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230章 我是她师父,恐怖女网红第230章 我是她师父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230章 我是她师父
小÷说◎网】,♂小÷说◎网】,
  
  第230章我是她师父
  
  魏松大怒,道:“他们好大的口气!我听说那宁修罗嚣张跋扈,心狠手辣,没想到竟然嚣张到这样的地步!父亲,还跟她废话什么,派几个人去,把她给抓回来,直接拜堂成亲就行了。”
  
  魏老爷子比起他来,沉稳了不少,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道:“这个丫头,好大的胆子。”
  
  魏青青心中也有一丝不悦,我们魏家肯娶你,你还不赶快谢恩?居然还敢挑剔?
  
  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魏松道:“爸,这样的儿媳妇,我可不敢要。反正卦象中也只说她能让我们家族化险为夷,又没说必须做我们魏家的媳妇。就算做魏家媳妇,也可以随便找一个家族子弟,不一定要做我儿子的媳妇。冬冬的妻子,将来是我们魏家的主母,她这种出身,能服众吗?”
  
  魏老爷子沉默了,魏松见有戏,继续说:“我看不如这样,三叔不是有个儿子吗?那小子虽然修为不高,但品貌也不错,让宁若雨嫁给他就行了。”
  
  魏松所说的三叔,是魏老爷子的三弟,比老爷子小了二十多岁,是老来子,很得父母的宠爱,但从小体弱多病,在三十多岁才生了个儿子,没几年就过世了。
  
  魏老爷子因为不满当年父母的偏爱,因此对这个侄儿很不喜欢,再加上这个侄儿修习法术的天赋不行,便没有多关注。
  
  “你是说魏柏?”魏老爷子摸了摸三寸长的胡子,道,“那小子今年多少岁?结婚了吗?在做什么工作?”
  
  魏松道:“他今年二十六,没有结婚,也没做什么工作。”
  
  魏老爷子不满:“这么大岁数了,还游手好闲的?”
  
  魏松道:“他似乎对书法很感兴趣,一直沉迷于练习书法,对于别的事情,都不上心。”
  
  魏青青开口道:“爷爷,我也觉得柏叔叔合适。宁若雨嫁给他后,就是再嚣张跋扈,也接触不了家族的核心,不是正合适吗?”
  
  魏老爷子沉思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阿力,你再派人去说,这次要是再办砸了,就不用来见我了。”
  
  “是。”
  
  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在意宁若雨拒绝嫁进魏家这回事,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他们想要,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第二天,陈明鹏又来了,这次他的态度要倨傲得多。
  
  之前宁若雨是嫁给魏冬冬,将来或许就是魏家主母,他自然要客气一些,免得宁若雨记恨。
  
  现在宁若雨要嫁的,是什么都不管,没什么出息的魏柏,对他的地位没有任何威胁,他自然就不给面子了。
  
  他进门的时候,安璇就觉得有些不对,正要开口,就听陈明鹏道:“安女士,昨天是我弄错了,今天我是来更正的。”
  
  安璇一头雾水,昨天我们不是拒绝了吗?怎么又来了?
  
  “更正什么?”她问。
  
  “要跟令嫒结婚的,不是我们大少爷,而是魏柏、柏爷。”
  
  魏家还遵循着传统,魏松那一辈的,都叫某某爷,比如魏松就叫松爷,魏柏就叫柏爷。
  
  安璇被雷得外焦里嫩,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良久才问:“这个柏爷又是什么人?”
  
  “柏爷是我们家主的侄儿,二十六岁,与令嫒正相配。”陈明鹏道。
  
  安璇怒了,道:“你们魏家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什么大世家吗?对于婚姻大事,怎么这么儿戏?昨天说是大少爷,今天说是什么柏爷。”
  
  陈明鹏冷冰冰地说:“我说了,昨天是我说错了。”
  
  安璇愤怒地指着他道:“怪不得昨天你不肯拿照片给我看,原来是打算骗婚啊?还是世家大族呢,居然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陈明鹏根本不管她生不生气,道:“我们魏家是华夏首屈一指的世家大族,能够嫁入魏家,是你们的福气,何况柏爷也是魏家正经嫡系子弟,又不是旁支。”
  
  安璇更加生气了,将门打开,道:“走,你们立刻给我走,我们没那个福气,高攀不起你们魏家,你们还是去娶门当户对的千金大小姐吧。”
  
  陈明鹏冷哼一声,道:“你们可要想好,得罪我们魏家是什么后果?”
  
  安璇又惊又怒:“你居然威胁我?”
  
  陈明鹏鄙夷地瞥了她一眼,道:“我只是好心提醒你。”
  
  “你,你……”安璇指着他,气得手指都发抖。
  
  赵子云淡淡道:“这就是书上所说的强娶?”
  
  陈明鹏冷笑一声:“你要这么说,我也不反对。”
  
  “很好。”赵子云点了点头,一弹手指,陈明鹏只觉得胳膊一凉,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右臂已经炸开,化为了齑粉。
  
  “啊!”他惨叫起来,抱着自己的断臂,满脸惊恐,他所带来的那两个壮汉立刻将他护住:“你,你竟然敢伤我?”
  
  赵子云没有说话,又弹了一下手指,只听啪啪两声,那两个壮汉的右臂也化为了齑粉。
  
  陈明鹏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可是法师初期的修为啊!
  
  这,这个人,到底有多强?
  
  赵子云面无表情地说:“今天就饶你们一条狗命,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他要是再来侮辱我徒弟,我就杀上魏家,去讨个公道。”
  
  他猛地放出身上的气势,陈明鹏三人双腿一软,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上。
  
  太,太强了,强到让他们完全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这就是传说中的绝顶高手吗?
  
  “是,是,我们立刻走,立刻走。”三人虽然想要逃命,却被他的气势压得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从大门口爬出去。
  
  一出门,他们便觉得压在身上的力量一轻,几人瘫软在地上,顿时热泪盈眶,他放过我们了,太好了!
  
  宁若雨和安璇都目瞪口呆。
  
  宁若雨默默地想,他不是看了好几天的华夏法律吗?都看到哪儿去了啊?
  
  不过,确实很爽。
  
  赵子云依旧是那副冷面的模样,说:“我的徒弟,怎么能让人随随便便欺负?”说着,他揉了揉宁若雨的脑袋,说,“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又不在,你只管动手,哪怕把天捅个窟窿,我也能帮你补上。”
  
  宁若雨心口一热,有些感动。
  
  这十八年,她所得到的善意太少了,对她来说,每一个都弥足珍贵,所以她才能在楚天翼背叛她后,还传授他功法,报答他的恩情。
  
  她点了点头,道:“是,师父。”
  
  赵子云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要露出一道笑容,但笑得很僵硬,看着好笑。
  
  安璇又惊又喜,心中感叹:不愧是高手啊。
  
  魏松和魏青青快步走进魏老爷子的书房,见魏老爷子坐在躺椅上,脸色阴沉,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互望一眼,魏青青上前蹲在躺椅旁,撒娇道:“爷爷,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啊。”
  
  魏老爷子朝着下面一指,道:“你们自己看吧。”
  
  二人一看,才发现旁边跪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陈明鹏。
  
  魏松大惊,道:“陈明鹏,你的胳膊怎么了?”
  
  陈明鹏满脸的恐惧:“松爷,是,是宁……”
  
  “是宁修罗干的?”魏松怒道,“她简直胆大包天!”
  
  陈明鹏道:“松爷,不是宁修罗干的,是,是她的师父。”
  
  陈明鹏皱眉:“师父?她师父是什么人?”
  
  魏青青的柳眉也紧紧蹙起,道:“有传言说,她师父是一位修为在上人之上的绝顶高手。”
  
  陈明鹏激动地说:“对啊,大小姐,他,他真的很强,非常强。他就打了个响指,我们的胳膊就化为了齑粉!太可怕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强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