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194章 怕死当什么术士,恐怖女网红第194章 怕死当什么术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194章 怕死当什么术士
小÷说◎网】,♂小÷说◎网】,
  
  第194章怕死当什么术士
  
  “为什么不能?”说话的是另一个小队的队长,也是个女性,但容貌很男性化,也穿着男性化的衣服,如果不是没有喉结,别人肯定会认为她是个面容清秀的男人。
  
  她严肃地说:“现在这件事关系着我们千千万万术士的名誉,早已不是她一个人的事了,她必须应战!”
  
  灵组扩招之后,重新进行了排名,李队长和乔队长所在的队伍,已经排到了第十组和第十一组。
  
  而刚才不久的两个小队,是第八组和第九组。
  
  据说明年灵组还会继续扩招,到时候又要重新排名。
  
  “韩心怡!”李队长不满地说,“我在和代主任说话,你插什么嘴?”
  
  韩心怡冷哼一声,她实力比她高,军衔也比她高,她还会怕了她不成?
  
  这时,第八组的组长开口了。
  
  八组组长是个外表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衣着打扮也很有品味,模样虽然长得一般,但身材好,照样能引起一大堆女人的尖叫。
  
  “现在也要考虑,如果宁修罗战败了,我们要如何善后。”他道,“最后反而坐实了她比不上港岛的术士?”
  
  众人都沉默不语,在他们的心中,宁若雨是肯定赢不了何石东的。
  
  韩心怡不满地说:“这都要怪宁修罗,修为不高,惹事的本事倒是不小,这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
  
  齐队长咳了两声,道:“其实你们都太看重面子了,我们江省和港岛的术士本是一家,都是华夏的术士,何必争个长短?”
  
  韩心怡冷哼一声,道:“你也不用来做好人,我们江省本来术士就少,总体修为也不高,向来被人瞧不起,如果这次败在了港岛术士的手中,我们的脸往哪里搁?年底的时候我们回总部述职的时候,难道你们就不担心被人埋汰?”
  
  李队长冷笑道:“现在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你们倒是说说该怎么办?”
  
  这时,第八组的组长秦锐道:“不如这样,让宁修罗受伤。”
  
  “什么?”齐队长和李队长二人吓得脸色都变了。
  
  开玩笑,宁修罗可是那位的心尖尖,你敢动她?嫌命太长吗?
  
  李队长狠狠一拍桌子,豁然站起,道:“姓秦的,你疯了?身为灵组队长,你竟然要对无辜的术士下手!”
  
  代主任皱了皱眉头,道:“秦队长,我们灵组不能这么做,这是底线问题。”
  
  秦锐道:“你们先别激动,听我说。我并不是说真的对她动手,只是假造一场刺杀,做出她受了重伤的假象,然后立刻送她回来治伤。何石东也不会腆着脸要求和一个重伤的人战斗吧?”
  
  代主任皱眉道:“无缘无故,谁会来刺杀她?”
  
  秦锐道:“宁修罗行事嚣张,得罪的人多不胜数,说是白虎门,熊家或者鬼契门的余孽都可以。就算不提这几家,宁修罗之前不是在死亡之神网站上被人悬赏吗?说是外国的杀手也可以。”
  
  代主任沉默了一阵,道:“这倒是个好办法。”
  
  李队长嗤笑一声:“你们安排得这么好,怎么不想想宁修罗会不会同意?”
  
  秦锐道:“她不是不愿意应战吗?这是好事啊,可以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拒绝。”
  
  李队长摇头道:“你们根本不了解宁修罗,她是个性格特别强硬的女人,宁愿战死,也不会同意这样弄虚作假的。”
  
  秦锐勾了勾嘴角,说:“这可说不定。这是个必死的局,宁修罗不可能打得赢天师境初期的何石东。宁若雨是个聪明人,怎么会主动去送死?”
  
  李队长还想说什么,代主任开口了:“好了,不用说了。这是个好办法,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谁去游说宁修罗?”
  
  李队长直接道:“别看我,我反对这么做,肯定不会去,你们谁爱去谁去。”
  
  齐队长也摇头道:“我劝你们一句,不要做这样的事,吃力不讨好。”
  
  他是金玉良言,只可惜代主任没有听进去,看向韩心怡道:“韩队长,你是女性,宁修罗对女性一直比较宽容,不如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
  
  韩心怡道:“可以,不过是小事一桩。我们是在帮她,难道她还会跟我翻脸不成?”
  
  李队长和齐队长二人都摇了摇头,你要是见了她,就不会这么说了。
  
  那可是宁修罗啊,又美又强,杀伐果决从不迟疑的宁修罗!
  
  韩心怡当天就定了机票前往港岛,宁若雨刚刚去星光大道游玩了回来,就看见一脸严肃,来者不善的韩心怡。
  
  “是宁修罗吗?”韩心怡问。
  
  宁若雨勾了勾嘴角,道:“不知阁下是?”
  
  “我是灵组第九小队的队长——韩心怡。”
  
  宁若雨点了点头,往沙发上一坐:“原来是韩队长,久仰久仰。不知道韩队长千里迢迢赶来港岛见我,有何贵干?”
  
  韩心怡居高临下地道:“我是代表灵组来告诉你,不要和何石东进行生死斗。”
  
  “我本来就不打算接受他的挑战。”宁若雨道,“哪里需要你来告诉我?”
  
  “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韩心怡道,“灵组的意思,是你必须接受何石东的挑战,但不能和他战斗。”
  
  宁若雨奇怪地问:“我确实没有明白你的意思,接受了挑战,又不和他战斗,是要我临阵脱逃?”
  
  韩心怡沉着脸说:“如果你不接受挑战,说明你没有胆量,是胆小鬼;如果你接受挑战,又根本不可能打赢,输了说明我们江省的术士无能,不管哪一个,我们江省都会脸上无光。”
  
  宁若雨双手抱胸,背靠沙发道:“那你的意思是?”
  
  韩心怡说:“灵组的意思,是让你配合我们演一出戏。”
  
  宁若雨来了兴趣:“哦?什么戏?”
  
  “我们会安排人,乔妆成你的仇家刺杀你,当然不会真的刺杀,只是做个样子,然后你装成受了重伤无法战斗的样子,立刻回江省救治。这次的事情就可以完美解决。”韩心怡道。
  
  宁若雨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起来,笑得韩心怡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觉得很好笑吗?”韩心怡不满地问。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了。”宁若雨拍了拍手,道,“真亏你们灵组想得出来,看来你们灵组的人在官场混了太久,都沾染了这些尔虞我诈的习气,让人叹为观止啊。”
  
  韩心怡脸上的表情有些崩坏,怒道:“宁修罗,请你严肃一点!”
  
  宁若雨站起身来,她自从变漂亮之后,连身高也慢慢增加了几厘米,比韩心怡要高一些,韩心怡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韩队长,我很严肃。”宁若雨的脸色沉了下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我不接受挑战也就罢了,如果我接受了挑战,就绝对不会临阵脱逃。”
  
  韩心怡很不喜欢这种被她压制的感觉,不满地道:“说的好听,难道你就不怕死?”
  
  宁若雨笑了一声,笑容中带着一抹淡淡的轻蔑:“怕死还当什么术士?不如读点书,找个白领的安稳工作,再结婚生子,过老公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好了。”
  
  韩心怡心头巨震,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我们术士修习法术,追求长生,本来就是逆天而行,与天争命,如果前怕狼后怕虎,想要安安稳稳升级,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有随时死在路上的准备。”宁若雨的话振聋发聩,“你们玩这些歪门邪道,难道就没有术士的尊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