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7章 死人会保守秘密,恐怖女网红第47章 死人会保守秘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7章 死人会保守秘密
“污秽的鬼物,还不快现形!”邓大师抽出一张黄色符箓,往他身上一贴,沈鸣礼瞪大了眼睛,眼珠外凸,嘴巴猛地张大,一团黑雾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在半空中凝成一个鬼影。
  
  那鬼影身穿民国时期的长衫,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就像个文弱书生。
  
  “不愧是龙虎门的弟子。”那鬼影的声音阴测测的,听着让人极不舒服,“居然能发现我的本体潜伏在这小孩子的体内。”
  
  邓大师冷哼道:“你分出一缕分身,装作仓皇逃走的样子,想要迷惑我们,然后等到所有人对你失去了警惕,你就可以钻出来杀人!如果换了那些不学无术之辈,恐怕就要上你的当了。但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鬼影嘿嘿地阴笑道:“不要认为你看破了我的计策,就能杀我,你不过是个真人后期的小术士。”
  
  邓大师抽出一把铜钱剑,道:“杀不杀得了,要试过才知道。鬼物受死!”
  
  鬼影咬牙切齿道:“亏你们龙虎门还自称是名门正派,姓沈的夺我未婚妻,害我惨死,你这是助纣为虐!”
  
  沈老爷子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上前两步,仔细地打量他,惊道:“你是顾春明?”
  
  鬼影阴笑道:“难得你还记得我,沈忠书,当年我与小英情投意合,本来是一对人人成羡的情侣,早已谈婚论嫁。但你垂涎她的美貌,利用她家族的生意,逼迫她嫁给你。她不肯,跟随着我私奔,你居然还派人追到尚海市,打断了我的手,将小英捉走!我没有别的技艺,只能靠给报刊杂志写些稿子,艰难度日,却又被你打断手,连稿子都写不了,害我贫病交加而死,沈忠书!你害我至此,我一定要让你沈家断子绝孙!”
  
  沈鸣宇和沈如月、沈华等人听了都面面相觑,林小英是他们的母亲,已经过世快十五年了。
  
  没想到她年轻时还有这么一段风流韵事。
  
  沈老爷子气得抓紧了龙头拐杖,因为太用力了,指关节都泛起了一层白色。
  
  “顾春明,你别血口喷人!”沈老爷子呵斥道,“当年林家就快要破产了,林老爷子主动将小英送给我做妾,我倾慕她的才学,不忍让她沦落为二房,要明媒正娶。她也对我有情义,我们还互送过定情信物。而你,只不过是和小英有几面之缘,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却认为小英喜欢你,所谓的私奔,根本就是你强行掳走,小英还托人传递过纸条,求人去救她!”
  
  顿了顿,他厉声道:“虽然我妻子已经过世了这么多年,却也容不得你来诋毁!她与我情投意合,恩爱多年,对你,她从来都没有爱意,只有厌恶!”
  
  顾春明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灵体有了狂暴的迹象,愤怒地喊道:“说谎!说谎!你就是个骗子!”
  
  沈老爷子眼神低沉,道:“如果我在说谎,你又怎么会如此暴怒?”
  
  顾春明双目外凸,睚眦欲裂:“我要杀了你!你们沈家,今天全都要死!”
  
  它身上的阴气顿时暴涨,卧室之中黑气弥漫,阴风阵阵,让人毛骨悚然。
  
  初级恶鬼!
  
  许大师和那大师都露出惊恐之色,纷纷后退,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对付不了这个鬼物。
  
  沈鸣宇拉住宁若雨的胳膊,将她挡在身后,道:“别怕,有我。”
  
  宁若雨有些无语,拜托,你还记不记得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楚天翼瞥了二人一眼,脸色有些难看。
  
  邓大师脸色凝重,这个鬼物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对付。
  
  好在他早有准备,一开始就在床铺上画了镇鬼的符阵,那画阵的朱砂是龙虎山的特产,对付鬼物非常有效。
  
  他双手快速地掐了个法诀,高声道:“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他朝着那阵法一指,阵法之中忽然荡漾起一层层金色的波澜,那是镇鬼神光,对于鬼物来说,不亚于凌迟酷刑。
  
  顾天明在神光之中挣扎惨叫,十分狼狈,原本吓得屁滚尿流的沈华庆幸道:“幸好有邓大师在,那些妖魔鬼怪,在邓大师的面前,都是纸老虎。”
  
  沈如月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她刚才差点就吓得逃跑了,要是让沈老爷子知道她这么怂,肯定对她很有意见。
  
  她开口道:“爸,您别担心,邓大师一定能为鸣礼报仇的。”
  
  邓大师也一脸得意,今天轻而易举就除掉了一只初级恶鬼,回到师门肯定能得到嘉奖。
  
  龙虎门为了鼓励门中弟子多出门历练,制定了奖励制度,杀的鬼物越多,实力越强,得到的奖励就越多。
  
  这次回去,说不定能得到一枚珍贵的丹药。
  
  他双手快速地掐着法诀,要将顾春明打得魂飞魄散。
  
  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生,原本被阵法打得惨兮兮的顾春明,眼中忽然闪过一抹精光,双手猛地一撕,竟然将阵法所形成的光幕给生生撕裂,冲了出来,一掌拍向邓大师。
  
  邓大师大惊,生生受了这一掌,好在他身上有一张保命的符箓,替他挡去了大部分的力量,但他还是飞了出去,内脏碎裂,猛地咳出一大口鲜血,其中还夹杂着几块碎肉。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
  
  “怎么……可能!”邓大师惊道,“这镇鬼金光阵足以镇压中级恶鬼,你一个初级恶鬼,怎么可能破开阵法?”
  
  顾春明冷笑道:“这你就要问问他了。”
  
  邓大师侧过头,惊疑地看向那大师,那大师一脸冷淡,道:“很简单,我乘你不备,换了你的朱砂。”
  
  邓大师惊道:“你,你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和你上床的女人,是我安排的。”那大师道,“邓大师,你身体还真好啊,昨晚玩得很高兴吧?”
  
  邓大师气得浑身发抖:“你竟敢对我下手,就不怕龙虎门的怒火吗?”
  
  那大师淡淡道:“反正今天你们都要死,死人会保守秘密。”
  
  忽然,许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别墅外逃去,那大师冷笑一声:“想逃?没这么容易!”
  
  顾春明忽然化为一道黑光,冲上去绕着许大师一转,许大师的脑袋便从脖子上滚了下来。
  
  “啊!”沈如月惊恐地大叫起来,沈华气急败坏地道:“那大师!你收了我的钱,居然还要……”
  
  那大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见过的蠢货很多,但像你这么愚蠢的,还是第一次见。”
  
  “你,你说什么?”沈华气得满脸通红,却不敢上去拼命。
  
  顾春明有些不耐烦了,说:“好了,闹剧到此为止,今天我要沈家彻底断子绝孙!”
  
  那大师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顾春明笑道:“放心,我答应要给你的东西,就一定会给你。”
  
  那大师不说话了,顾春明的目光在沈家众人身上扫来扫去,笑道:“该从谁开始呢?”
  
  沈如月和沈华都吓得瑟瑟发抖,特别是沈华,沈鸣宇护着宁若雨,道:“待会儿我想办法拖住他们,你赶快走。”
  
  宁若雨心中默默道: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弱吗?
  
  “就你吧。”顾春明看向沈华,似乎很欣赏他的恐惧。
  
  沈华吓得跌坐在地上,双腿发软:“不不要杀我,求求你……”
  
  沈老爷子怒道:“臭小子,给我站起来,我们沈家人就是死,也要死得有骨气!”
  
  沈华却早已被吓破了胆,慌不择言地喊道:“不要杀我,我不是沈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