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68章 战神饶命,恐怖女网红第468章 战神饶命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68章 战神饶命
宁若雨微微笑道:“也好,省得我们找上门去,浪费时间。今天就在这个把账算个清楚吧。”
  
  她上前一步,伸出手去,一只黑色的凤凰从她身后飞了出来,凝聚在她的手心里,化为一柄长剑。
  
  “你们,谁先来?”宁若雨道,“或者,一起上?”
  
  花无月眯起眼睛,道:“宁修罗,你不要得意,我们知道你手上法器多。但就算你法器再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是白搭!”
  
  说着,二人侧开身子,双手一拱,道:“有请老祖!”
  
  忽然一阵香风吹来,那香风带着破碎的蔷薇花瓣,在半空之中卷过,最后落在地上,化为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极美。
  
  她穿着一件翠绿色的合领衫,配着一条妃红色的长裙,一头秀发挽在头顶,插着两只点翠簪子,看起来温婉动人,仿佛从画上走下来的古代美人。
  
  而另一边,天空中发出一声清朗的龙吟,接着一阵劲风扫过,烟尘之中,一道高大的身影骤然出现。
  
  那人长得三大五粗,肩膀上扛着一柄巨斧,那巨斧足有五米长,斧柄比成年人的大腿还要粗,但扛在那人的肩膀上时,却仿佛轻得没有任何重量。
  
  这二人,便是花家和龙家的老祖,两位道尊境的高手。
  
  这二人放出威压,宁若雨和安璇都感觉到了一股压力,特别是安璇,差点摔倒。
  
  宁若雨伸手揽住她的腰,她低声道:“若雨,这两个太强了,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宁修罗!”龙家老祖高声怒吼,每一声都像一记重锤,狠狠地打在她的胸膛上,连耳膜都隐隐生疼。
  
  “你这阴狠毒辣的小贱人,还不快出来受死!”
  
  宁若雨皱起眉头,她确实不是这二人的对手,她的灵仆中只有白影一人能与他们对抗,但白影不能出现,一旦他出现,就坐实了首都的那些事情,都是她做的了。
  
  就在这时,赵子云迈着步子缓缓走到了宁若雨二人的身边,手一挥,便将龙家、花家两位老祖的威压给击碎。
  
  “你刚才说,让谁出来送死?”他背着双手,天生面瘫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杨泽南也走上前来,正好站在宁若雨的身侧,道:“谁想打架,站出来,我来陪他打。”
  
  “嗯?”龙家老祖听到他的声音,觉得有些耳熟,似乎想到了什么,仔细地打量杨泽南。
  
  几秒之后,龙家老祖忽然露出惊恐的神情:“你,你是……”
  
  杨泽南笑了笑,道:“没错,是我。”
  
  龙家老祖倒抽了一口冷气,居然是他!他和宁修罗是什么关系?
  
  花无月闭关多年,奇怪地问:“老龙,你认识那个小白脸?”
  
  龙家老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他可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杨泽南的身份说出来。
  
  十五年前,龙家老祖曾吃过昭天战神的亏。
  
  当时是为了一颗珍香果,在秘境之中,他见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拿到了珍香果,便自然而然想要将灵果给抢过来。
  
  在他的眼中,只要他开口,那小子就该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地将珍香果双手奉上。
  
  谁知他放出威压之后,那小子却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冷冰冰地望了他一眼。
  
  那一眼,令他心头一颤。
  
  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上一次还是数百年前,他才十七岁的时候,出门历练,被一只巨蟒给盯上。
  
  那头巨蟒是上古荒兽,它只看了他一眼,就让他双腿发软,差点摔倒。
  
  这个小子居然让他想起了那头荒兽!
  
  恼羞成怒的他伸手就想将他撕碎,却没想到那小子居然那么强,与他对了一拳,震得他的手臂一阵阵发麻。
  
  那一刻,他就明白,眼前的年轻人,至少跟他实力相当。
  
  他们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他输了。
  
  为此他回去闭关疗伤,整整疗了十五年。
  
  没想到刚一出关,又遇到了他!
  
  昭天战神,天生就是他的煞星!
  
  杨泽南看着他,幽幽道:“你的伤好了吗?”
  
  龙家老祖手一抖,感觉早已经痊愈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老祖?”龙斗天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他转头就给了他一拳,骂道:“你们这群臭小子,整天就知道给老子找麻烦!我们走!”
  
  “啊?”龙斗天愣住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
  
  龙家老祖……居然被吓跑了?
  
  这是什么骚操作?
  
  花家老祖气得瞪圆了杏眼,骂道:“这个老龙,平时比谁都嚣张,等到需要用到他的时候,他就怂了,简直丢我们首都十大家族的脸面!”
  
  她回过头来,目光冰冷,道:“我花家被你们害得这么惨,今天我就要为花家报仇雪恨!”
  
  说罢,她手腕一翻,身体之中飞出一条红色的丝带,缠绕在她的手臂之上,她目光冰冷,丝带化为一道红龙,袭向宁若雨。
  
  宁若雨如临大敌,但一只手伸了过来,轻松就抓住了那条红丝带。
  
  花家老祖脸色一变。
  
  已经很多年没人能够接下她的红颜血玉绸了,而且还接得如此轻松!
  
  原本凶悍无比的红颜血玉绸在杨泽南的手中就如同普通的绸缎一样,软软地耷拉下来,没有了一丝杀气。
  
  花家老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那可是它的本命法器啊。
  
  她双手掐了一个法印,想要操纵红颜血玉绸攻击杨泽南,杨泽南却手一挥,红色绸缎飞出,居然缠住了花家老祖的脖子。
  
  花家老祖脸色巨变,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从红颜血玉绸中脱身。
  
  红颜血玉绸中流淌出一根根红色的丝线,流进了华家老祖的血管之中,很快,花家老祖的脖子和脸上就布满了血丝。
  
  花家众人大惊失色,都拿出武器,朝着杨泽南冲过来。
  
  宁若雨和安璇二人立刻上前迎战,同时召唤出秦枫三个灵仆。
  
  他们几人对付花家、龙家老祖不行,但对付这些杂鱼却绰绰有余,不到十分钟,花家的高手们便被击退,而且好几个都负了重伤,秦枫下手最狠,有一个眼看就重伤不治了。
  
  而此时,花家家主的身体里灌满了红色的血丝,她惊恐地睁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她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到了最后,竟然要死在自己的本命法器之下?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强?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觉得胸口一片冰凉。
  
  难道……他是那个人?
  
  如果是那个人,那一切都说得通了,怪不得老龙会逃跑,原来他早就认出他来了。
  
  “饶……饶命。”花家老祖挣扎着求饶,“战神大人……饶命……”
  
  杨泽南目光冰冷,道:“现在求饶是不是晚了?”
  
  “战神大人……我,我再也不敢了,请看在无岚的情分上,饶我一命吧……”
  
  听到花无岚的名字,杨泽南眯了眯眼睛,将手一收,红颜血玉绸便离开了她的脖子。
  
  花家老祖跪倒在地上,捂着脖子不停地咳嗽,她恐惧而敬畏地望着他,战战兢兢地说:“战神大人,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战神大人饶我一命,今后我见了宁修罗一定绕着走,绝对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你已经冒犯了。”杨泽南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声音冰冷。
  
  花家老祖心中发苦,我哪里知道那个小妮子是你的女人,要是知道,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可恶的云家,他们一定知道宁修罗的身份,所以才故意跟她走得很近,还让自己家中最优秀的年轻人去接近她,讨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