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261章 仰慕值飞涨,恐怖女网红第261章 仰慕值飞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261章 仰慕值飞涨
小÷说◎网】,♂小÷说◎网】,
  
  第261章仰慕值飞涨
  
  黄晓沉默了片刻,道:“吴兄说的是真的,我可以作证。”
  
  黄家和吴家有些交情,他自然要为吴东喜说话。
  
  周晗眼中闪过一抹得意,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宁若雨道:“当然有话要说。这二人一进屋,就认定我是周家给他们安排的小姐,我就奇怪了,堂堂周家还干拉皮条的买卖吗?”
  
  人群中发出一阵哄笑。
  
  周家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他们的确给身份尊贵的贵宾安排了美女,但时代不同了,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能拿出来说的。
  
  宁若雨继续道:“我跟他们解释了,我也是来谈生意的,这个姓吴的,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想对我不轨,我能饶得了他?”
  
  话音未落,就听见吴东喜大叫起来:“绝对没有的事情!我吴东喜向来为人正直,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堂主,你可不要听她信口开河啊!”
  
  黄晓也道:“堂主,吴家是西省的大家族,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怎么会看得上这样一个女人呢?”
  
  周围的人都不禁给了他一个白眼,这姑娘明明很漂亮好不好?还有一种难得的气质,你说这个话,亏不亏心?
  
  周弱道:“这位女士,你说他们对你意图不轨,有证据吗?”
  
  宁若雨没有说话,周弱道:“你伤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他们对你意图不轨却没有证据,我只能认为你是无故伤人了。”
  
  吴东喜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得意地看了宁若雨一眼,心中暗暗道,这下我看你怎么死。
  
  就在这时,一个男声响起:“我可以为这位女士作证。”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人,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长得很是帅气。
  
  周弱上下打量他,道:“这位是?”
  
  “在下慕耀,慕家的子弟。”
  
  宁若雨记得这个慕耀,在鬼岛副本中,他们曾一起完成过任务。
  
  周弱点头道:“原来是慕家的子弟,你的父亲是?”
  
  “我父亲是慕云,我爷爷是慕家家主慕成栋。”
  
  周弱的态度和蔼了几分,道:“原来是慕家的大少,失礼了。”
  
  慕耀道:“不敢当。”
  
  周弱问:“你认识这位女士?”
  
  “曾有过一面之缘。”慕耀说。
  
  周弱又问:“那案发之时,你在那间房附近?”
  
  “没有。”慕耀摇头。
  
  “那你作的什么证?”周弱的语气有些不好。
  
  慕耀道:“我作证,是证明这位吴少的品行。”
  
  周弱皱眉,慕耀继续道:“我们慕家的老宅靠近西省,因此对这个吴少往日的行为有所耳闻。这位吴少在西省可谓大名鼎鼎,是人尽皆知的色中饿鬼,专门糟蹋年轻小姑娘,这些年被她糟蹋的不计其数。有要报案了,他都是出钱解决,一旦钱解决不了,那姑娘一家就会全部消失,他在西省有个外号——吴扒衣,专门扒女孩子的衣服。”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吴东喜气得一跃而起,牵动胸口的伤口,疼得他直抽冷气,咬牙道:“你胡说八道,我看这个女人是你的姘头,她就是你带进来的!堂主,按照规矩,这个慕少也是要处罚的,慕家也应该加入黑名单!”
  
  周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我们周家做事,不用你来教。”
  
  吴东喜连忙点头道:“是,是,周堂主一定能够秉公执法。”
  
  周弱看向宁若雨和慕耀二人,说:“就算吴少真如你们所说,是个色中饿鬼,也不能说明他对这位女士意图不轨。如果你们拿不出更有利的证据,我就只能按照先前所说,取这位女士的性命。”
  
  慕耀一惊,还想说什么忽然有人大声道:“周弱小子,你在发什么疯?”
  
  周弱怒道:“是谁?敢直呼我的姓名?”
  
  这时,一个胖老头快步跑了进来,怒气冲冲地指着周弱道:“是我!你难道还想处罚我?”
  
  周弱一看是他,连忙站起身来行礼:“原来是孙老啊。孙老您不是在跟家主品茗吗?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孙老冷哼一声,道:“幸好我来了,不然你们就要坏我大事了!”
  
  周弱愣了一下,道:“孙老,这从何说起?”
  
  孙老没有搭理他,回头对宁若雨道:“宁小姐,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众人都是一惊。
  
  看周弱对孙老的态度,这位孙老的地位肯定非比寻常,而他却对这个女人礼遇有加,难道这个女人来头更大?
  
  宁若雨一时心情大好,但并没有选择升级,而是关掉对话框,看向孙老,道:“孙老,抱歉了,没能在那间房里等你,劳烦你跑到这里来。”
  
  孙老道:“宁小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要怪,就怪他们周家,居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他满脸愤怒,指着周弱道:“我定的房间,你们都敢随意给别人?看不起我老孙是不是?”
  
  周弱连忙道:“孙老,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孙老冷哼一声,道:“你们想要糊弄我这糟老头子是不是?赶快去把租包间的人给我叫来,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今天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这位孙老居然耍起无赖来,周弱知道他的个性,不敢怠慢,对身旁的周晗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人给我叫来!”
  
  “是。”很快,周晗就带着两个安保人员来了,那两个安保人员还架着一个年轻男人,那年轻男人宁若雨觉得有些眼熟。
  
  “堂主,这小子想逃,被我们给抓住了。”那两个安保人员道。
  
  周弱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怒斥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把租给孙老的包间又租给别人?”
  
  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地盯着宁若雨,仿佛跟她有杀父之仇,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周晗道:“堂主,此人名叫魏冬冬。”
  
  一听到这个名字,宁若雨便想起来了,当时魏家想让她嫁的那个嫡系长孙,不就叫魏冬冬吗?
  
  原来他是魏家人。
  
  难怪了,他们之间还真是有杀父之仇啊。
  
  周弱皱了皱眉头,道:“魏冬冬,这名字很耳熟啊。”
  
  周晗提醒道:“堂主,他就是高松的儿子,魏家曾经的长孙。”
  
  周弱这才想了起来,脸色更难看了两分,说:“魏冬冬,我们周家看你可怜,又与你爷爷有几分交情,才收留了你,让你在周家谋一分差事,让你能活命。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毁坏我周家的名誉?”
  
  魏冬冬愤恨地盯着宁若雨,高声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个人害死了我父亲,气得我爷爷瘫痪在床,这个仇,比天高比海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什么?”周弱愣了一下,道,“你们家不是因为得罪了宁修罗,才引来杀身之祸吗?”
  
  魏冬冬指向宁若雨,厉声道:“她,就是宁修罗!”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原来她就是宁修罗?那个接连毁掉了白虎门、熊家、鬼契门的女人吗?我听说她很年轻,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
  
  “听说她只有十八岁,这么年轻就突破了天师境,这简直就是仙才了。”
  
  “怪不得魏冬冬这么恨她。”
  
  众人议论纷纷,宁若雨却道:“你父亲和祖父,我都已经交给了你们魏家的人处理,他们之所以有今日的下场,正是因为当初做了很多对不起魏家的事,是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