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88章 金主,恐怖女网红第488章 金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杨泽南的侧颜很美,他天生一副好皮囊,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人中龙凤。
  
  杨泽南侧过脸来,她立刻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帝尊,我,我来向您请教。”宁若雨有些局促地说。
  
  杨泽南淡淡望着她,道:“半个月还没有引气入体,我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愚笨的人。”
  
  宁若雨被他说得抬不起头来,说:“我……奴婢天性愚钝,让,让帝尊见笑了。”
  
  杨泽南冷哼一声,道:“脱衣服吧。”
  
  宁若雨惊诧地望着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杨泽南目光冷淡,道:“你不会认为我会白白帮你吧?”
  
  宁若雨的胸口一片冰凉。
  
  她早该知道的,这是个冷血无情的修真世界,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帮你,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要付出代价。
  
  她沉默了,杨泽南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道:“怎么?不愿意?既然不愿意,就回去吧,我从来不强迫女人。”
  
  宁若雨抬头看了他一眼,缓缓地解开了衣服。
  
  他抱起她,将她按在桂花树树干上,那夜的月特别的明,月光很冷,一直冷进了她的骨子里。
  
  在结束的时候,他引气入体了。
  
  后来仔细想想,应该是他用这种方式帮助她引气入体。
  
  但是,帮人引气入体的方式很多,以杨泽南的修为,只需要在她额头轻轻一点就能够办到。
  
  他说得对,没有谁能够不劳而获,这是他收的学费。
  
  那个晚上他似乎很愉悦,第二天就赏赐了她很多丹药、灵符。
  
  看着桌上摆满的丹药瓶,她觉得自己和倚门卖笑的风尘女子也没有什么不同。
  
  从遥远的记忆之中回过神来,宁若雨低头看了看还在哗哗流水的水龙头。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些曾经的记忆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痛苦,怪不得她要抽走情根。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杨泽南,不过是数百万年前一段过眼云烟。
  
  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她宁若雨。
  
  这家KTV很大,有好几个公共厕所,每个豪华包房里也有厕所,因此这个厕所是男女混用的,里面有隔间。
  
  这时,一扇隔间门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宁若雨平静地洗手,那个男人看了她一眼,忽然道:“你是那个……那个网红对吧?”
  
  宁若雨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男人喝了点酒,似乎有些微醉,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呼吸有些急促。
  
  他是个歌手,而且是当红的,天王级的歌手,名叫夏可,但他最近一直在各处巡回演唱,根本没有时间去看网上的直播和网剧,他对那些也嗤之以鼻。
  
  但是,他喜欢玩网红。
  
  他在圈内有个外号,叫“网红收割机”,利用自己的资源和权势,他不知道玩弄过多少网红,而那些网红为了红,都前赴后继地往他身上扑。
  
  他很瞧不起这些网红,同时又忍不住想要玩弄她们。
  
  他几天之前在街头看到了《渡魂》的海报,一下子就被海报上的宁若雨给吸引了,他问身边的助理,助理告诉他,那是个网红,可能攀上了有钱的金主,开始拍网剧了。
  
  从那天开始,宁若雨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影子,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要一闭上眼睛,就回想起那个海报,让他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就把人给弄过来。
  
  他心中窃喜不已。
  
  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到她,估计是来陪金主的吧。
  
  这样面对面地见到她,他才发现,她真是漂亮,比海报上要漂亮上百倍,让他移不开眼睛。
  
  他的眼神宁若雨并不陌生,在她修炼到元婴期的时候,因为灵气滋养,又吃了很多灵丹仙植,身材越来越好,容貌越来越美,那些男修看她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她不喜欢那样的眼神。
  
  她冷冷地转身就走,夏可X虫上脑,想都没想,直接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她的胳膊,被她轻松躲过了。
  
  夏可呵呵笑道:“过几天我在半山别墅上打算开一个party,圈内很多有权有势的人都会来参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宁若雨淡淡地看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直看得夏可浑身冒冷汗,觉得这个女人越来越可怕。
  
  宁若雨淡淡开口,道:“我知道有不少女人为了从你们这些男人的手中拿到资源,愿意出卖自己,如果你以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抱歉让你失望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抽的什么风,居然会跟他说这些,按照她以往的性格,基本上就是一掌拍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需要给。
  
  夏可呵呵一笑,道:“别说得这么笃定。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义正辞严的女人,等他们在这个圈子里碰了个头破血流之后,就会乖乖地来找我服软了。”
  
  宁若雨歪着头,道:“原来大歌星夏可是个拉皮条的吗?”
  
  夏可的脸色有些变,宁若雨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尖酸刻薄:“我还以为夏大歌星只是卖谷道而已,没想到业务还这么广。”
  
  夏可的脸顿时就炸裂了,他出道的时候,的确有个男性金主,正因为那个男性金主,他才能有今天的一切,只不过那个男性金主因为破产,早就被他给甩了。”
  
  宁若雨的话就像利刃一样刺穿了他的心脏,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剥光了放在人来人往的市中心一样,特别的羞耻。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愤怒,咬紧了牙关,狠狠地瞪着她,说:“你信不信,只要走出了这扇门,我就能让你的剧被下架!让你一辈子都别想在圈子里混?”
  
  宁若雨却露出一道讥讽的笑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狠狠地撞在墙壁上,他痛得龇牙咧嘴,感觉自己的背都仿佛被撞断了。
  
  他发狠地骂道:“你敢动手打我?我要报警,我要让你牢底坐穿?”
  
  宁若雨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道:“小子,作为一个过来人,我要告诉你,别看你现在如日中天,好像要什么有什么,其实你什么都没有,你的一切都攥在你金主的手中,他捧你你才有今天,他要是厌弃了你,你分分钟就会破落潦倒,一无所有。”
  
  夏可惊惧地望着她,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她的眼神很可怕,已经到了嘴边的狠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用户惊吓夏可,获得仰慕值3000点。】
  
  宁若雨面无表情地继续说:“用自己的容貌和身体去取悦男人,来换取想要的资源,虽然一时是比别人快一些,但你就成了别人手里的一块肉,捏扁搓圆都可以,甚至可以随时将你像垃圾一样丢弃。与其将自己的未来全都交到别人的手中,不如依靠自己,只有自己变强了,才能真正掌控自己的未来。”
  
  夏可瞪着他,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宁若雨也没有再管他,直接将他像扔垃圾一样扔在地上,走了出去。
  
  一出门,却看见杨泽南站在几步之外,靠在墙壁上淡淡地望着她。
  
  四目相对,宁若雨避开了他的眼神,从他身边走过去。
  
  杨泽南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从背后抱住她,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抛弃你。”
  
  宁若雨淡淡瞥了他一眼,道:“谁知道呢?说不定哪一天你就厌倦了我,弃我如蔽履,还不如我先离开为好,金主大人。”
  
  杨泽南将她抱得更紧,皱眉道:“你不能用莫须有的罪名来惩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