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84章 狗眼看人低,恐怖女网红第84章 狗眼看人低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84章 狗眼看人低
“我自己会治疗。”宁若雨无所谓地说,鬼市商场里那么多疗伤的丹药,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宁若雨想走,杨泽南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轻声说:“别任性,这种伤没处理好很麻烦的。”
  
  他从岸上的衣服里拿出一只小瓷瓶,里面是洁白如玉的膏体,散发着幽幽清香,像是兰花。
  
  他沾了一点药膏,轻轻地涂抹在她的脖子上,他的手指温热,划过她的肌肤,带起一阵战栗。
  
  【用户让杨泽南情动,获得仰慕值300点。】
  
  宁若雨一惊,立刻拍掉他的手,严肃地说:“我不需要你的药!”
  
  杨泽南微微皱眉:“我只是替你擦药,没有别的意思。”
  
  宁若雨神情严肃,声音冰冷:“杨教官,我不知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我要告诉你,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不要白费心思了。”
  
  说罢,她抓起岸边的毛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快步而去,在地面上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杨泽南的脸色阴沉,沉默了许久,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宁若雨留下的脚印。
  
  他……似乎陷得有些深了。
  
  宁若雨回到自己的帐篷,心情很不好。
  
  她摸了摸自己脖子,刚才杨泽南替她擦药的时候,她的心中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很恐惧。
  
  她动情了。
  
  那一刻,他们俩都动情了。
  
  因为宁若沁在背后推波助澜,宁若雨经历过噩梦一般的中学时光,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世家子弟对她有那么大的敌意,只要宁若沁随随便便造个谣,他们都会想尽了办法羞辱她,从精神上折磨她,让她成为人人厌弃虚荣心机女,妄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
  
  如果高中时代没有楚天翼出手,他们会变本加厉,她不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下,自己能不能撑下来。
  
  在别人眼中,那些世家子弟长相俊美,成绩优秀,是难得的俊杰,而在她的心中,他们是一群以欺凌别人为乐的变态。
  
  她知道,世家子弟中也有好人,她不该一棍子打死,但她不想和他们有感情纠葛。
  
  她能有今天,来之不易,不想跟他们玩恋爱游戏。
  
  【提醒用户,杨泽南的气运极高,和他谈恋爱可以分享气运。】
  
  宁若雨皱眉:“我的气运如何?”
  
  【用户的气运很低,前十八年命运坎坷,因意外关注本公众号,气运才有所上升。】
  
  “那不就对了?”宁若雨道,“只要有你在,我就有地球上最高的气运,杨泽南根本算不得什么。”
  
  【用户的想法很正确,奖励仰慕值100点。】
  
  宁若雨:“……”
  
  “微客服,我对你们公众号的敬仰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用户不是真心夸奖,没有奖励。】
  
  宁若雨嘴角抽了抽:“算你狠。”
  
  经过微客服这一番插科打诨,宁若雨的心情好了不少,再加上今天太累,她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杨泽南带着众人整队出发,就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连一个多余的眼光都没有给她。
  
  宁若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回到学校,就听见学生们都在传,说杨教官得罪了学校里好几个背景极深的学生,他们联合起来要报复他,恐怕他在学校里待不了几天了。
  
  但一个星期过去,杨泽南还在,而且操练学生更狠了。
  
  理工大的学生们大都出身豪门,能考上这所学校,都不是傻子,慢慢地看出来,这位教官的背景,恐怕比那些世家子弟更深。
  
  而那几个想要找事的学生,不知道被家族嘱咐了什么,什么都不敢说,只是偶尔眼底里会流露出一股浓烈的怨毒。
  
  杨泽南也得了个魔鬼教官的绰号。
  
  而在山中鬼村发生的事情,魔鬼教官下了封口令,没有人有胆量说出去。
  
  而章华,因为被恶鬼缠过,又在那口棺材里躺过几个小时,阳气耗尽,身体极度虚弱,生了大病,被他父母接回去休养去了。
  
  一个月的军训很快就过去,从那天之后,杨泽南就没有再跟她说过一句话。
  
  军训最后一天,因为只有她一个女生,列队检阅没有她的份,她也乐得清闲,但检阅结束之时,她却被叫去了学生会办公室。
  
  理工大的学生会很有权势,据说里面的成员都是最顶级的学霸,都有着显赫的身世和最高的智商。
  
  只要能进入学生会,将来都会成为华夏的栋梁。
  
  学生会在第一办公楼里有一整层楼作为办公室,她敲了敲文娱部的门,里面传来一个淡淡的男声:“进来。”
  
  宁若雨推门进去,看到一个男生正在拉大提琴,低沉的琴音如同磅礴的大河,从远古流淌而来。
  
  这男生穿着一身休闲装,长得很漂亮,高鼻深目,似乎是个混血儿。
  
  他就是理工大学生会文娱部部长——宋帆。
  
  “宋部长,找我有什么事吗?”宁若雨问。
  
  宋帆没有理她,继续拉琴。
  
  呵呵。
  
  宁若雨在心中冷笑,我叫你装!
  
  “既然宋部长没空,我就下次再来吧。”宁若雨转身就走,大提琴立刻停了下来,宋帆抬起头,目光有几分不满。
  
  “站住。”
  
  宁若雨回过头,微笑道:“宋部长还有事?”
  
  宋帆眼中的不满更深,说:“今晚有一场联欢会,答谢军训的教官,你要在联欢会上跳舞,准备一下吧。”
  
  不是询问,是命令。
  
  宁若雨给气笑了:“宋部长,要我跳舞为什么不早说?我哪有时间准备?”
  
  宋帆调试着手中的大提琴,连头都没有抬:“你是我们学校唯一一个女生,当然要表演。现在你有六个小时,足够排出一支舞蹈。”
  
  宁若雨嘴角抽了抽:“除了专业舞者,谁能在六个小时里排出一支舞?”
  
  “我家的所有女性都可以。”宋帆理所当然地说。
  
  宋帆出身艺术世家,家族中人都很有艺术天赋,宁若雨刚要开口,又听见宋帆说:“玉陵理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上的,如果你做不到,最好夹着尾巴做人,不要在学校里招蜂引蝶、惹是生非。”
  
  宁若雨眯了眯眼睛,他是故意针对她?
  
  她好像没有得罪他吧?
  
  宋帆的语气冷漠而疏离,这些上流社会的人都是这个态度,仿佛她只是路边的一条野狗,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你出去吧。”宋帆说,“以后不用再来了。”
  
  宁若雨觉得,不狠狠打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的脸,她一定会生出心魔。
  
  “好,我会在联欢会上跳舞。”宁若雨说。
  
  宋帆眼中闪过一抹戏谑:“宁同学,我们学校的学生都很挑剔,不是随便转几个圈就能糊弄过去的,你确定要跳吗?”
  
  宁若雨双手抱胸,缓缓走到他面前,直视他的眼睛:“看来宋部长对我很没有信心,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宋帆终于抬起了头,认真地看了看她:“打赌?”
  
  宁若雨道:“如果我能够跳出一支完美的舞蹈,我要你这把琴。”
  
  宋帆眉头皱起。
  
  这把琴对他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怎么,不敢?”宁若雨嗤笑一声,“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勉强,只是希望以后宋部长不要狗眼看人低。”
  
  宋帆眼神危险,道:“如果你跳不出来呢?”
  
  宁若雨掷地有声:“那我任你处置。”
  
  “好!”宋帆道,“我跟你赌!”
  
  很快,理工大的学校论坛上发出了一个帖子。
  
  《理工大“校花”宁若雨与娱乐部长宋帆定下惊天赌局,若是输了任其处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