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381章 剑意,恐怖女网红第381章 剑意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宁若雨面色平静,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燕三少,燕惊雷,你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
  
  燕惊雷身后一个晚辈道“不是你还能是谁”
  
  宁若雨冷哼一声,道“你们燕家横行霸道,得罪的人还少吗何况苍术县乃秘密之地,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怪物,谁也不知道。我在苍术县时天天忙着给学生们讲经,哪有那个时间去杀什么燕三少。”
  
  一说到太阳经,燕惊雷的眼睛就亮了一下,阴测测地一笑,说“宁修罗,交出太阳经,我可以给你个速死。”
  
  宁若雨笑了“燕惊雷,你是不是鬼缩在燕家太久了,连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之前要我交出太阳经的那些人,现在都是个什么下场。”
  
  燕惊雷眼神一沉,杀意顿现“不要跟她废话,我来对付她,你们去对付那个小白脸”
  
  说罢,手中多了一只金钩,朝着宁若雨杀来。
  
  他将手中金钩扔出,那金钩竟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最后化为六十四只金钩,从四面八方朝着宁若雨杀来。
  
  宁若雨直接召唤出了灭天剑,朝着那六十四只金钩迎去。
  
  而另外一边,那燕家的六个晚辈朝着杨泽南杀来,其中一个女人手中拿着一把七品上等的宝刀,她身上穿着皮衣,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因为衣服紧身,显得胸大腰细,十分美艳。
  
  她手上那把宝刀的等级太高,因此哪怕她的修为没有突破真君境,实力也不容小觑。
  
  这一刀下来,要是结结实实砍在人的身上,哪怕是真君境高手,都会裂肉断骨。
  
  杨泽南抬起手就来挡,那女人在心中冷笑,真是个白痴,从来没有人有那个胆量用肉身来抵挡她的断魂刀。
  
  也罢,我就一刀砍掉你的胳膊。
  
  她的心中一阵兴奋,她最喜欢容貌俊俏的男人,更喜欢折磨这些男人,看他们痛苦。
  
  他们越痛苦,她就越兴奋。
  
  当
  
  断魂刀结结实实地砍在了杨泽南的手腕上,却像是砍在什么通天灵宝身上一般,发出金属交击的声音。
  
  这不可能
  
  皮衣女人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挡住断魂刀
  
  莫非他身上有什么厉害的防御法器
  
  咔咔。
  
  就在这个时候,断魂刀发出了细微的声音,杨泽南将手一挥,只听当啷一声响,那断魂刀居然居然断了
  
  而皮衣女人也被震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惊恐地抬起手,却发现自己的虎口满是鲜血,手骨已经被震碎了。
  
  众人都惊呆了。
  
  这是哪里来的妖孽
  
  杨泽南手中拿着那柄透明如琉璃的短刀,道“下一个是谁赶快上来打完,打完了我要去帮若雨。”
  
  此时宁若雨和燕惊雷缠斗在了一起,两人相差了两个小境界,却打得难解难分、势均力敌,可见宁若雨的战斗力有多么可怕。
  
  皮衣女人已经废了,剩下的四人互望一眼,齐齐拔出武器,朝着他冲了上来。
  
  这四人显然是严格训练过的,所站的方位、所用的招式都有章法,杨泽南面色平静,手中的短刀挥舞,将他们的招数一一化解。
  
  渐渐地,四人的体力都有所不支,而杨泽南却仿若闲庭信步,在园中采花一般,看不出一丁点的疲惫,反而游刃有余。
  
  四人越打越心惊,这个男人就像猫捉老鼠一般,在逗着他们玩儿,一直都没有用全力。
  
  他们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这个男人用了全力,不,不需要全力,只需要认真出手,他们全都要步上皮衣女的后尘。
  
  他到底是谁真的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白脸吗
  
  “好了。”杨泽南道,“游戏结束了。”
  
  四人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下一刻脑袋便从脖子上滚了下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皮衣女,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敢把他们全都杀了。
  
  杨泽南提着带血的刀,缓缓朝她走来,血珠顺着刀身往下流淌,滴落在地,绽放出一朵朵小小的花。
  
  皮衣女瑟瑟发抖,脸色苍白“你,你敢杀我们燕家一定会追杀你,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燕家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杨泽南面无表情,冷淡地说“不会有人知道,你们死在我的手上。”
  
  说罢,手起刀落,砍下了皮衣女的头颅。
  
  而燕惊雷在战斗之余,眼角余光看到几个后辈全部被斩杀,心中大震,怒吼道“竖子尔敢”
  
  “你的对手是我。”宁若雨手中的灭天剑一转,眼中精光乍现,道“吃我一剑”
  
  她一剑刺出,这一剑看起来就像在跳舞一般,有着许多花里胡哨的招式,燕惊雷心中鄙夷,这是拼命,不是比武表演,弄这么多东西就是在找死
  
  他毫不犹豫地挥舞着手上的钩迎了上去,虽然心中鄙夷,他也不敢轻敌,这个女人简直不像十八岁,她太强了,今天必须杀了她,否则等她成长起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就在他的钩勾住了宁若雨的剑时,他忽然发现不对。
  
  他的钩,勾了个空,从剑上穿了过去。
  
  是幻影
  
  怪不得这一剑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无用招式,那不是在表演,那是在迷惑他
  
  而真正的剑,却在别处。
  
  血肉模糊的声音响起,燕惊雷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灭天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
  
  宁若雨嘴角上勾,露出一道邪魅的笑容,将剑猛然一拔,鲜血随之带出,燕惊雷蹬蹬蹬后退了几步,捂着伤口,愤怒又震惊地望着她。
  
  “剑意你的剑居然带着剑意你才十八岁,居然就领悟了剑意,这不可能”
  
  宁若雨微笑道“有什么不可能只是你们太废柴了而已。”
  
  杨泽南有些无语,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参悟剑意,却始终无法领悟,而你年纪轻轻就领悟了剑意,居然还说风凉话,要是传扬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揍你。
  
  燕惊雷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好一个宁修罗,能死在你这样的天才手上,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他缓缓地坐在地上,手中的金钩落下,发出当啷一声脆响。
  
  他满脸惆怅,叹息道“想我燕惊雷,纵横一生,居然死在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手中,真是天要灭我”
  
  说到最后,竟字字泣血。
  
  说完,他就像被抽走了全身的力量,倒在了血泊中,彻底断了气。
  
  宁若雨面色冷淡,道“我们赶快进武器库去找法器。”
  
  “好。”杨泽南微笑点头,作势走向武器库的大门,去忽然转身,扔出了手中的琉璃刀。
  
  呲
  
  刀刃入肉的声音响起,那琉璃刀刺进了燕惊雷的喉咙,燕惊雷猛地睁大了眼睛,震惊地指着他“你”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鲜血却大口大口地从他口中涌出。
  
  宁若雨惊道“他没死。”
  
  “他当然没死。”杨泽南走到他的面前,道,“燕家保命的法器多不胜数,你刚才那一剑虽然刺穿了他的胸膛,却没能刺穿他的心脏。”
  
  说着,他拔出了琉璃刀,然后用刀尖挑开燕惊雷的衣领,从里面挑出一只吊坠。
  
  那吊坠看起来就是一块普通的黑曜石,黯淡无光,上面还有一条深深的裂痕。
  
  “这是四品中等的防御法器”宁若雨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