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31章 真相是什么?,恐怖女网红第431章 真相是什么?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31章 真相是什么?
但是十年前,昭天战神接管灵组之后,开始低调行事,渐渐地从人们视野之中退出,一直到现在,江湖上仍流传着他的传说,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燕北宣的眼中满是欲望,他仿佛看到自己在老祖的支持下,站在了华夏,乃至整个世界的最高处。
  
  此时,燕谷战神双手一抬,阵法中所有的灵石都猛地从地底跳了出来,阵法亮了亮,然后迅速暗了下去,直到全部消失。
  
  “走吧。”燕谷战神的身形化为一道黑色流光,进入了海底裂缝之中,燕家众人也连忙跟了下去。
  
  而真阳道长却绝望地望着毫无屏障的海底裂缝,完了,没有阵法封印,里面的异兽都会逃出来,整个南海都会变成怪兽肆虐的地狱。
  
  正想着,就看见一头巨兽从裂缝里面冲了出来,那怪兽足有一栋三层楼高的屋子大,模样凶狠古怪,令人作呕。它刚一出现,就猛地张开血盆大嘴,猛地一吸,将周围的鱼虾全都吸入了口中,还朝着基地的方向冲来。
  
  真阳道长脸色难看,道:“我去除掉这头异兽,你们立刻联系总部,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上报给最高领导,然后派支援过来!”
  
  他顿了顿,脸色严肃地说:“这将是一场硬仗,一旦裂缝里冲出来大批异兽,我们都要有战死的准备。”
  
  话说宁若雨走进了那座熟悉的房屋,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月,里面的家具之类都已经朽烂消失了,空空荡荡的,让人唏嘘。
  
  她缓缓走到里面一间房,这里似乎曾经是卧室,有一张玉石床铺,哪怕过去了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年的岁月,这张石床依然干干净净的,就像有人打扫过一样。
  
  忽然,她看到玉石床上有一面青铜镜子,觉得十分熟悉,她将那镜子拿起来,镜子背面铸造着花鸟虫鱼,上面有一道裂痕,贯穿了整面镜子,切面还很平整,仿佛有人用剑将它削成两半。
  
  她的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画面,身穿白衣,作古人打扮的杨泽南站在面前,而自己将这面铜镜朝天空扔去,拔剑将它斩成了两半,道:“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从今往后,我们就如同这面镜子,一刀两断!”
  
  “若雨?”熟悉的男声在身后响起,宁若雨悚然一惊,回过头来,手中的镜子掉落在地,滚到了那人的脚边。
  
  正是杨泽南。
  
  他俯身捡起那面铜镜,细心地将上面的灰尘吹去,然后道:“若雨,这是很重要的东西,要爱惜才行。”
  
  宁若雨却皱紧了眉头,问:“你到底是谁?”
  
  “我当然是杨泽南啊。”他温和地笑道。
  
  “那我又是谁?”宁若雨不确定地说。
  
  “你是宁若雨。”
  
  宁若雨:“你这不是废话吗?”
  
  杨泽南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不用怀疑自己的身份,我们就是我们,并没有被其他人夺舍,也没有所谓的转世再生。”
  
  宁若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道:“为什么我有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杨泽南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你是不是刚死过一次,又复活了?而且这一次遭受了强大能量的攻击,死得很彻底。”
  
  宁若雨震惊不已,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杨泽南道:“不用奇怪,我知道不少起死回生的秘法,这世上还有些能人异士,他们只要留有一小块骨头或者皮肉,就能复活。”
  
  他看向宁若雨:“你会这种秘法,我一点都不奇怪。”
  
  宁若雨松了口气,还以为公众号的事情暴露了呢,吓死了。
  
  “只不过这种复活,有时候会有后遗症。”杨泽南道,“你曾经选择忘却的记忆,会慢慢复苏,死得越彻底,复活的时候就越容易恢复记忆。”
  
  宁若雨更蒙了:“你的意思是,我记忆里的那些事情,都是我曾经亲身经历过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杨泽南正要开口,却忽然看向窗外,道:“有人进来了。”
  
  宁若雨警惕地召唤出凤凰吸星剑,杨泽南抬手道:“不用担心,一些苍蝇罢了。”
  
  宁若雨看向窗外,只见院子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圈,几个人影从光圈之中快步走了出来。
  
  正是之前那几个青丘宗的人。
  
  宁若雨目光一沉,好大的胆子!
  
  她正要出去教训教训这几人,却被杨泽南拦住了:“不过几个跳梁小丑而已,不用脏了你的手。”
  
  说完,他推开窗户,那几人见了他,立刻拿起武器,大师兄道:“师兄弟们,拿下这对奸夫淫妇,这座宫殿里的传承,就是我们的了!”
  
  说完,大喝一声,手中的剑骤然刺出,宛如一道白色的流光,刺向杨泽南。
  
  另外几人也不甘示弱,纷纷动手,好几道光直直地向杨泽南打来。
  
  但他们想象中将对方撕成碎片的景象并没有出现,杨泽南面沉如水,抬手朝着大师兄的剑一指,大师兄的剑便立刻调转了头,扫向其他几人的武器。
  
  “小心!”青丘宗的弟子们大叫,他们的剑瞬间便被大师兄的剑给扫落,大师兄的剑去得比来时更快,大师兄大惊失色,转身就跑,但哪里跑得掉?他情急之下,拉住身边一个师妹,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那位师妹闷哼了一声,剑刺穿了她的胸膛。
  
  其他几个师兄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师兄是刚愎自用了一些,但在他们心中,还不至于用师妹挡剑。
  
  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他将师妹的尸体往旁边一扔,道:“风紧,扯呼!”说罢,拿出了乾坤环,往面前一扔,乾坤环放大成一只金环,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也不等师兄弟们过去,直接就将乾坤环给收了起来。
  
  “不要啊,大师兄!”师兄弟们惊恐而绝望地大喊。
  
  就在乾坤环即将消失的刹那,一道光从他们身边射了过去,射进了光圈之中。
  
  “啊!”大师兄本来以为逃出生天,谁知道最后一刻被一道光芒贯穿。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发现自己的胸膛破了一个大洞,鲜血从里面喷涌了出来。
  
  他猛地吐出一口血,跌落在地上,死不瞑目。
  
  而剩下的师兄弟们,更加惊恐。
  
  忽然,头顶上传来一声嘶吼,他们觉得头皮发麻,抬起头,看见异兽阿炎跳上了一栋建筑的房顶,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他们吓得面如土色,那一刻竟然忘记了逃跑。
  
  “吼!”阿炎怒吼一声,从屋顶上跳下,院子里很快就传来了惨叫声。
  
  杨泽南关上窗户,说:“好了,苍蝇已经清理干净了。”
  
  宁若雨看他的眼神很复杂,她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他。
  
  她沉默了许久,开口道:“我们以前……是不是有过一段过去?”
  
  杨泽南深深望着她,道:“是。”
  
  宁若雨觉得脑子里有些混乱,她揉了揉太阳穴,道:“我想静一静。”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忘记那些过去是有原因的,她不该想起来,否则会痛彻心扉。
  
  杨泽南心中隐隐生疼,走上前去,想要抚摸她的脸颊,却被她躲开了。
  
  他看着空空的双手,眼中的隐痛更深。
  
  “若雨。”他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说,“我们可以忘记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
  
  宁若雨苦笑了一声,道:“你真的可以忘得掉吗?”
  
  杨泽南沉默无言,那段过去,他忘不掉,宁若雨同样也忘不掉。
  
  所以,她才会封印了自己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