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346章 我真的曾喜欢过你,恐怖女网红第346章 我真的曾喜欢过你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346章 我真的曾喜欢过你
小÷说◎网】,♂小÷说◎网】,
  
  第346章我真的曾喜欢过你
  
  而是没有情根,他的话根本没办法在她心中掀起一丝涟漪。
  
  有时候,她真恨这样的自己。
  
  “好了。”她拍了拍杨泽南的手,道,“我们回去吧。”
  
  “好,我们回家。”他牵起她的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二人走在森林之中,此时春寒料峭,山下的雪已经化了,而山上还很冷,零零碎碎的雪花从天空之中飘落,洒在干枯的树枝上,化为水滴,将树枝压弯,然后向下滴落。
  
  杨泽南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件黑色斗篷来,披在她的身上,将兜帽给她戴好,说:“山上冷,别让寒气入体。”
  
  宁若雨催动体内的灵气,菁纯的阳气如同火焰,将落在他身上的水滴蒸发,道:“你忘了,我们是术士,这点寒气,入不了体的。”
  
  “你还是这么不小心。”杨泽南将她沾了水的额前碎发捋到了耳后,“不过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你。”
  
  宁若雨抓住了他的手,他的皮肤微微有着粗糙,划过她脸颊的时候,隐隐有些不舒服。
  
  她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轻轻弹去他身上的雪花,道:“你总是说我,你看看你,不也一点都没有注意吗?”
  
  “我是男人,皮糙肉厚,不怕的。”杨泽南柔和地说,“对了,你很久没有休息过了,不如乘此机会,我陪你一起四处游玩吧。”
  
  宁若雨本能地想要拒绝,但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道:“好。”
  
  杨泽南愣了一下,随即大喜,紧紧抓着她的双手,捧在心口,道:“若雨,你刚才说什么?”
  
  宁若雨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道:“我说好。”
  
  杨泽南喜不自胜,眼底眉间都是笑意,道:“你想去哪里游玩?去康城看梅花,还是去鹅城看灯会,还有凌城,听说那里正在举行庙会,每年的庙会,他们都会请来打铁花的传人,表演打铁花。那铁花,是用烧红的铁水,甩向空中,在空中绽放开,如同一朵朵最美的烟花,你一定会喜欢。”
  
  宁若雨沉吟了片刻,道:“我不想去凌城。”
  
  “好,你不想去,那就不去。”杨泽南对她千依百顺,说,“你想去哪里?”
  
  “我想……去春湖。”宁若雨看向远处,“那是我以前最想去的地方。”
  
  “春湖?”杨泽南怔了片刻,道,“是春城的那座春湖吗?”
  
  宁若雨点了点头,杨泽南道:“好,我们一起去。只可惜这是初春,不是盛夏。如果是盛夏去,还能看到春湖上的荷花,如今只能看到残花败叶了。”
  
  “没关系,我也不是去看花的。”宁若雨若有所思地道。
  
  杨泽南点头,道:“好,我们现在就去。”
  
  两人下了山,坐上了大巴,前往凌城。
  
  凌城是东南的一座大市,非常繁华,风景也好,山清水秀,是一座旅游大城。
  
  今天天气不好,乌云密布,有牛毛细雨簌簌而下,春湖上几乎没有什么游人,湖面上只有一叶叶残败的荷叶。
  
  宁若雨走在蜿蜒的水廊上,望着面前的湖泊,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杨泽南望着他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走上前去,牵起她的手,道:“若雨,你心中有什么不愉快,都可以告诉我,或许我能够替你解决。”
  
  宁若雨沉默着,没有说话。
  
  忽然,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看的柳眉颦了起来。
  
  杨泽南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赫然便看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立在岸上。
  
  楚天翼。
  
  居然是楚天翼!
  
  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
  
  楚天翼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宁若雨,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大步朝着她走了过来:“若雨!”
  
  宁若雨细细打量他,他此时已经突破了天师境。
  
  他的天赋很高,却也不应该这么快,想必是得了什么奇遇,吃了什么天材地宝。
  
  楚天翼几步来到她的面前,脸上带着几分欣慰的笑容,说:“若雨,你来了。我知道,你会来的。”
  
  杨泽南沉声道:“若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天翼看向他,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说:“以前我和若雨做……同学的时候,她曾说过,在电视上见过春湖上的荷花,非常喜欢,想要来看看。”
  
  她看向宁若雨,温柔的说:“所以我在春湖边上买了一栋房子,修炼时也在这里闭关。每天一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美景,就会想到若雨。想到有一天,她要是到这里来,就可以住在我的屋子里了。”
  
  听到那句“就可以住在我的屋子里”,杨泽南脸色骤然一冷,眸中凝出一抹冰冷的杀意。
  
  楚天翼却浑然不觉,想要去握宁若雨的手,被她躲开了。
  
  但他却不生气,道:“若雨,我在这里等了整整一年,你终于来了。走,去我的房子看看,看看你喜不喜欢。”
  
  宁若雨抬起眼睑,眼神冰冷,道:“楚天翼,原来你还记得,我还以为,你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楚天翼连忙道:“我当然记得,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你说要在春湖边买一处房子,能够时时刻刻看到荷花,还要每天来湖中喂锦鲤,如果冬天时能在这里垂钓,再喝一杯热茶,就是人生第一大美事。”
  
  宁若雨静静地望着他,听他说完每一句话,然后道:“那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为了能赚到暑假来春城的钱,每天晚上放学后都去蛋糕店打工,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就在我拿到工钱的那一天,你的崇拜者,我们班的班花张晴,诬陷我偷了她的钱,然后班主任就从我的书包里搜出了我的工钱。”
  
  她顿了顿,道:“她能够准确说出我的工钱。”
  
  楚天翼眉头微微一皱,说:“她不是问了蛋糕店的老板吗?”
  
  宁若雨缓缓来到回廊边,往湖中望着,说:“蛋糕店老板给我的是三千块,我自己攒的早饭钱还有两百块,我手中有三千两百块的事情,我只告诉过你。”
  
  楚天翼的脸色有些难看,焦急地说:“若雨,你听我说……”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宁若雨扶着栏杆,道,“你当时是因为预言才接近我,因此你要让我众叛亲离,被每一个人瞧不起,孤立无援,这个时候你来安慰我、帮助我,我就会对你更加依赖。”
  
  她转过身,看向他的眼睛,说:“你对我,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情义,有的只是算计。”
  
  “不是这样的,若雨……”
  
  宁若雨却缓缓来到他的面前,说:“哪怕你对我毫无情义,但我那个时候,是真的喜欢你的。”
  
  静。
  
  杨泽南握紧了拳头,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而楚天翼却一阵狂喜。
  
  “若雨……”
  
  宁若雨摇了摇头,道:“楚天翼,现在我终于能说出来了,我曾经是真的喜欢过你的,而现在,我放下了,彻彻底底地放下了。”
  
  楚天翼脑中一片空白,心中却冰凉,如坠冰窖。
  
  “我到这里来,就是来了结这段感情的。”宁若雨面色冷淡,道:“你毕竟是我的初恋,是我这辈子,在懵懂之时,唯一一个帮过我,给过我温暖,让我动心的人。所以,哪怕你伤害过我,我也不会怪你。”
  
  楚天翼死死抓住她的手,说:“若雨,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当年的事情,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那个时候,我不明白自己的心意。那个晚上之后,我总是会时不时地想起你,只要一想起你,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明白,现在我却想明白了。若雨,哪怕我最初是带着目的接近你的,可我后来是真的喜欢你的,若雨,你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