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298章 你是个暴君,恐怖女网红第298章 你是个暴君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298章 你是个暴君
小÷说◎网】,♂小÷说◎网】,
  
  第298章你是个暴君
  
  宁若雨将凤凰吸星剑收好,大步回到了车上,道:“开车!”
  
  众人此时对她是十分信服,没有一句怨言。
  
  而小朱却一脸懵逼,他平日里也是个很沉稳的人,今天不知道怎么居然如此冲动。
  
  杨泽南坐在宁若雨的身侧,笑道:“领导不好做啊。”
  
  宁若雨揉了揉太阳穴:“我对权势没有兴趣,我只是想救人而已。”
  
  杨泽南轻轻握住她的手,道:“别怕,有我在。”
  
  很快,车队便抵达了一中,学生们一听说宁姐回来了,全都兴冲冲地跑来,满是希翼地说:“宁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
  
  宁若雨一喜,却没有急着升级,而是先在大礼堂内测试了这次带回来的幸存者,好在大部分是善良的,她传授了一整天的《太阳经》,然后回到后台的休息室,看着正在烤鬼鳄肉的杨泽南,道:“你一点都不吃惊?”
  
  杨泽南淡淡笑道:“若雨,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宁若雨点头:“我知道。只要我们离开了苍术县,就会有无数人谋夺我手中的《太阳经》。”
  
  杨泽南道:“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方法?”
  
  宁若雨嘴角一勾,道:“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这是《老子》里的话,意思是:只有那不与人相争的,世界上没有人能和他相争。
  
  “我打算开一个网上教学直播间。”宁若雨道,“不仅仅传授《太阳经》,还传授一些基本法术。”
  
  杨泽南笑了起来:“你这是要搞大事啊。”
  
  宁若雨道:“没错,我就是要搞大事,事儿太小了,我还不稀得搞。”
  
  杨泽南:“……”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
  
  宁若雨接过他递来的肉,道:“世界的灵气在渐渐复苏,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秘密之地,杨泽南,你觉得这些秘密之地,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杨泽南道:“你的意思呢?”
  
  “我怀疑,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与另外一个世界,在慢慢地重合。”宁若雨语出惊人。
  
  杨泽南的手微微一顿。
  
  “这都是我的猜测,但万一是真的呢?”宁若雨继续道:“迟早有一天,两个世界会彻底融合,到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那之前,只有学了法术,成为术士,才有自保之力。”
  
  杨泽南放下了手中的肉,说:“经过我们灵组的研究,所有的秘密之地里面的植物、动物甚至连鬼物都有相通之处,你猜测得没有错,它们都来自于同一个世界。”
  
  他眼中闪过一抹冷光:“而且根据天文学家的研究,宇宙之中忽然多出了不少星球,有行星,也有恒星,甚至有的星球和另外一个星球融合,彻底变成了一颗新的星球。”
  
  宁若雨惊道:“这么说来,不仅仅是地球,整个宇宙都受到了影响?”
  
  “没错。”杨泽南严肃地说,“将来会变成什么样,谁也预料不到,这也不是我们这些术法低微的术士能够阻止的。”
  
  他顿了顿,又说:“生命总会寻找出路,连当年灭绝的恐龙,都能进化成鸟类生存下来,何况是我们人类。”
  
  “我们,毕竟是万物的灵长。”
  
  宁若雨被他的话所触动,陷入了沉思。
  
  两天之后,陈戈和他手底下的士兵都已经入道,他们的素质很好,将来修炼必定能够一日千里。
  
  而那些被善恶令判定为“恶”的人,满心的嫉妒和怨念,江菖蒲很精明,特意安排了人来看着他们。
  
  这天早上,宁若雨正在讲经,忽然后校门处一阵骚动,一个学生快步跑了进来,焦急地说:“宁姐……”
  
  宁若雨抬手止住他,道:“一切等讲经结束之后再说。”
  
  那学生只好退到一旁,讲经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江菖蒲带着人,将几个幸存者给带了进来。
  
  这几人被五花大绑,其中一个还是熟人——张思。
  
  “这是怎么回事?”宁若雨问。
  
  “宁姐。”江菖蒲冷着脸道,“这些人最近都鬼鬼祟祟的,我就派了人盯着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乘值守的学生不注意,想要破坏您在校门口布的防御阵法!”
  
  宁若雨皱起眉头,校外的鬼物越来越多,宁若雨怕几张符箓挡不住,便在前后门处都设置了一个小防御阵法,再在学校的围墙画上符文,除非有鬼卒以上修为的鬼物,否则学校不可能被攻破。
  
  校门处的阵法,是用符文配合灵石布下的,灵石就镶嵌在门上,如果灵石被人抠掉,阵法自然也失灵了。
  
  如果那些鬼物在深更半夜时,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校园,幸存者们肯定会有伤亡。
  
  有学生愤怒地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冒着危险把你们救回来,给你们吃给你们穿,为什么要害我们?”
  
  “呸!”其中一个混混模样的人骂道,“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学法术?我哪点比你们差?我是二等公民吗?你们救我们回来,就是眼睁睁看着你们一天天变得越来越强,而我们只是个普通人?”
  
  另一个搞破坏的是个白领模样的男人,戴着一副眼睛,不满地说:“不患寡而患不均!我们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们不是你们能够随意欺凌的!”
  
  宁若雨侧过头问:“有人欺凌他们了吗?”
  
  江菖蒲道:“宁姐,绝对没有!我可以拿我的人头担保!连他们吃的饭,都和我们是一样的!”
  
  那个眼镜男怒道:“你让我们睡教室,不让我们进大礼堂,难道不是欺凌?你们难道不知道用课桌拼成的床有多硬吗?”
  
  江菖蒲怒骂道:“你是在避难!你以为是来旅游啊?要不要给你安排个四星级酒店?”
  
  另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人狠狠地呸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你比外面那个妖魔鬼怪还坏!”
  
  张思更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道:“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四百多个不能修炼的兄弟发声!我们要让你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对,我们不是好欺负的!”另外几个人也叫了起来。
  
  “你!”江菖蒲气得发抖,要不是宁姐,这些人早就死了,还能活到现在?他们居然有脸说宁姐比鬼还坏!
  
  就在这时,有学生跑了进来,焦急地说:“宁姐,那些不能修炼的人把大礼堂给围住了。”
  
  江菖蒲看向宁若雨,道:“宁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宁若雨站起身来,道:“出去看看吧。”
  
  杨泽南跟在她的身侧,露出了兴趣盎然的笑容。
  
  走出大礼堂,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幸存者,全都是那些被善恶令判定为“恶”,不能修炼的。
  
  “你们想要干什么?”宁若雨淡淡道。
  
  人群中走出一个商人模样的男人,他西装革履,哪怕这么多天没有洗漱,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
  
  “宁小姐,听说你的人抓了我们几个人?”那男人来者不善,宁若雨朝江菖蒲点了点头,江菖蒲便让人将张思等人带了出来。
  
  “宁小姐!他们只是代我们表达诉求,你不能这么对待他们!”那商人“义愤填膺”地道,“现在已经是文明社会了,这里不该是你的一言堂,你别想当独裁者、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