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网红第592章 死人复活,恐怖女网红第592章 死人复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恐怖女网红 > 第592章 死人复活
这六张,是一对老夫妻,一对年轻夫妻和一对小孩,其中一个十二三岁,另一个七八岁。
  
  又是全家死绝了?
  
  她一连走了好几户人家,发现每家每户都挂着许多遗像,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就像是家家户户都死光了一般。
  
  如果这座村子的人都已经死光了,那么是谁给他们制作的遗像呢?
  
  宁若雨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云子昂布阵还需要一些时间,干脆在村子里起来,看能不能找到那几个失踪的人。
  
  她用神识一扫,便发现村子的东边,有一户人家的屋子里有人,快步来到那座房屋前,她轻轻地推开屋门,发现里面正中央绑着一个人。
  
  那人被麻绳绑得结结实实,嘴里塞着布团,满身血污。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诡异的臭味,白色的衬衫已经撕破了,皮肤上有着一条条伤口,那些伤口皮肉外翻,就像是一条条血蛭在上面爬一样,非常可怕。
  
  宁若雨走上前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活着。
  
  她拿出一只鼻烟壶,放到他鼻子下面晃了晃,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抬起头,一看宁若雨便挣扎起来,似乎想要说什么,宁若雨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取下了他嘴里的布团。
  
  “你是谁?”宁若雨问,“为什么在这里?”
  
  那男人焦急地朝外面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快,快帮我解开,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宁若雨没有动。
  
  那男人更加急了,连忙说:“姑娘,我告诉你,这是个**,这里的居民都已经死了,没有一个活人了!”
  
  宁若雨惊讶地问:“如果没有活人,是谁把你绑在这里的呢?”
  
  男人急匆匆地说,“是鬼!是鬼把我绑在这里的!”
  
  宁若雨摇了摇头,道:“我不信。”
  
  男人急了,道:“我是国家的工作人员,因为泰山出了点事儿,专门来通知他们撤离,谁知道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的人全部都死绝了。但他们的鬼魂没有离开,还在这一带游荡,他们把我绑在这里,折磨我,你看我身上的伤,我需要去医院!”
  
  宁若雨道:“这荒山野岭的,要是你是坏人怎么办?我不能随随便便给你松绑。”
  
  男人急得满头大汗,道:“你要是不信,你摸摸我裤子口袋,里面有我的证件!”
  
  宁若雨果然摸了一个深蓝色的证件出来,拿在手中反复地看。
  
  那证件上显示,此人名叫陈柏,是乡上的工作人员。
  
  “现在你相信我了?”他急忙道,“快给我松开,要不然他们来了,咱们都走不了了。”
  
  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
  
  男人惊恐地说:“来了,他们来了……我们死定了,死定了……”
  
  宁若雨直接将布团塞回了他的口中,道:“不想引起他们的注意,就装死。”
  
  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头一垂,装作昏迷了。
  
  宁若雨躲到了门后,目光在屋子里一扫,才发现墙壁上挂着四张遗像,一张是个老太太,其他三张是一家三口,那孩子看起来只有四五岁,如果不是没有眼睛,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脚步声停在了门外,然后木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缓缓地打开了。
  
  四个人缓缓走了进来。
  
  进来的四人,正是墙上悬挂的那四张遗像上的一家四口!
  
  宁若雨仔细打量他们,他们的眼眶里黑洞洞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像两口深井,只要看你一眼,就能把你吞噬。
  
  他们缓缓来到那男人的身边,一人站在一个方位,将他围在里面,然后露出了一道恐怖的笑容,每个人手中都多了一把匕首。
  
  那个老太婆举起了刀,在陈柏的身上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陈柏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伤口里涌出了殷红的鲜血,老太婆立刻扑了上去,贪婪地喝他的血。
  
  接着,一家四口里的父亲,也拿出了刀,刺向了陈柏,在他身上划了一道伤口,也开始喝血。
  
  四个人伏在他的身上,不停地吸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望向宁若雨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祈求。
  
  宁若雨出手了,她抓住那个老太婆,将它拎了起来,用力一撕,直接撕成了碎片,然后化为一缕青烟,消散无踪。
  
  因为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此另外三个鬼物根本就没有发现,还在不停地吸血。
  
  这只不过是三个恶鬼罢了,宁若雨打出三道光柱,击在它们的后背,它们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一个个化为了青烟。
  
  【用户击杀四鬼,震惊陈柏,获得仰慕值5000点。】
  
  宁若雨手指一划,他身上的绳子全数断裂。
  
  陈柏忍着剧痛站起身来,身上的伤口太多,每动一下都牵动伤口,疼得他丝丝抽冷气。再加上失血,头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宁若雨拿了一瓶药膏给他,说:“自己包扎一下。”
  
  乘着他包扎的时候,宁若雨问:“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柏从瓶子里挖了一小块药膏,抹在伤口上,一抹上去就冰冰凉凉的,马上就不痛了,他心中惊喜,这比云家药店里卖的疗伤膏还要好用。
  
  “我本来是来通知他们撤离的,以前搞人口普查的时候,我跟他们打过交道,没想到这次来,却发现……”他的眼中露出恐惧之色,道,“他们居然,居然都死了!”
  
  他吞了口唾沫,说:“我来的时候,发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去找村长,却发现村长一家都死了,他们的遗像都挂再墙上。我又去了其他几户人家,也都和村长家一样!”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半个月前我还和村长通过电话,帮他从外面买过菜油,那个时候村子都还正常,怎么就无声无息地死了呢?”
  
  “后来呢?”宁若雨问。
  
  陈柏说:“这里太奇怪了,我觉得很不安,所以想要离开,谁知道刚想出门,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
  
  他指了指里面的卧室,说:“我只能躲到沙发底下,却看见这一家四口回来了。你明白这种感觉吗?刚刚看到他们的遗像,他们就回来了!”
  
  宁若雨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确实很惊悚。”
  
  陈柏定了定神,说:“我捂着自己的嘴,趴在那里不敢动,他们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朝屋外走去,我还以为他们要走了,刚松了口气,却忽然看见他们四个的脸出现在我面前,他们,他们居然用头走路,走到了床前!我当时就吓晕了过去。”
  
  他抹了一下脸,说:“我是痛醒的,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喝我的血!我,我还以为我死定了!”
  
  宁若雨似乎若有所思,道:“你知道当局派了人来救你吗?”
  
  “什么?”陈柏不敢置信地问,“他们又派了人来?他们在哪儿?我一点都不知道!”
  
  宁若雨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奈,道:“你很了解这个村子吗?”
  
  陈柏想了想,说:“我在乡镇工作,因此和他们接触过几次,村长是个很好的人,挺好说话的,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这座狱门村受了诅咒。”陈柏望着窗外,说,“这里位于泰山脚下,传说是地狱的入口。狱门村的祖先本来是京城的达官贵人,但惹怒了皇帝,于是皇帝把他们流放到这里,让他们在这里看守地狱的入口,没有诏令,谁都不允许出这里一步。”