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378章 洗劫水下宫殿,恐怖女网红第378章 洗劫水下宫殿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378章 洗劫水下宫殿
宁若雨一愣,仔细感觉,果然有了一丝疲倦之意,要知道,自从突破了天师境之后,哪怕十天半个月不睡,她都不会感觉困的。
  
  杨泽南脸色严肃,道“这就是他们的目的,缓慢地吸走我们体内的精气,让我们力竭而死。这么多真君境中期术士的精气,足以让这宫殿中最厉害的鬼物晋级,冲破封印。”
  
  宁若雨眯起眼睛,道“我明白了,水下宫殿之所以只有真君境中期的术士可以进来,并不是封印限制,而是宫殿里的鬼物干的,如果修为超过真君境中期,就不会被他们的幻术迷惑了。”
  
  杨泽南来到她的身后,轻轻握住她的肩膀,说“对我们来说,未必是坏事。”
  
  宁若雨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进来的所有人都被幻术迷惑住了,他们就可以先想办法寻找宝物,等到大丰收后,再想办法唤醒他们,一起打oss也不迟。
  
  完美
  
  “那还等什么”宁若雨眼中亮起光芒,“赶快行动。”
  
  刚走到门边,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便抓住杨泽南的肩膀,将他推到墙壁上。
  
  杨泽南宠溺地望着她,说“你这是干什么若雨,难道你想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
  
  宁若雨面色不善地盯着他,说“刚才你是真的被幻术迷住了,还是想乘机睡我”
  
  杨泽南“”
  
  宁若雨不满地道“说”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杨泽南皱起眉头,“我像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
  
  宁若雨仔细看他的眼睛,看了许久,才放开他,道“好,我就相信你这一次。”
  
  她转过身,却被杨泽南一把抱进了怀中,他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道“若雨,虽然刚才是被幻术所迷,但我能感觉到,你动情了。”
  
  宁若雨沉默了一阵,轻轻叹了口气,说“我刚才不是动情,而是生出了。”
  
  她虽然没有情根,但对于男女之事还是有需求的。
  
  就像一个人因为生病,尝不出食物的味道,但还是要吃饭的。
  
  杨泽南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抱着她肩膀的双手也在渐渐收紧,宁若雨任由他抱着,并没有挣脱开。
  
  良久,杨泽南轻轻放开了她,从地上捡起她脱掉的衣服,还是那件黑底菊花纹的长袍,细心地为她穿上,道“如果你什么时候有需要了,随时可以找我,我保证能让你满意。”
  
  宁若雨“”
  
  她居然有点心动是怎么回事
  
  她侧过头,道“先去找机缘。至于床笫之事,等我有想法了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找你。”
  
  杨泽南抓住她的手,不满地说“除了我,你还想找谁”
  
  “我的后宫那么多,你都排不上号。”宁若雨勾了勾嘴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我的,他们把卫轩三人还有陆景、沈鸣宇他们,都称为修罗的后宫。”
  
  杨泽南的脸色很难看“谁传的谣言不想活了”
  
  他暗暗下定决心,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吩咐林北详查,谁敢乱传谣言给他戴绿帽子,统统让他们破产回老家种地去。
  
  二人出了柴房,借着月色在宫殿之中搜索。
  
  这座宫殿很大,远比从外面看来要大得多,这可怎么找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杨泽南,他不是有大气运之人吗
  
  “泽南,你觉得我们往那边走比较好”她连忙问。
  
  杨泽南道“就到东面的绣房里去看看吧。”
  
  二人偷偷潜入绣房之中,后面是仓库,宁若雨摸进去一看,脸上顿时一喜“金丝玉兰线”
  
  她从柜子上将一卷丝线拿了下来,那丝线是金色的,微微带着点白光,非常美。
  
  “这是用一种名叫金丝玉兰的花做成汁液染的,漂亮倒是其次,主要是能够聚集灵气,用它绣在衣服上,哪怕只是小小一块花纹,也能让人延年益寿、百病皆消。”
  
  说着,她目光又落在另外一卷丝线上“这不是玖月丝吗还有,这是木鱼线,这是扶华线全都是炼器的材料”
  
  发了,这下真发了
  
  她毫不客气地将这下珍贵丝线全都放进了戒指空间之中,心里对杨泽南这个欧皇十分满意。
  
  杨泽南聪明绝顶,自然一眼就看出她的想法,其实这里有炼器材料,是他白天的时候恰巧看见的,算了,就当做是一场误会吧。
  
  就在这时,外面有一点白光飘了过来,在这寂静无声的宫殿之中显得尤为恐怖。
  
  杨泽南低声道“有人来了。”
  
  “错,是有鬼来了。”宁若雨也低声道,二人纵身而起,躲在了房梁上。
  
  吱呀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走了进来,那女人脸色惨白,手中的灯笼将她的脸映照得极为恐怖。
  
  她一看到空空如也的架子便叫了起来“是哪个天杀的,偷光了我的丝线啊”
  
  宁若雨眼中杀意顿现,绝对不能让她嚷嚷出去,她还打算闷声发大财呢。
  
  手中寒光一闪,那女鬼的脑袋已经滚落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半米,然后化为一缕黑雾,消失不见了。
  
  二人隐藏在暗处,偷偷地在王宫里到处偷窃,一直没有被人发现。两人还见到不少从外面进来的术士,他们有的当嬷嬷,有的当了侍卫,有的当宫女,有的当内侍,完全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这些人身上的精血都被吸走了不少,精神有些萎靡,他们只能支撑十天,十天之内如果不能清醒过来,很有可能便会被吸尽精血而亡。
  
  宁若雨已经打定了主意,前面五天用来搜罗宝物,后面五天用来想办法唤醒众人。
  
  倒不是她圣母,而是鬼物吸收了这些真君境高手的精血,力量会更加强大,甚至有可能突破到鬼帅。
  
  鬼将的力量是灾难级的,而鬼帅则是灭国级的。
  
  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了打听到兵器库在哪儿,宁若雨本来想去色诱一下内侍,被杨泽南脸色发黑地制止了。他自己提了一坛好酒,去找了几个侍卫,把好酒给他们一灌,几人就什么都说了。
  
  本来王府里不该有兵器库,但当年南王有心谋反,再加上乱民很多,就在王府西北角上修了一座兵器库,这兵器库里放着许多他从全国各地重金购买的珍贵兵器。
  
  麻烦的是,兵器库中有南王的一个得力干将秦将军镇守。
  
  这个秦将军真名叫亲破军,是从一个小兵爬上来的,骁勇善战,在战场上立下了汗马功劳,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狠人。只不过得罪了把持朝政的太监,便被发配到南王这里,跟着南王来到这偏远的封地。
  
  杨泽南估计,那个秦将军至少是个鬼卒。
  
  两个真君境中期对付一个鬼卒还是足够了,只是不知道他手上有没有厉害法器。
  
  一件厉害法器,可以越级杀人,这种事宁若雨就曾干过很多次。
  
  宁若雨嘴角一勾,道“今晚咱们就下手,只要他不是鬼卒,我自有办法。”
  
  夜深人静,二人悄悄地来到王府西北角,在角门外面,果然有一座建筑,黑色的大门外有一队鬼兵镇守。
  
  宁若雨和杨泽南二人互相交换了眼神,纵深而下,手中长剑一挥,便结果了这些鬼物的性命。
  
  为了不让巡城的鬼兵起疑,杨泽南拿出几张符纸,念了句咒语,往外一扔,那符纸就变成了和刚才那些一模一样的鬼兵。
  
  宁若雨惊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