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借四十三下,你肩膀借我借43下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徐叶羽这才,慢吞吞地,后知后觉抬头看。
  
      面前是本市最大的游乐场,设施完备,各处建筑颜色饱满明亮。像小时候吃的那种卖相上佳的手工糖,装在玻璃**里,轻轻一晃,斑斓的糖在里头簌簌乱响。
  
      里头很热闹,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徐叶羽动了动手腕,这才发现陆延白刚刚给自己戴了个手环,因为是均码,抬起手的时候,手环顺着手腕往下滑了一截。
  
      她偏头问他:“带我来玩?”
  
      他点头:“嗯。”
  
      顿了顿,又问:“不想来?”
  
      “想啊,”她仰了仰头,“不过,好像还是第一次跟异性来这种地方。”
  
      他正欲开口说话,她却不给他机会,立即闪到他身侧,手伸了出来:“给我。”
  
      “什么?”
  
      “手环啊,”徐叶羽指了指自己的手腕,“你都给我戴了,作为报答,我也应该给你戴一个。”
  
      男人默了默,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递了出去。
  
      手环是游乐场定制的,手工编织好,底下还有流苏,他是单纯觉得她会喜欢,就给她戴上了,没想到她居然反过来,也要给他戴上。
  
      戴好之后,徐叶羽满意地眯了眯眼:“这样才像一对儿嘛。”
  
      顿了顿,又像是怕他说什么似的,急忙改口:“不是,是像一起,一起来这里游玩的。”
  
      男人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东西,皱了皱眉,半晌,眉头还是松开。
  
      罢了,反正是她给自己戴的。
  
      徐叶羽扯了扯他的袖子,朝前看去:“走吧教授,我们去玩儿!”
  
      他本以为,到了游乐场之后,她会想去玩旋转木马,然后让他帮她拍照;又或者是在摩天轮上,她倚在窗子上看这座城市傍晚的光景;再不济,也可以是浪漫情怀喷发,然后坐在长椅上……
  
      他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
  
      “教授,那个大摆锤看起来很有意思,我们去坐一下吧。”
  
      “海盗船贼6,想去体验吗?”
  
      “wow,这过山车好可怕啊,想上去吹吹风。”
  
      “高级跳楼机名不虚传,想去跳个楼看看。”
  
      “……”
  
      电影里面烂漫的游乐园之约彻底走偏画风,不仅没有柔美的滤镜加持,也没有点到为止的台词,现实是陆延白被徐叶羽拖着坐了一大堆极限项目,她还越来越兴奋。
  
      从跳楼机上下来之后,徐叶羽稍微有点发晕,有一点点重心不稳,陆延白眼明手快,及时扶住她手臂。
  
      不过几秒,徐叶羽晃晃脑袋,恢复了过来:“ok,我没问题了,走吧教授,我们去鬼屋。”
  
      陆延白瞧了瞧手上纤细的手腕,道:“吃得消?”
  
      从刚刚开始,这些极限运动她就没停过,现在还要去鬼屋逛一圈,他还真不知道,她身子里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会有问题的,”她皱皱鼻子,“既然出来了,就要玩得尽兴嘛,我真的好久没玩这些了。”
  
      “鬼屋不是上次才玩了?”陆延白低眉看她,“上次不是还挺怕?”
  
      “也不是怕,只是吓着了,”徐叶羽咬咬下唇,意犹未尽道,“这次你和我一起,放心,肯定没问题。如果怕的话,我就抓你。”
  
      陆延白:?
  
      说到做到,徐叶羽一进鬼屋,还真的就紧紧抓着他的袖子不松开。
  
      鬼屋里面的气氛酝酿得刚好,考虑到年龄限制,其实里面的东西并不如何吓人,比酒庄里面倒是要好上很多,但是胜在背景音够让人有紧张感。
  
      徐叶羽紧紧攥住陆延白的袖子,弱弱提醒道:“教授,你站我前边儿,帮我侦查一下形势啊。”
  
      陆延白借着里面昏暗的灯光回头看她,就算在这种蓝蓝绿绿的灯光下,她眨着眼,不安又探寻地往前看的模样,还是很可爱。
  
      他点头:“嗯。”
  
      怕她吓到,他真的一路走,一路帮她往前看,拐角处有什么都会提醒她。
  
      “前面的拐角有东西弹出来。”
  
      “左边那个圆的不要摸,会喷红色液体。”
  
      “右边的树枝记得躲开。”
  
      “墙上壁画有点吓人,不要看。担心走不稳就拉着我衣服。”
  
      徐叶羽乖乖听话,闭上眼睛,牵着他衣角,感觉到自己这种胆大且怂,又想尝试新鲜刺激又不能太被刺激到的性格,也许只有他能这么细致地体贴了吧。
  
      “走过了,可以睁眼了。”
  
      男人声音再次响起,徐叶羽睁开眼睛。
  
      明明刚刚也走在他后面,可就是在闭了眼复又睁开这个瞬间,她有些怔忪地想,他的肩膀好像比她感觉的宽阔很多。
  
      这样的肩膀,靠起来肯定很舒服吧。
  
      正这么想着,徐叶羽有点神游,走着走着,又感觉自己的腿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她松开手指,低头去看。
  
      一个血淋淋的枯槁手掌猛然抓住她的脚踝,像刚从冰窖里拿出来,冷得不带任何温度。
  
      徐叶羽毫无防备,被吓了一大跳,捂住嘴,一声惊叫溢出来。
  
      前面的替她侦查的陆延白也惊了一下,急忙转头:“怎么了?”
  
      徐叶羽指着自己的腿:“我的腿……腿……”
  
      陆延白看向她的腿,眉间蹙了蹙,大步走过来正准备帮她弄开的时候,工作人员扮鬼的手,非常识局势地收了回去。
  
      “……”
  
      徐叶羽眼见脚踝得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扑到他身上,小腿打颤。
  
      怎么没人告诉她,鬼屋还能这么玩儿?
  
      陆延白拢了拢怀里有点发颤的人,拍拍她的后背,安抚道:“没事了,都是假的,工作人员扮的。”
  
      “这假扮的也太逼真太突然了……”徐叶羽探出小腿,颤巍巍地低头查看。
  
      那逼真的“血迹”已经沾到了她的脚踝上,以一种非常怪异夸张而惊悚的方式,在她脚踝上画下弯弯曲曲的“凶案现场”。
  
      徐叶羽看了一眼,然后嫌弃地闭上了眼。
  
      给她稍微弄好看点她也好想些啊。
  
      花了几分钟,徐叶羽终于慢慢找回了这只脚的直觉,感觉一寸一寸回温了过来,重新掌控住了自己这具身体。
  
      陆延白看她:“好点了吗?”
  
      “好点了。”
  
      她站直,从他温热胸膛退开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闪现到了他怀里,继而非常后悔,早知道就多埋一会儿了。
  
      似乎是怕她再遇到意外情况,转身的时候,男人非常自然地握住她手腕,将她带着朝前走。
  
      他的右手握着她的左手,温度蔓延传递,两个人手上的手环也是这里设计好的男女款,看起来倒挺相配。
  
      就这么看着两个人相握的那一部分,徐叶羽不自禁地扬起唇角。
  
      接下来,陆延白在鬼屋里要注意的就不止是四周的墙壁和人了,还有脚底。
  
      确保前路安全畅通,他才拉着徐叶羽走了出去。
  
      而刚刚被地上伸出来的手惊吓过的徐叶羽,再看什么都觉得不过尔尔,不会再被吓到了。
  
      毕竟刚才,确实已经吓得够厉害了。
  
      好不容易走出了鬼屋,重见天日的当下,对着湛湛蓝天,徐叶羽几乎有一种想要流着泪大叫一声“苍天啊”的冲动。
  
      她抬起头欣赏了一下云,再侧头的时候,拉着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过了一会,她看到他从一边的便利店里走出来,左手还拿着一包什么。
  
      待他走近了,徐叶羽才看到他右手也有一杯东西。
  
      他站到她面前,把手里那杯东西递给她。
  
      “干嘛,”徐叶羽转了转眼珠子,“去了那么久,你在水里下药了吗?”
  
      “……”
  
      男人好整以暇问她:“我为什么要下药?”
  
      徐叶羽思索了一下,假设道:“也许是想趁我昏迷轻薄于我呢?”
  
      “没这个可能,”陆延白把东西放到她掌心,“刚买的,排队等了会儿。”
  
      徐叶羽端起杯子看了看标签:“这什么,雪顶咖啡吗?”
  
      陆延白还未来得及说话,又被她像模像样施施然打断。
  
      徐叶羽一脸难以置信声讨他的模样:“我知道了,大下午给我喝咖啡,你是不是想让我今晚失眠的时间都用来想你?”
  
      “陆教授,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卑鄙。”
  
      “……”
  
      陆延白没说话了,似乎是在等她。
  
      徐叶羽:“在等什么?”
  
      “等你把戏演完。”他认真道。
  
      徐叶羽:“……”
  
      “演完了?”他好笑看她一眼,“演完了就去后面那个板凳上坐好。”
  
      徐叶羽坐下的时候,听他缓缓补充道:“给你买的是金桔柠檬,因为没有标签了,就贴了雪顶咖啡的签。放心喝吧,不会失眠的。”
  
      徐叶羽坐好,抬头问他:“怎么忽然买这个给我?”
  
      “你先喝,”他蹲下身来,她面前的阴影倏然间少了大半,“腿别乱动。”
  
      下一秒,他伸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她小腿。
  
      徐叶羽懵了一下。
  
      “我知道了,你用一杯金桔柠檬收买我,然后想摸我的腿??”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没理,打开左手手上刚刚买来的一包湿巾,从里面撕了一张出来。
  
      然后托住她的小腿,纸巾裹着食指,缓缓给她擦掉刚刚鬼屋里沾上的血迹。
  
      傍晚昏黄的光影垂落下来,在他眼底拉出细密投影,睫毛被阴影定义得根根分明。
  
      男人低着头,她看得到他弧度流畅的下颌和鼻梁骨,下唇唇线弧度美好。
  
      徐叶羽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像是确定梦境和现实。
  
      他动作很轻柔,一点点给她拭去红色颜料,怕拉扯到她的皮肤她疼,力道控制得刚好。
  
      她能感觉到他温热指腹的触感,似有若无碰触着她。
  
      夕阳漫过大片,柔软滚落在每一处,沿途有人频频侧目回头看,她放轻了呼吸,捧着手里的柠檬水,喝了半口。
  
      许是因为之前的项目叫得太狠,徐叶羽有点渴,没过多久就喝光了手里的金桔柠檬。
  
      她喝光的时候,他也正好料理完毕,把用掉的几张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
  
      “刚刚好。”她说。
  
      陆延白:“什么刚刚好?”
  
      徐叶羽:“刚好把饮料喝完了,不然我预备等下去玩激流勇进,饮料会被挤飞的。”
  
      “……”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在刚被吓死之后,立即去往下一个刺激的游乐项目。
  
      譬如徐叶羽。
  
      陆延白也被她这种不知是何的精神给震慑住,激流勇进之前还问她:“可以吗?”
  
      “没问题,”徐叶羽说,“我已经好了,刚才鬼屋根本没吓着我。”
  
      “……?”
  
      “好吧,有一点点吓到我。”
  
      想到什么,徐叶羽又问:“教授,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就是比如,比如非想去……”鬼屋,但是真正进去了又很害怕的。
  
      话没说完,他摇了摇头:“不会。”
  
      她吸吸鼻子:“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呢。”
  
      “我是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不会——”他神色淡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烦。”
  
      况且,如果她指的是鬼屋,那太正常了,不少女生都是信誓旦旦进去,尖叫着哭着逃出来的。
  
      且再给她们一次机会,她们依然会去。想要寻求刺激的心态跟恐惧心理并不矛盾。
  
      徐叶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噢,知道了。”
  
      虽然知道可能教授也不是那个意思,但莫名就有种他在和自己说情话的感觉……
  
      “走吧,”徐叶羽拉着他往前去,“我们去买雨衣。”
  
      激流勇进这个项目,就是小过山车先把你开到一个高度上,然后猛地向下直冲,冲到底是一方水池,溅起的水浪会波及你身上的每一处。
  
      所以大家一般都会先买好雨衣,免得被溅得全身都是水。
  
      徐叶羽拉着陆延白去到买雨衣的摊子的时候,好巧不巧,老板惋惜道:“只剩最后一件雨衣了哦,今天生意太好,没有多的了。”
  
      “只剩一件?”徐叶羽眨了眨眼,“那怎么办。”
  
      “一件男款,”老板把唯一的一件抖开,“可以让你男朋友先穿着,然后护着你嘛。要不?”
  
      徐叶羽还在犹豫要不不玩这个项目了,下一秒,不远处台阶上又走来一对情侣。
  
      老板:“估计这一对也是玩激流勇进的,你再犹豫一下,到时候雨衣就不是你们的了哦。”
  
      徐叶羽的消费者心理被刺激,见有人要抢,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需要,道:“好的,那买下来了。”
  
      她买不买,跟她能不能买,是两码事。
  
      买完雨衣之后,老板用剪刀,沿着雨衣的中线剪开。
  
      “就这样剪开,到时候你和你男朋友一起穿,好多情侣都这样。”
  
      老板朝他们使眼色。
  
      徐叶羽点了头,拿过雨衣,开始思索。
  
      “这怎么藏?”徐叶羽把雨衣来回翻,“我躲到你怀里吗?”
  
      陆延白:“你穿也可以。”
  
      徐叶羽:“然后你躲到我怀里吗?”
  
      “……”
  
      两个人还没讨论完,项目已经快要开始,他们被工作人员指挥着推进座位里。
  
      工作人员拿喇叭:“请有雨衣的乘客尽快穿好雨衣,项目马上开始。男士尽快穿好男款,女士穿好女款,谢谢。”
  
      徐叶羽把雨衣递给他。
  
      他看了她几秒,像是在思索什么,旋即点头,把雨衣穿好了。
  
      过山车启动。
  
      徐叶羽闭着眼睛酝酿着等下会到来的俯冲,耳畔掠过风声,紧张又刺激。
  
      她抓紧手上的栏杆。
  
      车在山洞尽头停了一下,然后,猛地冲了下去——
  
      耳畔风声呼啸,碎发一并后飘,徐叶羽睁开了一点眼睛,去观察还有多久到水池。
  
      她猜测,大概还有三秒会有水溅起来,预测得差不多到了时候,她准备闭眼。
  
      下一秒,水砰一下溅起,她本以为自己会被殃及,但是并没有。
  
      因为那个瞬间,男人侧过神来,敞开雨衣,将她包了进去。
  
      水溅到雨衣上,变成水痕蜿蜒下滑,她的头抵在他胸口,隔着衬衫,似乎能听到他的心跳。
  
      ///
  
      因为在最后关头打开衣服护住了她,所以陆延白的手背免不了就被溅上了许多水。
  
      这个项目完了之后,他拿出纸巾擦拭手背上的余水。
  
      剔透的水珠挂在他指尖,显得好看又格外地……惹人遐想。
  
      “项目都玩得差不多了,教授你还有什么想玩的吗?”徐叶羽问他。
  
      男人摇头,仍是垂眸擦拭着手指:“没有了。”
  
      “那我们等会儿干嘛?”
  
      陆延白看了一眼天色,道:“去吃饭吧,想吃什么?”
  
      徐叶羽也不知道想吃什么,于是出了游乐场边走边想。
  
      刚刚不觉得,这会儿倒有点饿了,闻到沿街飘来的香味,她就更把持不住。
  
      小龙虾的味道勾人肺腑。
  
      “去吃小龙虾吧。”她提议。
  
      他想了会儿,旋即点头。
  
      进了餐厅,不过多时,地道的小龙虾被端上来,颗颗饱满,香味四溢。
  
      美哉。
  
      徐叶羽戴好手套,从锅里拿出一个开始剥,男人几乎和她同时动手。
  
      她还没剥完,砰通,一个剥得只剩下最后一点尾巴的小龙虾被扔进她碗里。
  
      徐叶羽懵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不吃这个,你吃就好,”他眼睑也未抬,“我替你剥开。”
  
      徐叶羽看了一会儿他的动作,觉得还是挺有要领的,说:“你不喜欢吃这个吗?”
  
      “嗯。”
  
      “那为什么剥的感觉这么熟练,而且很有章法。”
  
      不像新入门的啊。
  
      “………………”
  
      因为特意去搜过这东西怎么剥,当然有章法。
  
      他淡淡道:“看过。”
  
      “看过别人剥吗?”
  
      “嗯。”
  
      说话间,又扔了一个到她碗里。
  
      徐叶羽了然地点点头,把自己剥的放到一边,拿起他刚刚剥好的那一个。
  
      “那我尝一下陆教授剥的虾子味道怎么样。”
  
      虾子很鲜,肉质也软,彻底入了味儿,味道很不错。
  
      徐叶羽为了闹他,故意不说实话,咬了一口便皱着眉道:“……虾子是苦的诶教授。”
  
      陆延白皱了皱眉:“怎么可能。”
  
      她左手半举着,因为要说话,下意识就往上抬了抬。
  
      陆延白以为她是要给自己尝,低头,很自然地咬掉她吃过的后半截虾子。
  
      徐叶羽连要说什么都忘了,看着正在咀嚼的他,又看着自己手上仅剩的那一点虾壳尾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