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200章 灭世箭为雪皚的玉佩加更,恐怖女网红第200章 灭世箭为雪皚的玉佩加更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200章 灭世箭为雪皚的玉佩加更
小÷说◎网】,♂小÷说◎网】,
  
  第200章灭世箭
  
  宁若雨恍然大悟,她在鬼岛副本之中,因为超度了停车场内所有的鬼魂,鬼市公众号奖励了她一张复活券!
  
  宁若雨嘴角上勾,看向核潜艇逃走的方向,道:“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但幸运女神是站在我这边的。”
  
  “微客服,有没有能对付核潜艇的武器?”
  
  “兑换。”宁若雨连想都没想便说道。
  
  宁若雨大惊:“什么,一枝灭世箭,需要四十万仰慕值?你怎么不去抢呢?”
  
  微客服根本没有搭理他。
  
  下一刻,一枝泛着白光的箭出现在她的手中,半空之中缓缓出现了一把白色的大弓,那大弓之上镶嵌着一颗金色宝石。
  
  那金色宝石非同凡响,在上古时代应天运而生,吸收天地之精华,威力惊天动地。
  
  这把弓,是法宝!
  
  九品法器之上,才是法宝!
  
  她一把抓住了弓,搭弓上箭,对准了越来越远的核潜艇。
  
  她很紧张。
  
  她从来都没有学过射箭,如果这一箭没有射中,四十万仰慕值就白瞎了。
  
  忽然,她觉得后背一热,一个健美的身体贴了上来,握住了她的双手。
  
  宁若雨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但没有挣脱。
  
  “别动。”杨泽南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教你射箭。”
  
  宁若雨知道,现在不是耍脾气的时候。
  
  “两脚打开,与肩同宽,身体的重量均匀的落在双脚上,身体微微往前倾。”杨泽南呼出的气息扑在她的耳朵上,让她耳朵有些痒,她不喜欢这种接触,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专心致志地盯着前方。
  
  “瞄准对手。”杨泽南继续道,“对,就是现在,射!”
  
  灭世箭冲了出去,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兰开斯特原本正得意地喝着香槟,此时却猛然站了起来,满脸不可置信。
  
  宁修罗居然没死?
  
  她在干什么?
  
  射箭?她以为就凭一支箭,就能毁掉一艘核潜艇?
  
  “愚蠢!”他冷嗤了一声。
  
  就在“蠢”字出口的刹那,灭世箭射中了那首核潜艇。
  
  轰!
  
  比刚才大数倍的爆炸声传来,在距离伊丽莎白港七十多海里的地方,海水被猛地掀起,形成了十几米的巨浪。
  
  啪。
  
  兰开斯特再次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他顿时脸色煞白,喃喃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亨特快步走了进来,道:“少爷,我们暴露了,必须立刻离开。”
  
  兰开斯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亨特低头道:“失礼了。”说罢,拉着他就往外走。
  
  他这才回过神来,恼羞成怒道:“宁修罗!好你个宁修罗!你居然敢摧毁我的核潜艇!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话音未落,追天弓便化为了一道流光,消失在夜色之中。
  
  宁若雨回过头,正要跟杨泽南说话,却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把抱进了怀中。
  
  他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嘴唇如砂石般粗粝,在她的嘴唇上研磨,仿佛要将她整个吸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宁若雨呆了呆,才用力将他推开:“你干什么?”
  
  杨泽南死死抓着她的手,深深凝望她的眼睛,说:“若雨,我以为你真的死了。”
  
  宁若雨道:“不过是一颗鱼雷罢了,有什么好怕的,这种玩意儿根本伤不了我分毫。”
  
  她一逮到机会就会装x。
  
  杨泽南笑了笑,他比谁都清楚,刚才她是真的死了,却又不知为何突然复活。
  
  “记住,你对任何人都只能说,你用秘法遁走他处,才没有死在鱼雷之下,明白吗?”他说。
  
  宁若雨用奇怪的目光望着他,道:“本来就是这样啊,不然呢?难不成我还能起死回生吗?”
  
  “这样最好。”杨泽南道,伸手想要抚摸她的面颊,她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
  
  她的肌肤细嫩雪白,一摸上去就像被吸住了一般,让他不忍离开。
  
  “我准备了一支香槟。”他说,“今晚我们一起庆祝如何?”
  
  宁若雨道:“我还要去找暗算我的人报仇。”
  
  杨泽南眼底闪过一抹精光,道:“好,我陪你去。”
  
  二人离开了伊丽莎白港,前往何家。
  
  此时的何家已经一团乱,何家的子弟们纷纷抢夺着家里值钱的东西,拖着行李箱,打算跑路。
  
  何石东的妻子不懂术法,只是个普通人,她看着眼前的混乱,都不敢去制止,只能抹眼泪。
  
  “你们干什么?这是我妈的嫁妆!”一个年轻人大喊一声,拦住了那个想要把何夫人首饰盒拿走的男人,男人大骂一声:“滚你妈的!”
  
  还朝着他的胸口踢了一脚,将他踢得半天都起不来。
  
  “你以为你还是何家的大少爷?”那个男人发狠地踢着他,“以前我们敬着你,是看在你爸的份上。现在你爸死了,你就是条癞皮狗!除了长了一张好看的脸,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只能去做鸭!”
  
  说完,又踢了两脚,抱着首饰盒跑了。
  
  何夫人哭着将他搀扶起来,道:“小骏,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咱们别要了。咱们也赶快收拾东西,回内地乡下去,再不回来了。”
  
  何骏是何石东唯一的儿子,却没有修炼术法的天赋,据说何石东在外面找女人生了好几个私生子,何夫人自知理亏,也没有过问。
  
  何骏站起身来,替母亲擦去脸上的泪水,道:“妈,你放心,我回出去挣钱,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就在这时,何家老宅的几个大门轰然关上,本想逃跑的何家子弟拼了老命也打不开。
  
  “何家人都给我听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何家上空炸响,“立刻给我滚到正堂集合,谁要是想跑,我一定会砍下他的狗头!”
  
  何家人吓得双腿发软,不敢反抗,只得回到了正堂,一个个都面如土色,如丧考妣。
  
  几个何家子弟冲进了何夫人的房间,凶神恶煞地将他们母子俩抓了起来,道:“宁修罗来寻仇了,这都是何石东干的好事,你们母子俩自己去领死吧!别牵连我们!”
  
  宁若雨和杨泽南一起走进何家正堂,里面站满了人,基本上都是何家有头有脸的人物,小人物和佣人都没有进正堂的资格,全都站在外面晒太阳。
  
  众人对宁若雨极为畏惧,低着头浑身发抖。
  
  宁若雨翻了个白眼,我有这么可怕吗?
  
  她径直走上正堂,往交椅上一坐,杨泽南则站在她的身侧。
  
  她的目光在众人身上缓缓扫过,众人只觉得像针在自己身上刺过一般,有胆子小的,吓得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这时,两个何家子弟拖着一对母子走了进来,往宁若雨面前一扔,满脸谄媚地说:“宁修罗,这对母子就是何石东那老狗的老婆孩子。约战您的事情,全都是何石东做的,与我们无关啊,请您明鉴。”
  
  何骏似乎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怒骂道:“你们这群势利小人!我父亲在的时候对你们不薄,现在他死了,你们就落井下石!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给老子闭嘴!”那个何家子弟恶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宁若雨面色冷淡,道:“我要知道那艘核潜艇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指使何石东向我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