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133章 宁家找上门,恐怖女网红第133章 宁家找上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133章 宁家找上门
宁若雨和安璇两人也没去别的地方,就在朵兰大厦里逛了一圈,刚开始的时候,安璇连那些奢侈品店都不敢进去,还是宁若雨将他给拉进去的。
  
  好在这些店铺的导购小姐都训练有素,并没有狗眼看人低,反而一个劲儿地夸赞安璇,说她漂亮身材好,穿衣服好看。
  
  安璇红着脸说自己已经四十多岁了,那几个导购小姐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拉着她问她是如何保养的,把她给吹得飘飘然,结果不知不觉之间,她居然就买了好多,前前后后加起来快十万了。
  
  出了那些奢侈品店的门,安璇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以前十万块是她们母女俩两三年的生活费,恨不得一份钱掰成两半花,现在却买了几件衣服几个包就花出去了。
  
  但是想想自己账户上那好几个亿,她又觉得这十万块跟十块钱似的。
  
  两人说说笑笑地回了天赐阁,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安璇一下子愣住了。
  
  来的居然是宁宇涛!
  
  宁宇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在她的记忆中,安璇是个非常简朴的女人,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什么都先紧着他,因此哪怕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好,他也打扮得很体面,走出去很吸引女人的目光。
  
  至于离婚后的安璇,那更是不修边幅,三四十岁,简直跟个五十几岁的大妈差不多。
  
  而今天的安璇,却穿着一条Gucci的黑色条纹连衣裙,这连衣裙是吊带款,腰部和裙摆有白色蕾丝装饰,将她衬托得清纯又性感。
  
  最神奇的是,她的皮肤白了,脸上的皱纹少了,仿佛几十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甚至为她添了几分迷人的风情,与上次见面时判若两人。
  
  安璇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心中不起半点波澜。
  
  这个人是她的初恋,曾经她爱他至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但这个人抛弃了她,伤害了她,在离婚的那一天,她才知道,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自己,刚开始把自己当成踏脚石,后来又把自己当成了绊脚石,一脚踢开。
  
  哪怕她再爱他,在这二十多年的折磨之中,也全都磨光了。
  
  宁若雨正要开口,安璇冷冷道:“先生要买古董?”
  
  宁宇涛很不喜欢她冷漠的语气,道:“安璇,你不认识我了?”
  
  “认识,当然认识。”安璇点头道,“所以本店不做你的生意,好走不送。”
  
  宁宇涛被噎了一下,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安璇,你变了。”他说。
  
  “废话,我当然会变。”安璇直接呛他,“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傻乎乎为了你付出一切的女人?我告诉你,我早就不是当年的我了!滚滚滚,立刻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影响我一天的好心情!”
  
  宁若雨忍不住在心里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好!
  
  不愧是我母亲!
  
  宁宇涛气得脸色发白,却不得不压着性子说:“安璇,当年我是迫不得已……”
  
  “行了,这些话你骗鬼去吧。”安璇直接打断他,“你要真是迫不得已,离婚的时候能做得那么绝?连女儿的抚养费都不给?你还算是男人吗?”
  
  宁宇涛脸色更加发黑,咬着牙说:“安璇,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毕竟夫妻一场,你有必要这么刻薄吗?”
  
  “刻薄?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讽刺!”安璇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回去问问你那个宝贝老婆和宝贝女儿做过什么吧,我差点被她们陷害进了监狱,我不过是刻薄了一点,总比他们心狠手辣的好!”
  
  宁宇涛道:“你误会了,她们不是那种人。”
  
  宁若雨一直在观察他的神情,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说明他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的。
  
  他知道,但他不阻止。
  
  宁若雨的眼神冷了下来。
  
  “她们是不是那种人,她们自己最清楚。”安璇不耐烦地说,“滚滚滚,老娘没空招呼你!”
  
  宁若雨嘴角上勾,今天妈妈真是气场全开,怼人怼得酣畅淋漓。
  
  宁宇涛气得发抖,正要开口,门外便传来一个声音:“宇涛,够了。”
  
  宁宇涛立刻闭上了嘴,站在一旁,微微弯腰,道:“爸。”
  
  一个老者走了进来,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唐装,一位雍容华贵的贵妇搀扶着他。
  
  那老者头有些秃,但身上的气势很高,容貌和宁宇涛有几分相似,而那位贵妇,只有四十多岁,但肤白貌美,端庄贤淑,一看就是当家大少奶奶,宁宇涛的后妻瞿芳和她一比,就是山鸡比之凤凰。
  
  看来这位就是宁老爷子嫡子的老婆——孟丽纱。
  
  这个女人来自于玉陵市孟家,出身真正的世家大族,当年嫁给宁家嫡子算是下嫁,因此在宁家的地位很高。
  
  只可惜她老公死得早,否则将来她肯定是宁家的当家主母。
  
  哪怕现在宁家的继承人是宁宇涛,宁老爷子也更信任她,家中的事情,大多都交给她来打理,瞿芳在她面前也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
  
  安璇见过宁老爷子一次,被他身上的气质压得抬不起头来,这么多年了,再次见到他,她还是被他给压住了,目光躲闪,不敢和他对视。
  
  宁老爷子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了她几眼,然后缓缓在酸枝木的罗汉床上坐了,道:“安璇,我们宁家的确亏待了你们母女,但若雨丫头毕竟是我宁家人,流着我宁家的血,你作为她的母亲,还是不要这么刻薄的好。”
  
  安璇没来由地畏惧他,虽然心中不满,却不敢反驳,低着头不说话。
  
  宁老爷子看向宁若雨,和蔼地说:“若雨丫头,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我想给你一个认祖归宗的机会,让你能够回宁家来,将来无论是嫁人,还是行走在外,有宁家的名头在,更加方便,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宁若雨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宁老爷子脸色一沉,宁宇涛不满道:“宁若雨,你这是什么态度?”
  
  “抱歉,我实在是没忍住。”宁若雨笑道,“宁先生,你难道忘了,之前你可是亲口说过,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难道你忘了吗?”
  
  宁宇涛脸色有些不好,宁老爷子说:“他只是一时气话,你不要当真。”
  
  宁若雨微笑道:“宁老先生,我不管他是不是说气话,总之一句话,我对宁家没有任何兴趣,虽然我姓宁,但我不是你们宁家的人,请吧。”
  
  宁老爷子脸色有些沉,摸着胡子不说话,站在一旁的孟丽纱微笑着开口:“若雨,我们知道,你们母女对宁家不满,这也是人之常情。但你毕竟姓宁,一笔写不出两个宁字,只要你愿意回宁家来,就是宁家的继承人。”
  
  宁宇涛一惊,道:“老爷子……”
  
  “住口!”宁老爷子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一直生活在宁老爷子的威压之下,老爷子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垂头丧气,连头也不敢抬。
  
  孟丽纱继续道:“我们知道你在修习法术,修行之人离不开财侣法地,其中财是最重要的,我们宁家恰恰最有钱。只要你肯回来,宁家会全力支持你,你再也不必为金钱烦心了,只需要专心致志地修炼就行。”
  
  宁若雨饶有兴致地望着她,听她讲完,笑道:“不愧是孟家的女儿,这心计不是那些小门小户的可比,我都差点动心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