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507章 绝地反杀,恐怖女网红第507章 绝地反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507章 绝地反杀
小÷说◎网】,♂小÷说◎网】,
  
  第507章绝地反杀
  
  “我看你为什么这么愚蠢,天火宗弟子就这个水平吗?”宁若雨毫不留情地说。
  
  那女弟子怒发冲冠,大声道:“你伤了人,居然还敢骂我?”
  
  “别自作多情,我没那个时间来骂你。”宁若雨冷漠地说,“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
  
  “你!”那女弟子更加生气,这时,宁若沁走过来拉住那女弟子,道:“小歌,好了,别生气了,还是我来吧。”
  
  她看向宁若雨,客气地弯腰行礼,道:“宁修罗,我师妹年纪小,还请您见谅。”
  
  宁若雨冷哼一声,道:“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你作为师姐,平日里没有好好教导,今天也没有出面阻止,以致她犯下大错,你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为师姐。”
  
  宁若沁脸色一变,众人这才回过味来,之前的战斗也是有人身受重伤,为什么那时天火宗的弟子没有出来阻止?
  
  很简单,这是私人恩怨,那个名叫小歌的女弟子是借故发挥而已。
  
  想到这里,众人看他们宗门的眼光就有所不同。
  
  宁若沁如芒在背,脸上却始终维持着笑意,最后笑得都有些勉强了:“小歌,我们回来吧,你一直在宗门内修炼不知道,外面就是这样,会遇到很多危险,你虽然年轻,却也要警醒些。”
  
  宁若雨嗤之以鼻,这个小歌出来找死,明明就是她撺掇的,她居然还在这里装好人?
  
  “对了,小歌,你刚才跳下演武场的时候是不是离赵璜很近?”宁若雨道,“你已经沾染上他的剧毒了,身上还残留有毒素,谁要是碰了你,也会中毒的,你可要小心了,千万不要到处去散播毒素。”
  
  宁若沁一惊,吓得立刻缩回了手,小歌惊诧地看了她一眼,一向对她很好的师姐,怎么突然这样的表情,就像把她当做瘟疫似的。
  
  宁若沁这才发现自己失态,连忙说:“小歌,你受了点伤,走,我们赶快去歇息歇息吧?”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上始终没有碰小歌一下。
  
  她们之间的小动作没几个人注意到,但小歌自己注意到了,她是个很敏感的孩子,一下子就发现宁若沁有些厌恶她。
  
  她有些寒心,她听她的话出来指责宁修罗,宁若沁却似乎要跟她划清界限。
  
  这也太让人恶心了。
  
  小歌冷哼一声,自己钻回了欧阳家族的阵营后面。
  
  宁若沁心中很郁闷,为什么之前都好好的,只要一遇到宁若雨,她总是各种倒霉?
  
  宁若雨!宁若雨!
  
  她在心中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却根本不能轻举妄动。
  
  动了也没用,她打不赢宁修罗。
  
  宁若雨环视四周,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没有人敢与她对视,只觉得她实在是太强了,强得有些可怕。
  
  宁若雨嘴角上勾,从怀里拿出一只药瓶,泼在赵璜的身上,那药很有用,身上的毒素渐渐退去,他才安静下来,但手脚几乎被腐蚀干净,身上到处都是血洞,看起来十分可怖。
  
  而赵璜本人也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赵家的人什么都没有说,他们知道宁若雨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直接将赵璜抬了下去,走时不忘目光复杂地看她一眼,宁若雨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这一眼正好和她对视,赵家人连忙移开目光,只觉得胸口一片冰凉。
  
  宁修罗的眼神太可怕了!
  
  王家的那位道尊心情很复杂,既为没有得罪宁若雨身后的师门而庆幸,又为败了一局而愤怒。
  
  一连败了两局,他的阵营很危险。
  
  唯一获胜的办法,就是宁修罗在下一局对战欧阳勋阵营的时候战败,而道尊境界的比斗,他必须连胜两场,才能最终赢得绿魔源晶。
  
  很难,非常难。
  
  他握紧了拳头,目光又幽暗了几分。
  
  这时,欧阳勋出言讽刺道:“宁修罗,你的实力胜过赵璜太多,按道理说,你应该收放自如才对,但你刚才利用赵璜的招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赵璜浑身腐烂,你是故意的吧?”
  
  宁若雨微微抬起下巴,冷声道:“欧阳先生,这个姓赵的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不然为什么刚才他要用这一招杀我的时候,你不出声,反而是我打败了他,你才出来阻止,还满嘴酸话?”
  
  她顿了顿,看向王家的道尊,嘴角上勾,意有所指地道:“赵璜可是王家阵营的人,你这样做是不是太不把王家放在眼里了?”
  
  欧阳勋脸色一变:“宁修罗,你不要挑拨离间,王先生是聪明人,不会上你的当。”
  
  宁若雨朝王家道尊看了一眼,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有些事情只需要在对方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就行了。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她说,“欧阳先生,你们派谁出战?”
  
  欧阳勋的脸色有些凝重,这是极为关键的一场,云家阵营已经连胜两场,如果这一场又输了,哪怕道尊境界欧阳家的阵营两场全胜,也只是和云家打了个平手,如果要分出胜负,两家就必须再打一场。
  
  到时候变数太多了,为了稳妥起见,这一场必须赢。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奸诈的光芒,侧过头去微微点了点头,一个娇美动人的女子便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女人身姿婀娜、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看起来就像从古画上走下的美人。
  
  众人不由得感叹真是一个尤物啊。
  
  那女子走进演武场,朝宁若雨行了一礼,道:“在下顾青歌,乃花月中内门弟子,请宁修罗不吝赐教。”
  
  宁若雨有预感,这个女人不简单。
  
  那女子使的是一条蓝色的彩带,她一出手彩带便如蛇一般飞舞起来。
  
  宁若雨吃了一惊,这彩带竟是七品法器。
  
  顾青歌的彩带使得出神入化,宁若雨只觉自己站在一大堆蛇中,无数的大蛇在周围吐着信子,仿佛随时都能从她身上撕下一口肉来。
  
  宁若雨挥舞着凤凰吸星剑,吞噬着彩带所幻化出的无数毒蛇,顾青歌脸色一变,宁若雨不愧是宁若雨,这等实力,世所罕见。
  
  二人你来我往,大战了快半个小时。顾青歌渐渐地占领了全场,宁修罗根本没办法从彩带所组成的包围网中突围。
  
  “宁若雨一世威严,注定要折在这里了,真是可惜了。”有人低声议论。
  
  忽然,一条彩带差点打在了她的胸口,她一把抓住,四周的幻影都消失了。
  
  宁若雨很高兴,面上却淡淡的,斜眼看向顾青歌,道:“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太让我失望了。”
  
  顾青歌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侮辱,嗔怒道:“我的真本事,你还没看到呢?”
  
  说完,她将手一抖,宁若雨怔住了,那彩带居然能吸收对方的精气,直到吸干为止。
  
  宁若雨感觉体内的灵气不停地被抽取。顾青歌吸收了她的力量,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
  
  宁若雨悚然一惊,想要将手取出来,却发现自己的手就像是黏在彩带上,根本动惮不得。
  
  对方疯狂吞噬着她的灵气,似乎不把她吸成人干不罢休。
  
  沈鸣宇见此情况,有些着急,道:“云先生,若雨陷入了危局,可有破局之法?”
  
  赵子云还没有开口,就听云子昂道:“宁小姐就快要赢了。”
  
  沈鸣宇惊道:“为什么?”
  
  众人都以为宁若雨要输了,看好戏的有,惋惜的有,一时间众人心中极为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