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495章 杨泽南的心魔,恐怖女网红第495章 杨泽南的心魔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495章 杨泽南的心魔
剧组的人都一脸奇怪,从杨编剧的举止来看,出身应该很好,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杨泽南,你真的是杨泽南!”那人脸上的震惊很快就变成了极度的怨恨,“看到我的这个样子,你满意了?”
  
  杨泽南冷眼看着他没有说话,那人忽然哈哈大笑,指着他,对剧组的人说:“你们是不是很奇怪我是谁?我是他亲堂哥,他却把我们一家赶出家门!不,不仅仅是我们一家,还有他亲爷爷!他连他亲爷爷、亲奶奶都赶出了家门,没过两年,他奶奶就得病死了,他连看都没有来看一眼。后来他爷爷也得了很多慢性病,没有钱治病,他连治病的钱都不肯拿出来,后来他爷爷因为糖尿病并发症,死在了医院,我们都没钱给他下葬!”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神情更加疯狂,哈哈大笑道:“他这样不忠不孝的人,活该断子绝孙!”
  
  似乎不解气,他继续骂道:“哈哈哈,你们不知道吧,他不能生育的,他这辈子注定了要断子绝孙!”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愣在当场。
  
  连宁若雨都惊了。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她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杨泽南不能生育?
  
  这件事连她都不知道!
  
  其实修真者修为越高,寿命越长,生育率就越低下,这是自然法则,调解自然界的平衡。
  
  就像人类,生命非常复杂,因此一胎最多两三个,而生命越简单越原始的昆虫,一次却能产数千只卵。
  
  当然,这不是绝对。
  
  修真大陆也有帝尊生下过孩子,毕竟帝尊身份高贵,后宫成群,几率再低,夜夜耕耘,总能种下一两颗种子。
  
  宁若雨跟了杨泽南有三百年,一直没有怀孕,她也没有怀疑,毕竟杨泽南只有她一个女人,听说以前也一直禁欲,这样的帝尊,会有孩子才怪呢。
  
  没想到,他竟然一开始就不能生育吗?
  
  她知道,他的那方面功能是没有问题的,那就是身体出了问题。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阵。
  
  对于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无生育能力更大的悲哀和羞辱了,但他被人当众说破这种隐秘,换了别人早就雷霆大怒,上去揍人了,他却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只是淡淡道:“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
  
  说罢,便转身往饭店里面走,那男人大步上前,高声道:“我没有认错!你就是化成灰了我都认得你!杨泽南!你不得好死!你断子绝孙!”
  
  酒店的保安当然不会允许他进去,全都出来赶人,将他给轰走了。
  
  杨泽南就像没事人一样,照旧跟剧组的人一起吃饭,剧组的人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这气氛太尴尬了。
  
  这一顿饭吃得有些没有滋味,很快就结束了,各自回家。
  
  宁若雨和师父一个车,是赵子云开车,他居然拿到了驾照,还是赛车手级别的驾照。
  
  宁若雨忍不住想,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杨泽南的车就跟在他们的车后面,宁若雨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几眼,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不知道他不育是天生的还是后天造成的?按道理说,不管先天还是后天,他都修炼到了渡劫期,也该好了啊。
  
  他可不止一次淬炼过肉身呢。
  
  可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好了。
  
  以宁若雨对杨泽南的了解,他表面上平静,其实心底深处恐怕早就流血了。
  
  赵子云侧过头来瞥了她一眼,眼神冰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到了家中,母亲去了店里,宁若雨一个人站在别墅后面的湖边发呆。
  
  她忽然想起,在她还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有天忽然问起,她喜不喜欢小孩子,她说不喜欢,那时杨泽南的眼神就很奇怪。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吗?
  
  忽然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身后,轻轻地抱住了她。
  
  她皱起眉头,想要将他推开,他却将她抱得很紧,良久,才缓缓松开,道:“抱歉,我失态了。”
  
  宁若雨脸色很不好:“你失态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杨泽南苦笑道:“我总会在你身上失态。”
  
  宁若雨皱起眉头,转身想走,杨泽南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宁若雨步子一顿,微微侧过头来,说:“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追问。”
  
  “我从没有跟人说起这件事。”杨泽南道,“我以为它会一直隐藏在我的心底,永远不会说出来。”
  
  宁若雨没有离开。
  
  她本来想头也不回地直接回家,但双脚却像是灌了铅,不听使唤。
  
  “我被下了毒。”杨泽南说,“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我那所谓的爷爷奶奶,就开始给我下毒。当时我父母工作忙,他们自告奋勇来照顾我,就把毒药放在奶粉里给我喝。那毒药不会要我的命,但会让我……失去生育能力。”
  
  宁若雨:“……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他们偏疼小儿子,到了疯狂的地步。”杨泽南站在湖边的柳树下,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说,“只要我没有孩子,我家的公司将来就会自动落在二叔一家的手中。”
  
  宁若雨沉默了片刻,道:“但是你父母还可以再生孩子。”
  
  “所以。”他顿了顿,道,“他们还给我父亲下了同样的毒。”
  
  宁若雨眉头紧缩:“他们……为什么这么恨你父亲?”
  
  “他们当初到城市来工作,我父亲是长子,就留在了农村,而二叔是在城里生下的,就一直跟在他们身边。”杨泽南面色平淡地道,“他们也不见得就恨我父亲,只是因为太偏爱小儿子,小儿子的所有要求他们都会满足,才会做下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宁若雨咬了咬下唇,道:“难道你父母的死……”
  
  “他们的死是意外。”杨泽南道,“如果那些人真的杀了我父母,我不会只把他们赶出去了事。”
  
  宁若雨缓缓走到了湖边,说:“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对他们太过于仁慈了。”
  
  “对他们仁慈的,不是昭天帝尊,而是以前的杨泽南。”他说,“在华夏法治社会成长起来的杨泽南,不是个随随便便就打打杀杀的人,何况我知道,我的父亲并不希望我的手上沾染上他们的血。”
  
  顿了顿,他的目光变得幽暗:“他们的血……太脏了。”
  
  一时间,宁若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好久,她才开口:“你修炼到了渡劫期,身体不知道淬炼过了多少次,不知道吃了多少天材地宝,按道理说,那些毒素都应该不在了。”
  
  杨泽南忽然笑了,道:“身体里的毒不在了,心里的毒却一直在。”
  
  宁若雨惊道:“心魔?”
  
  “是的,心魔。”杨泽南道,“虽然我也不喜欢小孩子,但自己不生,和被人陷害生不了,是两回事。这是我的一个心结,我在没有解开心结之前,急匆匆地吃解毒丹药解了毒,却没有发现,心魔已经滋生,潜伏在我神识的最深处,在见到你的那一瞬,随着我的其他心魔一起爆发了。”
  
  他缓缓来到她的面前,说:“我们在一起三百年,你一直没有怀孕,或许是心魔影响了我的身体。毒药好解,心魔难解,或许我注定了只能断子绝孙。”
  
  听着“断子绝孙”四个字从他的口中吐出,宁若雨的心一下子揪紧,特别的难受。
  
  但她面色如常,说:“反正渡劫期的修士,也相当于拥有永生不死的寿命了,有没有孩子,没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