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348章 你店里有腐臭,恐怖女网红第348章 你店里有腐臭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348章 你店里有腐臭
小÷说◎网】,♂小÷说◎网】,
  
  第348章你店里有腐臭
  
  但他却面色不善地冷哼了一声,等到快超时的时候,才接起了电话。
  
  “师父。”电话那头传来宁若雨清脆的声音,听着就让他心情舒畅。
  
  “哼。”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师父啊,我错了。”宁若雨道。
  
  赵子云冷冷道:“错在哪儿了?”
  
  “我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走。”宁若雨解释道,“不过当时情况特殊,我要把他们安全地带出去,师父,你就别生气了。”
  
  赵子云面无表情地沉默着,宁若雨道:“师父,你在哪儿?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好半天,赵子云才道:“我在家。”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宁若雨这才松了口气,师父可真不好哄。
  
  杨泽南眼底闪过一抹暗芒,道:“若雨,别担心,你师父不会跟你怄气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见过谁家父女有隔夜仇的呢?”
  
  宁若雨在心里呵呵两声,她家不就是?
  
  宁宇涛在她这里,还不如仇人呢。
  
  二人一起回到家,进门之前,杨泽南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手,说:“若雨,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门打开,赵子云坐在沙发上,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就是很不好看。
  
  “师父。”宁若雨道,“你还在生气啊?”
  
  “我中午想吃红烧鲤鱼。”赵子云道。
  
  宁若雨连忙说:“好,师父,我马上去给你做。”
  
  杨泽南嘴角微微抽动两下,道:“若雨,我去做吧。”
  
  “不用了,给师父赔罪,当然是我亲手做才有诚意。”
  
  杨泽南道:“家里没有鱼。”
  
  宁若雨道:“我去湖里抓。”
  
  说着,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使出凌波玉仙步,在后面的湖泊之中凌空而行,用神识一扫,便发现哪里有鱼,手指朝着湖中一点,灵气打在那鱼身上,鱼便浮了起来,翻了肚皮。
  
  赵子云看着她为自己抓鱼,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眼底却有了一丝丝的笑意。
  
  杨泽南冷冷道:“你怎么舍得让她帮你抓鱼?”
  
  赵子云道:“这是我徒弟自愿的。”
  
  杨泽南冷笑了一声,说:“是啊,她对你真有孝心。”
  
  听到“孝心”二字,赵子云眼中闪过一抹不快。
  
  杨泽南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道:“若雨可是把你当成亲生父亲看待。你也知道,她从小没有得到过父爱,而你作为她的师父,给了她很多关心与爱护,填补了她心中的遗憾。她一直很尊敬你。”
  
  赵子云淡淡道:“既然她真心实意地把我当成了师父,我自然要保护她,要是有居心不良的人想要伤害她,我绝对不会轻饶。”
  
  杨泽南微笑道:“这个你放心,如果有人想伤害她,我第一个不放过。”
  
  很快宁若雨便抓了两条鱼回来,高兴地说:“师父,我抓了两条五斤的大鱼,除了做红烧鲤鱼之外,再做一盆酸菜鱼吧。”
  
  杨泽南高兴地说:“若雨,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酸菜鱼?”
  
  宁若雨:“……”
  
  真特么尴尬啊,她只是随口说的。
  
  “我,我听你说过。”宁若雨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你不喜欢吃辣,酸菜鱼里我少放点辣椒。”
  
  杨泽南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道:“若雨真是关心我,连我不喜欢吃辣都知道。”
  
  赵子云冷淡地说:“但若雨喜欢吃辣,你们的生活习惯相差太远,不合适。”
  
  杨泽南说:“……合不合适,还是要若雨说了算的。时代已经不同了,哪怕你是她的师父,也不能干涉她自由恋爱。”
  
  赵子云道:“若雨没有情根,不可能恋爱。不许你纠缠她,否则,别怪我的拳头不客气。”
  
  杨泽南冷冷地道:“赵先生,你对若雨的关心,是不是太过了?别忘了,你是她的师父,而且只可能是师父。”
  
  赵子云认真地说:“没错,我是她的师父,所以才要替她把关,不能让她被人用几句甜言蜜语骗走。”
  
  他顿了顿,又道:“她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将来必定会有更好的前途,就应该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修炼上,而不是儿女私情。”
  
  “修炼之人最重要的是财侣法地,缺一不可。”杨泽南道,“一个好的双修伴侣,会让修炼事半功倍。”
  
  赵子云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但那个人,不会是你。”
  
  他的话令杨泽南非常不爽,正想开口,宁若雨便端着饭菜走了出来,一股浓郁的香味在屋中蔓延。
  
  “师父,泽南,快来吃饭吧。”宁若雨道。
  
  两人没有再说话,都上了桌,宁若雨的手艺原本一般,但自从学习了炼丹术之后,对火候、配料的掌握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所做的饭菜也更加香甜可口。
  
  “师父,你尝尝这红烧鱼。”宁若雨夹了一块放在他的碗里。
  
  赵子云没有说话,但从眼神可以看出他很愉悦。
  
  “师父,这下不生气了吧?”宁若雨笑道。
  
  赵子云吃得满嘴流油,道:“这次就放过你了。”
  
  宁若雨松了口气,又看向一边的杨泽南,道:“泽南,你也别愣着,快吃吧。”
  
  等着她给自己夹菜的杨泽南:“……”
  
  “怎么不吃啊?”宁若雨问,“不合胃口吗?”
  
  “不,很好吃。”杨泽南笑得有些勉强。
  
  这顿饭总算是相安无事地过去了,宁若雨正要收拾碗筷,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什么?”宁若雨脸色一沉,“我的天赐阁出事了?”
  
  自从安璇被安置在灵组的基地之后,天赐阁就暂时歇业了,没想到却出了大事。
  
  她急匆匆赶往朵兰大厦,杨泽南和赵子云也紧跟其后。
  
  到了朵兰大厦,才发现天赐阁已经被警察用红色的警戒线围了起来。
  
  她皱起眉头,上前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谁?”领队的警察沉声问。
  
  “我是天赐阁的老板。”宁若雨道,“我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警察道:“原来你就是老板,我们正要找你,有些事情要向你问清楚。”
  
  这个警察名叫沐清,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他面容方正、肃穆,给人不怒自威之感。
  
  “你们这店关了多久了?”沐清严肃地问。
  
  “有五六天了吧。”宁若雨道,“这店平时都是我母亲打理。”她朝着店内看了一眼,里面黑黝黝的,有一股邪恶凶煞之气从里面流出来。
  
  她心中一冷,是谁干的?
  
  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是她,还是她母亲?
  
  不管那人什么目的,胆敢对她的小店下手,还可能危及她的母亲,她绝对轻饶。
  
  “我听说你们这家天赐阁在玉陵市的古董圈里很有名?”沐清不是术士,虽说现在灵气复苏,再加上宁若雨传授《太阳经》,多了很多术士,但对于十五亿的华夏总人口来说,还是太少太少了,因此很多人都只是听说过术士,平常并没有接触到。
  
  因此沐清并不知道天赐阁是一家法器店,就算知道,也只以为是那种卖风水堪舆法器的店铺。
  
  “我母亲经营得很好,是有点名气。”宁若雨道,“不过我这店里出售的都是珍品,没有名气才不正常。”
  
  沐清:这个叉装得我猝不及防。
  
  就在这时,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从店铺里抬出来一具尸体,身上盖着白布,但掩盖不住它身上浓烈的腐臭。
  
  沐清叫住两名白大褂,道:“宁小姐,今天早上商场的保安在开店巡逻的时候,发现你店里有腐臭,报了警。我们在你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从尸体的情况看,应该是死了一个月了,腐烂得非常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