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202章 杨泽南的过去,恐怖女网红第202章 杨泽南的过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202章 杨泽南的过去
小÷说◎网】,♂小÷说◎网】,
  
  第202章杨泽南的过去
  
  虽然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但他面上依然淡然,道:“只要你召唤,我随时有空。”
  
  宁若雨点头道:“好,去我住的别墅吧。”
  
  杨泽南几乎要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了,连车速都似乎快了不少。
  
  很快就回到了浅水湾的那座别墅,宁若雨带着他进了门,道:“你坐在沙发上等等。”说着就走进了浴室。
  
  杨泽南呼吸着屋子里的空气,有她身上的味道,心情很愉悦,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的脑中闪过她纤细的腰肢、瘦长的大腿和脸上淡淡的浅笑,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片刻之后,宁若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换了一套休闲装,手中还拿着一只黑色的盒子。
  
  杨泽南愣了一下:“你……不是去洗澡吗?”
  
  “我不需要洗澡,一个洁净符就解决了,只是衣服沾了海水和血迹,我在洗衣服。”宁若雨说。
  
  杨泽南问:“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这只盒子?”
  
  宁若雨点头,理所当然地说:“对啊,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杨泽南有些无语,所以他一开始就误会了?
  
  好在宁若雨并没有发现异样,将那黑盒子放在沙发前的玻璃茶几上,道:“这就是我从圣玛丽银行里拿到的那只黑盒子。银行对外公布的信息里说,他们除了一小部分现金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损失。”
  
  杨泽南将黑盒子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皱起眉头,道:“这是一个很古老的防御阵法,一旦有人想要强行打开盒子,它就会自爆,威力惊人,能炸塌一座摩天大楼。”
  
  宁若雨问:“兰开斯特想要的,就是这盒子里的东西。你能解开这个阵法吗?”
  
  杨泽南勾了勾嘴角,道:“我试试吧。”
  
  他的指头在阵法上划过,阵法上的某几根线条亮了起来,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得几乎只能看见残影。
  
  啪嗒。
  
  一声轻响,盒盖开了。
  
  宁若雨呆立当场。
  
  这就开了?也太容易了吧?
  
  杨泽南笑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宁若雨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到底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杨泽南打开盒盖,将一件东西从里面拿了出来,他的脸色也变得凝重。
  
  那是一块玉石,确切地说是一块玉璧。
  
  玉璧是一种中央有穿孔的扁平状圆形玉器,为我国传统的玉礼器之一,也是“六瑞”之一。
  
  这块玉璧只有成年男人手掌大小,上面还雕刻着各种符文,玉质非常好,拿在手里很温润,还弥漫着浓郁的灵气。
  
  “玉是好玉。”宁若雨道,“如果用来炼器,倒是个好材料。不过兰开斯特费尽心机要抢的,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杨泽南道:“兰开斯特家族从中世纪的时候,就开始统治格兰国,即使现在格兰国的女王不姓兰开斯特,却也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据说连首相的任免,都是由他们在暗地里操纵。”
  
  他顿了顿,又道:“从中世纪开始,就有传闻,这个家族拥有着诡异的力量。这种力量,我们称之为灵力,他们称之为魔法。”
  
  宁若雨摸了摸手里的玉璧,道:“这样的家族不会缺少一两件炼器的材料,这块玉璧绝对还有别的用途。”
  
  她悄悄问微客服:“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说人话。”
  
  微客服的话音未落,就听见杨泽南道:“这应该是某个秘境的钥匙。”
  
  宁若雨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能听到微客服的声音。
  
  杨泽南指着玉璧上的符文,道:“这些符文是一种破解阵法的咒语,这应该是某个秘境的钥匙。怪不得兰开斯特家族想要这个东西。”
  
  秘境一般是上古时代某位大能的洞府或者某个古战场,都是一方小世界,与那些伴随着大灾难,突然出现在地面上的“秘密之地”又有所不同。
  
  简而言之,秘境和副本差不多,而秘密之地是主地图。
  
  二人仔细检查了盒子,没有在里面发现地图之类的东西。
  
  光有钥匙,找不到门也是白瞎。
  
  宁若雨道:“杨先生,这块玉璧,我就送给你吧。”
  
  杨泽南一愣,道:“这么重要的东西,你说送就送?”
  
  宁若雨抬头看着他,道:“你帮了我这么多,我送这个答谢你也是理所应当。”
  
  杨泽南皱眉:“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生分。”
  
  “你可以这么想,但我不可以把你对我的好当成理所当然。”宁若雨坚持道,“何况这东西在我手中也没什么用处,你们灵组能够接触到的秘境更多,说不定能遇到那座秘境呢。”
  
  顿了顿,她又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也不是说送就送的,我这个人抠门得很,不是至交好友,是别想从我这里拿到好东西的。”
  
  杨泽南这才接过了玉璧,道:“若雨,谢谢。”
  
  宁若雨冲他笑了笑,他一下子就呆了。
  
  他还没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笑容,这是从心底深处所浮上来的,衷心的微笑,是真正信任他,把他当自己人的微笑。
  
  手中的玉璧仿佛火热了起来,他将它珍而重之地放进了黑盒子之中,道:“你放心,这块玉璧,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折腾了一夜,天已经亮了,宁若雨的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她脸有些发红,道:“我叫点外卖来吃吧。”
  
  “不用了,外面的东西不干净。”杨泽南道,“我来做。”
  
  他打开柜子和冰箱找了找,拿出面粉,打了个鸡蛋,十分熟练地开始和面,然后将面拧成细细的一条,扔进了油锅之中。
  
  很快,一大盆香喷喷的油条就出锅了,又将冰箱里的蔬菜拿出来做了个蔬菜沙拉,配上牛奶,就是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早餐。
  
  宁若雨惊讶地问:“你不是世家公子出身吗?为什么手艺这么好?”
  
  杨泽南笑道:“我不是世家出身,父母白手起家,挣下了亿万家财,当年在申海市也算有些头脸。但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我父母在那场车祸中丧生,我的左脚受了严重的外伤,瘸了,家产全都落在了我祖母的手中。我祖母不喜欢我妈,连带着也不喜欢我,把我送到了小县城里,交给一个心腹亲信抚养,她却把我家的公司都交给我二叔、三叔打理。”
  
  宁若雨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世,她一直以为他家世优越,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
  
  杨泽南继续道:“我在小县城的时候,养育我的那户人家没有虐待我,但也不敢管我,再加上他们也要做生意,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要养,我祖母给的那点钱全用来补贴他家的孩子了,我早饭晚饭都只能吃馒头,中午倒是有学校的营养午餐。我又是个挑食的,特别喜欢吃街上陈二师傅家的油条,便每天一大早去他家帮着做工,换油条吃,慢慢就学出了手艺。”
  
  宁若雨听得入了迷,问:“那你后来又是怎么加入灵组的呢?”
  
  杨泽南笑了笑,说:“我长大之后,考大学回到了申海市,正好遇到了他们。他们以为我要把家产抢回去,想了各种办法陷害我。我一气之下就把家产抢回来了,后来就进了灵组。”
  
  这说了等于没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