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借四十一下,你肩膀借我借41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看了**一会儿,陆延白意识到现在还给她显然不是什么可取之策,把这东西留在车里也不太安全,所以他准备顺手带上楼,等和她再见面的时候给她。
  
      为了防止自己忘记,他把东西从垫子上拿起来,放在仪表盘底下。
  
      ……
  
      因为**是倒扣的,放的时候他就顺便翻到了正面,低头打方向盘的时候,余光似乎瞟见了什么。
  
      她**上的出生日期,怎么似乎不太对劲?
  
      倒车的时候他一直在盘算,疑心是自己看错,车停下来之后,打开灯,把**拿了起来。
  
      因为之前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失眠的时候,他甚至无聊到算了一下她的年龄,看看自己究竟和她差多少岁。
  
      按理来说,她今年应该20岁,他大她8岁。
  
      但……**上映出的黑字再强硬不过——她比他估算的,还要大上三岁,是本该刚毕业的年纪。
  
      ………………
  
      怎么会这样?
  
      心里涌起的感受一时间复杂无比,说不清是什么感受,疑心之余,还掺杂着类似于……恐惧空欢喜一场的情绪?
  
      加快速度走出车库,陆延白在心里为自己留了条后路,心道,也许是她比人晚上两年学,加上写文影响第一次高考没考好,所以复读了一年,才比一般的大二学生要大三岁。
  
      回到家后心思愈来愈乱,连陆宛宜在房间里大吵大叫都没影响到他,他拿出手机,随便刷着,试图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蓦然,一条朋友圈映入眼帘。
  
      江城:还配了个视频。
  
      如果他没记错,他和徐叶羽应该是一个班的。
  
      陆延白点进江城的对话框里,问他:
  
      江城:
  
      陆延白:
  
      江城:
  
      而今天下午四点到六点半,徐叶羽的确是在网吧里的。
  
      某种直觉愈发清晰,陆延白怔瞬了会儿,问出来看电视的陆宛宜:“我电脑你放哪了?”
  
      陆宛宜努努嘴:“我房间桌上呢,怎么,你要用吗?”
  
      “嗯。”
  
      陆宛宜给他把电脑拿过来,陆延白点开浏览器,准备进入教务后台。
  
      要进入后台之前,网页底下却自动给他推送了一条新闻。
  
      而今大数据时代,很多东西都容易相通。
  
      新闻标题:
  
      他平素不会看这种东西,但想了想,鬼使神差的,还是点了进去。
  
      毕业照是电子版,不知道是撰文者从哪里弄来的,非常清晰,一个一个介绍下去,到了重量级的,颜值最高的班。
  
      小编逐个分析了一下好看的学生,最后介绍最中间的一个:
  
      生怕读者看不清,这个人的照片,还被撰文者放大了许多。
  
      如果说这个人跟徐叶羽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大概是,陆延白从没见过的,穿毕业服的徐叶羽。
  
      “……”
  
      他关掉网页,进入教务系统后台,搜索学号——1607151012
  
      对应的学生名单很快弹出来,干净利落的两个字:姚朵。
  
      照片点进去,也是姚朵的照片。
  
      他退出自己这边的系统,进了学校最大最全的档案后台,搜索“徐叶羽”,没有符合的选项。
  
      搜索“姚朵”,出来了,对应的学号还是一样。
  
      以前没想过她会用别人的学号,故而他从未真正地上心要去核对,没想到这次核对,第一次捉,就捉了个准。
  
      他捏了捏眉心,试图去感受一下自己到底是被欺骗的愤怒比较多,还是与她并非禁忌恋的庆幸比较多……
  
      思索半晌,他发现,似乎后者的愉悦,完完全全盖住了前者,甚至显得前者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骗他就骗他吧,至少比跟他师生恋让他能接受得多。
  
      男人坐在沙发里,无声勾起唇角。
  
      陆宛宜:“什么事这么快乐啊?要给我找小嫂子了吗?”
  
      “……”
  
      陆延白:“说不定。”
  
      说不定很快,就找到了。
  
      正说到这里,邵岸忽然拨了个视频电话过来,伴随无数个感叹号:
  
      本来平素,晚上这个点,他不仅不会接邵岸的视频电话,甚至还因为要睡了,明早才会回邵岸的消息。
  
      万一邵岸再抽风一点,给他连打十八个电话,他还会把其放入黑名单里,好得到完全的清静。
  
      邵岸的好几个号就是这样失去了和他联络的功能的,好在邵岸号够多,人够烦,一个拉黑还有第二个,反正总有办法烦到他,也不会完全找不到他。
  
      陆延白找了个耳机,接起电话。
  
      那边传来难以置信的咆哮:“你接我视频电话了?!!!”
  
      陆延白作势就要挂:“那我关了。”
  
      “别别别!我有事跟你说,有重要的话跟你说呢!”
  
      男人点点头:“嗯,你的重要的话哪次不是废话?”
  
      邵岸:“……”
  
      “这次真的很重要,会令你大吃一惊的那种,”邵岸说,“重要程度可见一斑,一定将陆教授今晚……”
  
      陆延白淡淡:“这不就开始说废话了?”
  
      “好,说主题,”邵岸生怕他挂了,“我估摸着你是不是没事做老去翻人家小姑娘朋友圈的自拍?或者是我偷拍过你俩一次,然后就识别了什么?你不知道今天我一点开页面看娱乐新闻,砰一下弹出来一个t大最美毕业照。”
  
      “然后我就顺手点进去了,越往后看越不对,然后你猜,我发现了谁?”
  
      邵岸正准备对着镜头举起ipad:“这才是今天我要给你发起视频电话的主要原因……”
  
      陆延白:“看过了,徐叶羽。”
  
      邵岸手一愣,所有的话又全都吞了回去:“你看了啊?看到徐叶羽了吗?”
  
      生怕他看不到,邵岸还特意把徐叶羽的脸放大放大再放大。
  
      陆延白:“不用放大,我认得出来。”
  
      那么熟悉的一张脸,就算是缩成指甲盖般大小,他也能认出来。
  
      那个害他失眠、害他辗转反侧、害他挣扎、害他……第一次想要与其拥有未来的,元凶。
  
      化成灰他都应该认得。
  
      邵岸继续道:“亏你之前还那么挣扎,感觉自己不能做对学生伸出魔爪的禽兽,没想到她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学生……不过,说到这儿,她是怎么说自己是你学生的,代替别人的身份骗你的吗?”
  
      “嗯。”陆延白双手交叠,“应该是替别人来上课,结果被抽中了检查,只好将错就错,免得一起受罚。”
  
      邵岸眯着眼,仔细观察,不住地凑近屏幕。
  
      陆延白:“脸别凑**太近,我怕吓到我妹妹。”
  
      “不是,我怎么没从你脸上看到一些愤怒啊,疲惫啊,被欺骗后的咬牙切齿啊……”邵岸看他,“你怎么这么淡定,不气吗?以前的陆教授刚正不阿铁面无私,可是最受不了学生搞假动作,连抄作业都要重罚,这代课怎么都不喜怒形于色?”
  
      陆延白眸色淡淡,眉也没抬:“没关系。”
  
      是她,所以骗一下他,也没关心,他相信她有苦衷。
  
      况且,比起之前的那些令他头痛的假设,他宁愿她骗他。
  
      为此失过的眠,挣扎过的夜,幸好只算是虚设一场,否则他还不知道往后自己有多么头疼。
  
      邵岸面上露出石破天惊的表情:“这样的话有一天居然会从陆延白嘴里说出?!真他妈叫人难以置信啊,为爱修改处事法则人生原则,啧啧啧,陆延白这么理性的人有一天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我邵岸,实名制震惊。”
  
      “不仅不为学生欺骗自己生气,反而还……很高兴?”
  
      陆延白唇角显而易见地扬起,拿出手机,决定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不布置作业。
  
      过了会儿,点进黑名单,他把里面的“邵岸1”“邵岸2”“邵岸3”都放了出来。
  
      收到提示的邵岸更是忍不住啧啧嘴。
  
      “老天啊,这该是多么大的喜事,值得陆延白把邵岸1234567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陆延白,你这让我想到古时候,只有那种普天同庆,才值得……”
  
      男人弯了弯眉眼,从善如流地接过:“大赦天下。”
  
      普天同庆,大赦天下,他今天真的挺高兴。
  
      挂了和邵岸的视频电话,陆延白去洗了个澡,又收到一个朋友明显延迟的消息:
  
      陆延白:
  
      那边更惊讶:
  
      今晚他的耐心足够多,几乎到可以宽慰和原谅一切。
  
      他耐着性子,一点点输入:
  
      ///
  
      无端掉马的徐叶羽毫不知情,甚至连自己**掉了都没发现。
  
      只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徐叶羽感觉昨天的韩料馆着实美味,令她不住回味,准备等向微下班了,拉着她去吃晚餐。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心里老感觉毛毛躁躁的,好像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意义。
  
      点单的时候,看到远处有个人穿着黄色外套,她觉得颜色挺好看,那人身段也不错,只是可惜她近视,今天没戴眼镜,看不出这个人具体的身材。
  
      看了一会儿,向微也朝她投来目光:“这是在外面,你觉得你背着教授看一个男人这么久,像话吗?”
  
      “不是,”徐叶羽想了想,撇清自己道,“我只是想跟你讨论,你看那个人,长得跟美团外卖似的。”
  
      下一秒,“美团外卖”转过头,再下一秒,他朝她走了过来。
  
      然后,美团外卖送餐员的脸,和陆延白的脸准确重合了。
  
      徐叶羽:“……”
  
      她看了看自己的红色外套,又看了看陆延白,急中生智,又发自肺腑地讨好一笑:“教授你看……”
  
      “我们俩是番茄炒鸡蛋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