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110章 她是我女儿,恐怖女网红第110章 她是我女儿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110章 她是我女儿
下了车,二人一起来到大门口,就看见一对年轻男女正在跟门童争论:“为什么我女朋友不能进?”
  
  门童脸上挂着职业笑容,说:“按照法器大会的规矩,您只有一张请柬,只能进去一个人。”
  
  “你们这是什么规矩?”那年轻男人生气地说,“谁家请柬不能带女伴?”
  
  门童笑容不变:“抱歉,我们家不行。”
  
  那年轻男人还要争辩,杨泽南走了上去,将一张请柬递给门童,门童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恭敬地弯下腰,道:“先生,您快请进。”
  
  杨泽南带着宁若雨走进了青园山庄的大门,那对年轻男女急了,道:“为什么他就能带女伴?”
  
  门童眼底闪过一抹鄙夷,微笑道:“先生,这位先生的请柬是金色请柬,他不仅能带女伴,还能带随从,而您的请柬是白色请柬,只能您一人进去。”
  
  那年轻男人气得眼睛发红,他的女伴撒娇道:“甄少,您可是入道境界的术士啊,还出身世家,怎么连个女伴都不能带?这也太看不起人了。”
  
  年轻男人气势顿时高了一分,道:“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乃入道境强者,你敢刁难我?”
  
  门童轻轻一笑,笑意颇深:“这位先生,这些年术士越来越多,入道境刚刚够进法器大会的资格,如果连入道都达不到,是没有资格进这个门的。”
  
  甄少脸上肌肉抖了抖,他好不容易搞到了法器大会的请柬,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来多结交几个法器店老板,最好是能结交炼器师,弄几件趁手的法器,提升实力,绝对不能无功而返。
  
  他怀中的女伴娇滴滴地撒娇:“甄少……”
  
  甄少沉默了一秒钟,将她推开:“你回酒店等我。”
  
  女伴愣了一下:“甄少,你不能……”
  
  甄少目光一冷,低声道:“滚!”
  
  女伴咬紧了牙关,哭着跑了,甄少不敢怪罪门童,毕竟这是灵组的人,他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得罪灵组,便将一腔的愤怒都迁怒到了杨泽南的身上。
  
  他恶狠狠地想,你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中,不然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我甄大洋的厉害!
  
  刚进门,宁若雨就看见了几个大人物,平日只能在玉陵市新闻联播里见到,他们在这里没有丝毫的上位者傲气,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
  
  她用探测术一扫,发现这里大部分都是术士,修为都在入道境之上,只不过达到法师的没有几个。
  
  其他的就是大世家的当家人、都是西南地区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权势滔天。
  
  宁若雨二人男的俊美、女的漂亮,一进门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这二人怎么看着眼生?”有人低声道。
  
  “从外地来的吧?现在华夏的术士越来越多,看他们的年纪,修为不会太高。”
  
  术士界都是以实力为尊,二人收敛了气息,没有泄露真实修为,因而众人只是多看了几眼,便不再关注。
  
  杨泽南问宁若雨:“你的店铺准备得怎么样了?”
  
  “已经装修完毕,这次法器大会之后就会开张。”宁若雨道。
  
  杨泽南点头:“店名想好了吗?”
  
  “想好了,就叫天赐阁。”宁若雨道。
  
  这个名字很俗气,但她之所以有今天,正是因为扫描了鬼市公众号的二维码,全是运气,说起来不就是老天爷赐给她的吗?
  
  杨泽南道:“那正好,法器大会有个‘斗器’环节,各家法器店拿出自己手中镇店之宝进行比试,谁家胜出,就能得到灵组给出了二十万奖金。当然,谁都没把这二十万看在眼中。要是能在斗器比赛上博得头筹,法器店会名声大噪,店主肯定会名利双收。”
  
  宁若雨勾了勾唇角:“有点意思。”
  
  “我们去那边的凉亭喝杯茶吧。”杨泽南道。
  
  江南园林般的花园之中,凉亭上有一位美女在煮茶,几个术士坐在一处饮茶,杨泽南和宁若雨在一张空石桌旁坐下,就听见有人道:“你们听说那个宁女侠了吗?”
  
  “就是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那个?”
  
  “不就是个网红吗?不值一提。”
  
  “但我看了那些视频,那宁女侠似乎有点本事,她曾在朵兰大厦破了阵法,应该是个入道的术士。”
  
  “入道的术士又不稀奇。”另一人嗤之以鼻道,“谈论那个网红,还不如来说说那个以一人之力,灭了整个白虎门的神秘女术士。”
  
  “白虎门的事情我倒是听说过,将他们灭门的真是个女人?”
  
  “千真万确。”那人道,“这件事在术士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白虎门虽然只是个三流门派,但也有几百年的根基,他们的门主方天秀乃是天师境初期的修为,能将它连根拔起,屠灭满门,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啊。”
  
  “听说那女人还很年轻?”
  
  “呵呵,我倒是想见见那女人到底长什么模样,是美是丑。”
  
  “怎么?黄兄对她有点兴趣?”
  
  “这样的高手,自然应该结交。”那黄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但保养得好,看上去还有几分英俊,“她若长得美,我倒是不介意做她的入幕之宾。”
  
  杨泽南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冷地瞥了那黄兄一眼,黄兄只觉得后背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只觉得浑身发冷,汗毛都竖了起来。
  
  怎么回事?
  
  他看了看四周,一头雾水。
  
  “宁若雨?”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宁若雨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皱起眉头,这些人,怎么阴魂不散呢?
  
  来的正是她生理上的父亲——宁宇涛。
  
  宁家本来是没有资格来参加法器大会的,但青园山庄有个经理和宁家沾亲带故,宁家便出了大价钱,请他弄了一张请柬。
  
  宁宇涛正在想尽办法结交一个入道巅峰的术士,想请他到宁家做供奉。
  
  现在全华夏各大家族都想要供奉术士,有术士庇佑,家族更安全,将来发展也更好。
  
  这次宁老爷子派他来,首要任务就是结交术士,如果能买到一件法器回去自然更好。
  
  他没想到,居然能遇上宁若雨。
  
  他的目光落在杨泽南的身上,这个男人是谁?看起来气度不凡,难道也是术士?
  
  宁若雨的本事,他是见过的,但他对术士的法术和等级了解不多,再加上长久以来的偏见,他瞧不上这个女儿,便认为她只是学了两天法术,实力并不强,比不上身边这位牛大师。
  
  牛大师上下打量宁若雨,眼底浮起一抹淫邪之气。
  
  “宁先生,这位是你的什么人?”他问。
  
  宁宇涛因为要讨好老爷子,对察言观色很有一套,一眼就看出牛大师对宁若雨有意思,心中顿时大喜。
  
  “她……是我女儿。”宁宇涛连忙说,“若雨啊,快来跟牛大师打个招呼,这位牛大师可是入道巅峰的强者,有他庇佑,你将来修行会更顺利。”
  
  明明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想要出卖女儿,却表现得像个全心全意为女儿考虑的好爸爸,宁若雨差点笑出声来,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牛大师呵呵笑道:“原来是宁先生的女儿?竟然也是术士?小姑娘,我看你骨骼清奇,是练玄术的料,不如你拜我为师如何?”
  
  宁宇涛闻言大喜,连忙说:“若雨,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拜师啊,牛大师不轻易收徒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宁若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丢死人的男人居然是她生理上的父亲,她妈以前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丢人玩意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