就这么庸俗吗?”向微扶着桌子,皱了皱眉,忽而敛去神色,严肃道,“那我肯定是答应了。”
  
      徐叶羽笑一声。
  
      说是这么说,真正富二代来的时候,她该不喜欢还不是不会交往。
  
      两个人又说了点乱七八糟的,徐叶羽打开word,开始念念有词了一句。
  
      向微:“说什么呢?”
  
      徐叶羽舔唇:“今天码字翻一倍,明天延白跟我睡。”
  
      “……”
  
      向微礼貌地翻了个白眼,礼貌地说:“除了这些废料,你脑子里能不能装点积极向上的东西?别整天睡睡睡的,整的低俗不?”
  
      徐叶羽受教了,点点头,思忖半晌后,继续吟咏:“上联,只要勤奋写好文,下联,延白就跟我接吻。”
  
      向微摸摸下巴,鼓了鼓嘴:“横批:做梦。”
  
      “……”
  
      “砰——”
  
      徐叶羽杀气腾腾站起身来,左右环顾,手胡乱摸索着:“我刀呢?我现在就去找刀来,谁都拦不住我了我跟你讲。”
  
      向微也站起来了,手一抄起,毫不示弱地逼问:“拿刀干嘛?”
  
      徐叶羽立即坐下,眯着眼睛一笑,话中锋芒尽敛,话锋一转,宛如小狗摇着尾巴的讨好一笑,温柔道。
  
      “——给我们微微削个苹果。”
  
      “嗤,”向微大姐大的做派一收,“这还差不多。”
  
      两个人日常表演完毕,徐叶羽坐下休息,打开电脑登了微博,开始翻私信。
  
      向微一看吓了一跳:“私信三位数,怎么这么可怕?!”
  
      “可能因为之前有短篇上了吧,”徐叶羽说,“本来平时收到的私信就不少,一旦上了中短篇,就会收到更多反馈私信。”
  
      虽然上个短篇是一两个月之前的,但是还是可以断断续续收到很多私信。
  
      她顺着读完,挑着回了几个,就看到已回的常联系人列表里,给她发来了很长一篇书评。
  
      “嚯,”向微吸了口凉气,“这么长?什么的?”
  
      徐叶羽:“应该是我上个《零风》短篇的书评。”
  
      “上个短篇不是很早就发了吗?怎么现在才收到书评?”向微问完又回过神来,“哦,这个读者肯定看完你的稿子,还花了很久才写完书评吧,毕竟看起来这么长,应该很认真。”
  
      “是的,”徐叶羽点头,“她写东西很细致,要分析很多,所以很久。”
  
      向微想了想:“你最近好像又写了新的诶,那她还会针对你的新稿子再写一篇吗?”
  
      “应该会,我的每篇她都会写的,”徐叶羽说,“刊登新短篇的杂志刚好昨天全国铺货了,估计她又有的忙。”
  
      说完,徐叶羽开始看青扇发来的私信。
  
      青扇是她后援会里的大管理,从她开始写文没多久就跟着她了,把后援会的官博打理得很好,定时发一些转发赠书或是句子摘抄,也经常给她发很长的读后感。
  
      这两年她的作品变少,但每一篇青扇都不会落下。
  
      每每看完,青扇都会认认真真地分析这个故事,去理解和了解她笔下的人物,有时候还能理解出她创作这个故事的初衷。
  
      对于徐叶羽来讲,有这样的读者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儿,而且青扇把二人的关系拿捏得很好,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所以徐叶羽很喜欢她。
  
      那篇读后感里,青扇说,能够感觉到她最近在进行一些新尝试,想要打破自己走出怪圈,也好像在寻找和探索什么东西。
  
      最后,例行催了一下长篇,还说没想到她这么高产,自己刚写完一篇观后感,她就又有一个短篇出来了,表示自己要再找个时间去趟书店,看她的新短篇。
  
      回过青扇的私信,徐叶羽又写了一段稿子,这才关电脑睡觉,准备第二天也去书店看看。
  
      其实原来《零风》编辑部是会寄样刊来的,但近两年杂志卖的好,编辑部也没多少样刊了,就把样刊钱打给作者,让作者自由购买。
  
      第二天,徐叶羽到了书店,一眼就看到正中摆的厚厚一摞新一期《零风》,杂志封面上,“是夜习习”四个字占据了绝对的大标,当之无愧的c位出道。
  
      她的笔名和标题是毋庸置疑的强档推荐,旁边的推荐语吸睛又热烈。
  
      只要有她的短篇,那一定是当期的重磅首推,排版在最醒目显眼的位置。
  
      拿了一本《零风》,徐叶羽没着急走,一步步往右边的书架后面挪动。
  
      站定之后,她惊奇地发现居然有个书架摆着满满一排她的书。
  
      她不是第一次来这个书店,却因为逛得不够细致,而没有发现这里还有自己的专场。
  
      从第一本《寄何日欢》到两年前那本《摇星》,其间八本书,书架上摆的整整齐齐,一本不落。
  
      那时候她还很高产,热情正足,灵感像永不会消减温度的光圈,随着日出准时地降落。
  
      她是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鲜少休息很久,基本修整两周就会开始下一本。
  
      同时,她也很自律,有时候完不成自己给自己的任务会难以入眠,所有的编辑都羡慕她编辑有一个高产又高质的作者。
  
      就连她自己都没料到,自己会有两年的空窗期。
  
      在陈葛菲的怀疑下,她并非写不出,有基本功底的作者,就算是瞎写都能瞎写出一本书来。
  
      只是写不到自己满意的水准,为了爱惜羽毛,她还是选择不去接触长篇一阵子。
  
      好在……江宙的事也要有些眉目了,距离这个事情的真相揭开,大概也过不了多久了。
  
      只要这件事能解决,心魔顺势而散,**颈这件事也会迎刃而解,她有自信自己能找回状态,重新开始鲜活饱满的创作。
  
      正想到这里,徐叶羽收回神思,感觉到有些不对,抬头往书店门口看去——
  
      陆延白踩着稀疏明碎的光影,顺着阶梯踏进书店。
  
      而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初中年龄左右的小女孩。
  
      徐叶羽遥遥望了一眼,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女孩儿不会就是陆教授他妹妹吧?
  
      仔细看了会儿,二人从五官到神态都很相似,再瞥到她对陆延白说了几句话——徐叶羽确定下来,这应该就是陆教授的妹妹。
  
      许是徐叶羽的目光太不做遮掩,陆延白很快意识到,转了目光,往徐叶羽这边看来。
  
      徐叶羽抬手,晃着手指打招呼:“教授好。”
  
      陆宛宜跑去书店中央挑书,陆延白顺着徐叶羽刚刚途径的那条路走来,站在她面前:“来买书?”
  
      “嗯,”徐叶羽应着,“你也是吗?”
  
      陆延白鼻音稍重:“我陪家里人来。”
  
      徐叶羽朝那边看了眼:“妹妹吗?”
  
      他点头。
  
      徐叶羽耸耸肩,颊边笑意愈深:“你妹妹跟你还蛮像的,刚刚我看一眼就认出来了。”
  
      顿了顿,又问:“她叫什么?”
  
      “陆宛宜。”
  
      徐叶羽想了想:“温婉宜人?寓意还挺好的。”
  
      他勾了勾唇,似乎没想到她还能准确猜到这名字背后的意义。
  
      “不过宛换了个字。”他没说全,似是继续等着她猜。
  
      徐叶羽:“宛在水中央的宛吗?”
  
      男人自鼻腔中逸出一声笑音:“对。”
  
      徐叶羽“啊”了声表示了解,往陆宛宜那边看去的时候,陆宛宜也正好卷着几本杂志走了过来。
  
      她抬手跟小姑娘打了个招呼。
  
      “你好啊。”
  
      “我认识你。”陆宛宜忽然说。
  
      徐叶羽指了指自己:“认识我吗?”
  
      “嗯,”陆宛宜说,“你经常给我哥打电话吧?我记得你的声音。”
  
      徐叶羽收回自己差点被吓出的一身冷汗,她还以为自己作者的照片被流出了呢……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陆宛宜又小声说:“我哥很少在非工作时间接别人电话的。”
  
      她一愣,看向陆延白,后者正低眸翻阅一本书,不知道听到这边的话了没有。
  
      徐叶羽耳垂隐隐燃上热度,视线不知往哪儿落。
  
      陆宛宜看她目光闪烁,问:“你在找书吗?不知道看哪本?”
  
      徐叶羽也不知道回答什么,索性就点头:“嗯。”
  
      “那我给你推荐一个作者吧,你喜欢看小说吗?喜欢什么类型的?”
  
      “……都可以。”
  
      “如果你都看的话,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作者可以介绍给你,从她的第一本书到现在,所有的作品我都看过不下三遍,写的超级好!”陆宛宜满满的安利语气,“要文笔有文笔,要情怀有情怀。”
  
      徐叶羽笑了,也被陆宛宜勾了点好奇心:“是吗,这么厉害?”
  
      “对啊,我最近就有在看她的一些新中短篇,进步真的很大,情节人物什么的都很立体,”陆宛宜皱了皱鼻子,“唯一遗憾的就是她这两年没写长篇了,不过我们读者都猜她十年磨一剑,应该是在准备很好的长篇作品回归。”
  
      徐叶羽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了:“……”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她以前的长篇,我最喜欢她的那本《惊宴》。如果你想看短篇的话,上上期和这期《零风》都有她的短篇,中篇可以在网上找到,搜笔名就可以了。”
  
      “…………”
  
      “………………”
  
      徐叶羽额上青筋跳了跳,让自己尽量镇定下来:“这个作者……笔名是……?”
  
      陆宛宜抿了抿唇,粲然笑开。
  
      “她笔名也很别致的,四个字。”
  
      “叫是夜习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