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67章 云君帝尊,恐怖女网红第467章 云君帝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67章 云君帝尊
宁若雨落在一座建筑前,在这一片废墟之中,那座建筑是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座。
  
  “这是……云君帝尊的寝殿!”她自言自语道。
  
  杨泽南皱眉,问:“你怎么知道?”
  
  “我来过一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泽南的脸色顿时就绿了,同时他感觉自己的头上也绿了。
  
  不,不可能,若雨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你……和云君帝尊认识?”杨泽南试探着问。
  
  宁若雨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他不是在你面前问你要过我吗?我当然认识。”
  
  杨泽南:“……”
  
  我问的不是这个好吗!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宁若雨已经走进了那座寝殿。
  
  里面一片狼藉,地上散落着破碎的玉床,宁若雨的记忆中出现了当初第一次进入这里时所见到的情形,云君帝尊的寝殿布置地清新淡雅,到处都弥漫着低调的奢华。
  
  然而,一切富贵荣华,都如同过眼烟云。
  
  寝殿深处,一个穿着藏蓝色风衣的身影盘腿坐在地上,手中拿着一块玉石,此时那块玉石已经碎裂了。
  
  那块玉石,宁若雨见过。
  
  她默默地盯着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看到她的神情,杨泽南的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就在他以为她会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她忽然转过身,朝着寝殿外面走去。
  
  “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云子昂的声音传来,宁若雨步子一顿。
  
  “还记得当年我说过什么吗?”宁若雨没有回头,道,“此次一别,江湖不见。”
  
  云子昂忽然大笑起来,道:“你果然如昭天帝尊所说,心如磐石。”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就这一会儿的工夫,他的头发居然长得很长,长得垂到了膝盖以下。
  
  他转过身,虽然容貌还是云子昂的容貌,但神情气度已经大不一样了。
  
  这就是夺舍!
  
  夺舍是很残忍的,而且要求也很苛刻,首先灵魂必须完整地保存下来,其次肉身与灵魂必须高度契合。
  
  要找到一个肉身与灵魂高度契合的人很难,而那个人又最好是天赋卓绝,否则夺舍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意义。
  
  因此,哪怕那些大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也很难夺舍成功。
  
  如果找到了合适的肉身,大能的灵魂进入肉体之中,会与本身的灵魂战斗,如果大能的魂体在漫长的等待中慢慢被削弱,在这场生死之战中,很可能会被对方给吞噬。
  
  在这场战争中胜出,将原身的灵魂吃掉,完全占据肉体,夺舍才算最终完成。
  
  云君帝尊缓缓地走向她,手中是那块破碎的玉石。
  
  “这块玉石还记得吗?”他说,“是你给我的。”
  
  宁若雨依然没有回头,道:“那是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不喜欢欠别人,所以将这块可以蕴养灵魂的玉佩送给你,并没有别的意思。”
  
  云君帝尊轻笑了一声,道:“这么说来,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对。”宁若雨斩钉截铁地道,然后大步往外走,云君帝尊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凶意,伸手抓向她的胳膊,道:“宁若雨,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杨泽南脸色一沉,身形一闪,便挡在了他的面前,冷声道:“想要对她下手,除非先从我身上踩过去。”
  
  云君帝尊看向他,二人四目相对,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不甘和妒意。
  
  “昭天,又是你。每次我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你总会跳出来和我抢。天材地宝也是,灵矿脉也是,甚至连女人也是。”云君帝尊刚刚夺舍成功,灵魂还不稳定,因此少了以前的沉稳内敛,心中的恨意全都写在了脸上。
  
  杨泽南嗤笑了一声,道:“很好,以前的你要装作谦谦君子,明明心里嫉妒至极,却还要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实在是太累了,现在的你很真实,这才是真正的你!”
  
  “废话少说!”云子昂怒喝道,“昭天帝尊,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来个了结!”
  
  说罢,他一掌朝着杨泽南拍来,杨泽南眼中弥漫起一股战意,道:“来得好!”
  
  轰!
  
  一声巨响,巨大的爆炸冲天而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安璇一跳,焦急地说:“子云,是不是出事了?我们赶快过去救他们吧?”
  
  赵子云却很淡定:“不用,他们都没事。”
  
  但安璇还是不放心,在她的心中,没有什么比女儿还重要。
  
  于是她不顾赵子云阻拦,朝着寝殿飞去。
  
  等到飞得近了,她便看见宁若雨和杨泽南在和一个长发男人战斗,那男人长得倒是挺英俊的,但身上带着一股戾气,让人看了害怕。
  
  云君帝尊刚刚夺舍成功,实力还未恢复,根本不是杨泽南的对手,他右肩上中了一掌,匆忙后退,愤恨地瞪着宁若雨,道:“宁若雨,想想他当年是怎么对你的?你居然还帮着他!我对你那么好,为什么你却对我如此绝情!”
  
  安璇:“……”
  
  这是什么修罗场?
  
  她女儿什么时候变得人见人爱了?难不成前二十年的桃花全都集中到现在盛开了?
  
  宁若雨冷着脸道:“云君帝尊,你的错爱,我心领了,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从来没有。”
  
  云君帝尊的眼睛发红,几乎滴出血来。
  
  他仰头发出一声咆哮,看向宁若雨:“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说罢,他的身体化为一缕烟雾,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杨泽南一惊,想要追,但为时已晚。
  
  他怎么忘了,这个云君帝尊最擅长保命,各种底牌曾不出穷,整个修真大陆都毁灭了,他都能活下来,这一点,连他都要甘拜下风。
  
  宁若雨沉默了片刻,转身就走,杨泽南没有忍住,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她皱起眉头,他似乎想问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只是道:“小心些,他或许没有走远。”
  
  宁若雨点了点头,将手抽了回去。
  
  杨泽南望着空空的手,连心底都似乎空了一块。
  
  安璇本来想问,但看见这情景,还是明智地什么都没有问。
  
  几人一起出了秘境,宁若雨和安璇走在前面,刚刚下了千佛洞,便看见一大群人守在那里,一见到她们,便凶神恶煞地围了上来。
  
  “宁修罗!”一个浑身肌肉的男人怒吼道,“我们等你很久了!”
  
  宁若雨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谁?”
  
  那男人气得脸色发紫,道:“给老子听好了,老子是龙家的龙斗天!”
  
  宁若雨冷淡地说:“没听说过。”
  
  “你!”龙斗天刚要开口骂,旁边的一个女子便走了出来。
  
  那女子身材火爆,穿着一件黑色紧身皮衣,前凸后翘,十分吸引眼球。
  
  她的眼中满是恨意:“宁修罗,你好狠毒的心肠!”
  
  “你又是谁?”宁若雨问。
  
  “我乃花家花无月!”女子瞪圆了杏眼,道,“你设下毒计,害死万家人,栽赃嫁祸给我花家家主,此仇不共戴天!今天我们花家就要问你讨个公道!”
  
  宁若雨面色冷淡,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们花家家主跟万家家主通奸,被捉奸在床还杀了人家原配,最后还杀了所有万家人灭口,这可是全首都人都看在眼里的事情,你居然想栽赃给我?你把全天下的人都当傻子吗?”
  
  花无月气得脸色发青,几乎咬碎了贝齿,怒道:“宁修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安璇道:“若雨,当初追杀我们的人就自称花家、万家、龙家,我正说要找他们算账,没想到他们居然自己送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