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6章 他已经死了一星期了,恐怖女网红第46章 他已经死了1星期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6章 他已经死了一星期了
她悚然一惊,扒开草丛,看见一个女人躺在那里,诡异的是女人的身体已经彻底干枯,成了一具干尸。
  
  她的精气被完全吸干了!
  
  “桀桀……”身后忽然响起阴沉的低笑,宁若雨回头,见沈鸣礼脸色晦暗,眼神阴险,口中发出诡异的成年男声:“姐姐,你乖乖送我回房多好,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现在我只能杀了你灭口了。”
  
  说罢,他猛地大吼一声,一跃而起,朝着宁若雨扑了过来。
  
  宁若雨没有动,仿佛被吓傻了。
  
  “孽畜!有我在,你休想作孽!”忽然一声爆喝传来,许大师手中拿着一柄桃木剑冲了进来,朝着沈鸣礼刺了过去。
  
  沈鸣礼身姿灵活,躲过了这一剑,桀桀笑道:“又来一个,我最喜欢喝术士的血了,对我可是大补啊。”
  
  说罢,丢下宁若雨,朝着许大师扑去。
  
  宁若雨用了敛息之术,在沈鸣礼的眼中,她就是个普通人,自然是许大师的血更有吸引力。
  
  二人战在了一处,那许大师有些本事,忽的拿出一张黄符,口中念念有词:“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急急如律令!”
  
  他手中符咒顿时金光闪烁,骤然射出,打向沈鸣礼。
  
  沈鸣礼发出一声惨叫,身上冒起阵阵青烟。
  
  打斗声将众人全都吸引了过来,连沈老爷子也不例外,他大惊失色:“鸣礼,你在干什么?”
  
  沈鸣礼立刻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哭道:“爷爷救我,救我!”
  
  许大师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沈老爷子,他被恶鬼附身了!”
  
  沈鸣礼满脸泪痕道:“爷爷,我没有,你赶快把他们赶走,他们都是坏人!”
  
  沈老爷子心里难受,但并没有关心则乱,反而咬了咬牙,道:“有劳许大师,将那鬼物赶走。”
  
  沈鸣礼知道骗不过去了,冷笑道:“好你个死老头子,连我这个唯一能承袭香火的孙子都不要了!”
  
  沈老爷子怒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附身在我孙子的身上?”
  
  沈鸣礼嘿嘿一笑,忽然抽出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道:“死老头子,叫他们都退下,否则你孙子的命就别想要了。”
  
  沈老爷子心中焦急,他的长子、次子都过世了,老三结婚多年,在外面花天酒地,小三小四不知道包了多少,就是生不出孩子,这小孙子是二儿子留下的,他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里忍心让他受苦。
  
  “许大师,切不可伤了鸣礼。”他道。
  
  许大师投鼠忌器,不敢上去,沈鸣礼阴险地笑道:“有本事来啊,来给这小子收尸!”
  
  就在这时,一道红光忽然朝着他袭来,他大惊失色,匆忙逃窜,却晚了一步,一根红线缠住了他的脑袋,那大师手中牵着红线的另一头,喝道:“恶鬼,休要猖狂!”手中掐了一个法诀,打在那红线上,沈鸣礼发出一声惨叫,生生被打出了体外。
  
  那鬼物漂浮在半空中,隐隐约约形成一个黑色人形:“没想到你们还有点本事,我就让你们多活半天!”
  
  说罢,它便往花房外逃窜,那大师大喝道:“哪里跑!”
  
  手中忽然喷出千万根红线,朝着它缠了过去,将它捆了个结结实实。
  
  “雕虫小技!这也想困住我!”鬼物忽然黑光大盛,那大师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朝自己席卷而来,心中叫了一声“不好”,扔下红线就跑。
  
  但他始终慢了一步,被那股力量击中了胸膛,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来。
  
  而那鬼物也逃窜了出去,消失无踪。
  
  “鸣礼!”沈鸣宇朝着倒在地上的小男孩跑了过去,将他抱起来道,“快叫医生!”
  
  那大师捂着胸膛,面露痛苦道:“不用了,它已经死了。”
  
  这时,沈鸣宇才发现怀中的小男孩散发出一股令人恶心的恶臭,身上以极快的速度形成了一块块黑色的斑点。
  
  是尸斑!
  
  邓大师叹了口气,道:“小少爷在当时摔断腿的时候就已经……节哀顺变吧。”
  
  “鸣礼!”沈老爷子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晕倒,沈鸣宇也满脸痛苦,眼圈渐渐泛红。
  
  而沈如月和沈华二人,虽然也嚎啕大哭,但以手捂面之下,却泛起一缕兴奋与得意。
  
  沈鸣宇将堂弟抱回卧室,叫来家庭医生,沈老爷子常年生病,因此家里聘请了全球知名的两位医生。
  
  医生们给沈鸣礼做了详细的检查,最终摇了摇头,道:“老爷子,小少爷已经……您节哀。不过,很奇怪,以小少爷的情况,他应该已经过世快一个星期了,不知怎么……”
  
  他们昨天还见过沈鸣礼,难道见到的是鬼吗?
  
  一股冷意从他们的后脊背窜了上来。
  
  他们学医多年,本来是不相信鬼神的,如今却不敢不信。
  
  沈老爷子眼底满是绝望,喃喃道:“我们沈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难道真要断子绝孙吗?”
  
  沈鸣宇连忙上前安慰,沈老爷子抬手制止他,站起身来,眼底迸发出一股凛冽的霸气。
  
  “三位大师。”他缓缓上前,对门外的邓大师几人道,“那鬼物害死了我的小孙子,我和它势不两立。诸位谁要是能将它斩杀,我愿意出一千万答谢。”
  
  一千万,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许大师和那大师二人眼中都露出贪婪之色,只有邓大师一脸淡然,仿佛视金钱如粪土。
  
  那大师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老爷子,那鬼物被我打成了重伤,想必是藏起来养伤了,请老爷子给我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把那鬼物给抓到你面前来,让你亲自千刀万剐。”
  
  沈老爷子听得感动,正要开口,却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大言不惭!”
  
  那大师脸色一变,见是邓大师,气便不打一处来,道:“邓大师有什么赐教?”
  
  “好,今天我就来教教你。”邓大师眼中浮起一抹鄙夷,道:“那鬼物极为厉害,修为深厚,你今天所伤的,不过是它所分出来的一缕分身,对他本体的影响微乎其微。”
  
  那大师冷笑一声:“龙虎山的人都这么幼稚吗?唉,看来龙虎山几千年的道统,就要灭绝了。”
  
  邓大师的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去,那大师继续说:“能够分出一缕分身去为祸人间,那鬼物的实力肯定已经突破恶鬼级,但我之前与它交手,它最多只是个恶鬼后期,不足为虑。”
  
  邓大师眼神阴冷,道:“鼠目寸光!”他骂完,又转头看向沈老爷子,道:“老爷子,替我准备好,我要将那鬼物召唤过来,再下手捕杀。”
  
  那大师脸色很不好看,姓邓的你什么意思?这不是红果果地打他的脸吗?
  
  沈老爷子对沈鸣宇道:“你去帮邓大师准备。”
  
  “是。”
  
  宁若雨站在众人后面,已经被沈老爷子彻底无视了。
  
  她年纪太轻,又是个女孩,怎么看都不像能够斩妖除魔的大师。
  
  她微微眯起眼睛,今天倒是要看看,龙虎门的弟子,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
  
  邓大师拿出几张符箓,分别贴在门窗之上,然后又拿出红色的朱砂笔,在沈鸣礼的床上画了一个诡异的图案,一边画一边念诵咒语,当最后一笔画成,房子顿时激烈地震动起来。
  
  他厉喝一声,道:“鬼物,还不赶快出来受死!”
  
  沈鸣礼的身体忽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口中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听起来根本不像人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