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56章 强大的杨泽南,恐怖女网红第456章 强大的杨泽南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56章 强大的杨泽南
【恭喜用户升到30级,获得“沉鱼落雁”称号,奖励升级大礼包一个,副本券两张。】
  
  【用户等级达到30级,开启远程接收仰慕值,用户可以通过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从全世界人类获得仰慕值,但远程接收的仰慕值,每一个人只有1点。升到40级后,可以升到每人3点。】
  
  宁若雨心中惊喜不已,每人一点,听起来似乎很少,但是在华夏这个十六亿人口的国家,要刷一大波仰慕值太容易不过了。
  
  何况整个地球有一百亿人口!
  
  突破道君,天空中必然会生出异象,此时,十万大山周围的城市村落之中,便看见远处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的飞天仙女。
  
  这些仙女们拿着琵琶、古筝、古琴、扬琴等各种各样的乐器,正在演奏一支仙曲,隐隐间,似乎能听到曲调,只是太远了,听不真切。
  
  一群身穿彩衣的仙女在仙乐的伴奏之中舞蹈,他们身上缠着的披帛在半空中飞舞,如同仙境一般。
  
  杨泽南抬起头,看见这声势浩大的异象,嘴角上钩,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道:“这个小丫头,总是会搞出一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你们看,那是什么?”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里,有人忽然指着远处叫道。
  
  “难道是全息投影吗?好逼真啊。”
  
  “是不是什么产品在打广告啊?”
  
  “哪有公司有这么大手笔的?”一个懂行的术士说,“这是异象!”
  
  “大师,您给我们讲讲,什么是异象?”
  
  “异象都不懂?让本座来给你们科普科普。这异象啊,就是真君境界的高手,晋升到道君境界时所发生的吉兆。有的是霞光满天,有的是龙凤呈祥,有的是百鸟朝贺,但像这样宏大华美的异象,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只在书上看到过一些记载,据说上古时代的那些大能们,晋级的时候就是这么轰轰烈烈。”
  
  “原来是有人晋升道君!那可是能够移山填海一般的绝世高手啊!”
  
  “我这辈子居然能看到道君晋升时的异象,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用户晋级所产生的异象震撼周边的民众,获得仰慕值20万点。从现在开始,本客服将每天向用户报告一次远程获取仰慕值的数据。】
  
  宁若雨点头,这样也好,不然成天在她耳朵边报数据,简直是要她的命啊。
  
  她闭上眼睛,安心稳固修为,而十万大山之中也少不了一些宗门。
  
  这些宗门察觉到异象发生,都派了人悄悄地潜伏过来,想要打探个究竟。
  
  毕竟不只是晋级能产生异象,就是异宝出世,也是会产生异象的。
  
  若真有异宝出世,他们当然要第一个将其抢入囊中。
  
  杨泽南察觉到有人靠近,直接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型阵法,安装在了山洞门口,将山洞给封了起来,就算外面打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也不会惊动里面。
  
  那些人在四周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些人中似乎有人有些特殊的技巧,居然被他们找到了山崖,远远地便看见迎客松上坐着一个人,心中一动,全都围了上来,高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到我十万大山中来?”
  
  杨泽南盘腿坐在树干上,头上戴着一顶农民伯伯们戴的遮阳帽,将帽檐压得很低很低,低得将整张脸都遮了起来。
  
  他并没有回答那些人,那些人心中有些活泛,互望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贪婪。
  
  此人守在这里,天空中又出现了异象,莫非山洞中有什么异宝?
  
  如果能杀了此人,便能钻进山洞之中,将异宝夺走!
  
  “你私自闯入我十万大山,简直不给我们灵药宗面子,今天我们就教教你规矩。”
  
  说罢,几人便迫不及待地抽出武器,朝着杨泽南杀了过去。
  
  “真是愚蠢。”杨泽南轻轻叹了口气,他本来已经收敛了气息,不打算与这些人计较,只要他们安静地走开就行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受死。
  
  既然如此,他就成全他们吧。
  
  那些灵药宗的弟子们怀着对异宝的满心期待,杀到了杨泽南的面前,梦想着将他砍成碎片,然后进去夺宝,却没有想到,就在他们以为快要得逞的时候。
  
  杨泽南忽然动了。
  
  他没有使用武器,只是抬起手,在空中一挥。
  
  咔擦。
  
  那些人手中的武器尽数折断,胸口如遭重击,齐齐吐出一大口鲜血。
  
  好,好强!
  
  这些人也很精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喊了一声“风紧,扯呼。”便转身就跑。
  
  杨泽南开口,幽幽道:“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说完,朝着他们的背影击出一掌。
  
  轰!
  
  那些人连叫都没能叫出声,便被他一掌拍成了血雾。
  
  血雾化作细细的雨滴,落进了山谷之中,消失无踪,那些灵药宗的弟子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世界又归于了宁静。
  
  宁若雨在十万大山之中修炼的同时,江菖蒲也回到了家族之中。
  
  此时的江家已经风雨飘摇,她一走进家门,就被两个女人给拦住。
  
  那两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从外表上看,是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平日里养尊处优,一派大户人家夫人的做派。
  
  而此时,她们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优雅,反而像两头恶狼一样,凶狠地抓向江菖蒲的脸:“你这个丧门星,你还有脸回来!”
  
  江菖蒲皱了皱眉头,侧身躲开,道:“二婶、三婶,你们这是干什么?”
  
  “你这个臭婊子、丧门星,我们家破产了,这下你满意了吧?”二人仿佛疯魔了,本来盘得好好的头发都披散了下来。
  
  江菖蒲皱起眉头,走向正厅,此时,江家的重要成员都在,坐在上首的是江家家主江春秋,旁边坐着江春秋的三个儿子,长子江淮南,就是江菖蒲的父亲。
  
  而另外一边坐着几个堂叔、叔公,此时都满脸愁云。
  
  “爷爷,怎么回事?”她皱眉问道。
  
  坐在江淮南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站起身来,指着她怒骂道:“你还敢问发生了什么事?要不是你一心向着那个宁修罗,我们江家怎么会有今天?”
  
  说话的正是她二叔。
  
  二叔的话还没说完,三叔又气急败坏地指着她道:“宁修罗死后,我们让你立刻跟她划清界限,主动投靠那些和她有仇的世家大族,才能保全我们江家。你是怎么做的?你不仅不肯投靠宁修罗的仇家,还出手帮助宁修罗的亲友,你这是把我们江家往火坑里推啊!”
  
  江菖蒲闻言,怒气冲冲地道:“二叔、三叔,你们说的什么话?宁修罗对我们江家恩重如山,连爷爷身上的暗伤,都是她送我的丹药治好的,我们怎么能落井下石呢?”
  
  二叔冷笑一声,道:“你要讲义气,就自己去讲,跟那个唐羽一样,自己把自己逐出家门,别连累了我们一家!”
  
  三叔也道:“菖蒲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什么叫义气?繁体字的义字怎么写?义,这个字分开就是‘我为羔羊’,任人宰割啊!钱家、苏家、蒙家,这一年来对我们家穷追猛打,要将我们一口吃掉,就因为你要讲义气,谁都不敢帮我们,我们才落到这步田地!”
  
  一个堂叔也满脸愁苦地开口道:“我们家如今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再没有人肯帮我们,明天我们就只能宣布破产!”
  
  江菖蒲冷冷地看着他们,道:“说吧,你们要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