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515章 我是这种人吗为浮生若梦185963的玉佩加更,恐怖女网红第515章 我是这种人吗为浮生若梦185963的玉佩加更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515章 我是这种人吗为浮生若梦185963的玉佩加更

第515章 我是这种人吗为浮生若梦185963的玉佩加更

小÷说◎网】,♂小÷说◎网】,
  
  第515章我是这种人吗
  
  宁若雨:“……”
  
  “自己把衣服脱掉!”两个女仆用冰冷的语气命令道。
  
  宁若雨顺从地脱掉衣服,在温泉里洗了个澡。
  
  女仆给她换上了一件古希腊风格的长裙,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威胁道:“别耍花招,否则你的男人会死得很难看。
  
  宁若雨:“……”
  
  “他不是我男人。”她说。
  
  “哼。”两个女仆讥笑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
  
  宁若雨在床上静静地坐了一下午。
  
  宁若雨:“真狠。”
  
  宁若雨道:“这个不需要你说,我已经在行动了。”
  
  话音未落,就看见四个灵仆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低头行礼,道:“主人,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一切准备。”
  
  宁若雨点了点头,道:“很好,下去吧。”
  
  宁若雨道:“这不是你该问的。”
  
  能让微客服吃瘪,宁若雨的心情很好。
  
  很快,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黑女士的声音传来:“洛克菲勒先生,我们已经为您寻找到最好的炉鼎,您一定会满意。”
  
  “黑女士,我对女人的要求很高,你们不会又弄上次那样的女孩来糊弄我吧?”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轻慢和高傲。
  
  “自然不会。”黑女士道,“这次的少女不满二十,天赋很高,入道境的修为。这样的女孩现在很难找了。”
  
  宁若雨觉得这位洛克菲勒先生简直刷新了自己的下限。
  
  人可以无耻,但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黑女士打开了卧室的门,道:“洛克菲勒先生,请您尽情享用。”
  
  洛克菲勒走进了卧室之中,房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他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床上的宁若雨。
  
  他停顿了两下,露出一道满意的笑容,道:“黑女士果然没有骗我,这次的炉鼎是极品中的极品。”
  
  宁若雨也在打量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男人长得是很英俊的,洛克菲勒是花旗国最强大的魔法师家族之一,他们的妻子都是万里挑一的绝世美人,数代下来,就算曾是丑八怪,也会变成帅哥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天赋不高,他现在是天师境巅峰的修为,这样的修为,估计还是采阴补阳才推上去的。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特殊的味道,那是修炼了吸灵大法的人才会察觉到的气息,有这种气息的人,肯定吸收过别人的精元。
  
  罪无可赦!
  
  宁若雨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样的强女干犯!
  
  洛克菲勒走了过来,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细细欣赏着她的脸,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很好,和我想象中的东方美人一模一样。”洛克菲勒伸手来脱她的衣服,她侧身躲开,脸色冰冷,道:“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定叫你命丧当场!”
  
  洛克菲勒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你手上戴的是最新型的锁灵铐。”洛克菲勒笑道,“是我们公司出品的神器,可以锁住真君以下修为的术士。以你的修为,能打得开吗?”
  
  宁若雨沉默着不说话,洛克菲勒道:“你可以试试,我要先去洗澡了,等我洗完澡回来,我希望看到你自己脱光了躺在床上。你要是让我不满意了,黑女士会狠狠地惩罚你,你没见过岛上是怎么惩罚那些不听话的炉鼎的吧?相信我,你一定不会想知道的,因为知道的人现在都生不如死。”
  
  说罢,他当着宁若雨的面脱掉衣服,走向里面的温泉。
  
  忽然,宁若雨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洛克菲勒转过头来,皱眉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真是不害臊。”
  
  洛克菲勒的眼中迸发出一抹冰冷的杀意,径直朝着宁若雨走来,一把卡住了她的脖子,将她往床上拉。
  
  他愤怒地将她压在身下,伸手来撕扯她的衣服,宁若雨心如止水,正打算将他的脑袋给拧下来,忽然从洛克菲勒身后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肩膀。
  
  那一瞬间,宁若雨听到了肩骨碎裂的声音和洛克菲勒的惨叫。
  
  下一刻,他的脑袋就被活生生地拧了下来。
  
  宁若雨坐起身来,看着站在血泊之中的男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杨泽南皱起眉头,道:“你怎么在这里?”
  
  宁若雨:“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怎么在这里?”她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他穿的是这里的保安所穿的黑色制服。
  
  “不要告诉我你是来买炉鼎的。”宁若雨不满地说。
  
  杨泽南有些无语,说:“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
  
  “是。”
  
  杨泽南:“……”
  
  “别闹。”他皱眉道,“你是不是发现你的粉丝群里有人失踪了?”
  
  宁若雨不高兴了,说:“你早就知道了?”
  
  杨泽南道:“华夏这段时间失踪的人很多,或许是因为华夏有天赋的人最多的缘故,所以他们来抓了不少人。不仅仅是你的粉丝,还有很多边境小县城的居民,以及进城务工的人员,很多都是失踪了也不会有人去找的那种。”
  
  宁若雨奇怪地看着他:“你不是灵组的老大吗?这种事情也需要你亲自出马?”
  
  杨泽南顿了顿,静静地看着她,许久才说:“我是华夏唯一的战神了,保护华夏是我的职责,何况这些被抓走的术士,都是华夏的未来。”
  
  宁若雨:“……”
  
  很有道理的理由,可为什么她就觉得那么不靠谱呢?
  
  好像是谁说过,当一个男人说的比唱的好听的时候,一定不要相信。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宁若雨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道,“这里是公海,灵组没有执法权吧。”
  
  “我已经拿到了合欢岛绑架华夏公民,并且残害他们的证据。”杨泽南道,“根据国际法,我们有权力直接派军队过来,解救华夏公民。出于人道主义,也会解救其他国家的人。”
  
  宁若雨怎么能让他这么干,等军队来了她还能愉快地杀人吗?
  
  怎么感觉她反而成了反派?
  
  算了,这不是重点。
  
  “来这里买炉鼎的,都是各个国家有权有势的人。”宁若雨严肃地道,“你的军队来了之后,不仅不能对他们怎么样,还必须好吃好喝地招待着,最后再把他们安然无恙地送回去。于是我们华夏公民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你要知道,那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们,很可能这一生都被人给毁了。”
  
  杨泽南本来想说,将那些人握在手中,可以向他们的国家和家族争取最大的补偿,可是转念一想,对于那些一生都被毁了,将来很可能还会留下心魔的术士们来说,再多的补偿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