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269章 燕家闹事,恐怖女网红第269章 燕家闹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269章 燕家闹事
小÷说◎网】,♂小÷说◎网】,
  
  第269章燕家闹事
  
  息是生长的意思,息壤就是可以自己生长的土壤。
  
  天帝知道了鲧盗息壤的事情,大为震怒,命令火神祝融将鲧杀死在鱼渊这个地方,鲧死后肚子里生出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就是传说中的大禹,天帝就命令大禹接替了鲧治理洪水,平定九州。
  
  要是在以前,宁若雨一定以为这些都只是神话传说,但她现在是术士,看问题的眼光自然不同。
  
  “师父,传说中的天帝、祝融和鲧,都是上古时代的术士吗?”宁若雨问。
  
  赵子云道:“你说的那些神话故事,我都看过,根据我的推测,你们华夏上古时代应该是被术士统治着,但地球的灵气逐渐枯竭,从大禹开始,世俗的权柄就慢慢地转移到了凡人的手上。”
  
  赵子云收回手,息壤又快速地缩小,变回了之前的一小包泥土。
  
  “那……这些息壤有什么用?”宁若雨忍不住问。
  
  “只要灵气足够,息壤可以无限长大。”赵子云道,“能够断江填海。”
  
  宁若雨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喜地说:“那我是不是可以把它扔到海里,变成一座小岛?”
  
  “可以,但以你现在的实力,还做不到这一点。”赵子云用布将息壤包了起来,交给她道:“好好收着,等将来你实力强大了,用这包息壤在海外建立一个国家,也不是不可能。”
  
  宁若雨捧着那包土,一时间心潮澎湃,花了一千万,买了一个岛国,这生意简直大赚特赚啊。
  
  今晚的拍卖会除了这包土,再没有别的好东西,几人回了九号阁楼,孙老满脸喜色,上来对宁若雨和赵子云行了一礼,道:“两位,元哲已经将那把断刃完全炼化,成为了他的本命法器,实力大大增加。”
  
  术士到了天师境,就能够炼制本命法器,通过特殊的手法,将法器与自己的生命相连,如果法器足够强大,术士的力量也会大大增加。
  
  但是如果有人毁掉了本命法器,或者切断了主人和本命法器之间的连接,术士就会身受重伤,甚至修为倒退。
  
  宁若雨看了看他身后的年轻人,孙元哲身上的寒冰之气更加浓郁,整个人都仿佛一把锋利的冰剑。
  
  他走上前来,望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宁小姐,谢谢你,这把短刃的名字叫什么?”
  
  “冰锋。”宁若雨道。
  
  这是商场里给出的名字。
  
  孙元哲郑重地道:“我一定会将它当做自己的生命一般爱惜。”
  
  宁若雨:“……”
  
  少年,我们只是做了个交易而已,剑卖给你了你想怎样就怎样,不管我的事好吗?
  
  寒暄了几句,四人各自回房,夜很深了,宁若雨已经睡下,而杨泽南站在九号阁楼外的回廊边,静静地望着她所住的那个房间。
  
  他似乎想进去,忽然一道衣袂飘动的声音传来,穿着风衣的赵子云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他冷冷地问。
  
  杨泽南上下打量他,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在华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你这号人物?你接近若雨有什么目的?”
  
  赵子云严肃地说:“我是她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要保护她。”
  
  “她已经成年了,不需要你的保护。”杨泽南道,“你对她过度的保护,只会妨碍她修行。”
  
  赵子云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在华夏,一个男人半夜爬女人的阳台算什么?”想了半天,他忽然开口。
  
  杨泽南:“……你想了半天,就想说这个?”
  
  “书上说,这种行为叫耍流氓。”赵子云沉着脸道,“你是流氓吗?”
  
  杨泽南满头黑线,你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你的徒弟被人拔除了灵根,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他反问。
  
  赵子云道:“我迟早会帮她找回来。”
  
  杨泽南心中很不舒服,说:“这是我给她的承诺,就不劳烦你了。”
  
  赵子云也很不喜欢他,猛地放出身上强大的威压,杨泽南脸色一沉,也放出身上的威压,两人的威压生生撞在一起,居然斗了个势均力敌。
  
  清冷的夜空底下,两人相对而立,四周的花草树木都被他们的威压碾成了碎末,但他们都将威压所形成的灵气场限制在十米之内,十米之外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良久,这场无形的战斗也没能斗出个结果,最后二人不得不齐齐撤掉了威压。
  
  “你很强。”赵子云说。
  
  杨泽南嘴角上钩:“还配得上你的徒弟吗?”
  
  赵子云知道完全配得上,但却始终不愿意说出那几个字。
  
  一想到徒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心中就极为难受,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般。
  
  “你该走了。”赵子云冷冷地说了一声,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如果再让我看见你妄图爬我徒弟的阳台,就别怪我不客气。”
  
  杨泽南眯起眼睛,眼底浮起一抹敌意。
  
  宁若雨昨晚睡得很好,起床时伸了个懒腰,神清气爽。
  
  她来到阳台,正打算呼吸一下早晨的新鲜空气,却发现院子里的花草居然都被碾碎了。
  
  住在周围的不少人都看到了这样的异象,目光鬼祟地盯着九号楼。
  
  这里接连出现好几次异象,难不成真有什么异宝出世?
  
  孙老脸上的肌肉跳了跳,装模作样地骂孙元哲:“你这小子,不是跟你说了很多次了吗?这是在别人家里,不比咱们自己家。你看你练个武,就把人家花园给毁了,赔钱倒是小事,惹怒了主人家多不好?”
  
  孙元哲低着头,道:“我知道了爷爷,下次再不敢了。”
  
  众人见状,这才渐渐退去,孙老松了口气,心想赵先生、宁小姐,你们别再搞事了,再搞出些异象来,我也圆不过去啊。
  
  白天宁若雨又去转了一圈,没遇到什么好东西,倒是慕耀一个劲儿地献殷勤,弄得她很尴尬。
  
  终于到了最后一场拍卖会,宁若雨等人一到会场,便发现与前两天不同,原本空着的包厢全都来了人,下面的散座也挤满了人,一个个满脸兴奋,说不定他们能买到一些从世家大族手里漏出来的宝贝呢?就算没有买到,长长见识总是好的。
  
  这个时候,人群中一阵骚动,原本拥挤的人群纷纷让开一条路,一支队伍迎面走来。
  
  这支队伍一共四人,为首那人气势凌人,面宽口阔,一脸威严,他身后跟着两个人,全都是天师境巅峰的修为,而走在最后面的那人,宁若雨认识。
  
  正是郑先生。
  
  她微微眯起眼睛,这些都是燕家的人。
  
  几人一进来,便有不少顶级世家围了上去,有的满脸堆着笑,笑容中还有几分谄媚。
  
  “他们是谁啊,怎么这么嚣张?”人群中有人低声问。
  
  “这你都不认识啊?”另一个说,“这几位就是雁门市燕家的人。”
  
  “雁门市燕家?就是燕谷战神的家族?”
  
  “没错。看到领头的那个没有,他名叫燕震天,是燕家家主的四叔,真君后期的修为。”
  
  “真君后期!好厉害!”
  
  “可不是吗?燕家高手如云,据说这位四爷只是燕家很普通的一个。”
  
  “燕谷战神的家族果然不是普通家族能比的,说是华夏第一世家也不为过啊。”
  
  而周家的管事之一——周聪亲自为他们引路,脸上也带着阿谀奉承的微笑,道:“四爷,这是为您准备的包厢,您请。”
  
  燕震天看着包厢上面的“2”字,露出了一丝冷笑:“周管事,据我所知,你这包厢的安排,是按照身份地位来排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