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00章 这人有病吧,恐怖女网红第400章 这人有病吧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00章 这人有病吧
“好了,今天的开戏很顺利,咱们这部戏一定能顺利拍完,大家回去休息吧”钟导发了话,众人都高兴地收拾起了东西,回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若雨,累了吧,来喝点茶。”沈鸣宇贴心地递了一只保温杯过去,正好罗真经过,看到了这一幕,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好了。
  
  刚才还在拍戏的时候勾引我,现在又和别的男人这么亲热,简直不知廉耻。
  
  他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宁若雨“”
  
  这人有病吧
  
  沈鸣宇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若雨,这真喇山恐怕有些不对。”
  
  宁若雨笑道“你也发现了”
  
  沈鸣宇脸色严肃地说“我发现在山谷之中有一个村子,那村子大白天的却很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
  
  宁若雨道“如果他们不来找麻烦便一切好说,如果敢来找麻烦,我管他是什么神,照样打死。”
  
  营地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宁若雨用了清洁术,洗净身上的汗水,正要躺下,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她皱了皱眉头,打开门,便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屋外。
  
  宁若雨仔细想了想,才记起那个男人是谁。
  
  他是倾天的男二号,是一个成名已久的明星,叫潘岩,在业界也算是德高望重了,外表很帅气,哪怕现在快四十了,依然有很多女粉丝粉他。
  
  在来的路上,沈鸣宇给她仔细介绍了倾天的几个重要角色,潘岩刚刚离婚,据说在和娱乐圈里一个大咖影后谈恋爱,在外界的名声一直很好。
  
  潘岩面带微笑,道“宁小姐,明天有我们俩的对手戏,我来跟你谈谈这场戏应该怎么演。”
  
  他的眼神极具侵略性,落在宁若雨的身上,太直勾勾了,让她很不舒服。
  
  宁若雨沉着脸道“不必了,我知道怎么演。”说着便要关门,潘岩按住门,笑道“宁小姐,不用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我对演戏有些心得,我们可以深入交流。”
  
  宁若雨呵呵,好一个“深入”交流。
  
  “潘先生,你该回去了。”宁若雨沉着脸道。
  
  潘岩上前一步,离她更近,低声道“宁小姐,我在娱乐圈里也算有点人脉,我可以给你介绍很多一流导演。今年年底有一部年度大戏东源河,有好几个女性角色没有定下来,我觉得里面有个女三号挺适合你的。”
  
  利诱
  
  我像是会被这点蝇头小利诱惑的人吗
  
  “我拍戏只是玩票。”宁若雨冷冰冰地说,“并不想在圈子里混。”
  
  潘岩眼底闪过一抹不快,嘴角的笑容未变,道“我在钟导那里有些面子,跟电视台也有些关系,如果你坚持不肯听我给你讲戏,我就只能跟钟导反映,说你不敬业了。到时候你还能不能继续演这个角色,很难说。”
  
  宁若雨面无表情“那你去说吧。”
  
  说完,她用力关上房门,潘岩觉得自己就像被她狠狠打了一巴掌,心中愤怒不已,暗暗道“臭婊子,走着瞧,我要让你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他看了看旁边两间房,住着剧里的女三、女四,如果换了以往,在这里吃了瘪,他肯定会去敲他们的门,但此时,他一点兴致都没有。
  
  都是些庸脂俗粉,哪里比得上宁若雨
  
  他掏出一根烟抽上,转身往回走,刚走到一半,就看见一道白色的身上在转角边一闪而过。
  
  这么晚了,会是谁
  
  他忍不住跟了上去,想要看个究竟,穿过一闪拱月门,他看见长廊上有一道倩丽的身影,穿着一件白裙子,袅袅娜娜,十分漂亮。
  
  他的心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吞了口唾沫,加快脚步跟上。
  
  渐渐地,那女人走到了后面的院子,这里没有剧组的人住,很安静。
  
  那女人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他一下子愣住了“是你”
  
  那人正是宁若雨,此时的她仿佛身上有着某种魔力,冲着他淡淡地笑。
  
  潘岩觉得,那笑容简直比脱了衣服跳艳舞还要勾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冲上去就将她抱进了怀里,心中满是鄙夷。
  
  还以为你是真的有骨气,没想到只是矫情罢了。
  
  宁若雨媚笑道“潘哥,你到我的房间来敲门,我哪里敢让你进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这里没人来,我们想怎么折腾都可以。”
  
  潘岩被她勾得心里痒痒的,道“小妖精,没想到你这么有经验,以前没少睡过男人吧钟导是不是早就被你睡过了”
  
  宁若雨并没有回答,只是对他勾了勾手指,道“跟我来。”
  
  潘岩早就被她勾走了魂儿,满脸兴奋地跟着她走进了一间空屋子,宁若雨一挥手,房门便缓缓地关上了。
  
  第二天一早,宁若雨在化妆室里画好了妆容,来到药田边,听见钟导气冲冲地说“潘岩呢怎么还没来要我们这么多人等他一个吗”
  
  这时,潘岩的助理快步跑了过来,一脸的慌张,道“钟导,潘哥不见了。”
  
  钟导皱起眉头“不见了怎么会不见到处都找过了吗”
  
  潘岩的助理点头“都找过了,没见人影。”
  
  钟导道“这就奇怪了,潘岩这人平时很靠谱,不可能会不辞而别。”
  
  “你什么时候发现他不见的”副导演小陈问。
  
  潘岩的助理忍不住朝着宁若雨的方向看了一眼,说“潘哥昨晚说有点事,出去一下,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钟导怒道“这深更半夜的,他要去哪儿”
  
  潘岩的助理连忙解释“潘哥这段时间有点失眠,晚上喜欢出去到处走走,医生说有助于睡眠。”
  
  钟导没有细问,道“你找了哪些地方”
  
  潘岩的助理道“前面这一片建筑我都找了。”
  
  “后面呢”
  
  潘岩的助理摇头道“后面没人,连个灯都没有,潘哥不会去的。”
  
  钟导沉吟片刻,潘岩算是个腕儿,他要是在剧组里失踪了,那可是大事。
  
  “走,我们到后院去找找。”
  
  他亲自带着众人来到后院,在经过长廊的时候,沈鸣宇从角落里捡起了一根烟头,潘岩的助理惊道“这是我们潘哥的烟,是他朋友从哈瓦那带回来给他的。”
  
  “看来他真到后院来了,这个臭小子。”钟导气愤地说,这后院黑灯瞎火的,要是他一脚踩空,摔出个好歹来,剧组要赔偿一笔巨款。
  
  后院的地面有几个清晰的脚印,可以看出潘岩从走廊过来,在院子中间徘徊了片刻,然后便朝着一间空屋走去。
  
  钟导一马当先地来到空屋前,推开房门,里面空空如也。
  
  “钟导,你看。”小陈指着地面惊呼。
  
  这屋子自从建成之后就没有再打开过,地面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在进门处,有一系列杂乱的脚印,从鞋印来看,全都是潘岩的,他似乎在和谁搏斗,想要跑出去,但他没能跑掉,似乎被谁打倒了,地面上有一道拖曳的痕迹,一直蔓延到了屋子的正中。
  
  拖曳的痕迹消失了,仿佛潘岩和那个拖着他的人,都不翼而飞。
  
  “到底是谁袭击了潘哥”小陈低声道,“怎么没有他的脚印啊”
  
  静。
  
  众人面面相觑,只觉得毛骨悚然。
  
  钟导看向潘岩的助理,后者的脸色煞白,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
  
  “小蒋,你说,昨晚潘岩这小子到底出来干什么”钟导气冲冲地道。
  
  潘岩的助理被他一吓唬,便看向宁若雨,道“钟导,昨晚潘哥说要去找宁小姐讲戏,去了就没回来,钟导,你可要帮我找到潘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