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36章 破镜难圆,恐怖女网红第436章 破镜难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36章 破镜难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一亮,一道惊雷从天而降。
  
  轰!
  
  那道雷落在了几十米之外。
  
  司机吓了一跳,一踩油门,想要赶快跑过去,没想到又一道雷电从天而降,这次的雷比上一次的更猛,原本打不到他们身上的,但司机这一踩油门,正好将车送到了雷下。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她的面前似乎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旋涡,她和杨泽南都被旋涡给吸了进去。
  
  宁若雨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的脑中渐渐形成了一个清晰的脉络。
  
  那晚她她居然穿越了!
  
  她看过无数的穿越,的主人公有穿到古代的,有穿到未来的,有穿到异世界的,还有穿到天界的。
  
  她的运气不错,穿到了一个修真的世界,那里灵气充裕,到处都是天材地宝。
  
  但悲剧的是,她没有天赋,无法修炼。
  
  在那个世界,她孤苦无依,只能像一只丧家之犬般四处漂泊流浪,差一点就要被人贩子给抓走。
  
  好在她机灵,逃了出来,为了躲避人贩子,跳进了河中,之后便进了一座修真大能的宫殿。
  
  那座宫殿,正是属于昭天帝尊。
  
  “你都想起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宁若雨缓缓地回过头,与他四目相对。
  
  杨泽南站在门口,深深地望着她,二人的眼眸之中,都映出了对方的倒影。
  
  一时无言。
  
  良久,杨泽南来到她的面前,想要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却被她抓住了手腕。
  
  “我终于知道我的情根是被谁所拔。”宁若雨目光坚定如磐石,“是我自己。”
  
  杨泽南的心一下子揪紧,只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只有拔除了灵根,我才能够彻底地忘记你。”宁若雨道,“现在,哪怕你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心也不会起一丝波澜,这样很好,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从今往后,我们就是陌路人,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说罢,她甩开他的手,朝着外面大步走去。
  
  “若雨!”杨泽南抓住她的胳膊,剑眉皱起,道,“我们都已经回来了,就不能重新开始吗?”
  
  宁若雨没有回头,道:“覆水难收,破镜难圆,放手吧,不要再执着了,昭天帝尊。”
  
  说罢,她快步消失在了门后,杨泽南没有去追,现在哪怕追上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拿出那面碎裂的镜子,看着那被修补之后仍然刺眼的裂痕,露出一丝悲苦的笑容,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但真正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他还是痛彻心扉。
  
  “破镜……难圆吗?”
  
  宁若雨走出了医院,太阳高高挂在天空正中,世界一片苍茫。
  
  她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凉。
  
  终究还是记起来了。
  
  如果可以,她希望永远也不要想起来。
  
  杨泽南和她一起穿越了,只可惜在穿越时空隧道的时候,两人被时空洪流冲散。
  
  杨泽南比她早到了一千年。
  
  就像中所说的那些穿越者一样,他用这一千年的时间成为了渡劫期修士。
  
  在那个修真世界中,修炼等级和很多中一样,分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大乘期、渡劫期。
  
  一旦超越了渡劫期,承受九道天雷之后,就能够飞升天界,成为真正的仙人。
  
  而渡劫期的修士,在那个世界也是少之又少,只要成为了渡劫期修士,就能被称为“帝尊”。
  
  杨泽南的道号是“昭天”,因此被尊称为“昭天帝尊”。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杨泽南的宫殿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他的目光冷淡,就像在看一只蝼蚁。
  
  那眼神和楚天翼看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杨泽南冷冷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身而去,那个时候,压在她身上的威压才消失,她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活下来了。
  
  之后她就接到了消息,让她去藏书楼里整理图书。
  
  那座藏书楼之中收藏着杨泽南这些年来所搜集到的所有书籍,各种珍贵的武术秘籍、修真法典,里面应有尽有。
  
  只可惜,她根本无法修炼。
  
  每天整理这些珍贵宝典,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灵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
  
  有时候,宁若雨会想,杨泽南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是不是怪自己害得他穿越,在这个修真世界里吃尽了苦头?
  
  据说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杨泽南的天赋只是黄级二品,很低等的天赋,好不容易才进了一个中级宗门,当了杂役弟子,吃尽了苦头。
  
  后来他因为一次奇遇,真正天赋才爆发了出来,竟然是天级三等的顶级天赋,只不过他的体质很特殊,因此天赋一直隐藏着。
  
  或许他将所受的苦,全都怪罪在了她的身上。
  
  但她对他依然心怀感激,如果不是杨泽南收留她,恐怕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某个邪修吸尽精元而死了。
  
  她每天看着宫殿里那些容貌美丽、实力强大的女修们,十分的羡慕,那个时候,她一直想,如果能够修炼,不管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杨泽南经常会来藏书楼,他很喜欢看书,最喜欢看的是一些野史趣闻。
  
  这天她拿了一本《广河记》给他,那是一本写广河帝尊的传记,广河帝尊是上古时代的一名大修士,早已经飞升成仙了。
  
  他接过书来,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她识趣地转过身,想要退出去,免得打扰他看书。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他说:“站住。”
  
  宁若雨停下了步子,转身行礼道:“帝尊有什么吩咐?”
  
  “你想要修炼?”杨泽南问。
  
  “是。”宁若雨直言不讳。
  
  杨泽南冷冷道:“没有天赋,却如此痴心妄想,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背这些经书,想要有朝一日能够修炼。”
  
  宁若雨一惊,他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只可惜你不仅没有修炼天赋,连悟性资质都是下乘,你背了这么久,能倒背如流的,有几本书?”杨泽南毫不客气地道。
  
  宁若雨被他问得羞愧不已,迄今为止,她只背下了五本秘籍。
  
  她将脑袋埋得很低,低得仿佛永远都抬不起来。
  
  这些出身高贵的贵公子们,都是这样的脾气吗?她知道自己不聪明,只是个像小草一样的平凡人,但也不用说得这么直白,专戳她的心窝子吧?
  
  “如果帝尊不想我背秘籍,我以后一定不背了。”她低声说。
  
  “你背不背,都没什么大不了。”他冷冷地道,“反正以你的资质,就是活了一百岁,老死了,也背不了几本书,而且过段时间就会忘掉。”
  
  宁若雨无言以对,虽然他说得难听,但宁若雨知道,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帝尊,如果您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下去了。”宁若雨道。
  
  “站住。”杨泽南冷冷道,“我让你走了吗?”
  
  宁若雨只得唯唯诺诺地望着他,等着他吩咐。
  
  “在本座的面前,谁准你‘你’呀‘我’的?”杨泽南冷声道。
  
  宁若雨连忙说:“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请帝尊饶过奴婢这次。”
  
  杨泽南冷嗤一声道:“真是愚笨不堪。”
  
  宁若雨咬着下唇不说话,杨泽南是堂堂昭天帝尊,她不过是个蝼蚁般的婢女,哪怕他冲她吐口水,她也只能唾面自干。
  
  沉默许久,她终于忍不住偷偷抬头偷看杨泽南,却见杨泽南拿出了一只玉瓶,放到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